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白茹的秘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11 2013-07-09 15:19:49

  由于出差的关系,接下来的几天韩如静都忙于公司的事情,倒是没抽出时间约见乔景。却没想到接到了白茹的约见,让她十分的意外,其实回秦家这么多年,她和白茹几乎没怎么见过面,一方面白茹本身十分的繁忙,另一方面由于乔微的关系,韩如静对白茹总是心存芥蒂,虽然当年的对错是非也是说不清楚,但在感性的那方面,她总觉得是姨妈受了委屈。

和白茹约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韩如静到的时候,白茹已经在了,虽然已经年过五旬,可是和姨妈比起来,白茹保养的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脸上少了岁月的沧桑,一举一动都十分的优雅,完全是名门贵妇的风范。

“如静,我可以这样叫你吧。很冒昧就这么约你。”白茹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从容不迫的说着。

“秦夫人客气。”韩如静坐下来,点了一杯白水,最近胃不太舒服,不想再喝咖啡这样刺激的东西。

听到韩如静的称呼,白茹的脸上有些不自然,却没有过多的表示什么,仍旧保持着微笑:“虽说你回秦家已经多年,但我们也没什么接触,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实心的姑娘,所以我也不绕着弯子了。我知道你不愿意称呼我一声伯母,是因为你觉得是我对不起乔微。”

白茹这么说,韩如静还是吃了一惊,她以为白茹不会知道乔微的存在,若是知道,怎么会如此相安无事。

“你很吃惊吧。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乔微的存在,也感激她这些年的隐忍,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这么多年的确不容易。我们那个年代,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能抗拒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结果。我和你大伯的婚姻关系着秦白两家的声望,大意不得。”白茹笑的淡定,说的云淡风轻。

韩如静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心里却不是很明白白茹找她说这些的目的,像白茹这样在上流社会打滚多年的人,不会轻易的拿这些事情和不熟悉的人说,任何这样的话都会成为将来某个时刻的把柄。微微抬起眼眸子,韩如静波澜不惊的问道:“您和我说这些,为的什么?”

白茹见韩如静如此沉得住气,也没有因为她的话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仍是清冷的样子,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尴尬之色,说话也变得不太自然:“我……说来惭愧,最近我娘家的公司一直受到祁氏的打压,我怕他对秦氏不利,所以有些担心。”

白茹的话让韩如静的眼眸泛出了一丝冷意,她琢磨着白茹话里的意思,白茹娘家的公司遭到了祁晔的打压,她说这些的目的是想让秦家帮她一把,还是想让祁晔停手。无论那种,来找她,都有些可笑。“祁氏的确手段高明,秦夫人想必也听说了前些日子我家韩氏遭受的恶意收购,也是祁晔的杰作。”

“所以,我想如静你和祁晔会比较熟悉一点,我最近一直想见他一面,但他总是拒而不见,我想请你引见一下。”白茹这话说的有些没有底气,她也是听说祁晔对韩如静另眼相看,走投无路下才找上门。

韩如静冷哼了一声说道:“秦夫人说笑了,我和祁总怎会相熟,要真是如此,他也不置于如此为难韩氏,再说了,夫人的意思难道是说我串通一个外人,要坑害秦家不成?”

“当然不是,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到祁晔刚和秦氏谈合作的时候,指名要你参与合作,必定是对你高看一眼。现如今祁晔挟着报复之心,怕是不那么容易罢手。”白茹见韩如静反驳的振振有词,连忙解释。

“秦夫人和祁晔的私怨,不必和我一局外人讲,我也帮不上什么忙。”韩如静抬头,锐利的眼光看向白茹,像白茹这样的女强人,若不是比她更冷静,一定会被她拖进她的谈话思路里。

韩如静软硬不吃的态度,让白茹很是为难,犹豫了再三说道:“若是和秦澜有关,如静愿意帮这个忙吗?”

秦澜?韩如静原以为祁晔和白茹的恩怨是些陈年旧事,爱恨情仇,秦澜作为秦家的一分子也逃脱不了干系,但无论什么境况,只要是秦家的子孙,当然该承担这份责任。“秦澜哥哥是秦家的嫡孙,自然有他该承担的责任,而且您觉得秦家真的有事,爷爷和那么多的秦家人会坐视不理吗?”

“话虽如此,但就我所知,乔景已经在秦氏担任要职,和秦澜又是水火不容,怕大家对彼此的身份都心知肚明,不过就是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而已。秦澜毕竟氏我的儿子,现在内忧外患,我实在担心。”白茹的眉宇间隐隐有担心之意,“话说道这个份上,我也不怕如静知道,若秦澜真是秦家的嫡孙,这些责任也责无旁贷,我怕现在不找祁晔说清楚,有一天他会后悔今天所做的事情。”

“您这话什么意思?”韩如静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白茹话里透露的意思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应该是说秦澜不是秦家的嫡孙,那么……韩如静忽然有些不敢想。

白茹惨然的笑笑,略带忧伤的说道:“以如静的聪明,不会听不懂我的意思吧。如此,你该明白你伯父为什么这么着急的想补偿乔景了吧。而祁晔背后的那个人为什么这么的痛恨我和秦家。”

这一席话说出来,纵使韩如静再冷静,也不免觉得不可思议。大伯和白茹那都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呢!这些人的心思,可一个比一个深沉。却让韩如静有些为难了,不管秦澜是不是秦家的长子嫡孙,这些年对她的照顾已经让她把他当作亲人了,若是眼看着这样的境况也不帮,将来有一天秦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该多么的心痛。

“秦澜哥哥,他不知道真相吧。”

“这是我和你大伯的共识,秦家人都不知道这件事。”白茹已经恢复了从容,“就当是看在秦澜的面子上,如静就帮我这个忙吧。”

韩如静沉吟了半晌,在香港和祁晔出了那样的事情,她心里实在不愿意再去见他,可是白茹会这样贸然的找来,事情应该比她想像的更严重和棘手。思索再三,韩如静才微微颔首:“我尽量试试吧,但不能保证一定能约到他,您也知道祁晔性子古怪,性情冷冽,心思难以捉摸。”

见韩如静算是答应了,白茹才送了口气。忙应承道:“那是自然,多谢如静肯帮这个忙,那我不打扰了,等你的好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