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娃娃,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4135 2013-07-09 15:19:49

  到了安雪臣的住处,进门韩如静就被拉着往浴室走。

“你干什么?”韩如静不明就里的问。

“洗澡。”安雪臣就答了这么两个字,虽然他没有在韩如静的社交上做过多的干涉,但还是不喜欢她身上沾染了别人的味道,尤其是对她有企图的男人。

“我自己会洗。”韩如静嘟哝的嚷嚷,一路上都挺好的,怎么进门就成了这个样子。

安雪臣懒懒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怕你洗不干净。”

浴缸里热水升腾的水蒸气让整个浴室看起来有些朦胧,气温也跟着攀升。韩如静脑子转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明白过来面前的这个男人是生气了,为了那个三千万的礼物,心里窃笑,慢慢的缠上安雪臣的脖子,说道:“好,你帮我洗,直到你觉得满意了为止。”

韩如静本就穿着一件低胸的礼服,如此磨蹭之间礼服向下拉了一些,安雪臣的眼神变的深暗,两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安雪臣无奈的说了一句:“真是拿你没办法。”说着倏然吻上了韩如静的唇。

弥漫的水汽之中,朦胧交缠的人影,礼服不知何时已经掉落在了地上。安雪臣抱起韩如静,把她放进了温热的水里……舒服的水温让韩如静彻底放松下来,不知为什么,和祁晔一起,她心里总绷着一根弦,警惕着他一些让人莫名惊慌的话。

安雪臣看到韩如静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不禁好笑的说道:“老婆,你说我是不是要做点什么让你清醒一下?”

“我想睡觉,不想清醒。”韩如静迷迷糊糊的说道,这几天天天都过的精彩纷呈,她实在是觉得筋疲力尽,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我过几天要去出差。”

“出差?去哪里?干什么?”安雪臣手下一顿,心里的情绪慢慢的沉了下去。自己是太放任她了吧,她是不是觉得结婚就是多张纸而已,没有任何改变,看来他得好好教教她什么叫为人妻。

“哥哥手头上有个项目,合作方在香港,我刚好最近比较空,就过去洽谈一下。”韩如静淡淡的解释道,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得地方,以前她也是经常临时出差去的。

“具体时间,我安排一下,和你一起过去。”安雪臣沉沉的说道。

听到这话,韩如静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奇怪的看着安雪臣,说道:“安总,你很空闲吗?丢下一大堆的事情陪我去洽谈一个和你毫不相干的项目?”

“我只是想陪你。”不知什么时候,安雪臣已经脱了身上的衣服,抬脚跨进了浴缸,从后面整个把韩如静抱在他怀里。把头搁在韩如静光洁的肩上,蹭了蹭。

“雪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个时候走,你爸爸会怎么想我?”韩如静这是完全清醒了过来,开始和安雪臣理论。虽说安雪臣只是个副总,但其实恒安基本的事情都要经过他的处理才呈给他父亲批阅,所以可想而知,他的工作量有多大。虽然每次安雪臣总在她面前装的一副轻松自若的样子,但她不是不知道,有时候她睡了之后,雪臣还要去书房工作,甚至直到通宵,“还有你的那些工作,怎么办?”

安雪臣不在意的撇撇嘴,说:“要是我爸能不让我干了,我还巴不得呢。至于工作嘛,在哪里做都是一样的。”安雪臣说的漫不经心,两只手不安分的有意无意的在韩如静凝脂一样的皮肤上流连。

韩如静的身子敏感的颤了一下,轻哼出声,脑子开始变得混沌,却还想着阻止安雪臣:“你不能这么任性。你的身份......”

“身份?”安雪臣嗤笑了一声,“我已经尽量做个听话的好儿子了,不过也不能让我把所以的个人时间都牺牲在工作上吧。老婆,这么好的气氛,我们讨论这些煞风景的事情是不是太浪费了。”

韩如静心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好像是他自己要讨论的,非要跟着她出差,到底是谁煞风景?“我是去工作,你,不许跟去。”韩如静气急败坏的命令道。

“好,我不跟着你,行了吧。”我自己去!安雪臣在心里默默的补充道,不想和韩如静再争论,知道韩如静也是执拗的性子,多说无益,不如,做点有成效的事情。想着吻上了韩如静雪白的脖子,慢条斯理的啃起来。

韩如静心里虽然觉得安雪臣投降的有些快,但身上酥麻的感觉让她不能思考,最终放弃了想这件事情,任由安雪臣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雪臣,你轻点,疼!”

“嗯。”安雪臣敷衍的应了一声,抬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韩如静脖子上自己的杰作,终于满意了,他的女人,不管是祁晔还是秦澜,都休想染指......

看着面前在水汽里更显晶莹剔透的人儿,安雪臣低头捕捉到韩如静的红唇,霸道的越吻越深,完全无视怀里人儿的挣扎。

韩如静见抗议无效,明白了今晚要是不满足身上的这个男人,他的那口气无论如何都顺不了,于是主动的抱住安雪臣,热情的回应他。感受到了怀里人儿的热情,安雪臣舒心的笑了:“娃娃,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

接下来的几天,韩如静都在忙着准备洽谈的项目,也没有注意到安雪臣倒是安分的很,也忙碌的很,晚上有时候回来的比她还晚,回来后闲聊几句就躲到书房里工作。韩如静因为要离开一个星期左右,这几天都住在安雪臣的房子里,想安慰一下他看起来颇失落的心,不过好像是她自己一厢情愿了,人家根本忙的连理她的功夫都没有。

去香港的前一天,韩如静嘱咐安安第二天要准时到机场之外,就早着的下班,顺便还去超市买了好些菜,准备做点好菜,免得安雪臣又闹什么脾气。

回到家里,给安雪臣发了信息,告诉他晚上早点回家吃饭后,韩如静就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安雪臣正在和执行秘书交代一些重要的事情,看到韩如静传来的短信,心情顿时乐开了花。“就先这样吧,接下来我不在的几天,日常事务你替我处理就行了,至于重要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要是实在要紧,可以直接给董事长过目。”

秘书刘谦禹好奇的瞟了安雪臣一眼,调侃道:“你这种爱美人不要江山的行径,要是让董事长知道了,非气死不可。”

“所以你嘴巴牢靠一点,别给我惹出什么事端。”安雪臣也不在意刘谦禹的调侃,只是笑笑的警告。这个秘书是他从国外带回来的,绝对的信得过。

刘谦禹摇摇头,说道:“女人真是可怕,你说你为了她,把美国那边所有的事情都仍在一边,值得吗?”

安雪臣俊美的脸上有着甘之如饴的平静,说道:“等你遇到了,就知道值不值得,再说,她都已经是我老婆了,还又比这更值的吗?”

“你小心莎琳娜知道了从美国杀过来,一气之下把WILLGOING弄垮了。”刘谦禹看着安雪臣满足的样子,没安好心的提醒他。

“我本来就想把美国那边所有的东西都交给莎琳娜,我看中的是她的能力,是她自己一定不要的。或者,你要给你也行。”安雪臣倒是实话实说,WILLGOING大家都有份的。

“你别,还嫌我这个执行秘书不够忙吗?再说人家莎琳娜对你什么心思你会不知道,装傻有用吗?老兄,她尽心尽力的替你看着公司,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回去。”刘谦禹一语道破。

“我还能回去吗?”安雪臣叹气,且不说父亲是否愿意,若是他走了,恒安最终必将易主,父亲经营了一辈子的心血,断然不会交给外人。再说如静应该不会愿意跟他去美国,毕竟在那边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都不会愿意想起。

刘谦禹拍拍安雪臣的肩,表示理解,曾经又一段时间,这小子像是疯了一样的工作,对人冷若冰霜,对周围的人置若罔闻,后来才知道,是因为那个叫韩如静的女人,让他痴狂,让他疯傻,却无法割舍。所以,他对韩如静没啥好感,不知道安雪臣怎么就这么迷恋,非她不可。

“我先走了,一切拜托你。”安雪臣提着西装,扔下了一句话就离开了,难得如静肯下厨,他可不能错过。

到家打开门,已经有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安雪臣忽然觉得有种温暖从心底里冒上来,让他觉得窝心。走过去斜斜的靠着厨房的门框,安雪臣就看到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真是温馨的画面,回家有个人为你守候,有热腾腾的饭菜,有人和自己说话,简单的幸福不过如此。

从身后环住韩如静,安雪臣有感而发:“老婆,有你真好。”

韩如静浅笑,扭头在安雪臣脸颊上亲了一口,像哄宠物一样说道:“你先出去,马上可以吃了,乖。”

可惜安雪臣并不合作,掰过韩如静的身子说:“不如,先来点开胃菜,才能胃口大开不是吗?”

“什么……”韩如静话音未落,就让安雪臣吻住了,一点点的用舌尖描绘着韩如静的唇形,这样细小的刺激让韩如静软的站不住,还好安雪臣紧紧的抱着她,才不至于跌倒。

“老婆,你怎么那么甜。”安雪臣喃喃的说着,嘴下的力道却越来越重,像是想把韩如静整个吃下去。

“哧”的一声,灶台上的汤溢了出来,把韩如静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猛地推开安雪臣,红着脸骂道:“魂淡,你要是还想吃饭,就给我滚出去。”

安雪臣见韩如静发了火,也没敢再惹她,乖乖的退出了厨房,免得老婆炸了毛,自己没饭可吃。至于怎么吃她嘛,他有一整晚的时间慢慢享受。

果不其然,一整个晚上,韩如静让安雪臣折腾的差点赶不上飞机,罪魁祸首还美其名曰他是把接下来一周的运动量都补上,免得韩如静在外面太想他。果然,是只禽兽。

去机场的路上,韩如静都冷着脸不搭理安雪臣,安雪臣见状倒了安然的开着车,一点都有没有因为这样而觉得心情不好。

车子直接驶入了机场的停车场,韩如静奇怪的看了安雪臣一眼,冷冷的说道:“你要送我,现在送到了,可以回去了吧。”

“老婆,还在生气呢,这不是没有迟到嘛。再说谁让你这么秀色可餐,要是你老公整天对着你都无动于衷,你是不是要更担心一点。”安雪臣理直气壮的说着。

见安雪臣堂而皇之的耍无赖,韩如静气的连话都不想和他说,一早知道,说歪理自己绝对不是安雪臣的对手。气鼓鼓的打开后备箱,在看到两个行李箱的时候楞了一下,问道:“安雪臣,你也出差吗?”

“是啊。我一想到老婆你整星期都不在,就觉得家里呆着也没意思,不如顺便也出去走走。老婆,你觉得我这主意怎么样?”安雪臣跟在韩如静的后面走了过来,嬉皮笑脸的说道。

怎么样?韩如静这才觉得蹊跷,怪不得这几天都绝口不提此事,也不见安雪臣有什么抱怨,原来是早有预谋啊!虽然心里早有答案,韩如静还是不死心的问:“别告诉我你此行的目的地也是香港。”

“老婆你怎么那么聪明。亲一个,奖励一下。”说着安雪臣兴高采烈的在韩如静脸上亲了一口。

韩如静真是要绝倒了,也只有安雪臣这种混世小魔王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她倒是忘了,这本来就是安雪臣的个性,还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能成熟一点。“我是去工作的,请问,您去干什么?”

“我去陪老婆工作啊。”安雪臣好整以暇的笑着,见招拆招是他的强项,“老婆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工作的,你就把晚上休息的时间拨一点给我,就当提前度蜜月了。老婆你说有像我这么体谅你的老公,是不是该感动一下啊。”安雪臣完全无视于韩如静杀人的眼光,继续自吹自擂。

“你......”韩如静语噎,提起行李箱朝候机厅走去,看都不看安雪臣一眼。

安雪臣乐呵呵的锁上了车子,跟在韩如静身后,还不忘献殷勤:“老婆,等等我,这么重的箱子,我来帮你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