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我知道你想洗澡,不过我等不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144 2013-07-09 15:19:49

  在酒店门口看到安雪臣的黑色路虎,韩如静觉得没由来的安心。一整夜的折腾似乎都瞬间不见了,只想快点奔进他的怀抱。

安雪臣在车上看到韩如静的打扮,心神顿时晃了一下,从来就知道如静生的漂亮,只是有时候还是会被她不经意间绽放的光华吸引了目光。失神的时候,如静已经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睁着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安雪臣。

安雪臣忽然觉得喉咙紧了一下,哑声:“看什么?”

“还是雪臣看着最顺眼了。”韩如静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受了谁的闲气,为夫替你教训他……”安雪臣暗自猜踱着,想必是祁晔吧,他总是觉得,祁晔对如静的用心没有那么简单。

韩如静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原先心里因为祁晔的调戏而郁结的感觉瞬间烟消云散了。有自己喜欢的男人为自己出头,无论是谁都不惧怕,这种感觉真是好到没话说,让她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不管是累了还是怕了都有一个怀抱为自己敞开。只是,“为夫”这两个字,雪臣还真敢说,他们的前路怕是没那么顺利。

韩如静心里感动,倾身过去想吻一下安雪臣。今晚受的鸟气让心情糟糕透了,她需要能让自己安定的东西,哪怕只是一个亲吻。

没想到安雪臣却只是轻轻的触了一下韩如静的唇,就把她推开了。

“雪臣……”韩如静有些惊愕,眼神中还有些受伤,不明所以,是不愿意吻她吗?她以为,她这个样子,还是有些吸引力的。

“你坐好。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在车上就要了你……你这副样子,该死的勾·引人……”安雪臣没有再说下去,发动了引擎,飞速的朝公寓驶去。他承认,早上得了如静的承诺,一天都在想有颜色的画面,光是如此想想,就感觉心里有团火在烧。

安雪臣露骨的话,让韩如静一路脸红,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是她还是脸皮薄,因为心里放下了一些隔阂,让她在雪臣身边更有一种小女人的心态,只想赖着他……

只用了平日里一半的时间,安雪臣的车子就停在了公寓楼下的地下停车场,迫不及待的拉着韩如静进了电梯。等韩如静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听到公寓大门被“砰的”一下踹上的声音。

安雪臣把她压在门背上,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你想洗澡,不过我等不了……”炙热的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密实的让韩如静连抗议的机会都没有。

韩如静觉得有些不能喘气,头向后仰想找一些空间,却让后面的门碰到了自己头发上的簪子,一下撞得有些生疼,轻轻的惊呼了一声。

安雪臣感觉到韩如静的异样,顿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我的簪子......”韩如静话音未落,安雪臣就抬手抽掉了簪子随意的仍在地上,一头青丝铺泻而下,散落在雪白的肩头,更显的肌肤胜雪,白里透红。

韩如静心疼的看了一眼已经安静躺在地上的簪子,貌似还有水钻掉落的声音,惋惜的说道:“刚买的,都没怎么带......”

安雪臣也挪了一些注意力给地上的发簪,而后拽拽的说道:“碰一下就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改天为夫给你买件好的,看得上的,随便的挑......”

安雪臣如此夸张的口气,让韩如静不禁想起多年前她的生日前夕,安雪臣也是这么拽的三五八万问她要什么礼物,还说只要她说的出来的,他一定替她办到。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改性子。想着不由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安雪臣颇有不满,想想好像自从再次遇到后就没送过如静什么礼物,心里计较了一下,改天倒真是要好好的挑一件。

“没什么......”韩如静笑着,却没有说出原因,不想让雪臣知道,对于以往的小事,关于他们的,她都记得如此清楚,只是语带埋怨的说,“瞧你粗鲁的,可惜了这么好的簪子......”

安雪臣有些不满,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唇有些嫣红,脸上都是红晕,眼睛水灵的像是深潭,如此娇羞的姿态,却把注意力放在地上的一支破簪子上,难道眼前这个活色生香的帅哥还不如一只簪子吗?伸手掰过韩如静的小脸,不怀好意的说道:“嫌我粗鲁,就让你切身感受一下......”

韩如静的惊呼声,被安雪臣全数的吞到了嘴里,周围空间的温度,慢慢的变得炙热起来......

等安雪臣把韩如静抱到床上的时候,韩如静的思维混沌的记不得自己怎么从客厅到的浴室,又怎么从浴室到的床上,只是任由着安雪臣予取予求,几乎沾到枕头就睡了,意识模糊之前还想着:一定要和这位胃口颇好的先生沟通一下,长此以往,她的精力真的只够伺候他了。

安雪臣看着韩如静睡颜,忍不住的满心笑意和满足,他的如静,终于完好无缺的回到了他的怀里。他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姑娘,最终是他的新娘……

韩如静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入目的都是陌生,一时之间有些懵了……转身看到安雪臣正睁着眼睛打量她,才想起昨晚的事情。

脸上有些微红,昨晚虽然困顿,但该记得的一样都没有忘记,低垂下眼眸,有些不敢看……

安雪臣脸上笑意渐浓,发现眼前的女人在害羞,真是有趣的紧,他记得昨晚她可也是热情的很,怎么理智回笼就成了这个模样。伸手揽过韩如静的纤腰,打趣的说:“还这么害羞……要不,温习一下……”

如此轻薄的话,让韩如静本就薄的脸皮子红的都快滴出血来。“得寸进尺!”

“叫声夫君,就暂时放过你……”安雪臣还没脸没皮的耍赖。

安雪臣的这句话不知怎地让韩如静想到了昨天祁晔的那句:你叫我一声祁晔,我便不再多说。心里突兀的咯噔一下,有些烦躁。语气也跟着强硬起来:“安雪臣,真以为我好欺负呢……”

安雪臣哈哈大笑,也不敢再玩,知道凡是都有底线,惹恼了如静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起身边穿衣服边说:“我去做早餐,你再睡会……昨晚折腾累了……”

韩如静伸手抓了个枕头扔过去,明知故犯最可恶,这种事,事后道歉有用吗?

安雪臣偏头躲开了,轻巧的闪出了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