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155 你用这种方法逼我离开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68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几乎是冲进祁晔的办公室的,平日里警卫森严的祁氏大楼,倒也没有盘查她,应该是祁晔吩咐的吧。

看着脸上隐有怒意的韩如静,祁晔倒是神色平和的很,心里甚至有些说不清的高兴,他就是讨厌韩如静一副清冷孤傲拒人千里的样子。这样有生气的样子,多好。

“祁总,对不起,我拦不住韩总监……”秘书抱歉的说道。

祁晔挥挥手,示意秘书出去。“二小姐,请坐!”

韩如静也不客气的坐下,问道:“祁总,恕我直言,请您解释一下早上对韩氏的行为?”

祁晔好整以暇的看着言辞犀利的韩如静,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问:“二小姐,还没有吃饭吧?不如,我们边吃边聊……”

“祁总,请你先回答我的问题。”韩如静从来对祁晔都是疏离客气,只是这次踩到了她的底线,心里冒火,嘴上也不饶人。

祁晔看韩如静执意,却不为所动,自顾自的说道:“二小姐,这个点,我饿着肚子等你,难道这点小要求都不能满足在下?”

“祁晔,少顾左右而言他。我要一个明确的答复,然后,陪你吃什么都行……”韩如静在气头上,直呼其名,语气更是不耐和霸道。

平日里少有人和祁晔这么说话,哪个不是恭恭敬敬惟命是从的,难得祁晔也没有生气,反而心里挺受用的,于是说道:“好吧,既然如静执意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如你所见,我这么做,不过是想你来找我……”

“然后呢?”韩如静知道祁晔还有下文,只是不知道是怎样千奇百怪的理由。

祁晔莫名的笑了笑,竟然给冷峻的脸添了一抹不和谐的暖意,说道:“我想让如静主动离开秦氏……”

祁晔的这个理由,韩如静做梦也想不到,一时之间有些懵然,竟说不出话来。让她离开秦氏,就弄了这么大的动静,不过仔细想来,也许是唯一可以解释的通的理由。“可是,为什么要用这么极端的方法……”韩如静有些纳闷的问,对于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实在不能理解。

“我有什么资格命令秦家的二小姐离开自家公司?”祁晔双手交叠的放在膝盖上,悠闲的反问,“我不过是想让二小姐看个结果……也不对,是给二小姐找个理由离开……亲情伦常,二小姐一向深明大义……”

“为什么?”祁晔的话,韩如静基本理解了,他给韩如静找了个必须离开秦氏的理由,而且是天衣无缝,既然外人不会过多猜测,又让韩如静明白她必须答应他,他有这个能力,让她必须服从他的安排。只是,她不能明白,祁晔忽然这样做到底是因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祁晔知道韩如静问的是什么意思,但故意反问她。

“是你先找上我,要我代表秦氏和你合作,现在,又要我主动离开,你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韩如静的问题,祁晔沉吟了很久,室内一片肃然,安静的只听见呼吸声。祁晔像是在认真思考,末了忽然凑近韩如静说道:“二小姐在秦氏,我怕将来多了强劲的对手……”

祁晔的话似真似假,韩如静一时也分辨不出来其中的意思。祁晔离的她如此的近,她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都稀薄了起来,鼻息之间又祁晔强烈的存在味道,她一瞬屏住了呼吸。祁晔说话,太话中有话了……

祁晔看到韩如静因为屏气而泛红的小脸,心里莫名的动了一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垂下眼眸坐了回去,说道:“要在我这里憋死了,我可不负责。”祁晔心里有些后悔当初选中韩如静作为接触秦氏的对象,现在自己这样的复杂心情,也只好把她逼出局了,不然,早晚有天自己的计划会因为面前这个女人而毁掉。

韩如静回过神,知道又让祁晔给轻薄了。这个祁晔最近变得有些让她吃惊,好像……对她多有纵容……这种错觉,让韩如静心惊,自己,怎么会这么想?那可是冰山一样的男人啊。

“你用这种方法逼我离开,我是不是没得选?”韩如静冷静下来,知道祁晔已经盘算好了一切,只等着请君入瓮。

“二小姐这样说,祁某有些负罪感。若说是为二小姐好,想必二小姐也觉得祁某说的有些虚。只是,请相信,祁某还不至于要害二小姐。”祁晔这些话倒是说的实在真诚。让韩如静也疑惑起来,祁晔到底存的什么心思。

“如静现在能离开,他日也能回来。毕竟,秦家也是如静的亲人。”韩如静忽然正色说道,至此,她似乎隐约明白,祁晔要对付的,也许是秦氏,却又不想让她参与其中,但真到那天,她能就眼睁睁的看着吗?却不说老头子,秦澜和乔景,就是她丢不下的人。

祁晔忽然笑了起来,他知道韩如静大概也明白了一些。“祁某当二小姐是答应了,现在,可以陪祁某去吃饭了?”既然能让韩如静离开,他也能让她不再回来。

“那下午开市……”韩如静还是不放心的问,祁晔诡计多端,实在不能让人信服。

“祁某在二小姐眼中,是这么没信誉的人吗?”祁晔看了韩如静一眼,率先走出了办公室,“二小姐要救的是韩氏,祁某懂得分寸……”

到这里,韩如静彻底无语了,这个祁晔的意思是,演戏要演全套,他会继续打压,让韩如静无暇分身它顾……忽然间,她就觉得,秦家的老狐狸都没有这个男人会算计,简直就是玩弄人与股掌之间。

“还不走……”远处飘来祁晔的声音。韩如静深深的吐了口气,算了,和祁晔计较,不是自讨没趣就是自寻死路。正好饿了,先宰他一刀出口恶气。

安雪臣接到秦澜的来电后就了解了一下韩氏股票的状况,也重新评估了一下祁晔和祁氏的实力,的确让人不能小看,只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就打压的韩氏无力招架,虽然是胜在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但也能说明祁晔的犀利神速。

只是,他这么做的目的,很显然是以此胁迫韩如静,秦澜说如静去见了祁晔,到底是要如静答应他什么呢?安雪臣也想不出来。正思索之间,韩如静却来电大概和安雪臣交代了一下事情的始末,并说下午要去秦家老爷子那里辞职,还要去韩家了解情况,不能见面之类的话。

安雪臣明白由于祁晔的施压,使韩如静变得被动,本想和她说林诗函回来的事情,又想到她本身已经烦事缠身,还是不要让她添烦了,于是叮嘱了几句,没再说什么。心想,一切等到韩如静那边的事情稍微平息一点再说,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