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的风流帐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435 2013-07-09 15:19:49

  开门,进屋,屋子里的光亮让韩如静觉得有人等待的感觉真好,不像以往每次深夜疲惫的回来,迎接他的永远是满是漆黑,一如她的心,看不到光明。

只是,客厅里静悄悄的,并没有人,如静放下包,超卧室走去,刚推开门,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还没来得及说话,铺天盖地的吻细密的毫无缝隙的席卷而来,让她一时之间晕眩了,仿佛天地都不存在了,又或是安雪臣的怀抱就是她的天地……

当安雪臣的目标终于转移到别处的时候,韩如静才稍微拉回一些理智,试图断断续续的说道:“雪臣……等等……”

“你说的,我的奖励……不能反悔……”安雪臣腾出空,答了一句。

韩如静心里暗想:我又没有反悔,再说,反悔的了吗?“我有事和你说……”

“什么事都没这件事要紧……”安雪臣含含糊糊的说着,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停止。他也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很多,但眼下,他基本没耐心听那些劳什子的事情,满足自己才比较重要。反正在他心里,最好如静就别管那些破事了。

“专心点……”安雪臣又补充了一句,见韩如静还想发表什么言论,干脆以吻封缄,这样,看你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微醺的感觉席卷而来,渐渐的,思维变得混沌,韩如静终于放弃和安雪臣沟通,用心投入其中……好吧,先满足了他,才能说事……也是满足自己动荡不定的心。满室,都是温润的浅香,就像三月春风轻柔的拂过柳枝,缠绵的,盈盈不肯离去……

“我抱你,去洗澡……”得到了满足,安雪臣脸上的笑容更是大得有些夸张,这些年,每每梦里,萦绕的都是她的味道,如今,近在咫尺,盈手可握,怎么不让他心花怒放。

韩如静累的连眼皮子都不想抬一下,更不想说话,今天一天紧张的像是打仗,刚才又被狠狠的折腾了一番,实在是把身上的力气都抽光了……也没有什么异议,任由安雪臣把她抱到了浴室。

“都谈妥了吗?”温热的水浇在身上,韩如静舒服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安雪臣倒像是彻底清醒了,反倒是问起了正经事。

“恩。”韩如静含糊的应了一声,由着安雪臣的手在她身上游移。

“秦老爷子那些痛快的答应了?”安雪臣有些不能相信,当年那些卑劣的威胁手段,他倒是记得一些。

“当然……有条件……”韩如静有些轻喘,这个男人的手都放在哪里啊?又玩火,她可没力气陪他玩。“你……好好洗……”

“什么条件?”没理会韩如静的警告,安雪臣只问了他想问的,想来秦老爷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还不是让我不要忘记秦氏……在他需要的时候召我回去……”对安雪臣倒是没有保留的全说了,,只是,身上酥痒的感觉太过强烈,让她不能好好的思考,有些恼怒的看了安雪臣一眼,骂道,“色鬼,还不住手!”

安雪臣看着在自己手下有些轻颤的身子,终究笑着住了手,怕再这些下去,自己又忍不住了……伸手拿起一旁的浴巾包裹在韩如静身上,不忘调戏的说了一句:“怎么样,技术不错吧……是不是,快融化了……”

如此明目张胆的调情,让韩如静本就薄的脸皮子一下子红透了,娇嗔的骂了一句:“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

“真的可以吗?”安雪臣还不怕死的回答了一句,胳膊瞬间让韩如静重重的拧了一下,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个男人尽让这么没脸没皮的,什么混账话都说的出来,还顺溜的很。

安雪臣终于不再耍嘴皮子,把韩如静放在床上,自己抱着她,口气变得正常起来:“如静,我有些担心,这里的事情,似乎复杂了一些……”

“什么意思?”韩如静虽然累,但仍旧清醒,见安雪臣这么说,不由得思考起来。

“这个祁晔,似乎掌握着游戏的主动权,所有人,都在朝着他设定的方向走着。他,好像对一切都了如指掌,而别人,对他却一无所知。”安雪臣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思索的说道。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听安雪臣这么说,韩如静敏感的反问。

“没有,我只是推测……”安雪臣说道,他不想告诉她曾调查过安青瞳,也因此,调查了祁晔,只是,祁晔的资料少之又少,连严景晨都不能查到,说明祁晔的资料是被保护的多么严密,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事情不简单。而现在,他也想不清楚缘由,不想说出来让韩如静担心。“好了,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呢!”

韩如静想着也是,确实累了,便不再问,不一会儿沉入了梦香。而安雪臣却毫无睡意,明天,林诗函和她父亲的到来,不知又会惹出什么麻烦,他清楚地知道,绝对是棘手的事情,只是,告诉了如静也是累的她再多担心,而不说,却怕如静知道了误会。哎,他也好烦呐!真后悔当时怎么就招惹了林诗函这么个灾星。

第二天早上,韩如静因为心里有事,早早的就醒了。身子一动,一旁的安雪臣也醒了过来,睁眼看到近在咫尺的容颜,忽然笑了,感慨的说道:“真不敢相信,我这不是在做梦吧,醒来,就能看到你……”

如此贴心的情话,说的韩如静心里暖烘烘的,脸上的笑容甜蜜中带着羞涩,心想,安雪臣这灌迷汤的手段,真是……无所不能啊!

“对了,我昨天想了一晚,觉得还是和你说一下比较好,林诗函和她父亲今天的飞机到,我爸让我和他一起去接一下。”安雪臣虽然说得轻描淡写,完全的是公事,一副他是别逼无奈的样子。

韩如静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就知道,林诗函哪有这么容易放弃,这阵仗,连父亲都请了出来,是来给她主持公道的吗?“我说怎么一早就说些甜言蜜语的,原来是要去会老情人啊?”韩如静本就是调侃一下,没想到说出来的话酸溜溜的变了味道。

“哪有,我这不是和你报备,免得你胡思乱想嘛。”安雪臣连忙狡辩,心理暗呼好险,这要是事后被发现他可就惨了,“再说了,要说老情人,那也是你排第一不是吗?”

“安雪臣,这话听着怎么觉得你的情人还不少,能排出个一二三来……”韩如静笑颜如花,可是安雪臣就觉得心里发毛,这是找他语病呢!

“没有的事,你还不知道,从头到尾,我心里就你一个人……这么多年,你还能不明白……”安雪臣信誓旦旦的保证。

韩如静被这话说笑了,她也没怀疑过他什么,要是他想怎样,也不必等到现如今仍旧守着她。起身穿衣服,韩如静正经的说道:“这事处理起来怕是有些棘手了,你想好了没有?”

“我还真想不出……”安雪臣这话是实话,真的挺苦恼的,“要不,你给我出个主意……”

“我?为什么?你的风流帐,还要我给你擦屁股善后不成……”韩如静毫不买账的走进了浴室。

安雪臣的俊脸垮了下来,心情更是郁闷,看来,他得硬着头皮去打仗了,真是……腹背受敌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