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154 的确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471 2013-07-09 15:19:49

  秦澜由于脸上挂了彩,就和韩如静找了家僻静的餐厅用餐,也不是什么用餐的高峰期,用屏风作隔的餐厅里没有多少人。菜还没有上,韩如静就和秦澜闲聊起来。

“昨晚你母亲回去之后没有说什么吗?”韩如静把目光投向窗外,状似无意的问道。

“说什么?”秦澜反问,他心里也十分好奇,不过母亲昨晚回去的路上一直没有多说,只是问了秦氏和祁晔签合同的事情。然后就沉默不语。

“祁晔……和你母亲是旧相识?”虽然觉得不合适,但韩如静还是问了,她心里却是疑惑,祁晔的出现,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的确让人猜疑。

秦澜沉吟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只是,他却不太想肯定这个答案。事情,似乎变得比他想象的复杂,其中隐藏的秘密,他有预感,揭开真相一定不是他想知道的。

“这……不好说。”祁晔模棱两可的话让韩如静有些接不了话,毕竟是秦澜母亲的私事,也许和秦家有关,秦澜不愿说,可自己也不能多问。

气氛正尴尬着,韩如静的手机忽然响了,拿起来看到是程墨兰的,韩如静心里有些纳闷,这段时间是忙,好久不曾联系了。

也不怕秦澜在场,韩如静接起来打趣说:“程大小姐,今天怎么记起我来了?”

“你呀在干什么,好像挺有闲情的。”程墨兰的口气不算好,甚至有些气急败坏的。

“我和秦澜吃饭呢,你来吗?好久都没见了。”韩如静抬头看了看秦澜,发现他并没有看她,眼神盯着窗外不知看些什么?

“吃饭?我说你最近是不是昏头了,这个点就和男人约会,至于吗?我可提醒你,你的男人叫安雪臣。”程墨兰倒是不客气,知道秦澜是韩如静的哥哥,不过也是个男人,况且这个哥哥对韩如静宠溺的不像话。

“你胡说八道什么?”韩如静对于程墨兰的言辞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口头上说了一句。

“不和你闲聊了,你先看看今天上午休市时韩氏的股价吧……我想你一定很久不曾关注了。”程墨兰终于说到了正经话题上,“我现在也说不清楚原因,还有事,先这样挂了。”

程墨兰利落的挂断了,韩如静虽然一时被程墨兰的话说的有些懵,却也知道这种事情墨兰不会诳她,于是对秦澜说:“你带了笔记本吗?借我看一下。”

秦澜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拿出了掌上电脑递给韩如静,问道:“怎么了?”

韩如静没有支声,只是飞快的点着屏幕,只一会儿工夫,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出了什么事?”秦澜不由的暗惊,思拊一定是出了大事,不然如静不会这个样子。

韩如静没有说话,只是把掌上电脑还给秦澜,并开始拨打电话。

秦澜接过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线图,脸色忽然也变得凝重,手指在屏幕上开始浏览,越看越心惊……“怎么回事?这是恶意收购……”

“我也不知道,手机都没人接……”韩如静神色渐渐交集,父亲和哥哥很少不接她的电话,这让她觉得事情一定很棘手。

“你别急……我打听一下。”秦澜看韩如静神色不安,忙出声安慰,并看是拨打电话。

韩如静在一旁没有多言,心里自责,最近似乎很少关心韩氏的事情,每次父亲和哥哥都说公司运作的很好,自己也很放心。秦氏事多,一时也没有太多顾及,现在忽然一点头绪都没有,韩如静顿时觉得心急如焚。

一小会过后,秦澜放下手机,神色比之之前更为难看,似乎欲言又止。

“你说话啊,秦澜!”见秦澜似乎有难言之隐,韩如静顿时更加忧心,如果连秦澜都觉得棘手,一定不好办。

“如静,你能安静下来,我才说……”秦澜死死地盯着韩如静,怕他说出口的消息太过震撼。他刚才听到的时候也很吃惊,心里略略盘算了一遍,已经有了一些大概的想法。

韩如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我不会乱来,你说……”

见韩如静安静下来,秦澜才缓缓开口:“基本可以证实,是祁氏的动作……”

“祁晔?”韩如静有些不敢相信,她一直以为祁晔是针对秦氏的,昨晚又觉得祁晔针对的也许是秦夫人,而现在,他为什么又把韩氏牵扯进来?“他,什么目的……”

“这话……也是我想问你的。”秦澜的目光锐利,看向韩如静……他心里已经明白一些,祁晔如此做,矛头指向的就是韩如静。

聪慧如韩如静,此时已经冷静下来,心里也隐隐有了分析,只是这样的理由好像解释不通……“你是说,因为我?”

秦澜点了点头,却说:“只是,我有些想不通……”

“秦澜哥哥的意思是?”

“他和秦氏谈合作,点名要你负责,然后在签约后找上了我母亲,现在又忽然对韩氏下手,若说他只针对你,实在不必如此费力,可是,我想不出其它的理由……”秦澜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实在不能理解祁晔的做法。如此打压韩氏,无非是想让如静去就韩氏,可是这么做的目的呢?又和秦氏又什么关系?

韩如静承认秦澜分析的很对,一时之间她也绕不过弯来,看来只有去找祁晔问清楚了,也许,这正是他的目的呢?

从手机里翻出了祁晔的私人号码,韩如静直接拨通了。

那头很快接了起来,是祁晔清冷的声音:“二小姐,找在下有事?”

“祁总不是正等着如静打这个电话吗?”韩如静也不客气,开门见山的说。

那头忽然有了轻笑:“二小姐这话……祁某有些汗颜,的确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祁晔如此轻佻的话,让韩如静气结,这个男人才不是什么冰山,调情的水平甚至在任何人之上,就这么听似正经的一句话,愣是让他说出来让人往别处想。“你等着,我要见你。”

韩如静说的强势且带着命令,连秦澜都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心里暗拊:难道平时如静都是这么和祁晔说话的吗?

“好,我等你。”祁晔也没有不高兴,说了这几个字,就挂断了。

秦澜看韩如静要走,就问:“你要去见祁晔?先吃了饭,也不急在这一时。”

“我哪有吃饭的心情,对不起,秦澜哥哥,你自己吃吧。”韩如静抱歉的说。

“那我送你……”

“不用,你还是回公司吧,今天不定还会出什么事,你去公司坐镇,也能让我安心。”韩如静推辞,这是韩如清终于打来了。

“喂,哥哥……你们不用瞒我……事情我知道了,你让爸爸不要着急,我会处理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下午开盘之前……好,我会联系你……让爸爸注意身体,还有告诉爸爸,不好意思,又连累你们了。”韩如静说完,没有再停留,匆匆离开了餐厅。

秦澜独自思拊了一会,拨通了手机:“喂,是我……雪臣,你知道祁氏在恶意收购韩氏……为什么,还用我说吗?我想,你应该心里有数……那个祁晔,企图不太简单……”

秦澜的脸色有些惨然,无论是安雪臣还是祁晔,只要他们有心,都能光明正大的争夺如静,只有他,什么都做不了,除了默默的陪着她……想起来,真是悲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