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这事,你最合适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825 2013-07-09 15:19:49

  见祁晔答应了,韩如静一刻也不想多待,起身就想走。连句告别也不愿意多说。

身后却传来祁晔鬼魅一般的声音:“你若走了,我可反悔了。你知道我说到做到。”

“你......”韩如静气急败坏的扭头,心里找了半天骂人的字眼,却一个也说不出口,郁闷的走到沙发前重新坐下,却是背对着祁晔。

祁晔盯着韩如静的背影,出神了好一会儿,似乎有她在,这个办公室也显得没有那么冷清,他的整个计划里,唯一的纰漏就是她了。他从来都是不择手段的得到想得到的东西,从没顾及过别人的感受,只有她,是她计划之外的妥协。

“那天......抱歉!”死寂的办公室里,忽然响起祁晔有些干涩的声音。

韩如静全身一怔,立即明白了祁晔说的意思,能让这么个倨傲的男人说出抱歉两字,想来也是反复斟酌了许久的,没有回头,韩如静只是浅浅的说了一句:“我早就不记得了。”

这话,堵绝了祁晔所有的后话,她不记得了!他的逾越,他的道歉,她都不在乎。祁晔的眼中又恢复了沉寂,却冷笑出声:“韩小姐既然不记得,那对祁某怎么这么有敌意?有求于人的人,不该笑脸相迎吗?”

“如静的忙,祁总愿意相帮,如静感激不尽,若祁总不愿,如静也不强求。祁总这般冷嘲热讽,又让如静在这里看戏,却是什么意思?”对于祁晔的故意挑衅,韩如静也针锋相对。

话未说完,韩如静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安雪臣打来的。犹豫了一下,韩如静还是接通了:“喂……我在外面……可能一时回不来……抱歉不能陪你吃午餐了.......晚上?好,我等你……”

“恒安有这么闲吗?堂堂副总还能有时间陪你共进午餐?”祁晔调侃的说道,他们这些看似风光的总字辈,天知道每天都恨不得有四十八小时。

听出祁晔是取笑她,韩如静毫不客气的回击道:“祁总不是也空闲的很,在这里和如静闲聊。祁总的位子,应该更忙才对吧。”

“几日不见,韩小姐的嘴皮子倒是厉害了不少。女孩子生了一张利嘴,可不讨男人喜欢。”像是和韩如静杠上了,祁晔说话尖锐的很,故意要激怒韩如静。

“和祁总说话,要不能说会道,还不让祁总欺负了去。”韩如静的话音未落,秘书进来报告,说白茹已经到了。

祁晔似笑非笑的站起身走到沙发上坐下,示意秘书请白茹进来。回头还嘱咐了韩如静一句:“待会儿只管看,别出声,你那位大伯母可是个厉害的角色呢?”

韩如静有些不满的还想说什么,白茹已经走了进来,看到韩如静在祁晔的办公室里,心里头还是有些惊讶,但转念一想也没什么不妥,原本就是拜托的韩如静,看来真如外界所传,祁晔对韩如静的确另眼相看。

“真不好意思,秦夫人几次来访,祁某刚好都有事。让夫人空跑了。”祁晔说的抱歉,可脸上一点都没有对不住的样子,连句请坐都没有说。

白茹尴尬的站在那里,看了韩如静一眼,韩如静心知祁晔是故意的,但这里是他的地盘,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白茹见两人都没有反应,只好讪讪的自己坐下来说道:“祁总事忙,是我急着见祁总,却总不得见,才拜托了如静。”祁晔如此大剌剌的让韩如静看戏,当然是告诉她要是没有韩如静的面子,她是见不到他的。

“秦夫人慧眼,还真是找对人了。在我这里,就如静的话管用些。”祁晔说的肆无忌惮,意思也再明白不过了,他就是对韩如静高看一眼,而这话后面的意思,明白人自然不用说了。

韩如静恶狠狠的瞪了祁晔一眼,这不是明摆着让她难堪吗?虽然白茹不知道她已婚的身份,但如此暧昧的话,是个人听了都会多想……她一时也有些糊涂了,祁晔好不容易把她从秦家支走,现如今又如此高调,到底打得什么主意,她可不觉得祁晔单纯看上她了。

对于祁晔的放肆,白茹虽然有些惊讶,但也不敢质疑。祁晔行事本就乖张放纵,一向目中无人。自己此番又是有求与他,想了想,还是开门见山的说道:“祁总,我也不耽误你的时间。我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如此针对我们白家,针对秦家,不过是因为当年我负了赵岚。我和他的恩怨,我也不想多解释,你针对我,我无话可说,可是,若你要针对秦家,请千万手下留情……”

祁晔阴测测的笑了一下,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们白家,已大不如前,这些年要不是秦家救济,怕早就无法维持。我说过,你若肯舍掉秦夫人的头衔,我便考虑放你们一马。”

“祁晔,你这是强人所难。”白茹脸上一阵青白,自己都已经如此低声下气了,祁晔却还是步步相逼,以白家现在的情况,如果自己没有了秦夫人的头衔,即使祁晔罢手了,外强中干的白家没有秦家的支持迟早土崩瓦解。祁晔,还真是算计的步步精心啊。

“秦夫人,这些年你如此风光,却不曾想过有人为你郁郁而终,这些代价是你该付出的。”祁晔的话锋忽然凌厉,“夫人是明白人,为何不想想你为白家所做的一切,又得到过什么应有的回报,只有你那不成器的哥哥和望子成龙的父亲对你的苦苦相逼。同样,你辛苦为你儿子留下家业,难道不曾想过会有别人坐收渔利吗?你为那些人劳心劳力,却让能给你幸福的人远走他乡,夫人这些年,难道就没有想明白真情可贵吗?”

祁晔的一席话针针见血,说的白茹有些激动,韩如静却是吃惊的看着他,难道,他是知道秦家还有另一个私生子,还是......祁晔到底知道多少秘密,而白茹的秘密呢?他又会否一早就知道。

“太多事情,是身不由己了。祁总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为秦澜守住秦家的家业,是因为他顶着秦家张子嫡孙的名号那么多年,要是他失去了秦家这棵大树,便一无所有。若祁总执意毁掉秦家,也会毁了赵岚唯一的一点血脉......我的这点私心,并不过分吧。”白茹说完这些话,像是如释重负,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今天终于有人知道了。

祁晔的脸上有了松动的表情,他倒是却是没有想到,秦澜会是这样的真实身份......若是白茹没有骗他,那么,反倒让他为难了!“夫人一人之言,何以为凭?”

“这种事情,我绝不会信口开河,要是祁总不信,大可验证。”白茹此时脸上又有了一丝女强人的果敢坚毅。

“好,夫人即如此说,请现回去,容我考虑一下。若夫人所言不假,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祁晔也不含糊,说完就起身送客。

白茹知道自己无需多言了,默默的看了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话的韩如静,叹了口气走了出去。祁晔看得上的女人,难怪自己的儿子也……不过这假凤真凰,还真是......

韩如静扫了一眼陷入沉思的祁晔,出声道:“祁总,这戏我看完了,是不是可以告退了?”

祁晔抬头,看韩如静丝毫没有惊讶之色,不由问道:“你早知道?”

韩如静不可置否,没有回答。

祁晔像是想通了什么:“她拿这个求你,你为了秦澜才来的。”见韩如静不回答,就是默认了,祁晔的脸忽然阴沉了下来,同为男人,他可看得出秦澜对韩如静的心思,不过碍于兄妹的关系,要是秦澜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怕是......他很了解,男人对心里执着的那个女人,并不在乎她的过去,“他都不是你亲哥哥了,你还如此为他?要是安雪臣知道了,不知心里怎么想呢?”

“我的事,不劳祁总费心。”韩如静淡淡的堵了一句。

祁晔的心里忽然升腾起一团火,按耐了好一会儿才没有发作。忽然转移了话题:“既然如静这么想帮秦澜,那有件事情就劳烦你辛苦一趟了。”

“什么事?”韩如静心里忽然警铃大作,祁晔的主意,一向没什么好的。

祁晔老奸巨猾的笑了,凑近韩如静的耳边嘀咕了一句,才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后说:“这事,如静最合适了,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