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祁晔什么心思?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517 2013-07-09 15:19:49

  晚上的时候,韩如静和秦澜一起去了秦家大宅,要想顺利的离开秦氏,秦老爷子那关必须要过。想来秦老爷子花了这么大的精力让韩如静进入了秦氏总部,没个像样的理由还真不会放人。

秦澜开车,路上韩如静把下午和祁晔的谈话大致和他说了一下,既然祁晔有心对付秦氏,让秦澜早做心里准备也是应该的。倒是秦澜听后一直沉默着,也不发表看法。

“秦澜哥哥,你倒是说说啊?祁晔什么心思?”韩如静侧首问正在开车的秦澜。

秦澜抿着嘴,表情有些严肃,他心里有种感觉,祁晔如此明目张胆的让韩如静离开秦氏,其中的目的很难说清楚,当初他说看中如静的才华,委以重任,现在又因为顾忌如静的能力,逼她退出,祁晔这真真假假的棋,的确让人看不清楚。但他总觉得,这些原因的背后,也许更多的是祁晔的私心,不想和如静在公事上过招,祁晔对秦氏,他总觉得用心不善,如此想来,也许是为了将来有天不和如静为敌。秦澜心里苦笑,看来如静在祁晔这个冰一样的男人心里,颇有位置。

“你和他接触最多,难道不知道他存的什么心思?”秦澜淡淡的看了韩如静一眼,“在外人眼里,他和你也算亲密。”

“什么意思?我和他接触,谈的可都是公事。”韩如静敏感的觉得秦澜话中有话,反驳道。

“你和他谈的是公事,他和你谈的却未必吧。”秦澜仍旧懒散的口气,却一针见血的直中要害。

韩如静心里有些气闷,这是在责怪她吗?她也是无可奈何,面对祁晔这样软硬不吃的男人,真的需要强大的抗压性才能不退却。现在反倒来责怪她,她和祁晔接触也是为了秦氏,以为她喜欢啊?

见韩如静沉着一张俏脸看向窗外,秦澜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过头了,于是说道:“不谈他了,还是想想怎么和爷爷说吧。怕是没那么轻易答应你。”

“那些吃力不讨好的活,我真是不想干了,我主动辞职还不行,秦氏难道还限制人身自由?”韩如静字字犀利,句句赌气。

秦澜看韩如静时真生了气,笑着伸手去揉她的头发,讨好的说道:“好了,是我说的错了。要发火冲着我来,先出了气再去老宅。可不能这个态度对爷爷,不然老爷子非跳起来不可。”

秦澜如此放下身段委曲求全的哄自己,韩如静虽然觉得自己行事光明,无可指责,但也没有再拿骄,只说:“我有分寸的。”

秦澜不再说话,知道自己的话不好听,是因为心乱……祁晔如此轻易的就能遣走如静,确实不是见好事……

夜色降临,车子缓缓的驶进了秦家大宅。许是因为如静要来,从外面看进去大宅子里灯火通明,给这幽静的地方添了些许暖意。

秦澜把车子熄了火,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大家都在,先好好吃个饭吧。”

韩如静心里愣了一下,然后顺从的点头,下车。秦澜如此说,想来要说服老爷子也是件难事。

秦安夫妻已经在客厅里坐着陪老爷子聊天,今天人来的挺齐,老爷子看过去颇为高兴,脸上也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见了秦澜和韩如静走进来,更是心情甚好的说道:“今日难得人来的齐全,秦安,去拿瓶好酒来,喝几杯。”

“爸,您的身子……医生不让喝酒。”秦安为难的说道。

秦老爷子脸色一沉道:“又不喝多,你这是扫我的兴。秦澜,你去……”

秦澜默默的应了一声,往外走,转头又对如静说:“妹妹,去挑瓶你喜欢的,爷爷定然会喜欢的。”

韩如静抬头看了秦老爷子一眼,老爷子默许的点头,于是就跟着秦澜往酒窖的方向走去。

身后隐约听到老爷子在说:“秦澜这小子对如静倒是上心……难得兄妹俩不计较感情好。”

韩如静低下头,看着路,已是昏暗,默默想着:老爷子这话是感慨吧,大家族的确亲人骨肉之间都是尔虞我诈,又有多少真心,想着,秦澜对自己的确很好,也许是因为自己是女孩子吧,不会真正威胁到他在秦家的地位,若是他和乔景能如此,岂不甚好……可惜……

秦澜回头,见韩如静低着头走的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站在原地等她。韩如静此时心思颇多,也没注意脚下的路,竟一头撞进了秦澜怀里。秦澜伸手扶了她一把,却没有放开。

“怎么停下来了?”韩如静才从沉思中惊醒,不解的看着秦澜。

月光下韩如静的脸有些朦胧,几缕发丝垂落在脸侧,光洁的脸庞散发着淡淡的光,明明如此近的距离,秦澜却觉得抓不到眼前的人,就像是一缕随时会飘散的烟。小道上寂静的只有几声虫鸣,鼻息间确是极浅的幽香,秦澜这么看着看着,不竟有些痴了……

被秦澜如此盯着,纵使韩如静定力再好,都有些心虚,秦澜的眼神太过专注,像是要看穿她似得。“怎么了?”韩如静尴尬的问,说完发现自己的嗓音竟有些干涩沙哑。

“你用什么牌子的香水?”秦澜却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

“我不用香水的。”韩如静觉得秦澜今天的举动十分奇怪,像是着了魔附了身似得。

秦澜垂下了眸子,忽然间放开了韩如静。往后退了一步,怕太近的距离,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那种香气,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着了迷。心里苦笑:如此下去,自己真不知能坚持多久,亦或是哪天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刚才想什么?这么出神?”秦澜已经往前走,却走得很慢,等着韩如静跟上来。

韩如静在秦澜一步左右距离不紧不慢的走着,不知是不是她敏感,总觉得秦澜看她的眼神怪的让人心惊。“没什么,心里有些烦……”以前倒能和秦澜坦诚,现在却越来越不敢和他说实话了。

秦澜只以为韩如静在烦要离开秦氏的事情,安慰道:“没事,爷爷会同意的,不是还有我在呢。”

这句话倒真像个无所不能的大哥说的话,听了窝心。“那我可全靠哥哥撑腰了。”韩如静一半撒娇一半耍赖的说。

“我哪次没给你撑腰。以后去了韩氏,也别忘了有我给你撑腰。”秦澜笑着说,没有回头看。

“那倒是。”韩如静认真的想了一下,发现来秦氏这么久,秦澜对她确实好的没话说,“不过那边有谁敢欺负我,我可是韩家千金,有爸爸和如清哥哥两座大靠山。”

韩如静这话说的颇为得意,引来秦澜一阵发笑。“这还没过去呢,就嘚瑟成这样,你这到处是靠山,还不得横着走了。”

一顿饭倒是吃的宾主皆宜,老爷子喝了不少酒,最后还是让秦安给劝住不让再喝了,秦澜也喝了不少,却不让韩如静多喝。

老爷子有些不尽兴,说道:“臭小子,老头子想让孙女陪着多喝几杯也不让,没见你这么心疼过谁。”

只是普通的一句话,却让白茹不自觉的多看了秦澜和韩如静一眼。以前她倒是没怎么注意,今天确实发现自个儿子对这个堂妹好的有点过头。

秦澜倒是说的自然:“妹妹是女孩子,身子又弱,那有爷爷您这么海量。爷爷想喝的话,随时找孙儿陪您就是了。”这话说的极好,哄得老爷子一阵开心。韩如静却瞟了秦澜一眼,她什么时候身子弱来着,她怎么不知道?

“小子就会给我灌迷汤,找你?上哪找去,每次来了屁股还没坐热就没影了。”老爷子心里虽极受用,嘴上偏偏不依不饶,“还有,你们夫妻俩,成天忙什么?怕是见面的机会都不多吧。”

“爸爸,没有的事,在小辈面前您说这些干嘛?”秦安老脸有些挂不住,不自然的说道。

“别以为我老糊涂了,小茹啊,不是老头子念叨你,这些年你虽嫁进我们秦家,却管着娘家的生意,我老头子也没有闲话,只是秦澜也不小了,你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他的婚事。我就这么一个孙子,还等着能喝杯孙媳妇茶呢。”老爷子有些喝多了,话也絮叨起来。

白茹被公公这么一说,有些尴尬,这些年她的确一直经营白家的生意,对秦家的事管的不多,丈夫和公公都没有什么话,今天忽然这么说,让她有些歉疚。再说秦澜的婚事,她心里是希望秦澜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共度一生的,不要再重蹈她的覆辙,只是,他们这样的家族,却是难上加难啊!“爸爸说的是,我会多注意的,秦澜,你有心仪的对象也要带来给爷爷看看。”

秦澜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家里从来不提他的婚事,他也知道自己的婚姻大抵是不能自己做主的,以前也觉得游戏人生无所谓,可是现在他忽然觉得烦躁了,尤其是心里放着这么一个根本碰不得的人。“妈,爷爷喝醉了,您也跟着他瞎搅合吗?”

“谁说我喝醉了,我还没说完呢。还有如静,也不小了,父母都不在了,小茹你是伯母,要多张罗,不能亏待了如静。”老爷子挨个谁也没放过。

“知道了。改天我办个舞会,找些年轻人,多交流沟通。”白茹乖乖的允诺。

韩如静心里发毛,没想过战火会烧到她这里,自己确实没想过作为秦家的二小姐,婚事一定会被提上议程,等量而估的,只是,多年前老爷子并不看好雪臣,现在,她也没有把握……只是这些事,都没有她现在这件重要。

“你们扯这些没边的事干吗,对了,如静,你不是有事和爷爷商量吗?”秦澜有些烦,转移了话题。

“是。”韩如静轻轻的应了一声。

老爷子也不再闲扯,眼神恢复了一贯的锐利冷静,说道:“既然有事,来我书房说吧。”

韩如静跟着老爷子站起来,秦澜也站起来,打算一起过去。却让白茹叫住了:“如静和你爷爷有话说,你去干什么?”

“我……”秦澜想说不放心去看看,但想想这话又不妥,爷爷会把亲孙女如何,他是不是太草木皆兵了。于是走向沙发,坐着吃水果,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爸妈,你们晚点回去,也许等会爷爷有事宣布。”

秦安和白茹对看了一眼,心里嘀咕:这个晚上,秦澜和如静这两孩子有些奇怪,搞得什么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