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阿姨,请您帮我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71 2013-07-09 15:19:49

  第二天早上,当晨光透进房间的时候,安雪臣已经醒来,可能是因为过于兴奋,晚上基本没怎么睡觉。转头看了一眼身旁还在熟睡的韩如静,安雪臣还是狠下心来叫醒了她,人生大事,可不能马虎。

“如静,醒醒,起来了。”安雪臣附在韩如静耳边轻声叫着。

韩如静一向睡得浅,其实已经醒了过来,但是昨晚上的心情像是做云霄飞车,回来后又让安雪臣折腾了一番,现在腰还酸的要命,实在不想动一下。只是抬了一下眼皮子,嘟哝道:“才几点,瞎闹什么?”

“我们要早点去民政局排队,我还要去家里拿户口本,对了,你的户口本呢?还是先去你那里拿吧。你看着来来回回的,不早点起来能行吗?”安雪臣一个人唠唠叨叨的说了一箩筐的话,自己都让自己绕乱了。

韩如静忽然想起来,说道:“对了,我早上还要去韩氏上班呢。今天氏我参加的第一次例会,缺席不好。难道你不用去公司吗?”

“韩如静,登记重要还是上班重要?”安雪臣大叫起来,一副要把韩如静教训一顿的样子,“还上什么班,今天请假。”

见安雪臣真的急了,还来真的,韩如静也不敢再惹恼他,安慰道:“当然都重要,你放心吧,我答应你的,决不食言。要不这样,我们先各自上班,中午去取户口本,下午去登记,两不耽误,行吗?”

安雪臣皱着眉头,还是很不爽的样子:“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登记的好......”

“安雪臣!”见安雪臣执意,也不考虑她的处境,韩如静有些气急的也拔高了声音,“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婆妈,难道是害怕老婆跑了?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抢也没用。就这么说定了,要是你再有异议,我就反悔了。”

韩如静也顾不得身上的酸痛,起身往浴室走去,还小声的自言自语:“连求婚都没有,戒指也没看见,能答应你就不错了,还唧唧歪歪的......”

安雪臣显然是听到了,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不就是怕她反悔又跑了嘛,夜长梦多,再说他现在危机四伏,当然要先斩后奏了。不过,那妮子嘀咕的他可是听的很清楚,戒指嘛……待会就去买个大的,包她满意……

虽然韩氏算是家族企业,但韩如静常年在外求学,回来之后又一直在秦氏的公司任职,对于韩氏的情况倒是一点都不了解,一早上开会下来,要熟悉的东西太多,一下子全都要了解,忙的她都错过了饭点,直到安安来提醒她,看了下墙上的挂钟都已经十二点过头了。

这时才想起来早上答应安雪臣的事情,虽然事发忽然,但也是她一直期待的,没有求婚,没有戒指,可是她和雪臣一路走来,只要还能在一起,那些真的都不重要。就这样把自己嫁掉,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直到老爷子可是在打她的主意,她都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老爷子大跌眼镜的样子。

想着就笑了,看了看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韩如静决定给自己放半天假,工作永远都做不完,而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可就在今天了。于是把桌上的文件一推,拿起包包就往外走去,还不忘交代安安:“安安,我下午不回来了,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要找我。”

安安有些疑惑的看着韩如静,自己上司今天的心情看起来好的如沐春风,脚步也轻快的要飘起来,这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不过,上司心情好不是她这个小秘书的福气嘛。

话说安雪臣这头早上在公司听完汇报就再也坐不住了,决定先去挑个戒指,再去家里拿户口本,给如静一个惊喜。没想到在公司门口却意外的碰到了林诗函。

“BEN,你明明看到我了,为什么装作没看到?”安雪臣原本想躲过去,没想到林诗函倒是缠上了他。

“林小姐,我想我昨天解释的很清楚了,我对你没什么男女之情,如果你会错了意,我很抱歉!”安雪臣心里着急,口气也急切了一些,说话更是直截了当,不怕伤了林诗函的自尊。

林诗函一听安雪臣摆明了的拒绝,眼睛一红,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声音也颤颤巍巍的说道:“BEN,对不起,我也不知道Dad会忽然提出这样的想法,不过既然两位长辈都同意了,你为什么不能试着接受我呢?”

林诗函这样故作委屈的样子,以前安雪臣看了还觉得小姑娘挺柔弱的,现在只觉得惺惺作态让人噁心,还是他的如静性子好,安静却直接,不造作。“林小姐,我再重申一次,我从来没喜欢过你,如果你父亲误会了什么,我昨天已经解释过了,为了公司以后的合作,我想林小姐应该劝劝令尊,放弃这样的想法。对不起,我赶时间......”

安雪臣没再看林诗函一眼,转身离开,没想到林诗函竟然也不顾公众场合,跑上前抓住安雪臣的衣袖,说道:“安伯伯说今天就会让我们订婚的消息登报,你还要否认吗?安雪臣,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我,我都是你的未婚妻,这是你作为恒安集团未来接`班人必须要承担的。”

安雪臣一把甩开林诗函,眼中逐渐升起寒气,语气也凌厉了起来:“林小姐如果不怕以后声誉受损,大可以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不过以后要是林小姐找不到婆家,可不要赖在我的头上。还有,我可以清楚的告诉林小姐,我不会为了所谓的商业利益而抛弃自己的爱情和幸福。”

安雪臣说完,头也不会的走向了停车场。林诗函脸色终于发青,有不可遏制的怒意,心里暗想:安雪臣,既然你无情无义,也别怪我不择手段,我得不到你的爱,也要得到你的人,我一定不会让你过的舒服顺意。

经过林诗函这么一闹,安雪臣改变了原来的计划,觉得先去登记才是最要紧的事情。昨晚父亲和林遇齐的谈话显然不是玩笑,虽然他极力澄清,可是好像大家都觉得他只是不好意思而已。他就是怕父亲来个釜底抽薪,所以他才想出这招先斩后奏。

安家大宅中午的时候很安静,佣人们大都在午休,安雪臣穿过花园走向二楼的书房,他不想惊动家里人,想悄悄的取走户口本。却没想到在书房门口碰到了继母。

“雪臣,大中午的你这么过来了?”陆俏蓉显然吃了一惊,本能的问道。

“我来拿点东西。”安雪臣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对这个继母一向没有过分的交际,父亲在母亲走后没多久就娶她过门,显然是原先就有婚外情的。

“哦!”陆俏蓉略显尴尬,虽然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可是在安家的孩子面前她总是觉得低人一等,也许是当年雪臣的母亲本就产后虚弱,却意外得知她的存在后郁郁寡欢,最终撒手人寰,她始终觉得亏欠了孩子们没有母爱。

安雪臣也不废话,直接走进书房翻起来抽屉。却久久没有翻到户口本,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雪臣,你找什么?”陆俏蓉在书房门口怯怯的问。

“户口本。你知道在哪里吗?”安雪臣把抽屉翻了个遍,还是一无所获,只好问这个家里唯一可能知道的人。

“你要户口本干什么?”陆俏蓉不解的问。

“你不要问原因,知道的话请告诉我。”安雪臣的态度不算好,但语气比之前已经大有缓和。

陆俏蓉脸上有犹豫之色,显然也知道安雪臣要户口本是瞒着安季明的,但自己如果不帮他,想必以后对她的态度更差。

见陆俏蓉犹豫,安雪臣又说:“阿姨,我没求你帮过什么忙,但这件事对我很重要,请您帮我。”

许是安雪臣从没有用如此诚恳的语气和自己说过话,陆俏蓉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说:“不在这里,你跟我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