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要是敢,我不会原谅你的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999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原先胃部不适的厉害,但这么一会儿坐下来,又吃了不少可口的饭菜,酒气倒是散了一些,祁晔靠过来的时候,韩如静原先只想虚扶一下,没想到祁晔是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到了韩如静的身上,还在她耳边轻声说:“扶我一下。”

这时韩如静才闻到祁晔身上浓重的酒气,知道他醉的不清,在陈楚夫和陆妮的眼皮子底下,也只能无奈的扶着祁晔往外走去。

陆妮看着两人走完,才亲热的挽着陈楚夫娇声说道:“陈总,干嘛要对韩如静那么客气,这次的代理合作不是已经谈妥了嘛!”

“妇人之见。”陈楚夫鄙夷的看了陆妮一眼,冷哼了一声,“没看到祁晔怎么对她的,代理权给谁都是一样的,但祁晔对我们的意义确实不同,也许将来某一天,他会承我们这个情。我们不过举手之劳,这么简单的道理也要我教你?”

被陈楚夫这么说了一通,陆妮心里大不高兴,却又不能发作,只能忍气吞声。“知道了。我怕你这次看走了眼,做了赔本生意。”

“我绝不会看错。倒是你,不管和那个韩如静昔日有什么恩怨,在公事上都给我撇干净,明白吧。”陈楚夫警告陆妮,他也算是阅人无数,平日里陆妮如何打击报复都不关他的事,但要是搞砸了他的生意,他可不会放过她。

“明白的,这点轻重我还不知道。”陆妮不甘心的反驳了一句。

陈楚夫这才放心下来,伸手在陆妮脸上捏了一把,说道:“走吧,去我那里。”

老色鬼!陆妮心里不屑的暗骂了一句,面上却丝毫没有破绽,乖顺的任由陈楚夫搂着走出了包厢。

祁晔的司机早已等在了饭店门口,看到祁晔出来下车来开门,祁晔坐进后排的位子后整个人靠在真皮座椅里,微微拧着的眉说明十分不适。

看着祁晔这个样子,韩如静心里多少有些愧疚,却也不知如何是好。怯声问:“你还好吧。”

“死不了。”祁晔冷冷的回了一句,吩咐前面的司机,“去山顶。”

“我想回酒店。”韩如静一听,连忙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大晚上的去山顶干什么呀,他祁晔喜欢吹风就自个吹去,她可不想去。

“今晚,你不该感谢我吗?”祁晔侧目,闲淡的看着韩如静。

韩如静一时无措,祁晔的话固然没错,可是,孤男寡女去那么偏僻的地方,总是不妥。

见韩如静一脸犹豫的样子,像是洞穿了韩如静的想法,祁晔冷笑的调侃了一句:“怎么?现在害怕有些晚了。放心,不会把你怎样的。”说完,偏过头,闭上眼休息。

一路默然,韩如静也只好认命。侧头看着窗外飞驰的景物,忽然间恍惚起来,慢慢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祁晔抬眸的时候,恰好看到韩如静娴静的看着车窗外,姣好的轮廓在折射的灯光中变得迷离,发髻上的簪子更衬的她整个人温润如水,只这样的模样,就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祁晔怔怔的看了好久,忽然觉得自己心里有种什么东西在松动,终于,还是移开了视线。

香港温度适宜,但晚上的山顶还是有些冷意,韩如静虽然带着披肩,但下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让山风吹的缩了缩手臂。祁晔见状,从车子里拿了件外套,吩咐司机开远一点等他,才下车。

山顶有不错的瞭望台,放眼望去能把香港的夜景尽收眼底,此时虽更深露重,空气中却弥漫着湿润的草木味道,闻一下倒也心旷神怡。

祁晔站到韩如静身后,伸手给她披上了外套,见此动静,韩如静转身,有些尴尬,看到并不是祁晔身上的那件,稍稍安了心。那种电视里的桥段,并不适合发生在他们身上。

“放心,我的衣服,刚从洗衣店拿回来。我也是血肉之躯,不会亏待自己。”祁晔语气平静的说道,走到韩如静的身侧,和她并肩站着。

韩如静感到挫败,祁晔像是会读心术,这句看似平常的解释,恰到好处。祁晔做事的分寸,总是拿捏的那么恰当,无法挑剔。“这里的景色倒是很美。”虽然来的时候不是很情愿,但看到此间美景,倒也是觉得不枉此行。

“以前来香港,总也会来这里走走,看到的越宽广,心里能容纳的也就越多。”祁晔的目光好像投放倒虚空中的某一点,语气平淡的听不出任何意味,“这里,像是尘嚣之外,而转身,又回到了喧嚣之中。”

“你在说自己身不由己吗?”

“你呢?难道不是吗?”祁晔反问。

“你出现后,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提线木偶,被人牵着鼻子走。”韩如静不满的抱怨,“以前,我觉得秦家人都是狡猾的狐狸,可是和你比起来......”

“怎么不说下去?”祁晔见韩如静不说了,转身靠在瞭望台的栏杆上,侧首看她。

“没意思,我想什么你都知道,何必再来问我。”韩如静忽然有些沮丧,她其实只想简单的生活,有个喜欢的人在身边,只是竟这么难......

韩如静的沉郁,祁晔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在他面前,大抵都像一只斗志饱满的狮子,很少像泄气的皮球。他竟然,不喜欢她现在的模样,更喜欢她闹他气他,和他玩心计。

“我不知道。你是第一个让我看不到底的人。”因此,想要探究,更想靠近。

“祁晔,你到底为什么而来?”韩如静仰起脸,这里四周漆黑,也许这样的氛围更容易让人卸下心里的防备,说出心底的秘密。

祁晔骤然眯起了眼睛,不悦的沉声道:“我说过,你不要问,也不要管。”

“你把自己藏的那么深,你心里的秘密,真的不能让人知道吗?你对秦家,到底有什么仇恨?值得你这样步步为营的精心布置。你把每个人都当作你的棋子,你操纵着这盘棋局,想要得到怎样的结果,让秦家家破人亡,还是让秦夫人不得善终……”韩如静冷冷的盯着祁晔,句句逼问。这些天她反复推敲着这些事情,总觉得越来越诡异,她担心秦家,却也深知秦家的实力,若是大家拼的鱼死网破,总不过两败俱伤的结局,“你不怕,最后两败俱伤。”

“韩如静,你放肆。别以为我容忍你就不会对你下手,你别挑战我的底线。”韩如静的一番话,让祁晔眼中的冷戾暴增,忽然低头靠近,薄唇冰冷的吐出几个字,“太聪明对你没好处。”

“我是......关心你。”祁晔冷冽的脸近在眼前,韩如静都怀疑下一刻他会不会伸手掐死她。

“关心?哈......”祁晔忽然仰头大笑,“你关心的是秦家吧,你那两个自相残杀的哥哥,有什么值得你关心的。秦家那个老头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秦氏交到你的手里,你那么关心他们,到底有什么意义。老头子逼你的时候,韩道渊为了保住公司牺牲了你,我逼你的时候,秦家为了完成和我的交易又牺牲了你,你难道还看不清吗?在利益面前,所谓的亲情有多么薄弱。”

“你住口,那是我自愿的。”韩如静大吼,不愿意听到祁晔这么诋毁她的亲人。

“自愿?这是你自欺欺人的借口,你害怕,害怕你若是拒绝,他们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把你推出去,这样,你连自己心中最后的美好幻想都破灭了。所以,你宁可自己牺牲,起码,让自己心里觉得还有亲人在身边。若是全心为你,又岂容你受一点委屈。”祁晔咄咄逼人的话,说的韩如静几近崩溃,从没有人如此对她说,连她自己都从不想这些深层的东西,她不敢去探究,深怕……一切都是假象......

“你又不是我,你凭什么臆测我的想法。只有像你这种内心阴暗的人才会觉得人心险恶。”韩如静气呼呼的反驳。

“人心险恶,刚才你没看到陈楚夫两眼发光的样子吗?要不是碍于我在场,你今天晚上能毫发无伤的全身而退?女人太漂亮就是祸水,还不知道收敛。”刚才的一通争吵,让祁晔的酒气涌了上来,说话有些口不择言。酒席之间他没有发作,但见陈楚夫看韩如静的眼神,还是让他不爽的很。

韩如静气不打一处来,长得漂亮就是祸水了,敢情她还要去毁容不成。冲到祁晔面前劈头就骂:“就你这样的坏人才会觉得全天下都是恶人,放心,以后见了你这样的恶人我会绕着走,尤其是你,最好永不相见。”

说着气呼呼的转身欲走,不想却被祁晔扣住手腕,一把拉进了怀里,男性强烈的阳刚之气充斥着韩如静的鼻息之间,让她大惊失色:“你干什么?”

祁晔邪魅的笑了一下,贴近韩如静的脸颊说道:“我不是坏人吗?就让你看看坏人都做些什么…..”

“你......你说过不会对我怎么样的......”韩如静此时心中渐渐慌乱挣扎起来,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她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那是我做好人的时候说的,现在你都说我是恶人了,我还有什么不能做的。”祁晔好整以暇的玩味道,伸手拔掉了韩如静发髻上的簪子,随意的扔到了地上,玉质的簪柄应声而断。

韩如静的长发披泻而下,在微凉的山风拂动下轻轻飘扬,祁晔的眼神忽然变得深不见底,原先他不过是想吓吓她的,而现如今看到韩如静娇羞愤恨的模样,怀中的温香软玉刺激着身体里酒精的发酵,倒是渐渐让他情不自禁的靠近她的唇。

韩如静见状也知道了祁晔的意图,拼命挣扎着大喊:“祁晔,你要是敢......我绝不会原谅你的,别让我恨你。”

可是此时的祁晔什么都听不进去,一味的想要制服韩如静,满不在乎的说道:“恨就恨吧,无所谓。安雪臣碰得,我就碰不得。”即然不能爱,那么恨也是比不在乎好的。

安雪臣三个字忽然窜进了韩如静的脑中,让她灵光一现:“你住手,我结婚了。”

结婚了?!祁晔顿了一顿,等反应过来心中的怒气排山倒海的蜂涌而来,她就这样的嫁人了,让他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希望。最终,安雪臣才是那个能名正言顺站在她身边的人。一时怒火攻心道:“那又如何?我会在乎。”

说着毫不犹豫的朝着韩如静的唇吻了下去,韩如静越挣扎,他吻的越深,唇齿纠缠之间,韩如静一狠心,张口咬破了祁晔的嘴唇,顿时,血腥的味道在两人的唇间流窜,祁晔吃痛,也有些回神,微微放开了她,哑声道:“这么狠?”

祁晔的声音软了下来,韩如静顿时觉得委屈,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哭什么?我这样的男人,还算过的去吧。”祁晔终是不忍心,伸手去擦韩如静的眼泪。

韩如静更是来气,抡起拳头就往祁晔身上招呼,一顿拳打脚踢,祁晔倒也任由她打,只始终把她搂在怀里,没有放开。

好一会儿,韩如静像是打累了,终于停了下来,擦干眼泪冷声说道:“你醉了,回去吧。”

祁晔一愣,下一刻却回过神来,松手放开了韩如静,淡淡的说道:“走吧。”这个女子太过聪慧,只这样一句,便是彼此再不能提起,他们,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捅破,不过,在彼此心中,再不是原来的样子。

韩如静退出了祁晔的怀抱,低低的却清晰的说了一句:“我爱他。”在夜风中,散进祁晔的耳中,祁晔微愣,眼中神采变幻莫测,最终归于死寂。她知道,他听得懂,只要她爱的不是他祁晔,他无论如何也是什么都得不到的。

看着韩如静远去的背影,祁晔长长的叹了口气,不远不近的跟着韩如静朝车子走去。这一夜发生的事,终将留在这山顶上,与世隔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