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拜见岳父岳母(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4023 2013-07-09 15:19:49

  韩家女主人沈凝从儿子口中知道韩如静要带男人过来吃饭,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如静这孩子一向办事稳妥,这主动带过来的人,必定是准女婿无疑。虽然没能从儿子口中问出是什么人,但只要如静喜欢的,她都喜欢,况且如静愿意带回家来,也表示心里对他们的看中。如静虽然去了秦家这么多年,却还是把他们韩家当作父母亲人,沈凝觉得这些年也没有白疼这个孩子。

韩如清在客厅里和父亲闲聊,为了防止母亲的逼婚,他现在也甚少来家里,今天要不是如静和雪臣要来,他可不愿意自动现身。

“如清,你知道陈楚夫的为人,怎么还让如静去洽谈这样的项目?”韩道渊事后才听说如静去了香港和乘腾集团谈合作,不免念叨儿子几句。

“爸,如静也是久经商场的人,会保护自己的。”韩如清没有多解释,却相信妹妹的能力,这些年秦家对如静的培养也算是竭尽所能,如静这些年的成绩他不是没有关注过,的确可以独揽一方。

“话虽如此,可是毕竟如静是女孩子,若是在我们韩氏出了事,如何向秦家交代。你别看秦家老爷子嘴上不说,可是很看中如静的。我们已然亏欠了她,不求她有多大成就,只要平安就好。”韩道渊许是因为想起一些陈年旧事,心有感慨,语气中也多有歉疚。

“知道了。”韩如清不敢拂了父亲的意思,应承道。自己对这个妹妹的在乎,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毕竟妹妹长大了,嫁人了,也有能保护她的人,不太需要他这个哥哥了。

正说着,听到张妈的声音:“小姐回来了,这是......雪臣少爷吧。”张妈在韩家做了几十年,打小就看着他们长大,自然认识安雪臣,如今看到两人一起来,心里明镜似的,这雪臣少爷怕是小姑爷了。

客厅了的韩道渊父子自然听到了张妈的话,听到安雪臣三个字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韩如清一眼,韩如清只是淡然的笑笑,也不解释。他们和安家,总还能成全一对,也算是缘分,想到这里,心里难免落寞。

说话间,韩如静和安雪臣已经走到了客厅。看到父亲的神色,韩如静多少有些不安,自己着先斩后奏的做法,对方又是安雪臣,肯定少不了父亲的数落。“爸,我回来了。”韩如静乖巧的说道。

见韩道渊一脸深沉,一旁的韩如清若有所思,安雪臣倒是镇定自若,笑着说道:“韩伯伯,好久不见。”

“雪臣啊,如清说如静要带朋友来,我倒是没想到会是你。”韩道渊说的冷淡疏离,让人一下子接不上话来。

倒是安雪臣不以为意,还是毕恭毕敬的说:“是雪臣失礼了,回来这么久,也没有正式登门拜访,今天听说如静要来,厚着脸皮向韩伯伯讨顿饭吃,还记得韩伯母做的桂花鱼很是好吃。”

安雪臣这么一句耍赖的话,倒是让大家想起了以前他混世小魔王的样子,确实淘气的让人哭笑不得,却拿他没有法子。想起以前,韩道渊的脸色倒有了少许松动。

“谁说我的桂花鱼好吃,今天可有口福了。”正巧沈凝从厨房出来,听到这句夸赞顿时心里一阵欢喜,待看清如静身旁站着安雪臣时,脸色稍微的僵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兜兜转转,这两个孩子倒是也彼此情真意切。又看了一眼儿子的表情,知道是想起了一些往事,心下不忍,已然拆散了一对,还强求什么。

“沈伯母,这么久没见,您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和如静站在一起,就像姐妹一样。”安雪臣说的倒也不假,沈凝本就貌美,又保养得当,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

女人都喜欢听这些话,哪怕知道是恭维,沈凝顿时脸上又恢复了笑容,招呼道:“雪臣的嘴还是和以前一样甜,难怪把我的宝贝女儿哄了去,可要拿什么赔给我。”

“妈......您说什么呢!”韩如静有些不好意思,小声的嘟哝了一声。

“伯母,我对如静是真心的。我很感激,缘分能让我们再次遇到,我一定不会辜负她。”安雪臣听丈母娘的口气很松,决定要先赢得丈母娘的好感,老丈人那里自然容易许多。

“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如静能开心,过的好,有个真心疼她的人。”沈凝颇有感概,回头看到丈夫一脸深思模样,也不能再多说什么,只是招呼大家过来吃饭。

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韩道渊问了几句这次韩如静去香港的事情,然后叮嘱了几句,却一点都没有理会安雪臣,反倒沈凝客气的给安雪臣夹菜,韩如清还和安雪臣聊了几句商场上的事情。

一顿饭吃的气氛压抑,韩如静见安雪臣倒是神色如常,也没有因为父亲的不搭理而不高兴,几经思量还是开口了:“我有件事想和爸妈说。”

韩如静说完这句,久久都没有下文,倒是沈凝有些着急,问道:“如静,什么事?”

韩如静硬着头皮,期期艾艾的说道:“其实……其实……我……”吞吞吐吐的,韩如静还是没胆子说自己其实已经结婚了的事实。

韩如清有些好笑的看着妹妹,头次看到妹妹也有这样尴尬的时候,却也不出言相帮,想看看这两人到底有多少勇气。

看韩如静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安雪臣实在看不下去了,照这个情况下去,自己这言明正身的艰巨任务还是靠自己吧。轻咳了一声,安雪臣清朗的开口道:“爸,妈,其实我和如静已经去民政局登记了。很抱歉没有事先争得你们的同意,我知道这样的做法的确欠妥,我诚信的向两位道歉,但我可以保证,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对如静绝对是真心实意的。”

安雪臣这一通话下来,倒是让韩道渊夫妇着实愣了好一会儿,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两个年轻人的动作如此迅速,竟然已经木已成舟。韩如静轻轻的推了安雪臣一下,眼里有淡淡的谴责和深深的谢意。

安雪臣安抚的拍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着急。自己今天来,本来就做好了负荆请罪的准备,任是为人父母的,知道自己女儿不声不响的就被别的男人拐跑了,不气的追杀他就不错了。

韩道渊脸色渐渐沉郁下来,转头问韩如静:“前几天报上登的安家和林家联姻的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韩如静小声回答。

“知道你还……”韩道渊真是一不打一出来,安雪臣这小子看起来就一脸桃花的样子,油嘴滑舌,如静这么单纯,难免不被他骗,恶狠狠的瞪了安雪臣一眼,问道,“小子,这事你怎么解释?”

“爸......”安雪臣刚想解释,就让韩道渊打断了。

“等等,这声爸我担不起。”韩道渊冷着脸说道,虽说女儿不是亲生的,但也是从小养大的,自己的心肝宝贝,可决计不能让人欺负了,不然怎么有脸去见好友。

安雪臣无奈,知道韩道渊不会这么快原谅自己,于是改口:“安伯伯,报纸上的事是我父亲替我安排的,事先我也不知情。我想娶如静是真心实意的,我和如静结婚,也可以断了父亲和林家的其它想法,所以......这件事是我太着急了,处理不周,让如静受了委屈,也没有考虑二老的感受,我一定好好处理,给大家一个周全的交代。”

?“爸,你别怪他,这事我事先就知道,我是想清楚了才答应和雪臣去领证的。”韩如静见韩道渊脸色从未有如此凝重,深怕说出什么刁难的话来,忙替安雪臣解释。

“我没问你。”韩道渊虽然在气头上,但对韩如静说话还算克制,真是女大向外,自己如此为她好,她反倒还要帮别人。

“安伯伯,你别怪如静,都是我考虑不周,一切过错都在我。若是安伯伯要责罚,请尽管说。”安雪臣明白,自己态度越谦恭,韩道渊的气才能消的快。

韩如清在一旁看了这许久的戏,也知道安雪臣这小子演戏的功夫一流,不过他对自己妹妹的真心他倒是从未怀疑过。很久以前他就知道,雪臣才是最适合如静的人,如静性子要强,也只有雪臣这样死皮赖脸的样子才能让如静放软了心。好吧,也该他这个大舅子上场了。

“爸,您也别怪如静和雪臣了,他们领证和安家登报是同一天,可能确实有些误会,他们也通知了我,就是怕你们会不高兴,所以打算事情平息了一些之后再告诉你们。雪臣对如静怎样,爸妈你们以前也是知道的,这两小无猜的感情最是深厚,总比长大之后认识的商场上那些尔虞我诈的人强不是吗?”韩如清说的云淡风轻,但每句话都正中要害。

安雪臣向他投去了感激的目光,这个大舅子倒是明理,看来自己也该是时候帮他和姐姐一把。郎有情妾有意的,不在一起怪可惜。也只是随意的一想,现在还是先过了自己这关重要。

听儿子这么一说,韩道渊的脸色稍稍有些松动,沉吟了一会儿才说:“既然是事实,别的我就不说了,虽说我只是如静的养父,但也当她是亲生女儿一般看待。嫁妆我们韩家出得起,但我是个传统的人,婚礼仪式一样都不能少,我韩道渊嫁女儿,一定要风风光光的。这些没有做到之前,我不会认你这个女婿,你也不用进我韩家的大门。”

见韩道渊这么说,算是答应了他们的婚事,安雪臣松了一口气,保证道:“韩伯伯放心,我一定会给如静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还有,没举行婚礼之前,你们还是低调一点,你小子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都给处理干净了。”韩道渊说完就往书房走去。

安雪臣皱眉,他哪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从头到尾,他看得上的,碰过的女人也就如静一个而已。抬头看到大舅子戏谑的眼神,安雪臣更觉得自己冤枉大了。

丈夫发了话,沈凝也没什么说的,只是起身说道:“如静,你帮我一起去厨房收拾一下。”

知道沈凝有话和自己交代,韩如静听话的跟着沈凝进了厨房。

客厅了顿时只剩下韩如清和安雪臣两人。韩如清笑着说道:“妹夫,恭喜你啊,算是过关了。”

“谢谢大哥帮忙。”安雪臣的马屁可拍的叮当响。

“我不是帮你,是帮如静,谁让我这个傻妹妹就是认定你了呢。你知不知道,我和妹妹可是有婚约的。”韩如清调侃的说道,这下母亲大人的如意算盘算是彻底落空了。

“那我要多谢大哥承让了。”知道韩如清是真心当如静亲妹妹一样,倒是比秦澜光明磊落的多,安雪臣也不忘回馈大舅子一个消息,“我想,大哥应该有兴趣知道,我姐姐的婚姻,不过是一纸契约。”

韩如清神色一凝,问道:“什么意思?”

“大哥介意姐姐的过去吗?”安雪臣正色问道,虽然姐姐是结过婚,但若是真心相待,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韩如清脸色黯淡了下来,幽幽的说道:“你姐姐自己介意,不愿让我靠近。”

“姐姐觉得,她一个离异的女人,配不上大哥,可是,她当年也是觉得失望,才会答应嫁给一纸契约,她嫁过去那么多年,确是连丈夫的样子都没有见过。”安雪臣也是最近才知道,姐姐的婚姻竟然是那个样子,父亲真是让人不耻。

“你的意思是......她......”韩如清从未想过,因为自己当年的懦弱,竟让安雪晴过着那样的日子,一个连丈夫都见不到的女人,要怎样只身在异国他乡生活下去,这背后又有多少心酸凄凉。

“对不起,我先失陪了。”韩如清打了个招呼,似是焦急的离开,安雪臣淡淡的想:姐姐,希望你能觅得一段好姻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