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祁晔对你有企图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1996 2013-07-09 15:19:49

  进了办公室,安雪臣先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林诗函的事情。”

韩如静笑了一下,侧头问道:“是你要结婚的理由吗?”

安雪臣有些微讪,觉得不好意思:“一部分是,但我也是想快点把你定下来,外头觊觎你的人太多了。”后面这半句,安雪臣其实意有所指。

本来韩如静可以认为这是句玩笑话,可是昨天发生秦澜的事情,韩如静忽然觉得不安起来,总觉得安雪臣话里有话,于是只讪讪的说了两个字:“臭美!”

安雪臣也试探不出韩如静对秦澜到底是什么态度,也不敢明着问,生怕本来没事,自己无端的生出是非来。于是伸手揽过韩如静说道:“老婆,我是真心想和你结婚的,不管那些理由,不管父亲如何反对,我绝不会退缩,你相信我,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

知道安雪臣说的是真心话,韩如静笑的很甜,说道:“我知道,所以,我才什么都没有问,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愿意嫁给你。”

韩如静直白的话让安雪臣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不管别人怎么对如静,只要如静的心在他这里,他就能无所畏惧。凝视着韩如静的眼睛,安雪臣缓缓的在她唇上落下了温柔的吻。

两人缠绵了好一会儿,彼此都不肯放开对方,直到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韩如静才有些清醒过来,推了推安雪臣,说道:“我接个电话。”

安雪臣颇感无奈,但还是听话的放开了韩如静,只是手却还是松松环在韩如静的腰际,韩如静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按下通话键之前斜斜的看了安雪臣一眼,调皮的说道:“老公,你不会是想听吧?”

这话闹的安雪臣即使想听也听不下去了,只好悻悻的撒手,走回办公桌前,假装看文件。而韩如静已经接起来电话。“喂,祁总。”

电话是祁晔打来的,声音依旧清冷的没有温度:“二小姐,可记得答应祁某的事情吗?”

“祁总的要求这么多,如静笨拙,不曾记得?”韩如静反讥的顶了一句。

那头是祁晔的轻哼声:“二小姐既然忘了,祁某就提醒一下二小姐,今晚有个晚宴,祁某希望有幸邀请二小姐做女伴。”

“多谢祁总抬爱,不过我刚刚进入韩氏,拜祁总所赐,韩氏还有一堆事情要我处理,怕是没有那个时间。”韩如静终于明白祁晔说的是什么,自己可不曾答应过他这种私人的邀请。

“若是二小姐觉得韩氏事忙,我想我不介意和您父亲沟通一下,给二小姐派个闲差......”祁晔意味深长的说着。

韩如静气的咬牙切齿,祁晔就是吃准了她不想牵涉家人这个死穴,才如此张狂:“既然祁总盛情,如静恭敬不如从命。”

“晚上七点,我让司机来接你。”祁晔说完就挂断了,也不让韩如静商榷,就是没得商量,什么都要按着他的节奏来。

韩如静抬头看了一眼安雪臣,自己接电话走的不算远,想必雪臣是听到了的。于是问道:“都听到了?怎么看?”

安雪臣仰身往后靠在椅子背上,说道:“我总觉得祁晔对你有企图,是一些你秦家二小姐身份之外的企图,我以为你离开秦氏,他就不会关注你,没想到......我能说你别去了吗?”

显然安雪臣也是随口这么一说,他自然知道不能限制韩如静的自由,况且到现在为止,祁晔没有什么逾矩的行为,请她出席酒会,也是正常的社交礼仪,他好像也不能反对。

“我做别的男人的女伴,你这个做人老公的竟然这么冷静,连吃醋的表现都没有?安雪臣,我是该庆幸你的大度,还是怀疑你根本不在乎我?”安雪臣的话让韩如静撒起娇来,不依不饶。

安雪臣好笑的走过来抱过韩如静,说道:“我是吃醋啊,不过也知道你什么性子,去露个脸,晚点过去接你。”

韩如静笑逐颜开,出其不意的在安雪臣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雪臣最好了。不过,林诗函的事情你要怎么解决?”转念之间韩如静忽然想到了这个,她可不认为当作不知道事情就会解决,既然雪臣坦白了,她也不需要藏着掖着了。

安雪臣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有些郁闷的说道:“我和林遇齐谈过,他倒是通情达理,表示理解我们,算是松口了。反倒是林诗函,情绪有些激动,可能不会这么快善罢甘休。”

“我也觉得,以林诗函的性格,这么大老远把他父亲请来当救兵,不可能这么就算了的。你小心着处理,女人发起疯来可危险的很。”韩如静思索了一下,才缓缓说道。

“我知道了,你也当心点,我怕她会对你不利,记得出门多长个心眼,最好能有个人陪着。”安雪臣说着倒真是担心起韩如静的安危来。林诗函敢跟踪他们,说不定也敢做出一些逾矩的事情。

“我会小心的。”韩如静乖巧的答应了,知道安雪臣担心自己,“那我先回公司了,还有一堆事情处理。”

“快去吧。要我送你吗?”安雪臣也没再挽留,知道韩如静事业心重,又想着是自己给韩氏惹的祸,肯定要为韩氏尽心尽力。

“不用,你也忙的很。安心工作吧。要是你爸爸知道你为我耽误工作,不是又给我扣了顶大帽子,我可担当不起。”韩如静打趣的说道,告别了安雪臣。

韩如静走后,安雪臣看了一会文件,却总觉得心烦气躁,于是拨通了严景辰的电话。“还是没有进展吗?”

“没有,祁晔的身世保密的太好了,现在为止我还是只能查到些皮毛,再给我一点时间。”

“幸苦了。”安雪臣没有多说什么,如果连严景辰都查不到的话,只能说明祁晔真的是个深不见底的人。想到这里,安雪臣不禁更加的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