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自我伤害最蠢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151 2013-07-09 15:19:49

  林诗函已经醒了,躺在病床上,白色床单映得她的脸有些苍白,听到开门的声音,转头看到是安雪臣,更是装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抿着小嘴不说话,眼眶中却悬泪欲滴。

安雪臣叹了口气,毕竟也是认识多年,又见她这副模样,不忍苛责:“Ella,你这又是何苦?”

“我心里难过,我那么爱你,你却这么对我,都是因为韩如静,从前,你不是这样的。怎么她一出现,你就完全变了个样子。”林诗函哽咽的说着。

安雪臣在林诗函的床边站定,脸色平和,并没有因为林诗函的话有所动容,林诗函的索求他回应不了,也不用假惺惺的给她希望。“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她在我心里十几年,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明白吗?不管是你,或是别人,都不行。”

“安雪臣,你怎么这么残忍,我都这个样子了,你难道看不到吗?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吗?”林诗函哭喊着,自己这个样子躺在病床上,而他却连句安慰都没有仍旧说着绝情的话。

“要是你能把我当哥哥,我也会心疼你。但你奢求的太多了,我的心里,除了如静,没有被人的位置,除了抱歉,我没什么能说的。你这样轻贱自己的性命,除了让你父亲伤心之外,没有任何意义。”安雪臣看着林诗函泪流满面的样子,却没有一丝不安和难过,她这么伤害自己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愧疚,可是,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与他人无干。

“我才不要当你妹妹,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你了,我千方百计的靠近你,甚至追着你来中国,你就一点都不领情吗?”林诗函的心里冰冷一片,原来在安雪臣的心里,她什么都不是,原本她以为,安雪臣还有一点在乎她。

“你错了,爱,不是用手段得到,而是付出。所以,诗函,你不是真的爱我,不过是不甘心这么的认输,总有一天,当你遇到了那个对的人,就会明白,即使你得不到,也会甘之如饴。”安雪臣叹气,别开头,知道一下子林诗函不会明白,也不再看她,“你回去吧,这里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见安雪臣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心里酸疼的发怵,知道自己在安雪臣心里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却不甘心的说道:“你走,不用你可怜我,但我说过,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安雪臣见多说无益,只淡淡的扔下了一句话:“我那天的建议,你好好考虑,为了你的颜面,你如何对我,我都无所谓,但你知道我的底线,要是你敢碰她,你自己想清楚后果。”

出了病房的门,见林遇齐还坐在沙发上,安雪臣算是礼貌的说:“林先生,我和令爱谈过了,不过她一时还想不明白,希望你能劝劝她。刊登订婚消息的事情您要怎么处置,我绝无二话,但除此之外,恕我无能为力。为了林小姐好,我想我还是不出现的好,告辞了。”

林遇齐见安雪臣的态度如此坚决,也知道此事无法挽回,自己的女儿注定一场伤心。于是起身走进病房,林诗函见到父亲,终于忍不住大哭出声。

“Dad,他欺负我。你要帮我报仇。”林诗函哭着扑进林遇齐的怀里。

“好好,Dad知道了,诗函乖,为了这种男人不值得,以后不要轻易伤害自己,知道吗?你还有Dad,你知道Dad会心疼的。”林遇齐满心的不舍。

“可是,我真的很爱他,我有什么不好,他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林诗函满脸是泪的抬头看林遇齐,“Dad,你帮帮我,没有他,我真的活不下去。”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你还有Dad,还有那么多疼爱你的亲人,你怎么舍得。”林遇齐叹气,情之一物,唯独钟而已,说不上什么道理,就是非卿不可。

“Dad,我真的不甘心。”

“傻孩子。你放心,你的委屈,Dad一定替你讨回来,至于安雪臣,你就忘了吧,我林遇齐的女儿,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林遇齐眼中有狠戾的光芒闪过,为了女儿,他不介意当一次恶人,安家,他不会如此便宜他们的。

在医院门口,安雪臣碰到了等着他的刘谦禹,上了车,淡淡的问了一句:“我爸回去了?”

“回去了。董事长这回可气的够呛。”刘谦禹看完了好戏,还不用落井下石的调侃一句。

?“谁让他那么心急,想控制我,可能吗?”安雪臣不满的反驳,今时不同往日,他忽然想起那年韩如静被秦老爷子逼着出国的时候,那时他没有能力抓住,而现在他绝对不会放手。

“不过你可小心点,我看着林遇齐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毕竟换作是谁女儿受了这样的委屈都心里不乐意。”刘谦禹提醒道,刚才他一旁看着,林遇齐虽然话不多,可句句着力,要是林诗函不肯罢手的话,想必他为了买女儿也会假公济私的。

安雪臣应了一声,他心里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些可能,总还是提防着点的好。与林遇齐的关系搞成这样,恒安在海外开拓市场必然会受到阻挠。不过眼下他还想不了那么多,先应付过去现在的情形再说。

“我觉得这事还是知会你们家那位一声,免得到时候林诗函找上门措手不及。”刘谦禹边开车边提醒。

“我知道。找个合适的机会和她说。”安雪臣虚应着,心里却思索着怎么和韩如静提起,这种事情,怎么看都像他惹得风流债,到时免不了一阵奚落。

“风流债,怕母老虎河东狮吼吗?”刘谦禹看安雪臣犹豫的表情,还不用火上浇油的来上一句。

安雪臣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叹道:“她要是肯闹倒也是好的,就怕又是视而不见的冷暴力。”

“兄弟,这种事你也只能好自为之了。”刘谦禹窃笑的安慰道,以前还羡慕安雪臣的女人缘好到人神共愤,现在看来,做人还是低调的好,“看来莎琳娜的事情你也要报备一下了,不然这个还没摆平又杀来一个,你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你到是有闲工夫消遣我。”安雪臣也不在意刘谦禹的消遣,从到国外读书后两人就一起打拼,之间的那份信任并不需要言语。

“对了,董事长说让你去见他,本来和林遇齐谈了一个合作的项目,现在这种情况看来要重新评估可行性了。”刘谦禹言归正传的说道。

“嗯,看看我爸的意思再说吧。的确是不合适再合作了,林遇齐再大度,都不会看着女儿这样而坐视不理的。”安雪臣分析着形势,“这个项目没了不要紧,就怕他还要生出别的事端来。最近你看的紧一点。”

车子很快就到恒安的楼下,安雪臣去见安季明,而刘谦禹着手去忙别的事情了。林遇齐要是真的针对恒安,那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估计要忙的够呛。好在林遇齐的根基不在这里,做起事情来也总是没那么方便。

两个小时后,飞机在香港降落,韩如静和安安取了行李之后,正准备叫车子去酒店。忽然发现前面的贵宾通道一阵骚动,韩如静心想一定又是看到什么明星大腕了,毕竟在香港这么个地方,随便逛个街都有可能看到歌星名模,一点都不奇怪。

倒是一旁的安安惊讶的推推韩如静,说道:“韩姐,你快看,这么那么巧。”

“什么明星,值得你这么大呼小叫的?”韩如静还以为安安看到了自己的偶像,那么激动,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却愣住了,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个被闪光灯和众多媒体包围的人,的确是祁晔没错,要说他确实有天生的王者光环呢,在众人的拥簇下从容不迫的淡然站着,仅是微敛的神情,已经足够他引人侧目了。

“最近香港有什么商务会议吗?”韩如静问道,以祁晔低调的性子,要是谈生意必然不会这么大的阵仗,还惊动了媒体。

安安想了一会,才说:“好像有个经济论坛,但级别很高的。没想到祁总这么厉害。”

韩如静笑了一下,祁晔的底,谁都说不清楚,但看今天这个架势,怕是大家还低估了他的实力。他对秦氏的意图,倒真是耐人寻味,摇摇头,韩如静撇开了这些想法,既然祁晔把她从秦氏踢了出来,想必有他的用意,她眼不见为净。“我们走吧。”招呼着身边的安安,韩如静先挪动了步子。

那边祁晔对着一众媒体的聚光灯,心里多少有些不奈,但场面上的事情,也无法避免。偏头抬眼一瞥,却在众多高举的摄像机照相机的空隙里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却只是一晃,又被摄像机挡住了视线,再看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祁晔敛下了眼眸,心里暗笑,一个相像的背影而已,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自那日晚宴后就没有再见过,她这么坚决的态度,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把她从秦家的棋局里遣出去,如此便再没有往来的交集。可不会怎么的,心里就是莫名的堵得慌,甚至就只一个背影,也觉得是她。想到这里,祁晔的神色又冷上了几分,眉宇间添了一些不耐,再不愿被一群人围着,抬步快速的朝机场外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