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韬光养晦是如静送给哥哥的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411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梳洗完走到客厅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放着可口的早餐。瞥了一眼沙发上的晚礼服,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又想起昨晚的画面。这时安雪臣从厨房走出来说:“你的手机一直在响……”

韩如静从包里拿出手机,发现上面大都是安安的来电,这个秘书如此着急的找自己,难道公司出了什么事情。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韩如静才惊觉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略有责备的看向安雪臣:“都这个点了,怎么不叫我?”

安雪臣无辜的耸耸肩,她昨晚累了,他想让她多睡会。嘴上说道:“你一个秦氏高层,不用天天按点报到吧,如此卖命不值得。”

“你是为自己偷懒找借口吗?”韩如静毫不客气的回敬道。顺手拨通了安安的号码。

安雪臣还想说什么,却听见韩如静已经对着手机说起来:“安安,什么事,这么着急?”

话筒那头不知说了什么,只见韩如静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也跟着凝重。语气严厉:“公司的人都死绝了吗?他们干架叫保安叫警察,找我有什么用?”

貌似那头的安安又解释了一番。只听韩如静气的声音都忍不住拔高:“秦总呢?不在?别说秦副总也不在……现在人在哪里?等着,我就过来……”

韩如静挂掉手机,忍不住的揉了揉眉心,低低叹气。安雪臣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韩如静为难的看了他一眼,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抱歉的说:“对不起,我要回去处理一点急事……”

安雪臣点头,也没有多问,公事上他一向给韩如静最大的空间。再说秦氏的事情,他少插手的好。“我送你,节省点时间。”

韩如静没有推辞,和安雪臣一起出了公寓。

秦氏门口韩如静欲下车的时候,安雪臣拉住她叮嘱:“凡事不要动气,气坏的可是自己的身子,知道吗?”

韩如静点头,眼底流转着感动,总是雪臣对她最好。强压下心头的烦躁,朝秦氏大楼走去。

安安早就在秦氏大厅等的焦急不已,眼尖的看到韩如静从黑色的路虎上下来,眼底笑意盈盈,怪不得找不着人呢?她真是太佩服伟大的安雪臣了,只有他能让自家上司化成绕指柔。

“现在情况怎么样?”韩如静看到安安,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安安立马恢复到全能无敌秘书的状态,简要的说道:“会议已经散了,秦特助和乔总监也回了各自的办公室,不出来见人,底下的人怕是议论纷纷了。”

“不是一个普通的会议吗?怎么就打了起来?”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听开会的人说,原先是有些小争执,没想到秦特助先动了手,于是事情就不受控制了……总部里也找不到其他的人,所以只好找您回来了。”安安显然没有说出事情的全部,她一个秘书,并不能说秦氏太子爷和执行总监的是非。

韩如静点头表示了解,也明白安安的话,的确秦氏总部除了大伯和二爷,其他人不是等着看笑话,就是不敢招惹她那两位位高权重的哥哥,也就只有她,盯着秦家二小姐的名号,命苦的替人擦屁股。“我知道了。你告诉总部所有员工,严禁议论,若是让我听到什么,绝不轻饶。”韩如静说的杀气腾腾,又恢复了女强人的样子。

安安点头。知道自家主子别看柔弱娴静,却绝对的说一不二,转身立马去办事了。至于两位当事人,当然是自家主子操心的事了,只是时不时来上这么一出,怕是她那位英明神武的安主子要忍不住发飙的。

刚想着,安安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来看了下屏幕上的号码,安安无声的笑了一下,她就说嘛,她的安主子哪有那么好糊弄,不过,把秦氏的内部矛盾说给外人听真的好吗?可是,安雪臣应该不算是外人吧。只是,让自己未来的妹夫知道这么丢脸的事,大舅子脸上怕是挂不住吧。如此想着,安安接通了电话。

既然是秦澜先动的手,韩如静想自己先来看乔景应该没错。从走廊经过的时候,韩如静看到乔景办公室外的员工们虽然表面装作很忙碌的样子,可是脸上都挂着明显的好奇。这位空降总监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和秦氏太子爷直接干了两架,不知是要佩服他的勇气,还是担忧他不知天高地厚。

韩如静也没有什么表情的直接走进乔景的办公室,顺便带上了门。淡淡的瞥了一眼,发现乔景眼角有些淤青,额头上也有些伤痕,伤的不重,却有些难看。

乔景抬头冷冷的看了韩如静一眼,讥讽的说:“如静妹妹的消息倒是挺灵,这么会功夫就知道了?”

韩如静对乔景的冷嘲热讽不以为意,淡淡的说道:“妹妹也烦恼的很,每次来哥哥的办公室都是为了这样的事。这公司现在也不知道该谁做主?都上了全武行……哥哥闹得那么大的动静,就不怕老宅子里的那位知道吗?”

乔景冷笑了一下,他的确是不怕,还巴不得能引来关注呢,不过也许他那位父亲有些惧怕。“哥哥本就什么都不是,有什么好怕的。再说这动静也不是我先闹出来的,你怎么不先去问问那位秦氏的太子爷?还真以为秦氏是他一人的天下?”

乔景的争锋相对让韩如静心里顿生凉意,这两个人,怕是要闹得人仰马翻才罢休的。“哥哥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可说句不好听的,外人眼里哥哥现在的身份的确远不及秦澜,如此闹僵下去,哥哥怕是不好自处。上次我劝哥哥的话,想来哥哥也没有放在心上,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不过是来看看哥哥的伤势,看来没什么大碍,我心里也放心了。”

“你也不问问是什么事情,就觉得是我的不对?”乔景阴鸷的看了韩如静一眼,话里有些生气。

“哥哥愿意说,如静洗耳恭听,哥哥若不愿说,如静也不强迫。”韩如静镇定的说道。

“你……”乔景一时气急,竟也说不出话来,何况他的确有不能说的理由,“你心里早已认定,我再多说也是无益……”

见乔景态度如此强硬,韩如静心里也不痛快起来,原先想着倒不是他的错,现在看来乔景定然也参与了推波助澜。心里不悦,声音也冷硬起来:“难道哥哥不觉得,我现在认为的也是外头众人认为的,枪打出头鸟这种事,哥哥不会不知,要想在秦氏长久,韬光养晦是如静送给哥哥的。待到名正言顺的那天,该是哥哥的必定一样都不会少。”

乔景看着韩如静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这个妹妹倒是看得久远,不过他可没这么好的耐性,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一下决定,只能逆风而行了。乔景垂下眼眸,藏住了所有的表情,不在开口。

韩如静看乔景这副样子,心知如今说什么乔景都必然听不进去,叹了口气,只说了一句:“脸上的伤口记得去处理一下,不然姨妈看到了担心。”如此说,也只是借着姨妈让乔景能稍微有所忌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