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雕虫小技,不妨陪他们玩玩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557 2013-07-09 15:19:49

  安安在候机厅看到安雪臣的时候,不忘挤眉弄眼了一番,附在韩如静耳边小声说道:“韩姐,这新婚燕尔的,表哥可真粘人呐。”

韩如静有些难为情,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你表哥一向是古灵精怪的样子,你难道不知道。”

“不是啊。表哥在我们面前一向正经的很。”安安反驳道,“不过,表哥的整治人的小手段可多了,我们都喜欢找表哥出主意。”

“那还不都是些不正经的歪点子。”韩如静不以为然的嗤笑了一声,“安安,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啊?”

韩如静一直好奇安安怎么会这么听安雪臣的话,一直呆在自己身边,莫不是拿什么要挟安安。只见安安尴尬的说道:“怎么会,韩姐你想多了。表哥那是有恩于我,我自愿报答他的。”

“那行,要是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不必客气。”安安不肯说,韩如静也不好勉强。

“韩姐,我去托运行李吧,把你们的机票都给我。”安安自觉的做着秘书该做的事情。

“不用,让他去。”韩如静没好气的朝不远处的安雪臣喊,“安雪臣,你过来。”

安雪臣正在为韩如静不理他而烦恼,听到韩如静叫他,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说道:“老婆,有什么吩咐?”

“把我们的行李去托运了。”韩如静趾高气扬的指挥安雪臣,把机票递给他。

正要接过机票,没想到刘谦禹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看到安雪臣才送了口气,喘着粗气说道:“雪臣,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

“你怎么来了。”安雪臣奇怪的看了刘谦禹一眼,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这么火急火燎的找来,准没有好事。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才发现手机里全是未接电话,“我不小心调成静音了。”

不小心?!刘谦禹白了安雪臣一眼,鬼扯,相信你才怪。明明是自己要逍遥自在,不想让人打扰。“董事长一早上都在找你,气的差点把你的办公室给掀了。”

“什么事?”安雪臣也没有再开玩笑,而是正经的问道。

刘谦禹看了一眼一旁的韩如静,把安雪臣往一边拉了拉,才附在他耳边轻声说:“我看你还是回去看一下吧,听说林诗函昨晚上自杀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为此林遇齐朝董事长发了好大的火,董事长才火急火燎的找你,看来非你去处理不可了。”

安雪臣沉下了俊脸,周遭的空气都跟着冷了下来,刘谦禹打了个寒战,心知安雪臣是真的恼了。林诗函也真是蠢,以为闹这么一出就能挽回安雪臣吗?只会让安雪臣更加厌恶,连他这个旁人也觉得这种伎俩倒人胃口。

“我知道了,我去和她们说一下。”安雪臣冷冷的说道,转身走向韩如静和安安。

“怎么了?”看安雪臣神色不对,韩如静也忘记了刚才两人还在置气,问道。

“公司出了点急事要去处理,抱歉,不能和你一起去了。”安雪臣掩下了情绪,不想韩如静担心,找了个借口。

“嗯,那你赶紧去吧,不用管我们。”安雪臣的秘书这么着急的找来,一定是要紧的事情,韩如静没有多问。

“到了那边给我电话。路上小心。”安雪臣叮嘱完,就和刘谦禹一起离开了。

“韩姐,到底什么事情啊?”安安纳闷的问,按理说没有要紧的事情,表哥也不会这么扔下她们。

“不知道,你表哥这样的身份,要事缠身也是正常的。好了,我们先去办登机吧。”韩如静结束了话题,拉着行李往托运处走去。

安雪臣也没有去停车场拿车,直接上了刘谦禹的车子,刘谦禹侧目看了眼安雪臣那张阴恻恻的脸,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事,怕是闹得有点大。“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安雪臣只是抬了一下眼皮子,沉声说道:“和我玩这招,把我当什么人了。哼,既然他们喜欢这种雕虫小技,那不妨陪他们玩玩。”

刘谦禹心里一沉,安雪臣这么说话,明显是上了火,心里不由的暗叹,林诗函这个女人也太不识抬举了,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最惹男人讨厌了。不知道安雪臣这回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他还算了解他,平时还算好说话,也不太计较,但要是真惹恼了他,绝对报复的很彻底。

“我也不是劝你,毕竟现在你在恒安,也要顾及你父亲的颜面。”刘谦禹闲闲的劝了一句,虽然觉得作用不大。

安雪臣冷笑了一下,顾及......他父亲在报纸上登订婚消息的时候和没顾及他的感受,却也知道毕竟是在国内,千丝万缕的关系还是要好好处理,于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先去哪里?公司还是医院?”刘谦禹知道安雪臣是听进去了,于是问道。

“医院,不是都等着我这个主角吗?我不去,这戏怎么唱?”安雪臣一路上再没有说话,心里却计较起来。

医院贵宾房分成里外两间,外面一间是会客室。此时安季明已经到了,正在和林遇齐道歉。“林老兄,实在是不好意思,都怪我教子无方,才让令爱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惭愧的很。”

林遇齐的脸色有些难看,虽然知道安季明也是个被蒙在鼓里的人,但想到自己的女儿就差点没命了,他这个做父亲的再明理也还是觉得心中有气。夹杂着一丝怒意的说道:“安兄,不是我不讲道理,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总该给我一个交代。我林家不是非要攀你家这门亲,不过是小女对你家公子有爱慕之情,可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会看着小女受这样的委屈。”

林遇齐的实力安季明是清楚的,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以为早早的把亲事定下来,他日恒安集团在海外的发展就有了强有力的支持。只是没想到中间多出了个韩如静,按理说韩如静的家世并不比林诗函差,不过是曾经出了雪宁那样的事情,自己多少对韩如静有些看法。

上次和雪臣闹得不欢而散,却也得知了那个惊天的秘密,安季明心里隐隐有些担忧,若是之前他的两个儿子和韩如静闹出过那样的事情,怕是这辈子雪臣都是非韩如静不可的。他这几日想了很多,本来想着要是雪臣坚持,林家又肯让步,这事情就这样算了,没想到,林诗函用了这样激烈的方式,让双方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想到这里,他对林诗函的印象不免有些打了折扣。却说的客气:“林兄说的是,等会雪臣来了,一定给你们一个说法。这件事,是雪臣的不是,也是我,操之过急了,实在是让林小姐受苦了。”

林遇齐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搭腔,自从上次和安雪臣谈过之后,他倒是重新审视了这个年轻人,心里也清楚安季明是不能替他作主的,安雪臣的强势隐藏在他温文尔雅的玩世不恭之下,看似无所谓的样子,但牵扯到他的底线,他绝不会让步的。林遇齐心里大抵清楚,自己的女儿是得不到安雪臣这样的男人的,但作为父亲,他有必要为女儿努力争取。

气氛顿时僵硬了下来,恰好此时安雪臣推门进来,后面还跟着刘谦禹。看到父亲和林遇齐都在,安雪臣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只是谦和的问候:“爸,林先生。”

安季明见安雪臣出现了,马上气不打一出来,怒骂道:“你个混小子,做的混帐事情,看看把林小姐伤得什么样子,还不快给人家陪不是。”

见安季明盛怒,林遇齐只是抬了抬眼皮子,也不吭气,知道这是安季明演戏给自己看,谁不心疼自己的孩子,这些场面上的话安季明岂会不懂得说。

“林先生,我很遗憾林小姐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事情的始末我都和林小姐解释清楚了。可能林小姐一时想不通,这件事,我有一定的责任,我把诗函当妹妹一样看待,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直到痊愈的。”安雪臣说的中肯,却只说会照顾林诗函,别的绝口不提。

“照顾?我林家的女儿肯委屈下嫁给你,是你们的荣幸。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父亲既然公开承认了我女儿是你的未婚妻,就是认定了这门亲事,岂是你说悔婚就能悔婚的。”林遇齐语气重了许多,态度上也绝不退让。

安雪臣知道林遇齐是心疼女儿,要为女儿讨回公道,故意刁难。碍于父亲在场,一时缓下了口气,说道:“林先生的意思我明白,可林先生也知道我有所爱之人,并且已经领证结婚了,我父亲也是不清楚这件事情,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切都是我考虑不周,惹得林小姐误会了,林小姐要怎样补偿,雪臣定当尽力而为。”

结婚了?!这倒是林遇齐没有想到的。侧目看了一眼安季明,示意他给个说法。

“说来惭愧,此事我也是刚刚得知。但千真万确。”安季明实在觉得颜面无光,自己儿子结婚了,自己却像个外人一样毫不知情。

“这事林小姐也是知道的,所以我才以为解释清楚了,林小姐会体谅一二,没想到......”后面的话安雪臣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很明确了,女儿缠着一个有妇之夫,这先来后到,不用再说也明白了。

如此说来,自己女儿也有不对,倒是连他这个父亲也瞒骗了。林遇齐本就知书达理,此时有些汗颜,但想到女儿躺在病床上身心具创,还是心有不甘。冷笑了一下:“年轻人也太不知进退了,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瞒着父亲,想来是安兄不同意这门亲事吧。却连累了小女。”

这话说的安季明老脸一阵尴尬,自己这父亲做的着实失败,活该被林遇齐耻笑。狠狠的瞪了安雪臣一眼,今天自己的脸面算是被儿子丢尽了。

“我去看看林小姐。谦禹,你送董事长回去。”安雪臣不再纠缠在这些言语上,他要说的都说完了,至于怎么做看林遇齐自己的了。说完朝病房的里间走去。

刘谦禹应声,心里暗笑,原来结婚证这玩意还是挺有效的,如此名正言顺,他人说不了什么是非,反倒是成了无理纠缠了。难怪安雪臣这么笃定呢!“董事长,我送您。”

安季明点点头,又看了看林遇齐,叹道:“林兄,孩子大了,我们老了,有些事力不从心了。”这句话即使劝慰林遇齐,也是安慰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