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只要你喜欢,多贵都值得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5283 2013-07-09 15:19:49

  回到韩氏之后韩如静就投入了工作当中,当然也交代了安安替她准备出席酒会的衣服。虽然不情愿去出席,但是答应了还是要做好门面功夫的,毕竟她代表的是韩氏和秦家。

韩如静从来没有接触过韩氏的业务,回国后一直做项目策划,可以说也算是一个吧部门的一把手,现在这个特别助理的位子,其实她觉得有些不适应,忽然有些能够体会秦澜彼时的郁闷了,偌大的一个公司,看似什么都和自己有关,可实际上又什么都做不了主。积极一点忙死人,消极一点又闲的慌。

走到韩如清的办公室门口,秘书看到是韩如静只是起身相迎:“韩特助,需要我帮您通传吗?”

韩如静摇摇头,说道:“我自己进去行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韩如清正在埋头看文件,眉头深锁,似乎是有些烦恼。也没注意韩如静的到来。

”哥哥,又什么麻烦吗?”韩如静走过去,轻声问道。

韩如清这才抬头看到是自家小妹,于是舒展眉心,故作轻松的说:“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怎么样,还习惯吗?”

韩如静点头,又问:“差不多熟悉了一下,不过哥哥也知道,我不习惯做米虫,又什么事情可以做的,哥哥尽管派我去做。”

韩如清失笑,这个妹妹的确特别,别家的千金小姐,那个不是就知道逛街血拼,吃喝玩乐,像妹妹这样闲不住的还真少见。沉吟乐一下说道:“我这里有个案子,的确找不到人跟进,妹妹若是不嫌弃要出差,可以做一下试试。不过这个合作方有些难搞,若是能谈成这个项目,也可以缓解我们公司的困境。”

听哥哥这么说,韩如静知道绝不是容易的事情,不然哥哥也不会说的那么婉转,她的能力哥哥还是知道的。但她就是喜欢接受挑战,于是自信满满的说道:“哥哥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

韩如清把文件夹递过去,说道:“你先拿回去看看资料,有什么想法可以和我说,如静,不要勉强,知道吗?”

韩如静噘嘴看了看一直叮嘱的韩如清,不满的说道:“哥哥真是好啰嗦,你妹妹我也算在商场混迹多年,知道轻重。哥哥这些为别人的心要是肯用一点在自己身上,妈妈也能少一些唠叨。”

“如静!”韩如清知道妹妹说的是什么,有些无奈的低喊,他并不是不肯用心,只是......想起昨晚送安雪晴回去发生的事情,韩如清的脸色沉了下来,难道,他真的已经错过了......

见哥哥陷入了冥思,韩如静也不再多说,抱着文件默默的退出了办公室。每个人都为了心里的那个人彷徨,有时候,只要再往前一步就可以了,但这一步,又谈何容易。

回办公室大致的看了一下材料,韩如静发现手头这个项目的资料十分有限,尤其是对方公司的负责人的资料更是少之又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是韩如静多年商场总结出来的经验,所以吩咐了安安再多去搜集一些资料。

“韩姐,晚上的宴会您别忘了,时间差不多了。”韩如静来了韩氏以后,安安也不再副总总监的叫了,索性叫了韩姐,反正韩姐已经和表哥结婚了,这声姐姐也没有什么叫不得的。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准备一下,过几天我们一起去出差。”韩如静当然没忘记晚上祁晔的约会,搁下了笔,收拾了一下心情,准备去换一下衣服。

“出差?去哪?”安安有些疑惑,韩姐自从回秦氏总部后就很少出去,这次来韩氏只是个特助的身份,怎么就要出差了呢?

“哦,这个项目的总公司在香港,所以要过去一趟,竞争激烈,好好准备一下。”韩如静说的随意淡定。

安安点点头,也没有再多问,跟着韩如静这些年,她也经历了一些事情,并不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知道进退分寸。

晚上七点的时候,祁晔的车子倒是很准时的停在了韩氏的楼下,韩如静走出大门,司机很殷勤的下来替她开车门。

韩如静没有推辞,点头示意后坐了进去,却意外的发现祁晔也坐在后座,一时之间愣住了。

祁晔倒是淡定的略扫了韩如静一眼,发现今天的晚礼服很衬她的气质,高贵大方,温婉淡然,如水一样绽放。“怎么?很惊讶?”

韩如静定了定神,坐好后才说:“嗯,没想到你会来,还以为你直接过去了。”

“亲自来接女伴应该是一种绅士的礼貌吧。”祁晔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气定神闲的说道。

“您也懂绅士风度吗?我以为祁总是不可一世的君主呢!”韩如静斜斜的看了祁晔一眼,说的放肆。

祁晔倒是没有生气,好像对于韩如静的顶撞他都能好脾气的接纳。“你穿这样,很漂亮。”祁晔忽然岔开了话题,由衷赞美。这个女人,每一次都给他新鲜的感觉,好像,越来越想要挖掘,到底能给他多少惊喜。

没想到祁晔会忽然称赞她,韩如静一下子不知道要回答什么,车里的气氛变得尴尬,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气氛有一丝凝滞,韩如静觉得有些不能喘气,为了缓和气氛问道:“什么宴会?竟然劳驾祁总亲自去?”

“政府安排的慈善晚会,露个脸就行了。”祁晔解释的很简单,没有多说,想来这些例行公事的晚会大家都是场面上的应酬。

韩如静也没有细问,车子很快到了会场。司机停稳车子后下来给祁晔开门,祁晔下车后又绕到另一边亲自给韩如静开门,司机有些愕然,没想到总裁今天的女伴这么有面子,可以劳驾总裁亲自给她开车门。

韩如静见是祁晔亲自开的车门,微愣后下了车,轻声的说了一声:谢谢。

祁晔扯了扯唇角,没有说话。已经有迎宾的出来接待:“祁总,欢迎光临,您这边请!”

祁晔略点头,把手臂轻轻伸向韩如静,韩如静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却也知道这是必要的社交礼仪,于是把手伸进了祁晔的臂弯,虚虚挽着。

韩如静的手挽进祁晔的臂弯中时,祁晔的心里忽然有种奇妙的感觉,好像飘荡的心忽然有了着落。

会场里已经有不少来宾,看起来是个颇有档次的慈善晚宴,韩如静略微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来的都是一些政商两届的名人。

祁晔一出现,立即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祁晔向来低调,很少出席公开的非正式场合,尤其是晚会晚宴这些纯粹交流感情,攀谈人情的地方,他甚少涉足。

虽然一路上走过来都有人站起来和祁晔打招呼,但也没有过分热情或是套近乎的人,光是祁晔那张千年冰山的脸,让很多想攀关系的人望而却步了。

直到走到最前边的主桌上旁,才有人站起来热络的打招呼:“祁总来了,快入座,市长等会就来。”

韩如静看清楚是商务局局长的时候,心里大大的吃惊,虽说他们这些企业的上层关系不会局限在市里的商务局,但好歹是他们的顶头监管单位,多少要买点面子,就算是秦氏也是客客气气的,没想到此人竟然对祁晔如此热络,听话里的意思好像关系不错,让韩如静对祁晔的背景更加的好奇。

“安局长客气了。您坐。”祁晔语气寡淡,并没有多大的受宠若惊,尊重客气却疏离。

说完也没有过多的攀谈,祁晔自顾自的拉开椅子,示意韩如静坐。

韩如静大吃一惊,原本以为只是过来打给招呼,却没想到是要坐在主桌上和这些个政要们一起吃饭,想想就觉得压力巨大,抬头不甘心的小声问:“是要坐这里吗?我看我还是找个旁桌的位子吧,不打扰你们谈事情。”

祁晔冷冷的看了韩如静一眼,似乎对她这样的提议很不满意,声音也沉了下来:“你的意思是要我晾着这些个人陪你一起坐旁桌吗?”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韩如静连最后的半分挣扎也不敢说了,这一桌子的高官政要,她可是一个也得罪不起。可确实觉得这一坐下犹如坐在针毡上,浑身得不自在。

祁晔看到韩如静仍旧是一脸挣扎得样子,靠近她小声说道:“你是我的女伴,我想不会让我失望的。”

祁晔浅浅的笑了一下,韩如静对上他固执而深沉的眸子,终于败下阵来,与虎谋皮,无异于以卵击石。韩如静乖乖的坐下来之后,祁晔才在旁边的位子里坐下。

一旁的安局长多少有些惊讶,祁晔为人他知道一些,一向寡淡。就算市长亲临,他也是那副爱搭不理的表情,以前甚少见他带女伴,即使有待也冷若冰霜的样子,从没见过他对那个女人如此体贴。

这时候,市长走了进来,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市长身上,韩如静也曾经在媒体上见过市长,四十多岁,沉稳儒雅,却敢于开拓创新,给本市的发展带来不少契机。虽然她这个级别的人和市长还扯不上关系,但也欣赏市长敢于改革的决心和魄力。

见韩如静盯着市长一直看,祁晔忽然戏谑的在她耳边说:“怎么?难道你的口味是这种大叔级的?”

“祁总,不客气的说一句,对我来说,您也算的上大叔这个级别了。”韩如静不满被祁晔调侃,毫不犹豫的反击。

祁晔脸上一黑,他不过三十出头而已,有那么老吗?想等着他祁晔临幸的女人,怎么说也能排上长长的一个队伍。“像我这样的钻石级别的,放眼本市也找不出第二个,还挑剔是我了。”祁晔不满的自吹自擂了一句。

韩如静一身冷汗,还真是说的不害臊,这个男人估计从来不知道谦虚为何。于是晔放弃了和她争辩,只是轻轻的“哼”了一身,以示不屑。

场上司仪已经开始主持晚宴,市长致辞完毕之后走向主桌。祁晔站起来打招呼,仍旧是寡淡的样子。“赵市长!”

“小晔啊,今天怎么得空来了?”赵市长倒是亲切和蔼,不象领导,倒像长辈。

“市长您百忙之中都来了,祁晔能不来捧场吗?”祁晔的话里终于有了一丝温度,也听出来和市长的关系不一般。

“就会贫嘴,你来多久了,来看过我几次,自己心里有数。”赵市长数落道。

祁晔只是淡淡的笑,也不辩解,好脾气的说道:“知道了,以后一定改正,多来陪你下棋喝茶。”

“这位是......”这是赵市长终于注意到在一旁的韩如静,不由好奇的问。

“我来介绍,这是韩氏集团的二小姐,韩如静。”祁晔拉过一旁站着的韩如静,介绍道。

韩氏?赵市长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似乎印象模糊。但见是祁晔带来的女伴,礼貌上客气的说道:“您好,韩小姐。”

“您好,赵市长,能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韩如静显然有些激动,能和政府高官握手,她接触的人当中,大多是业界人士,很少有政界的官员,自古,从商者虽然钱多,但却没有为官者这样的地位。政商两界,从来密不可分却又界线分明。

“没想到如静这么崇拜市长,我都有点嫉妒了。以后想见市长和我说,一定如你所愿。”祁晔说的虽是一句玩笑话,却让满桌的人都吃惊不小。祁晔一向不苟言笑,却独独对身边这个安静淡逸的女子和颜悦色,也有不少人认了出来,这个韩如静就是几个月前秦家老爷子承认的嫡孙女,大有来头。却不知为什么祁晔要如此介绍她,只说她是韩家的二小姐。

赵市长眼中闪过一丝讶异,没想到自己这个冷冰冰的侄子会对这么个女人另眼相待,真是......多年之后,他终于明白,侄子对她,并不只是动心,而是重若己命,不求相报。“都坐吧。随意一点。”赵市长结束这些客套,在主坐上坐下来,招呼大家举筷,一桌子的人才轻松的觥筹交错起来。

安局长看了这么一回下来,多少看出些门道。于是举杯说道:“韩小姐,不知有否荣幸,敬你一杯。”祁晔和市长的关系他最是清楚,而这位韩小姐怕是在祁晔心里颇有分量。

韩如静见安局长亲自敬酒,诚惶诚恐,说白了她不过是企业的高管而已,和安局长这样的高官不知差了多少级数,怎敢让局长反敬自己的酒。于是忙站起来说道:“安局长客气,该如静敬您才对。如静先干为敬,安局长请随意。”

没想到一旁的祁晔冷冷的说了一句:“如静你是不知道安局长的酒量,还敢说这样的大话,也不怕安局长笑话。”

虽然明理是夸赞了安局长,但安局长怎会听不出来祁晔话里的意思,心里不由惊奇,看韩如静也是个商场上打滚对年的人,没有酒量怎么能在商场上混下去,没想祁晔竟如此紧张,连杯酒也不让干。于是忙说:“我干了,韩小姐随意。免得祁总说我欺负小姑娘。”说着干了杯中的酒。

韩如静尴尬万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端起杯子饮尽了杯中的酒。祁晔如此护她,多少让她觉得不安。这么一出过后,除了又给市长敬了杯酒,其他人也不敢向韩如静敬酒,倒是祁晔喝了不少。

酒过三巡,台上司仪开始主持拍卖,东西虽然不贵重,但既然是慈善义卖,当然一些企业都愿意出高价,这是展示给政府高管看的最好的形象工程。

“待会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只管叫价,不用替我省钱。”祁晔忽然凑到韩如静耳边说。

韩如静奇怪的看了他一会,才气愤的说道:“那是自然,我想祁总也很愿意做善事。”用祁晔的钱做善事,她一定不会手软,反正他这么有钱,当然应该回报社会。

祁晔无奈的笑了笑,他怎么觉得韩如静的意思是他的钱财都是不义之财,花掉了一点都不可惜。拜托,他的钱也是辛苦挣来的,真以为天上会掉馅饼啊。

最后韩如静以天价拍到了一枚和田暖玉,价格高的让在场的人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倒是祁晔不以为然的说道:“如静的善心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怎么?祁总是心疼钱吗?”韩如静反问。

“不是。千金难买心头好。只要你喜欢,再贵都值得。”祁晔说的气定神闲,韩如静却听得心惊胆战,她不是少不更事的小姑娘,祁晔对她的态度,大大超过了她的底线。

“祁总出的钱,东西自然归你。”韩如静推辞道。

“你拍下的,就是你的。你若是不要,就扔了吧。”祁晔的脸色忽然暗沉了下来,不悦的说道,他不知为什么,就是讨厌听到韩如静要和他撇清关系的话。

最后,韩如静也没舍得不要那枚和田玉,既然是祁晔拍下的,她就当作暂为保管吧。只是她没想到,多年之后,当她再次看到这块和田原玉时,心里说不出是愧疚还是感动,祁晔对她的心,她不是不懂,只是他们终究是相遇在错的开始,她的心里放不下他,却又都是对他的亏欠。她还记得祁晔对她说的话: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只是控制不住自己心疼你为他的心。若我是他,必不会让你为难至此。韩如静也只有叹息,她和安雪臣之间,祁晔永远不会懂得......

男人总以为,只要有能力保护女人,就是对女人最好的交代。却不知道,真正的相爱,是不问原由的彼此守护......付出,不仅是为了让对方感受温暖,也是为了让自己安心自在。我愿意,是因为我觉得值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