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若是秦氏有难,如静是否也能如此义无反顾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019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每次进秦老爷子的书房,都觉得气氛压抑,有些不能喘气,不知是不是老爷子在这里呆的太久,这里自然的染上了老爷子浓重的气息。

“坐吧,不要拘谨,有什么事就说。”秦老爷今天的话算是客气,没有平日里的严厉。

韩如静依言坐在了秦老爷子对面,并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老爷子斟了杯茶,端过去说:“您喝点茶解解酒。”

秦老爷子意外的看了韩如静一眼,这个孙女今儿个倒是乖巧,以往那次不是和他说完事就走,莫非,今天的事有些难办?想着说道:“说事吧……”

韩如静定了定神,才开口说:“不知您有没有关注今天的股市,韩氏集团被恶意收购了……”

说道这里韩如静停顿了一下,想看看老爷子的反应。而秦老爷子只是抬了抬眼皮子,清淡的问道:“哦?有这样的事?”心想韩氏已不是当初的样子,并不是这么容易被打垮的,仅用一天的时间,就有这么显赫的战绩,不知是什么有实力的财团。

“我打听了一下,发现是祁氏集团的动作,而后,我也向祁晔证实了此事……”韩如静说着又听了下来。

这时秦老爷子的脸上终于有些波澜,沉声问道:“是……祁晔?”从祁晔把那块地交到他手里开始,他就觉得祁晔不是个简单的人,只是,并没有想到,能有这样的实力。

“爷爷,我想去韩氏帮帮爸爸……”韩如静很少称呼老爷子为“爷爷”,如此放下身段,打的也是亲情牌。

秦老爷子眸色深染,刚才韩如静的那声“爷爷”让他心中大震,这个孙女,并不十分的认同他,也很少如此称呼他,今天能这么低声下气的恳求,大抵是打定主意要过去韩氏那边了,却能与他来商量,也还算孝顺。“这是,祁晔的目的?”

秦老爷子何等敏锐的人,虽然韩如静没有说明原因,这前因后果他又怎会想不通透,只是,祁晔用这种方法逼韩如静离开秦氏,又是什么目的,当初,不是他亲自指定与秦氏的一切活动都由韩如静接洽吗?

“我不知道,爸爸这么多年待我视如己出,如今有困难,我一定要去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望爷爷成全。”韩如静知道老爷子能想到一些什么,却没有和盘托出她与祁晔的谈话,她现在,不想站在任何一边,祁晔和秦家的恩怨,应该与她无关,她只是不想爸爸和哥哥受到殃及。

韩如静如此求他,秦老爷子也知道自己若是硬留,留住了人也留不住心,且不知祁晔是什么打算,不如顺了如静的意思,一来能得到如静的感激,也能看看祁晔到底在捣什么鬼?沉吟了片刻,说道:“如静能知恩图报,老头子很欣慰,不知将来若是秦氏有难,如静是否也能如此义无反顾?”

果然,是只老狐狸,表面说的如此漂亮,还不是牵着手里的先不肯放,要韩如静答应有朝一日他若召唤,韩如静必须回来。韩如静低下头,浅浅的笑了一下,和老爷子讲亲情,不如讲利益,讲等价交换。仰起脸的时候,韩如静已经换上了淡淡的微笑:“当然,秦家的栽培,如静也绝不敢忘……”

秦老爷似乎很满意的颔首,说:“如此甚好,出去和你大伯说一声,你的位子让秦澜来做,交接完手头的事情就过去吧。”

韩如静见谈话已经结束,站起来准备走。却听到秦老爷子又说:“如静,有空的时候来老宅转转……”声音很轻,却透着淡淡的疲惫。

“知道了。”韩如静微微点头,走了出去,心里也有些感慨:老爷子一生算计,却也觉得寂寞,毕竟是老了……

回到客厅的时候,却发现大伯一家还坐着,秦澜看到韩如静出来问道:“说好了?”

韩如静点头,看向秦安正色说道:“大伯,爸爸的公司出了点问题,我想过去帮忙,已经和爷爷说过了,爷爷的意思是让秦澜哥哥接受我的工作。交接完我就去韩氏那边。”

秦安有些惊讶,没想到如静这么突然要走,对于这个侄女的工作能力他是给予肯定的。韩氏是出了什么问题,迫的如静着急过去。“你爸爸的公司,是有什么困难吗?如果需要,我可以……”

“谢谢大伯。”秦安还没有说完,就被韩如静打断了,“我想可以解决的……我手头上的工作,还要麻烦秦澜哥哥和大伯了……”

见韩如静如此说,秦安也没有再说什么,想必自己儿子是知道缘由的,改日问秦澜也是一样。只是没想到老爷子当年使尽手段手段把韩如静挖到秦家,现在竟能如此大方的还给韩家。“那好,要是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尽管开口。秦澜,明天和如静交接一下,人事方面我会安排。”

“知道了。”秦澜站了起来,看向父母问道,“爸妈回去还是住在这里?”

“我们自己会回去,如静,要送你吗?”秦安问道。

“我送她吧。”韩如静还没开口,秦澜倒是先说了。

“你喝了酒,怎么开车?”白茹在一旁忽然插了句嘴。

“一点酒而已,早散了。”秦澜不以为然的解释道,又看向韩如静,“妹妹,走吧。”

韩如静和秦安白茹告别,就和秦澜并肩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竟让高跟鞋拐了一下脚,一时没有站稳,却是秦澜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还教训道:“小心些,连个路也不会走,穿这么高的鞋做什么?摔着了怎么办?”

“不会的。”韩如静听到秦澜的碎碎念,不服气的反驳了一句。

“嘴硬……”秦澜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放在韩如静腰间的手却没有放开,像是怕她再摔倒。

白茹看着秦澜搁在韩如静腰上的手,忽然觉得有些刺目,不知是不是自己多心,她总觉得儿子的话里,更多的是宠溺和心疼……“他们,一向如此亲厚吗?”

秦安不解的看了白茹一眼,不解她怎么这么问,却答道:“恩,一向很好,比亲兄妹还亲近,儿子,似乎很听如静的话……”

秦安是想起了乔景和秦澜在公司的情况,才有这么一说的,却让白茹听得心惊胆战,知子莫若母,自己这个儿子一向乖张的很,哪里有什么听人摆布的时候,她心里,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看来老爷子说的对,是该替秦澜物色合适的对象了。

秦澜的车子滑行在空旷的盘山公路上,四周一片寂静。车上放着缓缓的轻柔的蓝调,仿佛时间都慢了下来,渐渐的澄澈起来。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的听着车内流泻的音乐。

忽然,韩如静的手机亮了起来,打开来看,是安雪臣的短消息。【好了吗?在哪里?】

韩如静的唇边漾开了暖意,浅浅的笑意,却都是满足。【恩,在回来的路上。】

【我来接你。】

【不用,秦澜哥哥送我回来。】

【在家等你。】

【恩。】发送出去后,又觉得不妥,如此让秦澜送她去雪臣那里,面子上总是有些为难,于是又发了一条:【去我那里吧。】

这次过了一会儿,才收到回复的短信。【都知道了,还害羞……我,这么见不得人吗?】

这是跟她抱怨吗?还是……抗议,可是她的确说不出口,这么大晚上的,让秦澜送她去雪臣那里,秦澜不会怎么想才奇怪呢!知道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她的确做不出这么明目张胆的是事情。【乖!】想了一会儿,只发了这么一个字。

【我乖,有奖励吗?任何要求……】看见这条短信,韩如静真是哭笑不得,这个男人,一向懂得如何得寸进尺,他指的奖励,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什么……只要有床的地方,哪次放过了她。忽然,脸上有些烧的红了。

【好。】还是,发了过去,想也知道那头的男人得意成什么样子。但,其实自己的心里又何尝不是温暖。

秦澜侧目,看到韩如静脸上让人动容的笑颜,意识到是在和谁发消息,眼神暗了一下,问道:“去哪里?”

“回家。”韩如静轻嘘了口气,知道秦澜会这么问,还好……

“哪个家?”

韩如静不明白秦澜这么问的意思?只照着字面上的理解又回答了一次:“我的公寓。”

这次秦澜没有吭声,只无声无息的开着车子。车内又只剩下慵懒的蓝调的声音……到了韩如静的家门口,如静下车和秦澜说了明早去交接的事情,然后道了晚安便往家里走,她心里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奔向安雪臣的怀抱。

秦澜在车内默默的看着韩如静的身影,直到消失不见,才发动了车子。他忽然想起多年前乔景的话:这个妹妹和你很像呢!彼时,他并不知道他们是兄妹,而现在,他宁可不知道他们是这样的血缘关系,哪怕是自欺欺人,也不可以……他忽然有些恨了,却不知道该恨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