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真是有辱斯文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034 2013-07-09 15:19:49

  秦澜的办公室里像是被暴风雨横扫过一样,一片狼藉,桌上地上,到处是散落的纸片文件。韩如静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凌乱的景象,而秦澜双手叉腰的立在落地玻璃窗前,背脊挺得有些僵硬。

听到有动静,秦澜头也没回,粗声粗气的说道:“出去……”

“台风过境也不过如此……我都不知道秦氏何时也能刮起这么大的风球……”韩如静一点都没有被秦澜的严厉吓到,仍旧不温不火的说。

秦澜只回头淡淡看了韩如静一眼,他知道闹得如此大的动静,如静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总部虽大,可是消息传播的一向迅速。不去以他现在的心情,不想做任何辩解。

韩如静走过去,站在秦澜面前,只是轻声说:“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

秦澜脸上有一丝窘迫,转过脸不愿意让韩如静看到。不过显然没有如他的愿,俊脸被韩如静强迫的拧了回来。“我以为打架斗殴是血气方刚的学生干的事情,没想在这个人人衣着光鲜注重仪表的办公大楼里也能上演,真是大开眼界……”韩如静看着秦澜脸上比乔景还要严重一些的伤势,鼻青眼肿,好好的一张俊脸没差点毁容,不禁调侃起来,“那么大岁数了还玩打架,输给自己的哥哥倒也确实不算丢脸……”

秦澜的脸色彻底难看了,韩如静这话中有话可是把他贬的一无是处,又说他不顾颜面逞强干架,到头来还打不过别人,着实让人笑话。本来还只是自己气闷,底下的人也不敢说什么,如今被如静笑了这一遭,确实丢脸。“我那是让他……”秦澜不服气的说。

“让……也不知道是谁当仁不让的先动的手?”韩如静嗤笑,“我都不知道原来秦澜哥哥也是个冲动的人?”

此时秦澜已经让韩如静拉到沙发上坐下,好心的问了一句:“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小伤而已。”秦澜嘴倒是硬的很,“我抽屉里有消毒棉,上点药就好。”

韩如静依言找来了药箱,开始给秦澜上药,酒精的刺激让秦澜不住的嘶嘶直抽泣,却不肯喊疼。

“疼也是让你长记性,君子动口不动手,难道连这个也忘了。真是有辱斯文。”韩如静没好气的唠叨。

对韩如静句句的挑刺秦澜没有太大不悦,况且如静嘴上虽然不饶人,可是眼底却有些心疼,秦澜心里知道,如静对他是真的关心。不太情愿的问了一句:“去看过他了?”

“恩。”韩如静浅浅的应了一声,乔景的态度让她无奈,似乎让仇恨蒙住了眼睛。

“没和你告状?”秦澜见韩如静只应了一声,又问,今天的事是他先动的手,没道理乔景不向韩如静讨说法。

“没有……”韩如静仍旧简单的答了两个字,把消毒的物件整理好放回药箱。

韩如静的态度让秦澜皱了皱眉,牵动了额头上的伤口,有些疼。“怎么了?乔景给你气受了……”知道平日里乔景也嚣张的很,但在如静面前一向过得去。

“没有的事。”两边都是哥哥,韩如静也希望能一碗水端平,不愿说对方的不是。只是这样的事情分不出是非对错,煞是为难。“只求你俩都别闹腾了,也让我过几天清净日子。”

秦澜裂开个笑,身子向后倾,靠在沙发背上,闲散的问:“不问问什么事吗?”

“想说便说就是了,还让我求你说不成?”韩如静斜斜的看了秦澜一眼,狐狸,冲动的炸毛的狐狸。

“这执行总监确实有些权利,公然在会议上把我已经签字的报告给否了,说执行不了……这不是明摆着打我的脸嘛?我就不明白了,这些秦氏的老规矩在他面前怎么都变成屁了,还是个总监就这么拽,要是改天真当了执行总裁,还不横着走,飞天去了。”秦澜思拊了一下继续说,“原先只是争吵几句,也不知道怎么动的手,现在想来倒有些奇怪,平日里也不至于如此……也许确实气不过,看不惯他如此做派。”

秦澜拉拉杂杂的基本讲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现在也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打架这种事,先动手的肯定理亏。韩如静大概听了个明白,末了问了一句:“今天总部真一个能做主的都没有?”

“对啊。父亲和二爷爷都去谈重要合约了。”秦澜理所当然的说,奇怪如静为何如此问。

韩如静沉默了下来,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见韩如静心事重重,秦澜忽然说道:“别为这些事伤脑筋了。走,吃饭去,打架真费力气,必须补点元气。”

韩如静没好气的白了秦澜一眼,是她愿意伤脑筋吗?还不是他们个个的不让人省心。

白茹坐在祁氏总裁办公室外的贵宾休息室等祁晔,秘书说祁晔开会去了,让她稍等。想她白茹在本市也算有些名气,还不曾有人让她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可她必须等下去,如果她负气就这么走了,想必正合了祁晔的心意。

昨晚回去之后问了秦安才知道,秦氏和祁氏竟然已经签了合约,还是老爷子颇为看重新城的核心地块开发项目。秦安说是祁晔亲自找上门,并用秦氏一直得不到的地皮作为厚礼,老爷子才松了口。

祁晔如此明显的动机让白茹更加不安。因为有自己的事业,秦氏的运作白茹一向不太过问,如今这样的事情,让白茹翻来覆去的想了一晚上,都觉得祁晔此举不怀好意,也许是请君入瓮。

因此一大早白茹就联系了祁晔,她一定要弄清楚祁晔的真正目的,她要见赵岚,如果决意报复,赵岚也不应该避而不见,只找这么个代言人算什么意思。结果她来了祁氏,却被祁晔的秘书告知祁晔临时要主持一个会议,让她稍等,这一等竟过了半个小时。

现在白茹几乎可以肯定,祁晔是故意的,削她的锐气,让她知道是她白茹有求与他。这个男人的城府,不是普通的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