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安雪臣,奇耻大辱,不会就这么算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946 2013-07-09 15:19:49

  翌日,安雪臣去林遇齐下榻的饭店找他,并没有通过林诗函。由于上次见面谈的不是很愉快,林遇齐的脸色不是很好,但也没有将安雪臣拒之门外。

“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林遇齐看了一眼面前的年轻人,不能否认,从第一次女儿带到家里的宴会开始,他就很欣赏他,年纪虽轻,身上却同时拥有冲劲和沉稳,也因此很希望他能成为自家人。但似乎,这个年轻人并不喜欢女儿,他原先想让年轻人自由发展,可是女儿的样子就是没了安雪臣活不下去了,他心疼女儿,所以这次才会回国。林遇齐心里清楚,即使安雪臣可以不为他林氏帝国的实力所动,但他父亲安季明一定会有所触动。

安雪臣心里暗自舒了口气,平静的说:“林先生应该看到昨天报纸的订婚消息,但这是我父亲单方面的意思,希望林先生和诗函不要当真,我会让所有刊登这则消息的报纸重登更正声明。”

林遇齐古怪的又看了安雪臣一眼,这个年轻人很有胆量,这样直接的和他说明立场,就不怕他发火吗?“更正?你当我林遇齐是什么人?任你们在这里随意摆布,我是看在诗函喜欢你的面子上,才答应的这门婚事,要说你们安家还配不上我们林家。”林遇齐说的不算大声,但自透着一股严厉。

“林先生,原本这事是我父亲欠考虑周详,若是使林小姐名誉受损,我愿意公开道歉。”安雪臣并没有被林遇齐的态度吓到,原本他来就是准备好让林遇齐出气的,本来这样的事情,任何一个父亲都觉得是女儿受了委屈。

“道歉?如果我不接受道歉呢,我以为你父亲可以代表你,你现在的一切都是你父亲的,离开你父亲,你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这样的道理,不用我和你说吧。”林遇齐以一个长辈的经历提醒安雪臣。

“林先生生气是应该的,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安家处置不当。但您说的这些,雪臣并不是很看重,我在恒安工作,是因为觉得父亲一人撑起这么大的企业辛苦,想帮他一把,如此而已。”安雪臣说的坦然,“雪臣敢问林先生,是否曾有这样的心情,有一个心爱的女子,此生唯她无憾。其他人虽好,却不在心中。”

林遇齐有一瞬的触动和彷徨,眼神迷离起来,他有多久没有想起心中所爱,不想,不伤心,伤心,只因已经失去。他建立了这么大的一个商业帝国,却没有人和他分享喜悦和成功。他不敢想,若是曾经为她放弃,现在又会是怎样的光景。“你有……喜欢的人?你为她,能做到什么?”林遇齐问道,他忽然想听听这个年轻人说说,为了心爱的人,他能做到什么程度,而他自己,到底是什么都没有做就放弃了。

“此生为她,愿倾尽所有,永不离弃。”安雪臣说的笃定,没有半点信口开河。

林遇齐有些震惊于安雪臣的决心和勇气,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年轻人,这样的誓言,做起来太难了。我忽然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子,让你如此痴迷。”

“林先生......”安雪臣忽然有些为难,林遇齐好像对如静很好奇,他不想林遇齐知道如静的存在,怕他为了林诗函为难如静。

“怎么?怕我为难她,放心吧,我林遇齐还不至于如此,大丈夫光明磊落,我要为难,也是拿你开刀,若是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你也不配说爱她。”林遇齐说的颇为感慨,他就是没有保护好她,却追悔莫及,爱字,他的确不配再说。

林遇齐如此说,倒让安雪臣有些不好意思不说。于是说道:“她是韩氏集团的千金,叫韩如静。”安雪臣还是有所保留,没有说出韩如静的真实身份,秦家关系复杂,外敌众多,他不敢贸然。

韩氏?林遇齐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确实没什么印象,应该是小企业,看来安雪臣倒不像攀高枝的人。“好了,你的来意我也明白,你的心不在我女儿身上,要了人也是没用,我会尽力劝劝诗函,不过这孩子的脾气,我也没有办法......”说到这里,林遇齐也无奈的叹了口气,教育女儿,他实在是失败的很,“至于其他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处理吧。”

安雪臣见林遇齐松了口,知道此行的目的是达成了。于是顺从的说道:“雪臣一定会处置妥当,绝不让林小姐的名声有一丝受损。至于林小姐那边,就有劳林先生费心了。那,雪臣先告辞了。”

林遇齐点点头,没有再说其他话。倒是真心希望安雪臣能成为他的家人,起码这样不攀炎附势的年轻人,如是喜欢女儿,一定能给女儿幸福,可惜了......

安雪臣坐电梯下楼,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一半,起码没有林遇齐的阻挠,他的麻烦又少了一点。却不想在酒店大堂不巧碰到了林诗函。

林诗函见到安雪臣立马高兴的奔了过来:“BEN,你来找我吗?”昨天的报纸她有看到,以为安雪臣终于屈服在他父亲的威严之下,乖乖就范。

“不是,我来找林先生,解释一下昨天事情。”安雪臣无奈的回答。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能做的太过分。

“解释?解释什么?”林诗函以为生米煮成熟饭,安雪臣没的反悔了。安家和林家都是有头有脸的,悔婚是绝对绝对丢不起这个脸的。

“我已经和林先生解释过了,因为昨天报纸刊登的事情给林小姐造成的名誉损失,我一定会负责到底,林小姐想怎么澄清,我都会配合。林先生也同意了。”安雪臣索性和盘托出。

“什么同意?我dad不会同意的。BEN,你怎么这么狠心,我到底有哪里不好,你就是不要我?”林诗函听到安雪臣要悔婚,不肯就范,忽然有些歇斯底里的责问道。

“林小姐,这里人来人往,你注意一点。”安雪臣皱眉,没想到林诗函的情绪会这么激动。

“你都不顾一起要悔婚了,我的形象还算什么?我被人悔婚,我一定被人笑话死。”林诗函貌似崩溃的哭了起来。

安雪臣无奈,只好拉着林诗函走到大堂偏僻的角落,才说:“诗函,你不要这样。我一直把你当妹妹一样,你还这么年轻,以后一定能遇到比我更好的男人。你直到我的心不在你这里,留着我的人又有什么意思。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不会让人笑话你的,相信我,好吗?”

“你就这么爱她吗?你知道她背着你都做了些什么吗?你自己看看吧,这就是你爱的女人。”林诗函讽刺的说道,从包里拿出一大叠照片,甩到了安雪臣手上。

安雪臣下意识的接过来打开,看到照片上的日期是昨天晚上,就是他回安家的那段时间,韩如静的车停在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好像似曾相识。安雪臣一张张的翻下去,心渐渐的凉了起来,甚至惶恐,最后,他看到照片上出现了两个人,虽然有些模糊,但大致还能辨认,韩如静站在一个门口,而开门的人竟然是秦澜。如静,骗了他,为什么要骗他?安雪臣的心剧烈的痛了起来,秦澜……如静知道吗?秦澜对她的心,怕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昨天这样的日子,这么晚了还过去,要是他打给她,是不是.....安雪臣忽然不敢想,他不是怀疑,他是害怕,秦澜有多疯狂,他是知道的。“他们,是兄妹,有什么问题?”

林诗函脸上泪迹未干,却笑了起来:“你还要自欺欺人吗?他们两个,你又不是第一次看到,哥哥爱上了妹妹,多滑稽的丑闻啊。”

“林诗函,你住口。你要是敢胡乱猜测,我不会放过你的。”安雪臣彻底的愤怒了,他知道是一回事,别人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不会允许别人诋毁如静的,“还有,你要是再敢跟踪,我会要你付出代价的。”

林诗函有一瞬被安雪臣的气势吓住了,但下一刻反倒说:“这些,的确不能成为证据,但事实,你心里清楚的很。你听好了,就算你结婚了,我也不会放弃的,安雪臣,你最终一定是我的。”

安雪臣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诗函,觉得她是不是疯了,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于是冷冷的说:“该说的我都说过了,既然跟踪我,就知道我已经和如静登记结婚了,若是你不想要你的名誉,我也无所谓。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说完头也不会的走了。

“安雪臣,奇耻大辱,我不会就这么算了。”被安雪臣一阵抢白,林诗函气急,对着安雪臣的背影大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