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就该这样放手(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60 2013-07-09 15:19:49

  庆祝的地点约在秦澜的酒吧,大家都是下了班过来的,只有安雪臣和韩如静晃荡了一下午,安雪臣说要如静给自己买个戒指,硬拉着韩如静在珠宝店转悠了一圈,并挑中了一款对戒,才自己兴高采烈的付了钱,还要韩如静亲手给他带上。安雪臣还说要给大家一个surprise,没有告诉任何人聚会的原因。

严景城和程墨兰最先到的,走进包厢程墨兰就咋咋呼呼的问道:“今天是吹的什么风,我还以为你韩如静都快把我忘记了呢。”

韩如静看到程墨兰精力旺盛的样子,就知道她还是一切无恙,有个黑白两道通吃的男朋友,程墨兰的确由横着走的资本。“大记者,最近忙什么呢?”

程墨兰一屁股坐在韩如静身边,大咧咧的说道:“我还能忙什么呢,不就是指望你你们这些商业达人给我爆点猛料,好让我混口饭吃。对了,韩氏那边怎么样了?”

“我已经过去韩氏了。现在还算稳定。”韩如静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程墨兰认真的看了她一眼,才说:“我听说是祁晔搞的鬼,是不是因为你?”

“个中原因复杂,好在现在暂时算安定下来。”韩如静叹了口气,不愿多说的样子。

程墨兰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说你长的也就差强人意,怎么个个男人见了你都像着了魔一样,你可别说不知道祁晔这么做什么目的。”

对于程墨兰的毒舌功力,韩如静只是一笑了之,墨兰也许并不全然了解,她也没必要解释,如此大的牵扯,又如何能解释清楚。“严景城包括吗?”韩如静笑着调侃。

“他?”程墨兰嗤了一声,“另类中的极品!”

韩如静笑了起来,墨兰形容的还真到位,不是极品,能治得住跳若脱兔的程墨兰。

“对了,早上的新闻看了没有,各大报纸商业版的头条。”程墨兰正色问道,她看到的时候十分的吃惊,第一时间打给了严景城,却让严景城勒令不能找韩如静询问,这其中的厉害她也是知道的,所以没有先打给韩如静,这么震惊的消息,不知如静知道了做何反应。所以刚才听说是他们两人请客,她和严景城都有些意外,并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知道。中午看到的。”韩如静平静的说。

“你就这反应?那个负心汉要订婚了,准新娘不是你,你还一脸平静的和他在一起,别告诉我你要做什么为爱情牺牲的伟大女人,男人都一个样,绝对不会拒绝飞来艳福,更喜欢享受齐人之福。韩如静,我警告你,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你可别犯傻。”程墨兰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愣是让韩如静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程墨兰一口气说完说有的话,韩如静才不紧不慢的开始说话:“他昨天晚上向我求婚,我们下午去民政局办了手续,应该说,我现在比那个林诗函,更加的名正言顺。”

“韩如静!”程墨兰一大嗓门子,挑了起来,引来了严景城和安雪臣的侧目,但两人都没有走过来,程墨兰才又坐下小心翼翼且兴奋的说,“你太让我吃惊了,干的漂亮,就是要杀杀那个小狐狸精的锐气,什么玩意,她才是不要脸的第三者。安雪臣,还算个男人,就勉强接受你就这么嫁给他了。”

听着程墨兰义愤填膺的话,韩如静心里有些满满的感动,这样的朋友,才是真真值得倾心相交的挚友。

那头严景城听到程墨兰的惊呼,有些疑惑的问:“墨兰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可能是如静把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的事情告诉她了。”安雪臣平静的吐出一句爆炸性的话。

让严景城也不由得刮目相看,脸上大有崇拜之情:“你小子,不声不响的,速度够快呀。”不由得寻思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把程墨兰那妮子直接拖到民政局去。

安雪臣轻笑,说道:“女人要是你的,速战速决绝对比拖泥带水管用。”

看安雪臣一脸得意的样子,严景城不由的佩服他,这小子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绝对的敢作敢当,谁要是真的惹毛了他,绝对会看到他绝地反击的真正实力。

“你确定,从里到外都是你的了。我听说,你老婆,很多人都打着主意呢。”严景城不怕死的多了句嘴。

安雪臣只是清浅的笑了笑:“很多年前,她早就是我的人了。本来,她就是我的。”

对于女人的所有权,男人们向来分的十分清楚。所以严景城听后抱拳作了个揖,大有赞赏之意,怪不得一直觉得雪臣这些年荤腥不沾,还以为是守身如玉的柳下惠呢,没想到,早就得手了,是给老婆守着呢。

“你父亲那边,怎么交代?早上的新闻,如静知道吗?”严景城忽然正色道。

安雪臣的神色也恢复了慎重,说道:“那场闹剧,我自会处理,她没有提,但我想她应该知道,毕竟这铺天盖地的报纸,要想看不到都难。”?

“如静,就一句都没有问?”严景城有些不解。

“嗯。”安雪臣笑着摇头,“你不知道,她看起来安静柔弱的样子,可是她的主意大着呢。她不问这些,一定是另有深意。”

严景城也笑了起来,他怎么会不知道。还记得学校时那次比赛的事情,不然墨兰也不会把如静看成性命之交。“有什么帮忙的,一定告诉我。还有,兄弟,恭喜你了,终于修成正果。”

安雪臣拍拍严景城的肩膀,之于他,秦澜只是他敬重的大哥,而景城才是他真正的兄弟。

正聊着,安安忽然走了进来,看到韩如静忙把车钥匙递给了她:“韩姐,您的钥匙。”

韩如静接过来,看到安安正拿眼神瞟着一旁的安雪臣,似乎是在由于到底该不该打个招呼,于是笑着说:“你安表哥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跟着我?”

安安大吃一惊,脸有些僵硬和尴尬,这样被韩如静戳穿,即使这几年没做过什么对不起韩如静的事情,可是怎么说都有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嫌疑。“韩姐……我……”安安想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没什么别的意思,谢谢你,一直对我不离不弃。”韩如静见安安有些惶恐,安慰道,“去吧,要是你自己有什么别的想法,可以和他直接说,不必顾及我。”

虽然不知道安雪臣和安安之间到底有什么协议或是秘密,不过韩如静也不想打听,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想法,雪臣和安安的瓜葛,与她无关,她只真心对他们就行了。

安安于是过去和安雪臣打招呼,一旁程墨兰有些诧异的说:“看不出来,这些年你都没有逃出过安雪臣的掌控,这样的心思,也确实不容易,怪不得你从不怀疑他的真心。”

韩如静浅笑,他们之间,吵架,冷战,分离,不见,却都不曾怀疑过,彼此的心。

“表哥,你都告诉韩姐了。”安安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安雪臣愣了一下,才明白安安的意思,说道:“嗯,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彼此隐瞒也不好。你韩姐不会怪你的,放心吧。”

“表哥!”安安噘了噘嘴,不满的嘟哝,“做间谍的那个可是我,你们倒成了一家人,可怜我两边不是人。”

“呦,这是和我抱怨吗?我记得这几年你的要求我可是竭尽所能的都满足了,说吧,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安雪臣扬起嘴角,这妮子可精明着呢,没少从他那里得到好处。

安安眼睛一亮,立马换上了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说道:“我还没想好,先在表哥这里存着,那我以后……”既然都挑明了,她当然要问下表哥的意见,如果她没有领会错的话,刚才韩姐也是这个意思。

“随你。你自己考虑,如果跟着你韩姐发展好的话,我也不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