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是我让你有了负担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857 2013-07-09 15:19:49

  再说韩如静才取了车子准备回安雪臣的公寓,心里一直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自己确实任性了一点,也知道安季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肯定会勃然大怒的,且不说和林遇齐的合作也许会因此破裂,光是她韩如静和安雪臣结婚就是他不能容忍的事情。安季明一直觉得是她害死了安雪宁,这个误会也许永远也不能解释。

想到这里,韩如静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雪臣所要面对的压力比她更甚,雪臣这么做,也是为了让她安心,如若不是如此,也许他们会再次迫于压力而彼此错过。

正想的烦躁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起来,韩如静以为是安雪臣来的来电,没有看就接了起来。

“喂,雪臣......”

那头没有一点声音,韩如静觉得奇怪,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显示,竟然是秦澜打来的,有些疑惑。“秦澜哥哥......”

还是一片静默。

韩如静的眉头皱了起来,不是没看到秦澜离开时情绪不好,可是现在这样是怎么回事?心里还是怕秦澜出事,于是又问:“秦澜哥哥,说话啊?”

那头又沉默了几秒钟,终于传来了秦澜沙哑的声音:“如静......能来陪陪我吗?”

韩如静的心里“咯噔”的一下,对于秦澜的这个要求她感到意外,按理说秦澜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若是神智还算清楚的话应该不会打这样的电话,他要她去陪他,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了?”韩如静问道,也觉得应该拒绝,可是又于心不忍,秦澜一向自持克制,很少会这么失常,一定是有事发生。

“不能来吗?”秦澜也不回答,只是失望的说道。

“我......”韩如静迟疑了一下,总还是不放心,说道,“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秦澜只说了几个字,就挂断了。韩如静叹了口气,调转了车头,今晚,注定是多事之秋。

韩如静按了门铃,是秦澜来开的门,看到韩如静,苦笑了一下,说道:“你来了......”说着又东倒西歪的走回了沙发。

韩如静走进客厅,扫了一眼茶几上的酒瓶子,忍不住皱眉说道:“你是喝了多少酒?”

秦澜拿起桌上的酒瓶子,又灌了一口,才说:“还好,还没醉。”

韩如静看不下去,伸手抢过秦澜手上的酒瓶,说道:“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一直怪怪的。”

“是吗?”秦澜醉眼惺忪的看了韩如静一眼,“我也觉得自己奇怪呢!”

“秦澜哥哥,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韩如静问的很直接,知道秦澜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叫人来只为了陪陪他的人。

秦澜怔怔的看着韩如静,说什么?有些话,他到底能不能说?可是不说,他又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憋住心里,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说了。“如静,你能不能不要嫁给他......”秦澜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有满满的忧伤。

韩如静大骇,没想过秦澜会反对,一直都是秦澜最支持她和雪臣交往的。“这话……什么意思?”

秦澜伸手抱入了头,他也很痛恨自己,可是想到如静嫁人了,他的心里痛的刀割一样,所以他喝酒,可是喝再多的酒都不能麻痹这种疼痛,他知道不该给如静打电话,可是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号码。他,只是想告诉她,他喜欢她,他对她,并不是妹妹那么简单。

“要是我说,我喜欢上了自己的妹妹,你会看不起我吗?”秦澜缓缓的抬头,专注的看着韩如静,一字一句说的清楚。

韩如静的脑中嗡的一声炸开了,她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秦澜是在告诉她,他喜欢上她了,她很清楚,秦澜说的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被自己的哥哥告白,任韩如静再冷静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她从来没想过,秦澜会喜欢上她,她的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韩如静一副惊呆的样子,秦澜自嘲的笑了:“很可笑吧!我自己第一次意识到的时候,也觉得荒唐,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你是我的妹妹啊,我怎么能喜欢上妹妹呢。我宁可,从没认识你,或者,从来不知道你是我的妹妹。”

“秦澜哥哥......”韩如静也不知道自己要给怎样的反应,看到秦澜痛苦的表情,她心里难过,可是,她一直当他是个无所不能的哥哥,从没想过秦澜宠溺她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是雪臣的人,你们两个人的那种默契,是别人没法理解也没法介入的。我宁愿一直和你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彼此不对盘下去。没想到,你会变成秦家的人……我宁可一辈子就像以前一样,不去喜欢也无所谓,体会不到爱情也无所谓,我这样的人,就不配得到爱,我也问自己,为什么那个人会是你,最不该的,就是你……”秦澜说的有些不能控制情绪,“你告诉我你今天结婚,我承认自己说不出恭喜,我自私的觉得,即使我不能得到你,别人也不能,即使是雪臣,也不能……”秦澜说着,哽咽的不能自己,矛盾与痛恨焦灼的煎熬,让他完全不能自控。

”对不起!”韩如静不知道除了这三个字,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她不能接受他的喜欢,却没有看不起他的心意。

“你不要说对不起,该我说对不起,我不该告诉你的,让你有负担。”听到韩如静道歉,秦澜更觉得难过,原本还有可以欲盖弥彰的东西,现在一切都说明了,要道歉的那个人应该是他。

“不不,秦澜哥哥,你不要这样,你要是一直自责,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韩如静心里慌乱,却也不愿意看到秦澜这样陷在自责当中,却不知怎么安慰,一时之间方寸大乱。

韩如静慌乱的模样,让秦澜稍微清醒了一些,他这样不顾一切的告诉韩如静,不过是把她推的更远,从此,也许他们连兄妹都做不了。只是,他心里有一团火,憋屈的难受,不吐不快。秦澜脸上有懊恼的表情,说道:“你走吧,只当我说的都是醉话……”

韩如静忽然觉得进退两难,醉话,又怎么能当成是醉话呢?正为难尴尬之际,手机忽然响了,是安雪臣的来电,韩如静犹豫了一下,也不知是该接还是不接?

“怎么不接?”秦澜冷哼了一声。

韩如静无奈接了起来:“喂,雪臣......”

“你在哪里?”安雪臣的声音透着焦灼和恐惧,显然是已经到家了发现韩如静不在。

“我......”韩如静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实话实说,本来也没有什么的,但秦澜刚才的表白让她觉得很难解释,想了一会才说,“我忘了文件在家里,顺道过来拿一下,就回来。”

说完韩如静觉得脸上有些发热,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隐瞒,不经意间对上秦澜古怪的眼神,她更是觉得心慌。

那头安雪臣沉默了一会儿,也没有起疑心,只说:“回来路上小心,我在家里等你。”

挂掉电话韩如静有些不自在,却也不知道能找什么话和秦澜说,尴尬的沉默着。

“为什么不告诉他?”秦澜定定的看着韩如静,问道。

韩如静为难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隐瞒,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事情,她这么做却显得复杂了。可是,她心里就是不想让安雪臣知道,若是和安雪臣直说了,以雪臣的心思定然能猜出点什么。即使秦澜对她的感情有违伦常,但私心里韩如静还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来指责秦澜,包括安雪臣。

秦澜本来就敏感,心里一动,眼眸中忽然有了一丝光彩:“你……是在保护我吗?还是,觉得这样的事情无法启齿?”说道这里,秦澜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是觉得丢脸吗?”

“不是。”韩如静几乎立刻就否认了,“我只是从来没想过,秦澜哥哥会喜欢我。你在我眼里,一直是游戏人生的样子,我以为……”

秦澜苦笑:“我,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还是谢谢你,起码在雪臣面前,我觉得惭愧.......你,回去吧。”

“可是......”看秦澜还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韩如静不太放心,怕他又喝酒买醉。

“你不要关心我,不然,我真的会越陷越深……”秦澜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浓浓的黯然沮丧。

听秦澜这么说,韩如静觉得自己再呆下去反而不好。于是也没有再劝,只是说:“我先走了,秦澜哥哥早点休息。”哪怕知道秦澜今夜注定无眠,她太了解这种想得得不到,想忘忘不了的痛苦了。

秦澜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韩如静消失,然后徒自笑了起来,他说出来了,但愿,从此断了这样的念想,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就今晚,好好的醉一场吧。如静,始终是自己碰不得的妹妹。

回到安雪臣的公寓,韩如静扫了一眼茶几上的烟蒂,也知道安雪臣已经等了许久。“伯父还好吧?”韩如静问道。

“嗯!”安雪臣只模糊的应了一声。

韩如静总觉得自己有些心虚,没敢多问,只说道:“早点休息吧,今天够累的。”

安雪臣没有答话,只是默不作声的走过来把韩如静扯进自己的怀里,急切的寻找韩如静的唇。他回来时看到满室漆黑的时候,忽然一阵心慌害怕,恐惧无法抑制的涌了上来,他很怕如静就这样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了。所以,他只能不停的抽烟,来缓解心里的不安,他甚至不敢去想如静敷衍的话,他不是听不出如静的犹豫和搪塞,只是拒绝猜测。

安雪臣吻的热烈而急迫,像是要把韩如静吞进自己的嘴里,只有这样他才能确定如静在他身边,如静已是他的妻。“如静,你答应我不离开,永远。”唇齿交错之间,安雪臣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韩如静的情绪绷了一天,又受了秦澜那样的惊吓,现在放松下来,显得混沌,被安雪臣吻的整个身子软的站都站不住,只顺从的回答:“好,我不离开,永远不会。”

听到韩如静的保证,安雪臣的情绪才好了一些。略微放开了韩如静,蛊惑的说道:“老婆,新婚之夜,你想怎么享受?”

安雪臣如此明显的调情,让韩如静身子不禁颤抖了一下,声音越发的的娇媚:“老公,我站不住了......”

说着身子就软了下去,安雪臣眼明手快的一把缆住韩如静的腰,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附在她耳边问:“我们,去哪里……做……”

要比不要脸,的确是谁都比不过安雪臣,问的如此光明正大。韩如静羞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问她去哪里做,他怎么问的出口?

“老婆,我们现在合法的,你脸红什么?”安雪臣不怕死的继续说,肩头被韩如静狠狠的咬了一口。这个男人,一定要这么明目张胆吗?还问她脸红什么,这么说话,谁受得了。

“痛......”安雪臣大叫,“敢咬我,我让你知道男人是不能挑衅的。”说完,还不忘补充了一句,“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家如静最喜欢的地方是.......浴室……”说着大笑起来。

“安雪臣,你个坏人,你放我下来。”韩如静气绝,他还真是拽着这个把柄不放了,这是要一直嘲笑她的意思吗?

“想都别想,今晚,就乖乖听话吧。”安雪臣狂妄的说着,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关住了满室春光,也让韩如静体会了男人果然是不能挑衅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