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结婚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371 2013-07-09 15:19:49

  一路跟着陆俏蓉走进主卧室,安雪臣瞬间有些恍惚,好像还是儿时的记忆,那个时候,孱弱的母亲一直卧病在床,自己总是在这个房间里看到母亲病恹恹的样子,但对自己和哥哥姐姐,母亲总是很温柔的说话。那个时候,姐姐的眼中总是有抹不去的忧愁和哀伤,自己却总希望母亲能够康复,能走出这间屋子。可是最终母亲走出屋子的时候,已经是冰冷的身子。

后来,陆俏蓉住了进来,代替了母亲的位置,成了安家的女主人,但一直得不到他们兄妹的认同,他们只是在父亲的威逼下不情愿的喊她阿姨,没有人能够代替他们的母亲,况且是这么一个觊觎安家女主人的女人。不过陆俏蓉也算是安分守己,如履薄冰。

此后经年,他再也没有踏进过这个屋子,如今走进来,看着熟悉而陌生的摆设,一些记忆扑面而来,晃的他有些眩晕。

“房间了的东西我大都没有变动。原本我想住在别的房间,可是你父亲不同意。”陆俏蓉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户口本,递给安雪臣,有些不安的解释道。

安雪臣接过来,神情复杂,却只是说:“您不用和我解释。这是您和父亲之间的事情,父亲向来,不考虑我们的感受。”

见安雪臣如此误解安季明,陆俏蓉忍不住为安季明说几句好话。“雪臣,你误会你父亲了,他也是为你们......”

”阿姨,您不用为他推脱,我自由分寸。今天的事,雪臣会记在心里,我还有事,先走了。”安雪臣打断了陆俏蓉的话,他和父亲之间的矛盾,并不需要一个继母来调和。

陆俏蓉动了动嘴皮,最终没有再继续,只是说:“用完了就拿回来,也免得让你父亲知道。”她隐隐能过猜到安雪臣要户口本的原因,如此大费周章的绕开安季明,一定是不能告知,那么,除了结婚登记,她想不到别的能让安季明反对的事情。但自己还是想要帮他的,商业联姻,断送的都是幸福,她太了解,所以不忍,也装作不知。

“嗯。”安雪臣应了一声,匆匆离去。他不想去了解陆俏蓉为何帮他,但只要达到了目的,别的不重要。

和韩如静约了在民政局门口见面,安雪臣又去了珠宝店挑了个钻戒,虽然时间匆忙,但也不能马虎,想着以后办婚礼的时候再置办一个更好的,如此也觉得心安。

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韩如静已经在等他了,看到韩如静依约而来,安雪臣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他很怕,如静真的反悔了,毕竟如此匆忙,一般的女人都要考虑清楚,婚姻大事,岂容儿戏。

“我,没有迟到吧。”安雪臣虽然看上去赶的有些着急,可是语气却透着无比的愉悦和兴奋。

“嗯。”韩如静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脸色却深沉的很。

安雪臣也没有仔细看,从兜里掏出刚买的戒指,在人来人往的民政局门口就单膝跪了下来,说道:“如静,我知道这样有些匆忙,但还是想表达一下我的诚意,这个戒指,希望你能收下,如果你不满意,我们等会再去挑个大的,挑不到,就定做。我曾经也想放你走,只要能看到你幸福,但是,我做不到,即使那个人是我大哥,我也做不到。我不想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辩解,但请你原谅,那个任性的我,也请你接纳,现在这个爱你的我。如静,嫁给我好吗?”

韩如静的负在背后的手里,还捏着一份报纸,上面有一个令她触目惊心的消息,应该也是安雪臣急着想登记领证的原因。她原本想质问他的,但听了安雪臣那番话后,想起了以前种种,她忽然觉得,没什么可问的了。他的害怕和担心,她都了解,他的责任和为难,她也理解。何必再让他不安,雪臣为她付出的,远比她知道的要多,他是她生命里无法拔除的一个人,在安雪宁以死相逼的时候她就知道,她的心里,只有安雪臣一个人而已,即使最后她做了以命抵命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事情,即使认为雪臣不会再原谅她,她也甘愿……

午后耀眼的阳光下,韩如静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一直陪着她成长的男人,从那个爱笑爱闹的男孩子,到现在出类拔萃的商界精英,他终于长大了,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能让她仰视的男人,却也只在她面前耍赖使诈的男人,她一直看的见,他对她的初心……

韩如静的唇边绽开了温柔的笑,连周围的空气都灵动起来,伸出手,缓缓的说道:“快起来,都在这门口了,还能不答应你。”

安雪臣因为韩如静的这句话,整个人都活络了起来。刚才韩如静一直出神的沉默,让他心里惴惴不安。现在她答应了,安雪臣赶紧抓过她的手把戒指套了进去,拉着她的手就往民政局的办事大厅奔去。

惹得韩如静大叫:”安雪臣,你慢点,就这几步了,还着急。”

安雪臣却笑的飞扬:“还不容易你答应了,要赶紧的签字画押,这样才能不让你反悔。”

韩如静笑着,任由他拉着跑,顺手把手中的报纸扔进了垃圾桶。既然他高兴,何不就顺着他,一直都是他宠着她,那么何不从现在开始,她也试着宠他,既然爱,就该毫无保留,倾尽所有。

登记领证的过程并不复杂,之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办完了所有手续。签字的时候安雪臣几乎是抓着韩如静的手让她签完的,弄的工作人员都以为女方是被强迫的,还一直问韩如静是否自愿,要不要再考虑一下,结果遭到了安雪臣无数的白眼。

待到走出了民政局,安雪臣也不知是抽什么风,忽然大喊道:“我结婚了,我有老婆了......”惹得路人都奇怪的多看了几眼,甚至有些同情的眼神,如此相貌堂堂的帅哥,脑子好像有点不好使。

韩如静原先想阻止的,但转念又一想,这么高兴的事情,就随他去闹吧。于是只在一旁陪着笑站着,也不说话。

安雪臣回头牵起韩如静的手,静静的凝视着她,眼中满是神情:“如静,我不是在做梦吧。”

韩如静咯咯的笑出了声,伸手在安雪臣的脸颊上捏了一把,说道:“是做梦吗?”

“不是,会痛的。”安雪臣倒是认真的回答了,又惹来韩如静的一阵发笑,安雪臣忽然回过神来大叫,“韩如静,你还真捏我啊!谋杀亲夫!”

“就你会贫。”韩如静清清淡淡的说了一句,语气中全是依恋。

安雪臣也安静了下来,正经的说道:“如静,我一直幻想你会是我的娃娃,可是却一直以为自己只是痴人说梦,你太好了,好到有时候我都不敢碰触,我想,我就这么一直守着你,看着你,陪着你,我也会心满意足。可是当我看到雪宁亲近你的时候,我才知道那有多痛,我根本只是自欺欺人,我发了疯一样的想抹掉你身上他的气息,我一次次的伤害你,看到你痛,看到你哭,我心里更痛,却觉得只有这样我心里才能好过。我只是没想到,哥哥对你的爱护,比我更甚……我当时是气疯了才会做那样的事,对不起,是我害你受苦。”

安雪臣说到这里,脸上愧色渐浓,韩如静伸手抱住他,直到今天她才真正知道他们的第一次,雪臣为什么像疯了一样不依不饶,非要得到她,她也清楚的记得在她完全属于他的时候,雪臣发愣的表情和眼中难以置信的狂喜。原来,他竟是误会了.......

“傻瓜,我若是不愿意,你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韩如静说的很轻,脸上透着薄薄的红晕,显得无比娇羞。

安雪臣心满意足的抱着怀中柔若无骨的身子,心里的幸福满的都要溢出来了。原来,他的如静娃娃一直是他的,从没有属于过别人。男人嘴上说的不介意,但都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完璧无瑕,只爱过自己一个人。不过他打死也不会告诉如静,知道她是第一次的时候,他真是乐翻了。男人的占有欲,一向可怕,所以才会那么喜欢争夺。

“对了,我们晚上去庆祝,把景城墨兰他们都叫来,好好热闹一下。”安雪臣忽然来了兴致,兴冲冲的提议道。拉着韩如静上了他的陆虎。

“我的车还停在这儿呢!”韩如静忽然说道。

“没事的,你让安安过来开,顺便让她晚上一起过来,还要叫上秦哥,姐姐,你说,还要叫谁?”安雪臣自顾自的说着,顺便发动了车子。

看着他一脸兴奋,韩如静也不想扫他的兴,反正决定今天就由他带着走,到哪算哪。却忽然想起了他的话,问道:“你刚才说谁?安安,为什么叫她?”她记得安雪臣应该和安安只有几面之缘,没道理请她才对。

话既然说道了这个份上,安雪臣也不想隐瞒,日后都是一家人,想瞒也瞒不住,还是趁早交代了好。“我忘了告诉你,安安是我的远方表妹。”

“什么?”韩如静一时愣住了,安安虽然姓安,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是雪臣的亲戚,而且两人见面一直是装作不认识的,难道?韩如静闹中灵光一闪,佯怒道,“安雪臣,你别告诉我和我想的一样?”

安雪臣陪着笑脸说道:“我不是怕你在秦氏受委屈嘛,多个人也好相互照应。”

安雪臣嬉皮笑脸的样子,弄的韩如静气都气不起来,再说他也是为了她好。只好作罢,说道:“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没有没有,只此一件。”安雪臣见韩如静没有生气,忙信誓旦旦的保证。

韩如静也没有再追问,没有?眼下就有一件,已经是个天大的麻烦了。不过,他既然不想让她知道,她自然就装作不知,他应该可以解决的,相信自己男人的能力,不是每个妻子应该有的信念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