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为难的相见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373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原以为和祁晔就此再没有别的牵扯,依祁晔的性格,若是不想和某人见面,便是无论如何也见不到的。没想到白茹找上了门来,事情又关系到秦澜,她便是再不愿意也还是要帮这个忙的。

“秦夫人,秦澜哥哥的身世你打算告诉他吗?”韩如静忽然对已经打算离开的白茹问了这么句话。

白茹的脸色有些僵硬,讪讪的说道:“不知道也许对他更好。”

韩如静默然,的确,秦澜人虽不张扬的,但天生的优越感从他的骨子里透出来,要是知道了自己竟是个和乔景一样的私生子,还不是秦家人,想必这样的落差比喜欢上她这个亲妹更不能让人接受。

祁晔接到韩如静电话的时候正在开会,手机在会议桌上一直震动,抬眼看了一下有些意外竟然是韩如静打来的。毕竟自己那样逾矩之后,韩如静一定避之不及,又怎么会主动联系。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祁晔抬手示意会议暂停,接通后沉声问道:“什么事?”

祁晔冷淡的语气让韩如静不禁愣了一下,似乎祁晔不是很愿意和她说话,有些游移的说道:“我……想麻烦祁总一件事。”

“说。”祁晔只是冷冷的吐出一个字,会议室里的主管们也像是感受到冷风过境,一个个低着头不敢说话。

感觉到祁晔的心情不太好,韩如静也不敢说别的,直奔主题:“白茹,就是秦夫人想约见您。”

祁晔沉吟了一下,眸中有闪烁不明的精光,完全没有商量的说了句:“半小时后,到我办公室来。你一个人。”

说完也不等韩如静反应,径自挂断了。抬眼看看会议室里个个惊若寒蝉的主管们,冷声道:“继续吧。”

主管们像是完全领会了老板的意图,尤其是听到老板说半小时后有别的会晤,更是一刻也不敢耽搁,快马加鞭的完成了汇报。和老板开会,真是能少待一分钟就少待一分钟。出奇意外的是今天老板也没怎么挑剔他们,就结束了会议,让人不禁好奇老板的贵客到底是谁?

韩如静盯着被祁晔挂断的手机,半晌没回过神来,还是一样的专制霸道啊!半小时,是过时不候的意思吗?无奈的叹了口气,韩如静还是发动了车子超祁氏方向驶去。

结束了会议后,祁晔回到办公室看了一下手表,半个小时他不过随口一说,她想见他,虽然是为了别人的事,但总比避而不见的好。

没一会儿,秘书推门进来说道:“祁总,韩小姐来了。”

“让她进来,没要紧的事情不要打扰我。”祁晔冷淡的开口吩咐。

秘书点点头,礼貌恭敬的向韩如静说道:“韩小姐,您请进。”

对于祁晔的办公室韩如静并不陌生,只是,现在心态有些奇怪,她知道很多事都是祁晔再帮她,而有些事也是祁晔在胁迫她,而她现在有求与他,不知道他又会提出怎样的交换条件,祁晔从不是个会做亏本生意的人。

偌大的办公室就只有两个人,祁晔的办公室布置本就偏冷,再加上祁晔身上散发出的冷冽气息,韩如静觉得就像身置冰窖一样,尴尬的眼神也不知往哪里放。

祁晔抬头冷冷的看了韩如静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韩小姐,还真是准时。”

“如静有求于祁总,不敢耽误您的时间。”祁晔这样的态度,让韩如静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语气,之前她对祁晔说话恭敬有礼,但理直气壮,现在两人这样尴尬的关系,怎么也不能平心静气的说话。

“有求于人,是这个态度吗?”祁晔看韩如静说话的语气硬邦邦的,心里一时也来了气,他不过是情难自禁的逾越了,至于让她如此避忌吗?

“祁总什么态度,如静便是什么态度。”韩如静不卑不亢的回敬了一句,此话绵里藏针,倒是把祁晔说的想笑了。

这个女人,真是一点都不肯吃亏啊!如此明嘲暗讽的针对他,祁晔从办公桌后站起身来,绕过来站在韩如静面前,哧的笑了一下:“那韩小姐请坐,我们说正事。”知道不能再惹面前这个女人了,不然真炸了毛可不好玩了。

韩如静依言坐下,开门见山的说道:“如静的来意,祁总很清楚,答应与否,还请明言。”

“我以为韩小姐和白茹泛泛之交,不至于为了她来……”祁晔说道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下韩如静的反应,果然,韩如静脸色僵了一下,祁晔才接着说,“我不见白茹,自有我的道理,没想到她还能来找你,倒是个有心思的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韩如静俏脸一红,轻声说了一句。

祁晔狭长的眼睛深深的盯着韩如静看,心里暗自揣摩:也不知什么这个女人身上有什么魔力,总让他心里有所牵挂,起初关注她不过是为了了解秦家,找一个切入点,可是,现在看来倒是成了他的软肋。

祁晔站起来,踱步到窗前,才沉声说道:“连白茹都知道的事实,如静如此聪慧,还要和我装糊涂吗?”

“祁晔,你住口。”祁晔话中的取笑之意,韩如静怎会听不出来。

祁晔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如静说道:“你叫我祁晔的时候,最有生气,也最亲近。”

“你还说……”韩如静急了似的轻嗔道,说完倒是自个愣住了,和祁晔说话总是被他带着走,时不时的自己就乱了情绪。

祁晔看着韩如静薄怒的样子,娇俏动人,暗黑的眼眸中有流光闪过,似是想到了什么,嘴里却说:“白茹是给了你什么好处,不惜如此为她来做说客?”

韩如静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反问:“你如此处处针对她,针对她周围的人,又是为了什么?”

祁晔抿抿嘴唇,答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韩如静红唇微扬,淡淡的的反讥道:“你不过想看她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现在她放下姿态恳求你,这么好的戏码,祁总怎么就不想看?”

祁晔挑眉,没什么情绪的眸子染上了几分狡黠,慢悠悠的问:“哦?如静是想看她出丑,在我面前颜面尽失?这是为了你姨妈讨公道呢还是激将于我?”

韩如静讶然:“你怎么知道我姨妈的事情?”

祁晔轻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你准备进攻的时候,难道不了解清楚对手的底细吗?轻敌大意,可是兵家大忌啊!”

“祁总如果真的如此想,那可更应该见见白茹了,也许,还会有祁总不知道的秘密呢?”韩如静以退为进,抛出了诱饵,白茹打定主意来见祁晔,不会没有谈判的筹码。

“如静如此笃定,想必已经知晓了这个秘密。”祁晔笑的像一尾奸诈的大尾巴狼,“不过既然如静相求,我定会答应的。但来而不往非礼也,不如如静就在这里好好的旁观吧。”

说完也不等韩如静答应,就按下了内线,通知秘书让白茹半小时内来,过时不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