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就该这样放手(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4016 2013-07-09 15:19:49

  说话间秦澜,安雪晴也陆续的到了,包间里顿时热闹了起来。认识不认识的都彼此介绍了一下,秦澜听说安安是安雪臣表妹的时候,心里不由愣了一下,佩服那小子,竟然隐藏的那么深,原来这些年从来不曾放下过如静。

“都到了吗?”安雪臣附在韩如静耳边问。

“再等等,哥哥说会过来的。”这么重要的时刻,韩如静还是希望从小待她极好的哥哥能最先知道。

包厢门又一次被打开的时候,韩如清走了进来,不过让一众人吃惊的是韩如清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还跟着温宛。如此场合一个陌生的女子和韩如清一起前来,大家心里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个女子一定和韩如清关系匪浅。

安雪晴的脸色有些苍白,悄悄的不动神色的退到了人群的最角落。倒是程墨兰显得异常激动,忙着想打招呼,却被严景城制止了。

韩如静走上前去,笑容满满的说道:“没想到温小姐会来,哥哥也不告诉我一声。”韩如静看了一眼韩如清,用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韩如清只是耸耸肩,寡淡的说道:“我和温小姐有些事情谈,所以一起过来了。”

“就是朋友的聚会,哥哥要是有要紧的事,如静就不耽误哥哥了。这里,不像梦能谈事的地方。”韩如静原先除了想交待他们的事情外,还想给哥哥和雪晴姐姐制造个机会。如今温宛突兀的出现了,很多事情都不好说。

“那,我们先走了,你们玩的开心。温小姐,走吧。”韩如清自然明白妹妹的意思,他不是没看到安雪晴惨白的脸色,心里觉得闷的慌。

温宛顺从的点点头,跟着韩如清走了出去。包厢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安雪臣及时的跳了出来,向大家宣布:“各位,今天找大家来,是有一个情况要向大家宣布,我和如静今天领证结婚了,希望大家一起分享我们的喜悦。”安雪臣说完,搂着韩如静笑的及其开怀,而韩如静只在安雪臣怀里安静的笑着,却幸福满溢。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在场的人表情各异。安安心里终于明白了缘由,表哥和韩姐长跑了这么多年,终于修成了正果,她也替他们开心。安雪晴心里多有感慨,最终,这两个有情人还是终成眷属了,她忽然想起了自己,弟弟和如静要比自己有勇气,想必父亲那里并不好交待,可是他们到底是没有退缩。

大家心里大都是祝福的,都是至亲好友,也知道安雪臣和韩如静两人的故事,如今能得美满良缘,当然都觉得甚好。只有秦澜心情复杂,不是没有想过,如静最终会成为别人得新娘,而嫁给雪臣,也是天赐良缘,可是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痛过,痛的不能呼吸,不能喘息,好像下一秒就会窒息。他看着如花安静得站在安雪臣身旁的女子,从没觉得她是那么温柔娇美,原来,她在他面前调皮依赖,在众人面前坚毅果敢,如此软下身段,只是为了她眼中的那个男人,她仰望着他,收拾起自己所有得尖锐凌厉。

秦澜无奈的笑着,在众人举杯庆祝得时候,将醇美得葡萄酒一饮而尽,如喉得全是苦涩得味道,原来心是苦的,吃什么都不会甜。他对她的心,已经到了无可救药……

有程墨兰的地方必然不会安静太久,没一会儿她已经拉着安安玩了起来,安安也是活泼的姑娘,两人很快熟悉起来。

“雪臣,你去和姐姐聊聊,我刚才看到哥哥来的时候,姐姐的脸色不太好。”韩如静附在安雪臣耳边小声说。

安雪臣领会的点点的头,也知道韩如清带着温宛过来,姐姐心里肯定有了想法。

而韩如静自己眼尖的看到往包厢外露台走去的秦澜,似乎情绪不太好,韩如静担心公司出了事,于是也跟着走了出去。

安雪臣只看了一眼,继续和姐姐说着话。刚才他看到秦澜的脸色,就知道他的那些臆测大抵都是真的,如静对秦澜而言,不只是妹妹这么简单。这么美好的女子,不只有他看得到,他唯有选择,相信如静对他的心。

露台上晚风有些凉,已是初冬时节,乍一出来还觉得有些冷飕飕的。韩如静走到秦澜身边,说道:“秦澜哥哥不恭喜我吗?”

秦澜转过身,看着满是喜悦笑容的韩如静,静静的看了好一会儿,这么好的姑娘,就这么放手了吗?明知没有希望,世俗伦理都不会认同的,就该这么放手,她已是别人的妻。眼中忽觉苦涩,说道:“这样嫁给他,不觉得委屈?”

“这话什么意思?”韩如静愕然的问。

秦澜牵了牵嘴角,淡淡的问道:“今天的新闻,没有看吗?是真的不知道吗?”

韩如静笑了一下,知道秦澜说的是安雪臣和林诗函订婚的消息,坦然道:“这些于我有什么相干。”

不相干!秦澜心里气结,想吼,自己的老公是别人的未婚夫,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而这妮子竟然如此平静的说和自己不相干,却最终只是说:“既不相干,那别人的恭喜又与你有什么相干?”

“你,是担心我吗?”韩如静见秦澜这副表情,心里有些难过,也许很难有人理解,在这种情况下她为什么还要毅然的嫁给安雪臣,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用这种方式让雪臣安心,也让他有力量去对抗。

“你现在还用得着我担心吗?”秦澜赌气似的说了一句。

秦澜的话让韩如静觉得有些别扭,不解的问:“怎么了?你心情好像很不好?是不是乔景……”自己的事情应该还不至于让秦澜发这么大的脾气,想想只有乔景有这个本事惹火秦澜。

秦澜定了定神,他的确心情糟糕透顶,可是这一切都不能说出口,他觉得罪恶,连自己都觉得不能饶恕自己的想法。惨然的笑了笑,才说:“没什么,他不过就是老样子,你不在了,更肆无忌惮了。”

秦澜这话原先只是随意的借口,可韩如静却以为乔景找了他的麻烦,于是有些着急的问:“是不是乔景又惹出了什么事?没什么大碍吧。”

“你关心他还是关心我?”秦澜忽然问了这么一句,眼神深的看不见底,却是锁着韩如静一定要她回答的样子。

韩如静被看的心虚,心里生出了奇怪的感觉,秦澜的眼神太锐利了,像是要看穿人心一样。韩如静干咳了一声,才说:“你们都是我的哥哥,我当然都关心。”

“哥哥?!”秦澜忽然冷笑了一下,把露台上放着的红酒杯推到了地上,玻璃破裂发出清脆的声响,“见鬼的哥哥。”秦澜低低的说了一句。

韩如静显然是被吓到了,伸手想去抓秦澜的衣袖,却反被秦澜大力的拂开:“你走开,不要你关心。”

秦澜的情绪如此失控,韩如静着实吓了一跳,却不明缘由,想再开口询问,却被安雪臣抢了先:“如静,怎么了,我好像听到玻璃碎掉的声音,没事吧。”

“哦,没事,不小心把杯子碰掉了。”韩如静轻巧的一带而过,不知道秦澜生的哪门子的气,自然也没有多说。

“那就好。外面冷,进去吧。”安雪臣走过来环住韩如静的肩,温柔的说道,又看了一眼一旁绷着脸的秦澜,“秦哥一起去玩吧,里面可热闹了。”他出来的时候就猜到大概是怎么回事了,秦澜能忍到现在,定力还真是让人佩服,不过,他可没打算说破,白白增加如静的心理负担。

秦澜淡淡的看了安雪臣一眼,说了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匆匆离开。

“秦澜哥哥这是怎么了,好像不高兴的样子。”韩如静一头雾水的问安雪臣。

“可能真的有事吧。我们也是临时起意的,大家也许都是放下事情来的呢。改天我们再请秦哥吃饭。”安雪臣打着马虎眼,没事才怪呢,若是今天如静嫁给了别人,他估计得发疯了,秦澜不过是因为这事没法启齿,只好生闷气,这些,他可不打算告诉如静。

见安雪臣说的有理,韩如静也没有深思,进去和大家一起玩了。今天高兴,她也没有往深处想,的确,想破头她也不可能想到秦澜得反常是因为她。

大家又玩了一阵,韩如清忽然折了回来。韩如静有些奇怪的问道:“哥哥这么回来了?这么快说完事情了?”

“也没什么大事,我们并不相熟。”韩如清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意无意的瞟向安雪晴,而安雪晴尴尬的避开了,“你这样找我过来,想必是有事要和我说。”

韩如静笑嘻嘻的看着哥哥,还是哥哥最了解她了。伸手招来了安雪臣,郑重的对韩如静说道:“哥哥,你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所以我想让你知道,今天我和雪臣去领了结婚证。”

韩如清的表情一阵惊愕,足足愣了好几秒中,才回过神来,无奈的看着韩如静语带宠溺的说道:“姑娘大了,真是留不住,爸妈还不知道吧。”

“嗯。”韩如静轻轻的应了一声,“暂时还不打算告诉他们,哥哥抱歉,不能遵守我们的约定。”

韩如清轻笑,知道如静说的是他们曾经的婚约,伸手点点韩如静的额头,说道:“傻瓜,说着玩的事情,还当真了。从来你的心就在这小子身上,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好?”和天下所有的哥哥一样,总是看拐走了妹妹的臭小子不顺眼。

韩如清转向安雪臣,完全用长兄如父的语气说道:“小子,既然我们如静愿意跟你,我也没什么说的。不过,要是你胆敢欺负她,小心我这个做哥哥的不放过你。”

面对韩如清浓浓的警告,安雪臣倒是轻松惬意的回答:“大哥放心,我怎么对如静,您还不清楚吗?我保证,此生绝不负她。”

安雪臣如此情深的承诺,让韩如静湿了眼眶,两人在一起,不过是求愿得一心人,此生不相负。

此生不相负,韩如清也佩服安雪臣的勇气,自己,却没有为她做到。早上的新闻,他是看到了,而现在,好像没有什么拿出来问的必要了。既然能如此承诺,其他的事情,安雪臣一定能处理妥当。他一早就觉得,能给如静幸福的人,唯有雪臣。

“说来容易做来难,好好记着。虽然你这样先斩后奏乱了规矩和章法,但还是要说声恭喜。”韩如清正经的说完,才换上轻松的口吻,“如静,你婚礼那天,哥哥一定会给你准备一份大礼。还有爸妈那里,要找个机会说一声,知道吗?”

终于是得到了哥哥的认同,韩如静和安雪臣都很开心。大家又玩了一会儿,程墨兰喝的有些醉了,严景城只好无奈的表示要先回去,于是大家也觉得差不多了,就打算散了。

“姐姐我送你回去。”安雪臣看了看晚上一直沉默寡言的姐姐,有些担心的说道。

安雪晴刚想拒绝,却让韩如清抢了先说道:“我送你姐姐回去,你们也算新婚之夜,不要来回折腾了。”

这话说的韩如静红了脸,却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只站在那里不说话。而安雪臣自然是求之不得,姐姐和大哥本来就需要机会。“那就有劳大哥了。”

“走吧。”韩如清看向安雪晴,淡淡的说道。

安雪晴看这情况,也反对不了,只好跟着韩如清走了出去。包厢里只剩下安雪臣和韩如静两个人。“你说,哥哥和雪晴姐姐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

安雪臣笑着抱住韩如静,说道:“这个,我不知道,也不是你该操心的。不过,我知道,我们,应该会发生点什么事情。”说着俯身吻住了韩如静的唇,一整个晚上,这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