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叫我一声祁晔,我便不再多说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1979 2013-07-09 15:19:49

  祁晔的话,让在场的一众人都愣了一下,韩如静更是郁闷,好好的,祁晔把她扯进去干什么?而秦安和秦澜心中不免疑惑,祁晔的话,有些似有若无的敌意,对第一次见面的白茹,像是有什么过节,难道祁晔的刻意邀约,却又深意。

白茹的脸色有些微变,不明白祁晔话中有话是什么意思。也不好接话作答,只在一旁赔笑。

“祁总说的哪里话,折煞了如静。秦夫人是商界巾帼传奇,如静怎敢胡乱比较。”还是韩如静开口救场,却怎么也叫不出一声大伯母。原本,这秦夫人的位置是姨妈的,却让人雀占鸠巢了。虽然秦澜没错,可心里不能原谅秦安和白茹。

秦夫人……祁晔听了韩如静奇怪的称呼,有些好笑,看来这位秦家二小姐心里不是没有怨恨。“二小姐行事光明果敢,他日青出于蓝,也未可知。”祁晔对韩如静的高看,透漏着一种诡异的信息,让大家都捉摸不透。

这时,秘书请祁晔上去致辞,祁晔略略点头,说了句:“自便。”就往台上走去。

留下心思各异的众人,尤其是白茹神情复杂。祁晔如此说了几句意有所指的话,更让她心里生疑,想必是知道她的事,那么,有事谁告诉他的呢?是赵岚吗?如此,为何赵岚不亲自前来……这一切都像是一个大的疑云,让白茹更加不安。

祁晔在台上说了些什么,韩如静基本没有听进去,大都是些官面文章,也没什么大的实质意义。心里倒是一直思索着祁晔今天莫名其妙的态度,对自己,对白茹,都是如此,实在是透着浓浓的诡异。她可不认为这是祁晔兴致所致的神来之笔,祁晔的每句话每个举动都是精心设计过的,他这样的人,甚少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二小姐,赏光跳个舞吗?”还在发愣之际,祁晔已经站在了韩如静的面前,邀舞的动作倒是绅士的很,甚至脸上也隐隐有了一丝笑意。

被动的,无法拒绝的,韩如静把手递了过去,大老板请跳支舞,合情合理,还要承蒙老板看的上。

一个漂亮的旋身,祁晔把韩如静带到了舞池中,一手揽住她的细腰,让她贴的离自己更近。

韩如静心里一惊,差点挑错了舞步,如此近的距离,吐纳之间都是对方的气息。祁晔搁在她腰间的手更是让她身子僵硬了起来,带着微微的颤抖。祁晔给人无形的压力,让韩如静紧张的几乎不能呼吸。原来远远的看他,和如此的靠近,还是不一样的,怪不得大家都说,接近祁晔绝对的需要勇气。

“二小姐是害怕吗?”祁晔低头,看向几乎是在他怀里的韩如静,似笑非笑的问道,手中纤腰柔软的触感,还真是不错。

祁晔的舞步优雅,丝毫没有因为韩如静的紧张而受到影响。韩如静略略的吐了口气,知道今晚祁晔的调侃不会少,于是脸上有了一抹故作镇定的笑容:“和祁总共舞,相信很多女士都梦寐以求,如静有幸,自然有些紧张。”

祁晔的脸上笑容深了一些,眼前这个女人,明明害怕,却故意装作坦然,还真是有趣。缓缓的收拢了握在韩如静腰间的手,几乎让她贴着自己的身子,祁晔俯下身在韩如静耳边说道:“二小姐,还真是特别的让人动心呢!”

祁晔玩笑似的话,让韩如静脑中警铃大作,这话怎么听都是暧昧,尤其从祁晔的口中说出来,她是要当玩笑还是当真,韩如静还真是把握不好,于是只好装傻充愣的说道:“祁总的话,如静愚钝,听不明白。”

“哦……”祁晔故意脱了个尾音,“以如静的聪慧也不明白的话,看来我要说的再明白一些……”

“祁总,不要和如静开玩笑了。”韩如静直截了当的打断了祁晔的话,祁晔绝对绝对是故意的,就是为了看她发窘。

“如静觉得我是开玩笑的,那我真是要认真一些了……”祁晔说的一本正经,眼中却弥散着深重的笑意,逗弄这个女人还这是件让人愉悦的事情呢。

“祁总……”韩如静觉得饶是自己平日里巧舌如簧,在祁晔面前也无用武之地,这个男人,能把所有回转的余地都堵死,让你避无可避,只能直面。所以,如静的这两个字,透着浓浓的央求和一丝淡淡的撒娇……

祁晔心里微微的震了一下,无数次听人这么叫他,可是,就只眼前的这个女人……这样叫他让他无可奈何的心软,知道她是服了软,他也再说不下去了。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祁晔咽下了原来打算说的话,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叫我一声祁晔,我便不再多说。”算了吧,其它的以后再说,总是,不忍心伤她。

韩如静因为祁晔这样的要求有意思困惑,她从祁晔的语气中知道他是打算放过她了,只是,他这话什么意思?他说的很淡,可韩如静却听出了浓浓的疲惫……这个看起来每时每刻都坚固不催的男人,也会觉得疲惫吗?“祁晔……”也不知是不是如释重负,还是一时触动,韩如静的声音软的一塌糊涂,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祁晔的眼神变得深不见底,这样的女人,就是毒药,若变得柔软,就像缠在男人心间的藤蔓,再也去除不掉。连他,都不能忽视她的存在。“祁某有些遗憾,没能早点遇到二小姐。”祁晔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忽然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眼神也恢复了锐利清冷,说道,“看来二小姐要替祁某解释一下了,不然秦特助的眼神都要把祁某千刀万剐了。”说着,也不等韩如静反应,就径自离开了,抛下韩如静一个人在舞池中,好一会儿发愣。祁晔的每句话,都好奇怪,似乎透着深意,而她完全的捉摸不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