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真到了那步,也是无可奈何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814 2013-07-09 15:19:49

  回到房间,韩如静看了一会儿资料,就接到了祁晔的电话。如她所料,祁晔既然搭腔帮了她,不会就只是这么一句话的事情。

“祁总......”

“我也算帮了你,二小姐好生分。”祁晔一贯冷线条的声音,更是透着浓浓的嘲弄。

韩如静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祁晔说话一向尖利,要是他心情不好,说什么都会被堵回来的。

“怎么不说了,你不是一向伶牙俐齿的很吗?”还是那种冷冷的嘲讽。

韩如静索性沉默到底,不吭声。

“要是要合约,现在下来,我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厅等你。”说完也不等韩如静答应,径自挂断了。

韩如静还是依约来到了酒店的咖啡厅,远远的看到祁晔一个人坐着,冷肃的气场却透着一股子尊贵,这样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韩如静在祁晔对面坐下,祁晔的声音还是少有温度:“喝什么?”

“你找我有何指教?”韩如静很不喜欢祁晔这样的态度,居高临下的命令人,所以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

祁晔也没再问,只是替她叫了杯咖啡。然后沉吟了半晌才缓缓的开口:“怎么来和陈楚夫谈生意,了解过这个人吗?”

“了解过,脾气很古怪,做生意全凭自己的喜好。”既然谈到了陈楚夫,韩如静倒是实话实话,相信祁晔不是随便问问。

“既然知道,还来?你们韩家是没人了吗?让你来,出了事怎么办?”祁晔语气里全是指责。

韩如静不服气的反驳:“我又不是第一次谈生意,你至于吗?就算是和你谈合作,不也没怎样嘛。”

祁晔狠狠的看了韩如静一眼,倒是会卖乖了,他那是不忍心,要是换了别人,他也不是好打发的,但好歹他还算在商言商,公事公办,不像陈楚夫……“你知道他的为人吗?他做事没有底线的。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到时候尸骨无存你找谁哭去?安雪臣?韩如清?还是秦澜?”

“那你还帮我干什么?”韩如静倒是觉得祁晔有些危言耸听了。

“我多管闲事,行了吧。”祁晔气结,帮她倒还是他错了,“你走吧,明天的饭局取消。”

“为什么?”

“我后悔了。”祁晔闲凉的说了一句。

“你......口是心非的坏人!”韩如静赌气的骂了一句,站起来就要走。

“去哪里?”被韩如静这么一骂,祁晔倒是心里舒服了不少,不过是讨厌她那副拒人千里的样子,总想逗她发火。

“不是你让我走的吗?我还赖着干什么?”韩如静朝咖啡厅的门口走去,却在经过祁晔身边的时候被他扣住了手腕,韩如静挣扎了一番,却没有挣脱开,懊恼的说,“干什么,放手。”

“真的想要这个合约?”祁晔扣着韩如静的手,抬头问。

“废话,我大老远的来像是开玩笑吗?”韩如静冷哼了一声。

“那答应我,明天都听我的,我说什么都不要反驳,知道吗?”祁晔说的颇为认真。

韩如静不解的看着祁晔,都听他的,要是他指鹿为马呢?她也跟着充耳不闻吗?看起来就是有什么阴谋。

“害不了你,要是像害你还用等到现在。听话,陈楚夫不是你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祁晔跟着站起来,面对面的和韩如静对视。

别祁晔这样近距离认真的看着,韩如静忽然慌乱了起来。别开眼,轻轻的说了一句:“知道了。”

“那好,明天我来接你。记得,穿多点。”祁晔在韩如静耳边说着,放开了手。

一得到自由,韩如静迫不及待的飞奔出去。直到进了电梯才想起来祁的最后一句话,多穿点是什么意思?说的她很喜欢露给别人看似的,果然是混蛋。

祁晔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失去的温度,有些怅然若失,他不是没看到她的慌乱,只是不想去趟那个浑水,他未必得不到她,却必定让她痛苦,既然如此,不如让一切都结束在开始前。只是,看到她,还是忍不住想帮她。

第二天一整天,韩如静都呆在饭店的房间里和安安整理资料,既然祁晔对陈楚夫是这样的评价,她不得不重新慎重的评估这个人。祁晔不会无的放矢,这点她还是信他的。

“韩姐,晚上真的不用我陪你去吗?这个陈楚夫看起来不好招惹的样子。”安安心里有些不安的问道。

“你还是不要去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和你表哥交代,既然祁晔肯承诺我,必定会保我周全。”韩如静叹了口气,这下欠祁晔的人情可大了。

安安忐忑的看了韩如静一眼,欲言又止,祁晔陪着,她觉得自己好像也不能和表哥交代......唉,她好烦呐,不知道这事要不要和表哥报备。

以为安安是担心自己,韩如静笑笑安慰:“好了,别发愁,要是一个人无聊就去逛街扫货,找你表哥报销。”

安安勉强的笑了一下,这种情况,她哪里还有扫货的心情啊。

夜幕降临,韩如静准时的在酒店大堂等祁晔。既然祁晔昨天提了这样的要求,韩如静倒是穿的中规中矩的保守,浅蓝色的中式旗袍,银线刺绣的荷花,更是衬托的她玲珑有致的身材,长发用一根玉簪在脑后挽了个简单的发髻,自有一股清新脱俗的雅致。

酒店大堂来来去去的人们,路过总不免要多看几眼。韩如静倒也是淡定的任人看着,心里有些奇怪祁晔这么守时的人怎么会迟到。

祁晔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比较休闲的商务装,抬头入眼的就是韩如静窈窕的身影,一时之间满目惊艳,以前大都是看到韩如静穿职业装和晚礼服,如此中式的打扮竟然如此的合适,尽现了女子的婉约细致。

韩如静觉得有迫人的视线盯着自己,转身就看到祁晔有些失神的眼光,一时之间又止不住的心慌起来。

祁晔一步步的走近,韩如静稍微的打量了一下,发现今天祁晔的身上多少褪去了一些锋利冷冽,多了一些适意闲散,如此想着,竟然不敢再看。

“每次见你,都是不一样的味道,你到底能给人多少惊喜。”祁晔在韩如静面前站定,说着令人玩味的话,却毫不吝啬的赞美。

韩如静微囧,叉开话题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过去吧。让陈总久等不好。”

“都让你藏拙了,真是......走吧。”祁晔不知是抱怨还是自言自语,说了一半的话最终还是先迈开了脚步。

韩如静心里嘀咕着祁晔话中的意思,她已经照着他的意思,全身上下也没什么露出来的地方,这样还不满意,难倒非要把自己弄丑吗?果真如此,他对着她能吃下饭吗?

心里独自腹诽了半天,韩如静脚步却没有拉下,跟着祁晔上了车。祁晔在后座拿起iPad看了起来,侧目瞥了一眼韩如静的表情,凉凉的开口:“有什么说出来,别在心里骂我?”

韩如静一惊,这个男人会读心术啊,这样也能知道她想什么。却不服气的说道:“岂敢,如静还指望祁总多帮忙。”

“在我面前,别人不敢的你都敢。”祁晔没抬头,淡淡的回了一句。

韩如静一时气结,什么意思啊!闷声赌气了一会儿,转头看窗外的景色。

“怎么想到和陈楚夫谈合作,韩氏没别的项目做了吗?早知如此,还不如把你留在秦氏的好。”祁晔见韩如静生气了,转移了话题。

“好坏都是你一句话,操纵别人的人生让你很有成就感吗?”韩如静正在气头上,说话也冲的很。

“操纵,也要有能力。”祁晔理直气壮的说道。

韩如静回头看了祁晔一眼,发现他还是埋头在看资料,于是不甘心的问:“你和秦家什么恩怨,非要搞这么大的阵仗。”

祁晔听到这话,终于抬起头来,眸中冷然,沉声道:“我受人之托,这事你不要管,也不要问。”

“再怎么说我也算秦家的子孙,要是哪天秦家真的出了大事,我能无动于衷吗?”

祁晔抿了抿嘴,说道:“真到了那天,也是无可奈何。现在,你不要插手,也许到不了那步。”

“这么说你对秦家是势在必行了。”韩如静心里有些慎得慌。

祁晔沉默了一会,明显是不想再回答。韩如静知道再问不出什么,也不再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