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脚踩两只船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956 2013-07-09 15:19:49

  两人一路沉默的回到酒店,车子一停稳,韩如静就迫不及待的要下车。

“明天去乘腾,小心那个陆妮。”祁晔用漠然的语气在韩如静身后说道,今天席间他也看出了陆妮似乎对韩如静有些敌意,老同学,还真是颇值得玩味的字眼。

韩如静顿了顿身形,没有任何反应的下车,砰的甩上了车门,扬长而去。夜风吹的长发微微飘扬起来,略显凌乱的脚步还是透露了心底的一丝不安。

祁晔怔怔的看着远去的人影,良久才低叹一声,终究是自己过分了,怕就此又成陌生人了吧。默默的想了一会,祁晔才掏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把明天的机票改签成后天。其他的行程都延后,你去安排吧。”也许她不愿再见他,但心里仍旧放心不下,多留一天吧,起码这里没有安雪臣也没有秦家,没有纷争,他可以单纯的看着她,只当她是韩如静。

韩如静几乎是奔着回房间的,心里气恼,没想到祁晔竟如此无赖,就算是他帮了她,也不能如此胡作非为。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糟糕透了,却不曾想在酒店大堂碰到了安安。

安安已经等了很久,心里本来就对韩如静和祁晔一起出去有所担心,如今看韩如静头发微乱,脸有泪痕的回来,担心的问:“韩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外面风大,迷了眼睛。”韩如静故作镇定的找了个借口,要是和安安说了事情,想必安雪臣那里也是瞒不住的,本来安雪臣就对祁晔有看法,可不能再火上浇油了。祁晔的实力,未必是安雪臣能够对抗的。

安安将信将疑,也知道再不能从韩如静嘴里问出别的,只好作罢。“那韩姐你早些休息。”

“嗯,对了,明早要去乘腾谈合作,你准备一下,不要迟到。”韩如静又交代了一句,才回自己的房间。

安安在原地站了很久,思索再三,还是拨通了手机,这事,得和表哥报备一声,不然真出了什么事,表哥还不是怪她监管不利。

第二天一早,韩如静和安安一起去了乘腾集团,前台小姐倒是热情,说上面已经交代过了,请她们直接上楼。又有秘书来接待,领着她们去会议室,客气的说道:“韩小姐您请坐,陆总监交代过了,请二位先在这里稍等片刻,她开完晨会就会过来。”

总监?韩如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昨天看她和陈楚夫的互动,还以为是陈楚夫的秘书,现在看来也许陆妮比她想像的更有本事,陈楚夫虽好美色,可不是一个会为了美色随便拿公司前途开玩笑的人。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陆妮才姗姗来迟,后面还跟了一大堆的随从,这阵仗竟比总裁还大一些。不疾不徐的在韩如静对面坐下,陆妮轻哼了一声,说道:“实在太忙,劳韩小姐久等了。”

韩如静看着对面陆妮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的趾高气扬,又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轻慢,知道刚才那半个小时的等待,是陆妮故意给她的下马威,还真是,不太待见她啊。

“陆总监客气,您时间宝贵,我们就开门见山吧。”韩如静心里虽有些计较,但说话间却客气非常,还隐隐觉得陈楚夫很是高明,让陆妮招待她,即没有驳祁晔的面子,也没让她好过,还把他自己撇的一干二净。如此想着把手上的策划案递了过去,“这是我们韩氏针对你们公司产品代理权的具体合作方案,陆总监可以先看一下,相信不论与什么公司比较,我们的方案都会更有说服力。”

“哦,韩小姐这么自信?”陆妮挑眉,伸手接过了文件,却没有看直接递给了助手。低声吩咐道:“你们去评估一下,下午我要看到评估报告。”

助手应声出去了,其他人尾随其后,也跟着出去了。韩如静笑道:“当然,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千里迢迢的过来,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

“这么对年过去了,如静倒是比以前自信许多。”陆妮微微扬起唇角,语气里倒是讥讽多了一些。

看陆妮像是要和自己叙旧的样子,韩如静对安安交代了一声:“你去看看,他们若是有什么问题,你解释一下。”

安安有些惊讶韩如静和这个看起来盛气凌人的陆总监竟然是旧识,有些想听些八卦,但既然上司要自己回避,还是走了的好。于是怏怏的走了出去。

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对于陆妮的冷嘲热讽,韩如静不予置否,也不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当年自己或许单纯,竟总不愿相信陆妮对自己心有怨怼,少女怀春,像安雪臣这样的风云人物,又怎么可能不成为女生们心仪的对象。只是,陆妮毕竟做的有些过分,当初的那些小伎俩,如今想来也无伤大雅。

“倒是不曾想能在这里遇到你,果然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也算是有点缘分。这么多年没见,你过的怎样?”陆妮颇有感慨,当年因为安雪臣,自己也是百般刁难韩如静,只是后来韩如静忽然出国了,自己却也觉得心里有点空唠唠的,就像失去了一个对手。

“还行吧。”韩如静不愿多谈,和陆妮谈不上熟识,也没不要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她。

“我看你和祁总关系非同寻常吧?”陆妮试探的问。

“不是,你误会了。”韩如静有些尴尬,急忙否认。

陆妮笑了一下,不理会韩如静的否认:“你也别解释,交际圈的那点事,我们都是身在其中,祁总对你确实是不一般。韩如静,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以前,有安雪臣那样的护着你,我以为,安雪臣对你的心,不会变的呢。我挺想回到从前的,现在,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了。”

陆妮的感慨,让韩如静有些唏嘘,连旁人都能感受到安雪臣对自己的用心,而自己却是一再的辜负他。好在他不离不弃,也因此,此生她决计不能相负。“用心,总能找到那个喜欢的人。”韩如静清浅的说了一句。

“韩如静,我自始至终都不清楚,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安雪臣,有没有看到他为你的付出。你知道吗?只有那个时候,喜欢才是干净的,透明的,没有参杂任何的杂质。”陆妮的眼神变得迷离,她,再也回不去了,人,一旦沉沦,便是万劫不复。

“我知道。”韩如静轻轻的回答,好在他们没有放弃彼此,最终能在一起,“所以,我嫁给他了。”

韩如静脸上的笑意,静谧婉然的绽放着,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味道,看的陆妮晃神了很久,才喃喃的自言自语:“你,嫁给安雪臣了......”像是意料之中,又像是不可置信,“你们,终究是在一起了。”

韩如静只是点头,也不说话,应该很难相信吧,她自己到现在都还有恍若梦中的感觉。

“韩如静,有安雪臣这样的老公,你还不知足,竟然还跑来香港红杏出墙,和祁晔搞婚外情,你怎么对得起安雪臣,你简直混蛋……”陆妮一阵激动,站起来用尽力气的朝韩如静吼了一通,一副气不过的样子。

“我,没有......”韩如静有些哭笑不得了,没想到陆妮的反应这么大。

“你别狡辩......”陆妮指着韩如静,似乎还在气头上的样子,“祁晔能这样给你挡酒,又殷勤的为了你的合约和陈总吃饭,你以为祁晔是什么人,会平白无故的做这些事?韩如静,你别总是这么装傻行吗?你十八岁,不清楚男人的企图不怪你,现在你都快二十八了,还不知道就是装的了。我告诉你,你要脚踩两只船,将来死无葬身之地。”

陆妮的这一通叫嚣,倒是让韩如静更惊觉不能再和祁晔这样下去了,自己虽问心无悔,可是面对一个如此强势又对自己有企图的男人,就像陆妮说的,祁晔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善良之辈,也不可能是他一是善心大发的才帮她,昨天祁晔的行为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陆妮也渐渐的安静下来,不由的的自嘲道:“你的事,我激动个什么劲。我还真希望祁晔把你抢走了,说不定我还能安慰一下失意的安雪臣呢。”

“那看来你要失望了。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韩如静这话倒是说的认真,以前一向对安雪臣的仰慕者没什么感觉,如今确是不同,要是有人打她老公的主意,说什么她都要好好捍卫自己的所有物。

陆妮新奇的看着韩如静,忽然大笑起来,打趣道:“你们若是百年好合,记得要谢谢我今天的慷慨陈词。”

“我不会给你机会见他的。”韩如静也不甘示弱的回敬道。

“不错,这样才有点气势嘛,值得做我的对手。韩如静,我最讨厌就是你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陆妮似笑非笑的赞赏道,“好了,合作的事情我们研究后会给你一个答复,放心,我一向公私分明的。我还有事忙,失陪了。”

韩如静点头,看着陆妮摇曳的走出了会议室。虽然说话直接了点,但却中肯,陆妮的心里,应该还是保留了一些原来的初心吧。只是社会复杂,人心险恶,大家都习惯带着面具示人了。

下午的时候,韩如静接到了乘腾集团的回复,言明会考虑韩氏的策划案,并请她们回去等消息,若是启用韩氏的方案,乘腾集团会派专人过来洽谈。

于是韩如静和安安订了第二天的机票回程。共事办妥了,韩如静也兑现了承诺,和安安一起去购物血拼,大吃一顿。

大型购物中心的楼下,祁晔神色寡淡的坐在车里,浏览着ipad里的文件,不时露出深思的表情。

直到有人拉开了车门,上了车,祁晔才抬头看了来人一眼。上来的人把一叠照片交给祁晔,恭敬的说道:“祁总,这是您让我跟着的人。”

祁晔接过来看了一会儿,淡淡的说道:“不用跟了,你回去吧。”

“好的,祁总。”来人虽然心里奇怪祁总这次让他跟踪的对象怎么会是两个无聊瞎逛的女人,但却没胆子过问。

“去机场吧。”祁晔吩咐了一句,随后又开始翻阅照片,忽然眼神停住在一张照片上,韩如静站在一个珠宝店的橱窗前,不知看着橱窗里的什么展品,脸上满是惊喜。

祁晔沉思了一会儿,拨通了号码:“你看一下我发给你的照片,你去把橱窗里的展品都拍下来传给我,十分钟够了吗?”

挂断后,祁晔独自对着车窗外的车流发呆,直接这种行为大概可以让一票熟识他的人跌破眼镜,他自己也解释不了,为什么对一个已婚的女人念念不忘。

ipad发出滴的一声,祁晔点开来看,发现是几件蓝宝石的首饰,样式新颖大方,不落俗套,确实很配韩如静的气质。这时车子到了机场,秘书已经从后面的车子里下来迎接祁晔。

“祁总,白茹女士联系了我,想约您一见。”秘书恭敬的说道。

祁晔顿了顿前行的脚步,说道:“哦,没想到这么快就沉不住气......”

“那总裁的意思是......”

“”不见,让她着急几天再说,这么一出好戏,落幕的太快,岂不是没有意思。”祁晔冷笑了一下,把手上的ipad递给秘书,“把照片上的这几件首饰都买下来,你去办一下。”

秘书接过ipad看了几眼,有些惊讶,总裁怎么会忽然对首饰感兴趣,虽然这些蓝宝石首饰价值连城,可是总裁身边又没有什么人用的上这些。难道,总裁对收藏宝石感兴趣了?但要说收藏,这些首饰还不值得收藏。不过总裁的心思,他可不敢乱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