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不配见他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121 2013-07-09 15:19:49

  “秦夫人,祁总请您进去。”桌上的咖啡都凉透了的时候,才有祁晔的秘书来传话。

白茹脸色不是很好看,但还是站起来,微微颔首,跟着秘书走。

秘书轻轻的推开总裁办公室厚重的木门,恭敬的说:“祁总,秦夫人到了。”

白茹正了正脸色,才从容的走了进去。祁晔坐在办公桌后的皮椅上,并没有站起来,手上似乎还在写着什么东西,只抬了一下头,说:“秦夫人,稍等。”

白茹知道祁晔是在摆谱,也没有发作,只在外间的真皮沙发上坐下,打量了一下办公室的布置,倒是奢华的很,祁晔不只会赚钱,还懂些艺术。一会就有秘书端来了咖啡。

祁晔才站起身走了出来,说道:“临时有事,让秦夫人久等。”不热络,但还算客气有礼。

既然祁晔都解释了,白茹也不好再说什么,也只能客套的说:“祁总事忙,是我打搅了。”

祁晔面色沉硬,在白茹对面坐下,说道:“开门见山吧,秦夫人有事?”

白茹没想到祁晔这么直接,不过转念一想也是祁晔的风格,一向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难怪媒体会评论他为难以接近的冰山新贵。镇定了一下情绪,白茹才开口:“敢问祁总,和秦氏签约的目的何在?”

祁晔定定的看着白茹,似是有些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问?沉默了好一会了,才说:“商人当然是为了利益,秦夫人以为呢?”

知道祁晔是在打太极,不会如此轻易松口,白茹只好加重了语气:“明人不说暗话,祁总既然说过要我看好秦白两家的产业,我不能不对祁总的所谓合作有所疑虑。若是针对我,还请祁总可以明言。”

祁晔冷冷的笑了一下,说道:“秦夫人也太看得起在下了,祁某还不至于做玉石俱焚的事情,况且和秦氏的合作是秦董事长亲自首肯的,夫人以为董事长也糊涂了吗?”

祁晔的话说的滴水不漏,确实让白茹挑不出什么毛病,就现在的合作而言,秦氏吃了亏祁晔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在商言商大家都知道,商场上尔虞我诈也是为了利益。“我想见赵岚……”白茹忽然转移了话题。

祁晔听到白茹的话,忽然放声大笑,笑罢才阴鸷的盯着白茹恨恨的说道:“秦夫人,当你决定嫁入秦家的那天开始,已经不配见他了。”

“你有什么资格替他决定,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白茹因为气愤,胸口微微起伏,脸上也有些泛红。

“对,是你们的私人恩怨,不过,不该影响别人的生活……冤有头债有主,不找你找谁?”祁晔愤恨的说,看向白茹的眼中充满仇恨。

“你这话什么意思?”白茹有些吃惊,觉得祁晔的话中还有别的意思,并不是受赵岚所托这么简单。

“什么意思?”祁晔轻声嗤笑,“秦夫人好好看戏就是了,自然能看明白是什么意思。祁某还是那句话,若是夫人想通了愿意抛下秦家女主人的身份,再来找我谈。琳达,送客。”

秘书立马出现在办公室里,客气的对白茹做了个请的手势:“秦夫人,请慢走。”

白茹脸上一阵青红交替,知道祁晔下了逐客令,再没谈下去的空间。不甘的站了起来,厉声说道:“既然祁总心意已决,我也不会坐以待毙。”

看着白茹气愤离去的背影,祁晔的眼底没有一丝笑意,他并不觉得高兴,他这么做,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挽回已经失去的东西,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不过,只是因为没有别的寄托……拨通了手机,祁晔淡淡的说:“约已经签了,接下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大家各取所取……等你的好消息……”

挂断通话,祁晔出神的朝窗外忘了一下,这座城市,他着实不想待下去,没有任何理由,除了仇恨……心里莫名的动了一下,祁晔垂下眼眸,沉思了一会,走向办公桌按下了内线:“按比市价高一成的价格收购韩氏的股份……不要问原因,有多少收多少……”

恒安集团的办公室里,安季明脸色沉郁的看着面前让人又气又恨的儿子。“你说,上次我的警告是耳旁风吗?一句没听进去,还变本加厉……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和韩如静交往的,趁早给我断了。”

“爸,这是我的私事,你为什么要一直干涉?”安雪臣无奈的看着父亲,既然如静是要进安家的大门,他也希望父亲能容下她。

“你的私事?”安季明指着安雪臣的鼻子,骂道,“你是我安家的儿子,没有所谓的私事。包括你的婚姻,你给我记住。”

安雪臣也有些上火,语气严肃的说:“爸,你太过分了,我的婚姻我自己做主,我只娶自己心里所爱,不会像你一样,为了利益娶了妈妈,让她郁郁而终……”

“住口!”安季明大怒,伸手给了儿子一巴掌,怒喝,“你个逆子,不许你这么说你母亲。”

挨了父亲一巴掌,可安雪臣并不屈服,顶撞道:“我有说错吗?你敢说你爱过母亲,还是你明明爱的就是家里那个女人,母亲刚过世就娶了进门……”

“放肆!你个畜生……”安季明没想到安雪臣会如此顶撞他,一时气急攻心,胸口有些发疼,伸手往自己口袋里掏药。

见父亲的心绞痛发作了,安雪臣也有些慌乱,伸手欲扶,却被安季明推开。“走开,不用你扶……”往嘴里送了两颗药丸,安季明才好受一些,粗喘了几口气。

“你听好了,明天林遇齐和林诗函会来,你和我一起去机场接机。这次他们来是要和我们恒安谈大项目,当然你也应该知道原因,给我记着分寸。”安季明厉声说道,“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记清楚了。像韩如静这样的家世,会要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吗?你自己好好想想……”

安雪臣抿了抿嘴,想说什么,最终因为看到父亲难看的脸色还是没有吭声,低低的说了一声:“您自己保重身体。”就退出了办公室,算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还是不要过分的激怒他了,来日方长。只是,林诗函的到来,的确让他有些头疼,果然,是不肯罢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