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他乡遇故人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284 2013-07-09 15:19:49

  车子停在了饭店门口,祁晔下车之前交代了一句:“等会听话一点,别给我使绊子。陈楚夫不是什么善类。”

韩如静鼓了鼓腮帮,最终没有说话。在人家的地盘上,她还是收敛点的好。

走进包厢,陈楚夫已经先到了。看到祁晔走进来,倒是起身相迎。“老弟今天在论坛上的发言精彩绝伦,看来要成为各大财经媒体追捧的新星了。”

“陈总客气,都是大家给面子,祁晔在陈总面前怎敢自夸。刚才会议结束的晚了些,让陈总久等了。”祁晔客气的说着,招呼陈楚夫入座。

陈楚夫让了一下,看到了祁晔身后的韩如静,似笑非笑的说:“韩小姐来了,怎么也不出声,祁老弟保护的如此周全,要说没有个特殊关系也难让人相信。”

祁晔只是笑了一下,对陈楚夫的话不置可否,只淡然的说了一句:“祁某觉得韩小姐是个人才,便代为引荐,也许陈总会对韩小姐的策划有不一样的惊喜呢?”

陈楚夫呵呵的笑了两声,朗声说道:“公事,留着明天去公司谈,老规矩,吃饭不论公事,只谈风月。祁老弟,喝什么?”

祁晔淡淡的瞥了韩如静一眼,示意她坐下,然后才说:“红酒吧。”

“好,那就上红酒,服务员,把我的私藏拿出来,今日贵客临门,不能怠慢。”陈楚夫交代完服务生,眯着眼打量了一下韩如静,不得不说,那日倒是没有看仔细,今天一看,面前的女子确实姿容出众,大方端庄却又温婉可人,如此佳人,难怪祁晔也另眼相看。

“韩小姐今日比昨天初见更是漂亮,老弟真是艳福不浅,幸好,我也找了个女伴,不然岂不是被老弟比下去了。”陈楚夫肆无忌惮的说着,却惹得韩如静心里一阵不舒服。

“哦,是吗?陈总身边从来不乏美女相伴,在下岂能相比。”祁晔客气的抬高陈楚夫,可敛下的眉目间全是不屑。

“老弟客气。”陈楚夫呵呵的笑了起来,“我那些全是庸脂俗粉,要是能有一人及韩小姐的十分之一,陈某也毕生无憾了。”

“陈总说笑,别吓坏了小姑娘。”祁晔抬了抬眼,语气却沉了下来。

陈楚夫又大笑了起来:“老弟放心,老弟看上的人,哥哥我自然知道分寸。不过,等会可要多喝几杯。”

“如静听到没有,等会可要多敬陈总几杯。”祁晔转头看向韩如静,语气里多了几分亲昵。

韩如静正要回话,包厢门被打开了,一个悦耳的女声闯了进来。“贵客都到了,真是失礼,陆妮来晚了,祁总莫怪。”

乍听到这个名字,韩如静猛抬头,待看清门口的女人时,她忽然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陆妮,还真是她,不得不说,这个世界有点小。她们,该有七八年未见了,褪去了青涩稚气,韩如静还是很难把眼前浓妆艳抹,把身段包裹的玲珑有致的女人和印象中的人联系在一起。一时之间却愣在了那里。

“小妮,祁总是什么人,把你那套收起来。”陈楚夫看着陆妮快挂到祁晔身上的样子,假作严厉的说道。

“怎么?祁总难倒不是男人吗?我这套,对男人都管用。”陆妮咯咯的娇笑起来,“祁总,你说呢?”

“放肆,你没看到祁总有女伴吗?端的让人笑话。”

陆妮这才和祁晔拉开了距离,偏头向祁晔身后看去,在看到韩如静的时候,忽然愣住了。至始至终,祁晔都是冷着一张脸,没有一丝反应。

“韩如静......真的是你?”陆妮盯着韩如静看了好一会儿,和记忆中的样子并没有多大的差别,还是一副清高孤傲的模样,最是让她不爽。

“你好,真是太巧了,在这里遇到。”韩如静已经从讶异中恢复过来,淡淡的招呼。

“小妮,你们认识吗?”陈楚夫从陆妮和韩如静的谈话中大致推断出这两人是旧相识。

“岂止认识!”陆妮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娇笑着说,“我们可是同班同学,陈总你不知道,韩小姐可是我们的校花,可是没有男生敢追她,因为我们学生会主席喜欢她,谁追谁死。我还记得,安雪臣是吧。如静,我说的对吗?”陆妮笑着,侧目看向韩如静,安雪臣,曾是她年少时心中的白马王子,即使后来她周`旋于这么多的那人当中,都没有一个人能像安雪臣一样让她心动,可是,因为韩如静,安雪臣连正眼都没有看过她。

陈年旧事被提及,韩如静有些窘迫,尴尬的说道:“什么校花,陈总别听陆妮胡说。没有的事。”

有没有,这些名利场上打滚的人岂会琢磨不出来,不过一些儿时的事情,也全当作是茶余饭后的消遣。陈楚夫侧目看着祁晔问:“老弟,这段旧事你也不知道吧?”

祁晔仍旧是淡淡的表情,听不出喜怒的口气:“像如静这么漂亮的人,要是没几个人追求才是怪事呢?陈总你说是吗?”语气上是满不在乎,心里却沉了一沉,安雪臣,他们......竟是青梅竹马,交付了彼此最好的青春年华,这样的感情若是走到了现在,便是没有什么可以拆散。

“既然大家如此有缘分,都满上,共饮此杯。”陈楚夫结束了这个话题,开始招呼大家喝酒。

四人皆是一口气干完了杯中的红酒。放下酒杯的时候,陆妮忽然说了一句:“原来如静的酒量这么好,那我可要先敬你了,说来我们也有快十年没见了,话说你那年怎么不声不响的就出国了呢?”

对于陆妮的问题,韩如静却没有回答,她觉得没必要和不相干的人说这些事,陆妮充其量也不过是她的一个老同学。于是斟满酒,举杯看向陈楚夫:“陈总,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先干为敬。”

一旁陆妮见韩如静不理她,不高兴的轻哼一声,碍于陈楚夫在场,也没有发作。倒是陈楚夫哈哈大笑,说道:“韩小姐好酒量,即如此,不如陈某陪你连干三杯。祁老弟,不会舍不得吧。”

祁晔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玩味的笑笑:“陈总既然说了,就三杯吧。”他心里,其实有那么一点心思,想看看韩如静喝醉的样子,有他在,醉了也无妨。

韩如静偷偷的瞪了祁晔一眼,还说帮她,这不是帮着陈楚夫灌她酒嘛。果然是无奸不商,可是也骑虎难下,竟真的和陈楚夫连下三杯。放下酒杯,胃里就有翻腾的感觉,让韩如静硬生生的压力下去。

“没想到韩小姐也是爽快之人,陈某愿意交你这个朋友。”陈楚夫觉得颇为满意,虽然如此美人不能收为己有有些可惜,但看祁晔的态度,也知道此人是碰不得的,于是对陆妮交代了几句,“明天韩小姐来公司谈项目,你接待一下。不要怠慢了贵客。”

陆妮应了一声,在陈楚夫面前也不敢过于放肆。却对着韩如静说道:“现在,总该轮到我了吧。如静,多年不见,难倒一杯酒也不喝吗?我先干为敬。”

韩如静看陆妮如此,也无法推脱,虽然胃里已是翻江倒海的难受,却勉强端着杯子喝了半杯,脸色已有些惨白。

“如静是看不起我吧,连一杯酒都不愿意饮尽。”陆妮故作伤心的说道。

韩如静进退两难,祁晔却淡淡的开口了,仍是凉薄的语气:“陆小姐好酒量,又何必为难如静,剩下的,祁某代劳就是了。”说着伸手拿过韩如静手中的杯子,扶着她坐下,皱眉低声说了一句,“逞强!”

韩如静真是无语,是她要逞强吗?刚才谁见死不救的。还好意思数落她?

陆妮见祁晔就韩如静如此维护,心里多有愤恨,这个韩如静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原先安雪臣把她捧在手心里如珠如宝,现在连这个平素一向凉薄冷峻的祁晔也呵护有加,更是让她心里不平衡。“既然祁总有护花之心,可不是这一杯半杯就行了。不然,怎么感动我们如静。”

陆妮如此无状,陈楚夫却在一旁不吭气,摆明了是要看戏。

“陆小姐意欲如何?”

“白酒三杯,再自罚三杯。陆妮不过分吧。”陆妮扬起明艳的眸子看着祁晔,眼中有着浓重的挑衅。

“好!一言为定。”祁晔倒也爽快,豪放的应承了下来。

韩如静在一旁有些听不下去了,阻止道:“我自己能喝。”一口气六大杯白酒,可不是闹着玩的,任是祁晔酒量再好,也经不起这样折腾。

”没事的。”祁晔淡淡的说了一句,桌上已经摆好了六杯满杯的白酒,祁晔看了一眼,端起杯子一杯杯的一饮而尽。

一旁的陈楚夫有些意外,不管什么场合,也不见祁晔如此喝酒,况且是为了一个女人。平日里,像陆妮这样的挑衅,祁晔可不会搭理。看来韩如静,在祁晔心里可不是一般的分量,他也许要重新评估韩如静的价值,祁晔的软肋不可多得。

陆妮也确实没有想到祁晔会如此痛快的答应,心里却更加的憎恨韩如静,不过就是长得漂亮一点,却能让祁晔这样的男人上心,偏她就没有如此好的运气。

祁晔喝完六杯,陈楚夫说话了:“小妮胡闹,祁老弟还当真了。小妮,还不自己罚酒。”

陆妮故意忸怩的说道:“祁总为博美人欢心,还要感谢我不是,怎么反倒成了我的不是。偏我没有这样的福气,真是让陆妮羡慕。”

如此,大家也不好为难,开始用餐,席间也说些风月之事,又喝了一些酒,倒也吃的相安无事。只是散场时大家都有了些醉意,祁晔表面上看起来还好,和陈楚夫告别后,扶着韩如静往外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