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的大儿子,逼着如静拿掉了我的孩子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624 2013-07-09 15:19:49

  安雪臣开车回公司的途中,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些照片,烦躁的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心绪不宁,把车子停到了路边,熄火之后,掏出烟,点着后抽了一口,驾驶室里顿时烟雾缭绕。安雪臣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神情严肃,秦澜的事情,让他十分的为难。秦澜是他的学长,也是给予他很大帮助的,本来秦澜作为韩如静的哥哥,他们的关系应该更亲近才是。可是偏偏出了这样的事情,若是大家都不说破,还是和以前一样,但现在看来,如静怕是已经知道了,也许是她自己察觉的,也许是秦澜告诉她的。可是,他又不能问,若是真的说白了,大家都显得尴尬。哥哥爱上了妹妹,妹妹确实要好学弟的老婆,这样的关系要说多复杂就又多复杂,也许就从此断了往来。

安雪臣一个人坐在车上静静的想了一会儿,才拿出手机来拨通了韩如静的号码。

“如静,你在哪里?”安雪臣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正常一些。

“我在你公司楼下。”韩如静好像在等电梯的样子,话筒里传出了清晰的“叮叮”声。

“你去我公司干什么?找我吗?”安雪臣不解的问,觉得如静会在这个时间去恒安奇怪的很。

“你父亲找我,我就来了。”韩如静说的很平和,也没有可以想隐瞒安雪臣的意思,她不觉得有什么是不能让雪臣知道的。

“什么?”倒是安雪臣大吃一惊,他以为父亲起码是承诺了在解决林诗函的事情之前不会找如静的麻烦,没想到父亲那么的迫不及待,“你怎么不告诉我?你等着我,我就回来。”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应付的。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没其他意思。”韩如静淡淡的说道,“好了,我到了,先挂了。”

电话被果断的挂断了,安雪臣真有些哭笑不得,他知道如静说的不是笑话,是真的没其他意思,她不需要他的帮助。有时候安雪臣真是恼火的很,男人其实喜欢自己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柔弱,他们就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来保护她们,从而让女人崇拜,男人,都需要女人仰慕的眼神。可是,在这方面,如静确实让他挫败,好像,她并不需要他的保护,一样可以处理的很好。

想到这里,安雪臣也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事情了,还是先回公司再说,父亲找如静绝对没有什么好事,这是他可以完全肯定的事情。

韩如静是早上接到安季明的邀约的,说既然和安雪臣已经登记结婚了,自然应该来看看他这个公公。韩如静也想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其实她是想去拜访安季明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雪臣的父亲,是她的公公,只是介于雪臣没有解决林诗函的事情,她觉得也许安季明会不愿意见她。

既然安季明说了,她就来了。别扭不是她的个性,也不象找安雪臣来助阵,雪臣和他父亲的关系已经够如履薄冰了,没必要再雪上加霜。

总裁办公室门口,早已经有秘书站起来相迎:“韩小姐,安总正在等你。”

韩如静略微的微笑一下,跟着秘书走向安季明的办公室,厚重的门被打开,秘书脆生生的说道:“安总,韩小姐来了。”

“你出去,任何人都不能来打扰。”安季明抬头看了汗如静一眼,眼中闪过一片精光,沉声吩咐秘书。

秘书依言退了出去,顺道带上了门。暗自丝拊:不知这位韩小姐是什么人,竟得总裁亲自接见,还不让人打扰。

韩如静安静得站在安季明得办公室内,安季明没说话,她也没有要坐得意思,只是静静得等着安季明开口。既然找她来,必定有话要说,她不必相问。

“不问我找你来所谓何事?”安季明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打破了僵局。

韩如静轻轻得笑了一下,说道:“爸爸找我来,无论何事,如静一定要来的。”

“等等,你这句爸爸,我担当不起。”安季明脸色沉了几分,韩如静如此叫他,他心里得刺忽然生了出来,扎得他生疼,他又想起了大儿子雪宁,“我不会忘记,你如何害死了雪宁,我和雪臣明确得表示过,我有生之年,你休想进我安家的门。”

“安总,对于雪宁的事情,我很遗憾,但是我问心无悔,我和雪臣是两情相悦才结婚的,并不是一时冲动,若是安总能祝福我们,自然最好,若是不能,如静也不强求。”韩如静知道安季明生气,一来气自己抢走了林诗函的位置,让他失去了和林遇齐结成儿女亲家的机会,二来气自己唯一的儿子竟然一声不吭的跑去结婚了,没有经过他这个做父亲的同意,让他很没面子。当然,这两件事的罪魁祸首,一定是她,安季明的气,也一定是撒在她头上。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姑娘,怪不得我家雪臣被你迷的晕头转向的,死不悔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居心,看到报纸上雪臣和林诗函的订婚消息,怕雪臣被别人发抢走,就先下手为强,你以为这样我就只能认下这门亲事吗?”安季明看韩如静不卑不亢,气不打一出来,厉声说道。

韩如静只是跳了跳眉,也没显得多生气,只是说道:“安总说的事情,我的确事先并不知情,昨天一天都在忙登记的事情,没有关注这些小事。不过,既然我和雪臣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也没有必要为了这样的消息就质疑雪臣,我相信这不是雪臣的本意。”

“你倒是会替他说话,还理直气壮了。”安季明气呼呼的说道。

“安总,你说我什么居心,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以我秦家二小姐的身份,想和我们秦家联姻的人怕是不少,若是我家爷爷,怕还看不上你们安家。我愿意嫁给雪臣,不过是因为爱他。”韩如静说的让安季明无法反驳一个字,以她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倒是安家高攀了她。

“你这是用秦家二小姐的身份压我吗?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长辈吗?”安季明真的让韩如静气的七窍生烟,心里暗想:真是个伶牙俐齿的鬼丫头。

“如静不敢,只是安总要论身份地位,如静绝不会给雪臣丢脸。”韩如静说着话风一转,柔声说道,“安总一定也希望雪臣幸福,如静只是想一心一意的对雪臣好,我们彼此相爱,希望您能成全。”

“我成全你们,怎么对得起死去的雪宁。你说,你怎么对得起他?”安季明毕竟是个父亲,也心疼自己的儿子,知道儿子对面前的女人死心塌地,若是韩如静自己不放心,雪臣是决计不会放手的。

韩如静低头沉默了一会,才说:“安总,如静对得起雪宁,并不牵他什么,若是欠他的,也都已经还了。您想知道个中缘由,可以自己问雪臣,雪臣,才是您该心疼的儿子。惜取眼前人,这个道理,相信安总比如静更懂吧。”

韩如静的话,确实打动了安季明心里的某根神经,但老顽固还是嘴硬的说:“不管你怎么说,我也是不会认同你的。”

“安总......”韩如静还想说点什么,办公室的大门却被推开了。

安雪臣大咧咧的闯了进来,拉着韩如静的手说道:“不认同就不认同,我们走。”

“你个不孝子,鬼迷了心窍吗?就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安季明看到安雪臣闯了进来,眼里只有韩如静,不禁又奇迹上火了。

“这个女人这么了?你儿子这辈子就只喜欢她。这个答案你满意吗?”安雪臣心情本来就不好,刚才在门口听了一会儿,知道父亲如何刁难韩如静,有心给她出气。

“雪臣……”韩如静看安雪臣把安季明气的不清,小声的叫了他一声,示意他不要这样和父亲对着干。安雪臣这样,安季明还不觉得都是她教唆的。

“你......难道要步你哥哥的后尘吗?这个女人,害的你哥哥还不够惨吗?”安季明气的拿手指指着安雪臣说。

“哥哥.......你心里就只有死去的哥哥,你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如静她没有欠哥哥任何东西。真要说亏欠,是我们安家亏欠了她。不知道真相,还胡言乱语。”安雪臣心里着急上火,口不择言。

“真相,什么真相,你倒是给我说说看。”安季明大声嚷道。

“你真的要听吗?我怕你承受不起……”

“你说,我连儿子都死了,还有什么承受不起的。”安季明也来了心气。

“雪臣……不要说。”韩如静看父子两人有了失了理智和分寸,忙劝道,有些事情,过去了,还说出来做什么。

“我不说,他永远只会怪你。”安雪臣说完,转身盯着安季明,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听好,你的大儿子,逼着如静拿掉了我的孩子,你说,到底是谁欠了谁,是谁更狠心?”

说完,安雪臣没有再看安季明一眼,拉着韩如静就出去了。办公室里只剩下安季明一个人震惊的发呆,他消化不了,雪臣告诉了他什么?雪宁,亲手把他的孙子给杀了......他心心念念觉得愧疚的雪宁啊!他从来不知道,雪臣承受了这么多,却从不与他说。他还一直以为,雪臣仍旧是那个会摔坏他名贵纸镇的调皮孩子,原来,雪臣的心已经那么的深了。此时,安季明五味具全,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安雪臣拉着韩如静走进电梯,脸色还没有缓和过来,韩如静有些不放心的说:“雪臣,安伯伯没关系吧,你实在不该说的。都过去的事了,还提他干嘛。”

安雪臣转过身来,伸手把韩如静拢在两臂之间,低头看她:“你这么心善,有人领你的情吗?就这么一个人跑来了,也不知会我一声,该好好罚你。”

“我,只是不想你和安伯伯的关系更僵。”韩如静解释道。

“我们是夫妻,你让你老公觉得很挫败,不能保护你。”安雪臣叹气,她的苦心他怎会不懂。

“我自己可以的,我又不是菟丝花。”韩如静小声的反驳。

“我宁愿你是。如静,以后一切有我在,知道吗?”安雪臣有些无可奈何,自己的女人太要强,也不是什么好事。

“嗯。”韩如静乖巧的答应,既然老公要做大男人,她就满足他吧。

电梯到了安雪臣办公室的楼层,安雪臣拉着韩如静走出了电梯,说道:“去我办公室坐坐,有事和你说。”

韩如静没有异议,任由安雪臣拉着自己走,秘书看到了不禁面露惊讶之色,昨天刚登了和林诗函的婚讯,今天上司手里拽着的这位可不是......他认得,是秦家的二小姐,这好像,有些混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