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心里清白就好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39 2013-07-09 15:19:49

  宴会结束的时候,祁晔和韩如静一干人送赵市长上车,彼此说了一些客套话。祁晔的司机也开了车子过来,祁晔侧身说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有人会来接我的。这个......你看怎么办?”韩如静婉拒,把手中的和田玉递了过去。

祁晔微沉了脸,冷冷的说道:“说了给你的,不要就扔了。”话语间大有赌气的意思。

韩如静也不好再勉强,只好收了起来。站在一旁也不说话。一时之间气氛尴尬。

“谁来接你?安雪臣?”祁晔忽然突兀又酸涩的问。

韩如静点点头,说:“祁总您先回去吧。”

“这么不耐烦对着我……”祁晔冷哼了一声。

“不是。”韩如静连忙否认,可没胆子在祁晔这样阴晴不定的人面前说实话,“只是......”

“怕安雪臣看到了误会?”祁晔的话里全是冷意,突然靠近韩如静森森的说道,“我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过。”

韩如静浑身打了个寒战,有些寒意从心底里滲出来,祁晔本来就是得不到手誓不罢休的人,于是鼓足勇气说道:“没什么可误会的,清者自清。”

祁晔忽然微微的笑了一下,语气颇好的说道:“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自信,如静,真是可惜……”可惜相遇太晚,后半句话祁晔没有说出来,深深的看了韩如静一眼,坐进了车子。

韩如静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忽然轻轻的舒了口气,她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对祁晔,有些害怕,却不讨厌,总觉得他不会伤害她。

怔怔的想着,腰间忽然环上了一只手,安雪臣温暖的声音传来:“等很久了吗?老婆,你穿的这么漂亮,却是给别的男人看,我这一晚上心里都不是滋味,以后再也不答应你这种要求了。”

韩如静实笑,这个男人就会对她撒娇,让她心软:“不是滋味还迟到,害我在这里吹冷风。”

“哪里?我掐准了时间来的。”安雪臣没有再说下去,他其实早就到了,也看到了祁晔和韩如静说了好一会话,但他没有出现是因为相信如静,也让祁晔知道他有多自信,如静对他的心不是别人能随便抢去的。目光落在韩如静的手上,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问道,“这是什么?”

“哦,晚上慈善活动拍下来的。”韩如静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就直接说道。

“你拍的?我看看。”安雪臣拿过来看了一眼,发现是一块质地很不错的和田原玉,于是说,“眼光不错,什么价?”

“三千万。”韩如静平静的吐出个数字。

安雪臣奇怪的看了看韩如静,语气里有一丝紧绷,说道:“他给的钱,送你的?”

“做慈善嘛。不过他说我不要就扔了,我觉得可惜,就当暂时替他保管吧。过几天再还给他。”韩如静说道倒是一点都不掩饰,轻松自在。

安雪臣深深的看了看她,不明白自个这个看似聪明的老婆怎么有时候这么单纯,一个男人,会没有原因的为一个女人花三千万,如果说是为了买一块玉,还不如说是博佳人欢心,祁晔对如静的用心,倒真是不简单。“老婆,三千万啊,你还真开的出这个价,我以后都不敢带你去拍卖行了。”安雪臣似真似假的开着玩笑。

韩如静斜斜的瞥了他一下,说道:“小气!不过祁晔这种狂妄的人,就该狠狠的宰,反正他的钱也不是我的。老公你就不一样了,我一定替你省着花,做个持家有道的好老婆。”

“老婆你知道我有多少钱吗?要不改天把我名下的不动产先过给你。”

“虽然你是个老总级的,但也是在你老爸的眼皮子底下讨生活,你那点辛苦的买命钱,就留给自己好好享乐吧。”韩如静调侃道,是真心不想要安雪臣的财产和钱,要说起来,韩家和秦家留给她的股份就不是个小数目,不过她不稀罕这些,也没有打算要。

“老婆你这是看不起我!”安雪臣小小的抱怨,他没有让如静知道,恒安不过是他为了尽孝道才会回来加入的。

两个人正说的热闹,忽然有人插进来一句:“雪臣,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回头,韩如静发现是刚才的安局长,有些奇怪他怎么还没走,而且好像和雪臣很熟,姓安......难道……正猜想着,安雪臣已经叫了出来:“二叔,这么巧。我来接她,给你们介绍。”家里亲戚很多,却彼此往来很少,只二叔在商务部任职,父亲和他走的挺近。

安雪臣环着韩如静的手把她往前推了推,正想开口介绍,没想到安局长先问了:“刚才晚宴上见过,韩小姐,你也认识雪臣吗?”

“嗯。”韩如静只是含糊的点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刚才安局长肯定觉得自己和祁晔一起出席,一定有交情,要是现在知道她是雪臣的老婆,不知道这位安局长二叔会作何感想。

“是吗?那我就不介绍了,二叔,这是我老婆,改天来登门拜访你。”安雪臣笑嘻嘻的说,一点都不觉得突兀。

倒是一旁听着的安局长一脸的不可思议,韩如静更是觉得这么以来,自己在安家长辈心目中一定是个不安于室的女人,一般伦理道德都是这么评价的不是吗?“雪臣你结婚了吗?这么没听大哥说过。莫非......”安局长忽然想起几天前的报纸头条,但好像女主角不叫韩如静啊,难道雪臣这小子先斩后奏。

“爸爸知道的。不过先登记了,酒席要延后。到时候雪臣一定亲自送喜帖来。二叔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不想和自家二叔再啰嗦,安雪臣草草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嗯。先走吧。”安局长也没有多留,有些事情他还没有理清楚,这个韩如静倒是魅力不小,迷倒了祁晔不说,现在自己的侄子也来插一脚,还结了婚,到时候要是祁晔不择手段起来,自己的侄子未必是他的对手,安局长隐隐的担心起来,看来要找大哥沟通一下了。

韩如静和安雪臣上了车子,韩如静有些担心的说:“这样和你二叔说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安雪臣不以为然,发动了引擎,“难道你还想一直瞒着?”

“不是,你爸那里还没同意,我又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得你二叔,好像......”韩如静有些困难的解释道。

“什么情况?你和祁晔一起?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难道我安家的媳妇结了婚就不能和男人正常交往了,也太封建了吧。只要你心里清白就行了。”安雪臣别有深意的说道。

“我当然和祁晔没什么,但别人......”说着韩如静忽然听了下来,不满的吼道,“喂,安雪臣,你怀疑我?”

“没有。你多心了。”安雪臣伸出一只手握着韩如静的手说,“我只听你说,只要你说的,我都信。”

韩如静心里一暖,语气也柔和了起来:“雪臣,我知道我们在一起有多不容易。”

“没事的。别担心,都交给我。”安雪臣知道韩如静说的意思,安慰道,好男人,应该为自己心爱的人遮挡掉所有的风雨。

“不过,这个东西,还是找机会还回去吧。”安雪臣看了一眼檀木盒子,淡淡的说道。只是多年之后,当他再次看到这个檀木盒子在韩如静的抽屉里的时候,他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感觉,如静对祁晔是有感情的,也许不是爱情,但祁晔一定在她的心里的某处,特殊的存在着。而他,始终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知道了。”心知安雪臣是心里别扭了,韩如静乖巧的应承了下来。虽然后来她还过几次,可祁晔都没有收。祁晔说:这不是我送你的,是你为我做善事应得的纪念,你收着,也许还能念起我曾有过的善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