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我和如静去登记结婚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96 2013-07-09 15:19:49

  周围的空气逐渐变得炙热,韩如静在自己理智还没断弦的时候勉强反抗:“我要……回家…….”

安雪臣重重的喘了口气,思绪也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心急了一点,笑着在韩如静唇上轻啄了一下,说道:“好,我们回家,老婆大人!”好歹今天是自己和如静的新婚夜,当然不能这么草率。

安雪臣搂着韩如静走出了包厢,忽然想起什么来,问道:“刚才你和大哥说的话什么意思?”

“什么话?”韩如静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们之间,有什么约定吗?”安雪臣想了一下说道,刚才如静好像是这么说的吧,不能遵守他们的约定了。

“哦,没什么。”韩如静轻笑了一下,一语带过,不过是一句与哥哥的玩笑话。

安雪臣拧眉,不满的说道:“如静,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

韩如静想了一下,觉得安雪臣说的有道理,于是侧头看他,笑问:“真的,想知道吗?我怕说出来你会大吃一惊的。”

“什么话?”安雪臣不满的反驳。

“我和哥哥,是有婚约的。”韩如静清浅的说道,“曾经,我承诺过哥哥,若是找不到合意的人,也可以......”

韩如静的话还没说完,安雪臣就大吼:“韩如静,这种承诺是可以随便说的吗?”

“当时,是认真的吧。我们,心里也许都有那样的想法,若不是挚爱的那个人,便是谁都一样。雪臣,你能明白吗?”韩如静停下来,站在安雪臣的对面,静静的看着他。

安雪臣动容的把韩如静拥进怀里,说道:“我明白。”他怎么会不懂,如静,一直是他心里深爱的那个人,便是除了她,谁也不能代替。爱,可以拥有,可以放手,但不能取代,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个人,得到得不到,在一起不在一起,却总是他......

两人刚上车,安雪臣的手机忽然响了,安雪臣看了一眼,发现是继母陆俏蓉,心里一动,却没有伸手接。

悦耳的和弦一直在车厢静谧的空间里回荡,韩如静不解的侧目问道:“怎么不接?”

“不想接。”安雪臣任性的说道,伸手按掉了来电。

没过一会儿,铃声再次想起,安雪臣的显得有些烦躁,依旧没有接听的意思。

“接吧,这么晚了,该是要紧的事情。”韩如静劝说道。

安雪臣犹豫了一下,终于伸手接了起来:“喂,阿姨。”

“雪臣,你快点回家一趟,你爸正在发脾气呢!好像是知道了户口本的事情。”那头陆俏蓉的声音有些焦急。

“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去解释的。”安雪臣的眉心皱了起来,有些反感和不耐。

“雪臣,要是不麻烦的话,还是晚上过来一趟吧。你爸这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陆俏蓉再劝。

”阿姨,你劝劝爸爸吧。我会看着办的。”安雪臣不耐烦的挂了手机,发动了车子。

“怎么了?”韩如静侧目问道,“什么事?”

“没事。”安雪臣不想韩如静担心,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雪臣,你还是先去家里看看吧,我自己可以回去的。”韩如静多少听到了一些通话的内容,劝说道,也不想雪臣和他父亲的关系变得更差。

“你这说的什么话,今天是我们登记的第一天,我能让你一个人回家吗?”安雪臣不满意的哼哼。

韩如静伸手抓住安雪臣的手,柔声劝道:“雪臣,我们的事,你也该和你父亲解释一下,不然,以后我在他面前也好交代,就当时为了我,好吗?”

见韩如静这么说,安雪臣叹了口气,笑了一下才说:“你啊!好,我过去。先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开了车过来,正好开回去,我在你公寓等你,放心吧。”韩如静说着打算开门下车。

“如静......”安雪臣把韩如静拉了回来,在她唇角亲了一口,想说什么却最终欲言又止,只道,“路上小心。”

安雪臣到安家的时候,安家还是灯火通明,陆俏蓉在客厅里坐立不安,看到安雪臣走进家门,忙迎了上去:“雪臣,你可算回来了,你爸在书房,快进去吧,好好和你爸说。”

安雪臣略点了点头,就朝书房走去。书房的门刚推开,就听到安季明的低吼:“出去!”

“你不是正等着我来吗?要不,我走了。”安雪臣不疾不徐的说着,走进了书房。

安季明抬头,看到安雪臣,顺手抄起书桌上的纸镇扔了过去:“逆子,畜生!”

安雪臣灵巧的偏头躲开,抿唇说道:“你要是让我来听骂的,我就不奉陪了。”

“你今天拿户口本干什么去了?”安季明沉声问道。

安雪臣抬头,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和如静去登记结婚了。”

“你还有脸说,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你背着我,竟敢这些事情。我和你说的,看来你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韩如静是害死你哥哥的人,我绝不会同意她进我安家的门。”安季明虽然心里早有预料,可是安雪臣这么直言不讳的说出来,他还是气的怒不可抑。

“我说过,哥哥的事情和如静没有关系,我这辈子想去的就她一个,你愿意接受最好,不愿意接受我也没办法。但是,我的婚姻不需要你的意见。”安雪臣一点都没把父亲的怒气放在眼里。

“你......你个不孝子,就这么和我说话。你眼里还有没有长幼尊卑,我怎么教出了你这么个小畜生。”安季明气的浑身发抖。

“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我来,只是想告诉您,如果不想继续丢安家的脸,就把早上登的消息给撤了......”安雪臣镇定的看着父亲。

安季明早上登报发布安雪臣和林诗函的订婚消息,就是想先下手为强,让安雪臣没法反悔,没想到安雪臣竟然比他更狡猾,直接就领了证,这让他在林遇齐面前更不好交代。也是他大动肝火的原因。

“你这是摆明了和我对着干是吧。好,既然如此,你的破事我也不管了,林遇齐那里你自己去说清楚,不要影响了恒安和林氏的合作。”

“好,我会亲自去解释。但你也不要再干涉我的婚事。”安雪臣爽快的答应了,但也同时希望父亲承诺不干涉他的个人问题。

“你先摆平了林遇齐再来和我说。”安季明穆棱两可的说道,整个恒安,最终还是要交到安雪臣的手里,儿子不听话,也只能慢慢的引导,要真把雪臣逼急了,保不定这小子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安雪臣抿抿嘴,掩下了情绪,不想再和父亲做无谓的争吵,他愿意留在恒安,也是顾念父亲年纪大了,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好歹恒安也是父亲一生的心血,不忍心落在了外人手里。

无声的叹了口气,安雪臣说道:“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说着退出了书房。

安季明无力的坐在皮椅上,莫名的陷入了沉思。

陆俏蓉还在客厅里焦急的等候,看到安雪臣走出来,忙迎上去问道:“怎么样?你爸好点了吗?”

“没事了。阿姨也早点休息吧,我先回去了。”安雪臣说着外外面走,正好碰到回来的安雪晴,叫了一声,“姐姐。”

“雪臣怎么回来了?”安雪晴觉得奇怪,按理说这样的日子,雪臣还能离得开如静。

“爸爸生气了,来看看。”安雪臣一语带过。

安雪晴也明白了事情,问道:“没事吧!”

“没事了。姐姐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安雪臣说着离开了。

安雪晴看着安雪臣的背影,心里默叹:看来父亲那里没有那么容易过关,以父亲对如静的偏见,绝不会答应的。雪臣,也不容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