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拜见岳父岳母(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421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刚下飞机,安雪臣就在接机口等她了。韩如静看了一眼一旁的安安,想也知道一定是这个小内奸向安雪臣报告了行踪。

安安怯怯的看了韩如静一眼,做了个鬼脸说道:“表哥韩姐,那我就先回公司了。”

“哎,安安,你等我一起回去。”韩如静朝着安安的背影喊道。

“好了,让她去吧。今天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安雪臣把韩如静拉回来,看着她说道,“几天不见,难道你就不想我吗?”

韩如静白了安雪臣一眼,轻嗔道:“想,行了吧。”韩如静也了解安雪臣的性子,要是说不想,还不知道怎么不依不饶的纠缠她呢。

“这么敷衍。”安雪臣不满的说道,挨到韩如静身边故作受伤,“老婆,你这么快就嫌弃我了吗?”

韩如静对于安雪臣的耍宝行为真是哭笑不得:“安总,谁敢这么大胆子在你这混世魔王面前嫌弃你啊?不过我真的有正经事情要办,我能回公司了吗?”

安雪臣神秘的摇摇头,说:“我已经替你向大舅子请假了,今天你陪我,晚上去面见岳父岳母大人。”

“什么大舅子,岳父岳母?”韩如静听着从安雪臣嘴里说出来的称呼,忽然有种不详的直觉,“安雪臣,你给我老实交代,这几天背着我做了什么好事?”

“没什么啊,就是去拜见了一下大舅子,也就是你哥哥,顺便托他转告岳父岳母我们今天去看他们。”安雪臣老神在在的说着,拉着韩如静上了车。

“你有没有告诉他们我们结婚的事情?”韩如静追问。

“没有。老婆,没有你的允许,我怎么敢?”安雪臣发动了车子,讨好的说道。

“真没有?”韩如静怀疑的看了看安雪臣,实在对于他的信誉没什么信心。

“绝对没有。”安雪臣保证道。

“既然是晚上吃饭,那你现在拉着我做什么?我记得今天不是周末,安总难道你不用上班的吗?”对于安雪臣的保证,韩如静倒也是信得过,安雪臣虽然油嘴滑舌,但做事还是有分寸的。也就喜欢在她面前耍耍嘴皮子。

“公司又不是我的,那么卖力干什么。”安雪臣不屑的哼了一句,老头子给自己惹得大麻烦还没解决呢,他不回敬他一下,怎么对得起他这几天提心吊胆的心,“老婆,我这几天独守空房,你不应该先安慰一下我受伤的身心吗?”

独守空房?亏他一个大男人说的出来,韩如静真是汗颜。怕恶心到自己,韩如静选择沉默,许是旅途劳顿,没一会儿倒真的沉入了梦乡。

安雪臣侧头看了一眼沉睡中的丽颜,安心的笑了笑。有她在身边,他才觉得心是踏实的,调高了车内的温度,安雪臣专心的开车。

直到身子陷入了一团柔软的被褥中,韩如静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含糊的闻道:“这么快到了?你抱我上来的。”

安雪臣嘻笑了一声,不舍的说道:“你是有多累啊?能睡成这样。要是没醒的话,我再陪你睡一会。”安雪臣脱了外套,挨着韩如静躺下,把她抱进自己怀里。

韩如静听话的在安雪臣身上找了个舒服的位子,有些醒了,说道:“昨天和安安又是逛街又是吃饭的,安安这妮子精力也太好了。对了,回头她和你报账,你可要照单全收啊。”

安雪臣点了点韩如静的脑门,笑道:“夫人开了金口,我哪有不从的道理。”他喜欢如静对他肆意要求,让他觉得自己被需要,自己可以为她做点什么,自己的存在才有意义。

“对了,你猜我谈合约碰到了谁?”韩如静忽然仰头,身子微微撑起,古灵精怪的看着安雪臣。

安雪臣低头,就看到怀中人儿衣领下的美好风光,原先道只想陪她好好睡一下,现在看她已经清醒,手中握着玲珑有致的身子,哪里还按耐的住,眼中暗沉,心猿意马的哑声问道:“谁?”

“陆妮。想不到吧。”韩如静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对于遇见陆妮,确实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安雪臣心里顿了顿,却也只是一转念的时间,此时哪里有想这些的闲功夫,翻身把韩如静压在了身下,“老婆,既然你不想睡了,不如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吧。”

此时,韩如静才回过神来,也知道安雪臣想干什么,俏脸一红,骂道:“不正经,成天就想这些?”

“难道你不想吗?看来为夫要多加努力才对,让你能时刻记得,想着......”安雪臣暧昧的在韩如静耳边说,如此近的距离,两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吐纳之间,全是温暖中带着微微挠心的味道。

“如静,我一刻都不想离开你……”安雪臣语调几近呢喃,尾音淹没在韩如静的唇齿之间,他自己也难以解释,这一生,在初遇的那一刻开始,就只为她着迷,如果这就是爱情,他几乎尝尽了所有的痛彻心扉……老天眷顾,在彼此失散多年后还能重新找回,他刻意的去忘记和回避那些伤痛和疑虑,不安和焦灼,固执的相信只要他们在一起,就是幸福。

安雪臣的吻带着一点纠结中伤痛的味道,韩如静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不安和彷徨,她无端的想起了祁晔,强势霸道,不容置疑。雪臣对她,总是像儿时一样,耍宝调皮,她不是感受不到这背后的惶恐不安,他们,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心中难免有些伤痕无法愈合,只能忽略,他们曾彼此伤害,却又小心翼翼的选择不再提起。想回到从前的样子,却不知有些心境,早已无法回去。

闭上眼睛,韩如静忽略掉心里的那些惆怅,渐渐的投入到缠绵之中,既然选择了和安雪臣走下去,就不要再犹豫不决,自己的踟蹰曾深深的伤害过他,那么,就用以后的岁月来慢慢填补这份残缺。

像是感受到韩如静的热情,安雪臣用更多的炙热回应她,两人缠绵了一整个下午,终于韩如静被折腾的疲惫不堪,沉沉睡去。

直到桌上手机的铃声惊醒了沉睡中的两人,韩如静翻了个身,还有些迷糊,安雪臣已经伸手接了起来:“喂?哪位?”

“雪臣?”那头的语气中有一丝丝的疑惑和不确定。

安雪臣这才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韩如清,逐渐找回来了一些意识,正声说道:“大哥,您找如静吗?”

“哦,没什么事,说好了晚上回家吃饭,想问问你们大概什么时候过来。”

“如静有些累,还在休息。”安雪臣瞥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发现已经下午5点了,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去登门拜访,竟然还让大舅子来催,有些歉意的说,“我去叫她,我们就过来。”

话音刚落,安雪臣的腰间就遭到了攻击,回头看到韩如静正不甘心的瞪着自己,挂断了手机,好脾气的问道:“醒了?”

“你还真好意思说。”韩如静横了安雪臣一眼,也不知道是谁让她累成这样的。

安雪臣不气不恼的倾身抱起韩如静,心情甚好的说道:“好,都是我的错,这就伺候女王您洗漱去。”

“真的很累啊!我能不能不去?”韩如静小声的抱怨道。

“老婆,你给我点面子,第一次见家长就爽约,这让我以后在你爸妈面前还有什么好印象。”安雪臣心里虽然直到韩如静只是说说而已,但现在这种关键时刻自己还是要哄着,不然弄的一个不好,真翻脸了可没他什么好处。

“又不是没见过,小时候你进我家都不用通报的不是。”韩如静吐槽。

“那不一样,现在我这身份是他们的女婿,当然要慎重一点。”

“慎重?现在知道要慎重了,刚才瞎折腾的时候都想什么去了。”韩如静一点都不给面子的说。

“老婆,那我也是为了你的福利着想,这么多天没见,我怕你会忍不住想我的......”安雪臣一边替韩如静简单的清洗了一下,一边没脸没皮的调戏她。

“安雪臣,你还说……”虽然两人亲密无间,可韩如静毕竟脸皮薄,经不起这样言语的挑豆。

安雪臣故意在韩如静臀部摸了一把,一脸暧昧的靠近她耳边说:“你知道的,我对你的身子一向没什么免疫力......”

话音未落,肩头就被韩如静重重的咬了一口,这分明就是调戏她,韩如静心头一颤,本就分外敏感的身子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小脸更是窘的通红。

见她这副娇羞的样子,安雪臣的眼中忽然涌上了暗沉的色彩,魅惑的哑声问道:“还想要吗?”

“你给我滚出去......”在韩如静还没有彻底爆发之前,安雪臣识趣优雅的闪出了浴室。虽然逗弄如静是见有意思的事,不过还是不要太过火的好。

两人各自梳洗了一番,驱车往韩家去了。抵达韩家的时候,已经六点出头了,当韩如静看到安雪臣的后备箱里那些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礼物时,不由的感慨了一句:“你这是有备而来啊?”

安雪臣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新女婿第一次上门,难道空着手,能像话吗?再说以安家和韩家这样的身份,有些礼数必须更加周到。安雪臣心里清楚,韩家在如静的心里,更像是真正的家人,这也是他选择先来拜访韩家的原因,得到如静家人的认可,对如静来说就是一种莫大的支持。“走吧。爸妈肯定等急了。”

“等等,谁是你爸妈?”韩如静听出了安雪臣话中的语病,皱着眉头问道。

“你说呢,老婆。我们现在的关系,叫伯父伯母好像也不合适吧。”安雪臣死皮赖脸的说道。

“可是......”韩如静还想反驳什么,却话到嘴边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确实,以安雪臣的性格,也接受不了这种偷偷摸摸遮遮掩掩的行径。想到这里,韩如静轻叹一声,随他吧,反正爸妈应该也不会反对的。“不过,等会这事让我自己说。”

见韩如静如此说了,安雪臣知道这是默许了他的意愿,心里一阵高兴,他如此步步为营,还不是想名正言顺的抱得美人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