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和我,撇的干净吗?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24 2013-07-09 15:19:49

  隔天韩如静就给祁晔把东西送了过去,也想借此和祁晔彻底不再联系,他们本就是因为秦家的事情才有所牵连的,总是她太心软,不想看到秦家支离破碎,老爷子当年的确胁迫她,虽然手段苛责了一点,但也提供了她最好的教育,现在老爷子毕竟这把年纪了,韩如静自然不忍心让他知道家里的这些秘密,怕老爷子知道后面子里子都过不去,气出什么病来。

韩如静到祁晔办公室的时候,秘书说祁晔正在开会,吩咐她让韩如静在办公室等他。韩如静在沙发上做了一会,觉得甚是无聊,于是起身在祁晔的办公室转圈圈。

走过办公桌的时候多看了几眼祁晔的那张大班椅,忽然心生好奇,祁晔坐在上面都是什么感觉,于是心里一动,坐上去感受了一下。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总算在工作的时候没有亏待自己,坐在椅子上舒服的根本不想起来。

韩如静在椅子上转了一圈,眼睛随意的向办公桌上的文件瞄了一眼,却让映入眼帘的几个字吓了一跳,[秦氏收购案],祁晔的野心竟然这么大,想收购秦氏。要知道秦氏的基业根深蒂固,就算祁晔再厉害,祁氏这几年风头再盛,也不可能轻易的撼动秦氏的根基,祁晔是有多大的底牌才会有这么夸张的想法?

韩如静粗略的扫了几眼,就隐隐听到外面秘书甜美的声音:“祁总,韩小姐正在里面等您。”

韩如静心里一慌,站起来快步走回沙发前坐下,脑海中却不时闪过那几个扰人的字,怎么会,看到了这些?

祁晔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韩如静微皱着眉头发呆的样子,眼中掠过意味不明的光芒,淡淡的打招呼:“来很久了?”

“没有,也是刚到。”韩如静慌忙解释,说不清心里哪来的慌乱烦杂,深怕祁晔发现她看过了他的收购案。

“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样子,不舒服?”祁晔见韩如静眼神闪烁,很少有这么不淡定的样子,有些好奇的问。

“没有。”韩如静一边回答,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的塑料袋,递给祁晔说道,“你要的东西。”

祁晔接过来,似笑非笑的说道:“如静还真是有办法。”

韩如静也没有理会祁晔的调侃,犹豫了一下问道:“要是事情真如白茹所说,你打算怎么办?”

“如静希望我怎么办?”祁晔仰身靠向沙发,好整以暇的问道。

“我说的有什么用?”韩如静没好气的看了祁晔一眼,这个男人不是步步为营的精心算计别人吗?狂妄自大的又怎么会听别人的意见?

祁晔从喉中溢出低笑:“别人说的也许不管用,但要是如静说的,也许能让我改变主意呢!你知道的,你在我心里,和别人不一样。”

祁晔这话一出,让韩如静进退两难,要是她替秦氏求情,却也是认同了祁晔话里的意思,如此一来,她倒是说不出任何话来,祁晔这招确实高明。

见韩如静沉默,祁晔也不以为然,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想和我撇清关系?没那么容易。”

韩如静心头大震,怕祁晔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匆匆告辞:“我还有事,先走了。”

“有了结果,我通知你。”祁晔也没有挽留,不急,这个游戏才刚开始精彩。

刚刚走出祁氏的大门,韩如静意外的接到了林诗函打来的电话。约她下午见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是韩如静不去,一定会后悔的,还特意叮嘱不能告诉安雪臣。韩如静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去会会林诗函,毕竟上次的合作之后,也有很久没有见她了,难道,她对雪臣还没有死心。

会面的地点在中心广场里的一个咖啡厅,环境还算幽静,室内播放着缓缓的蓝调,本意是让人放松心情,可是韩如静的心情并不轻松。

林诗函已经到了,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神色也十分的忧郁,一点都没有初次见面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

韩如静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抬头看向林诗函,问:“找我?有事?”

林诗函静静的盯着韩如静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说道:“我一直很好奇你是个怎样的女人,让ben这么多年一直这么痴心的守着你。那个时候,他可是我们学生圈子里的王子,可是他就是谁也不动心,连逢场作戏都没有。我当时是因为好奇,才想接近他,没想到他对我还算不错,会和我聊天解闷,只是有时候他看着我的眼中总是没有焦点,让人怎么也抓不到。他说我不说话的时候最漂亮,我一直以为在他心里我总是有所不同,但后来我才知道,他不过是缅怀一些失去的感情。”

林诗函说的很平静的,带着淡淡的忧伤,韩如静一下子心里有些感慨,这个女孩子爱的虽然是自己的老公,可是也执着。于是也没有反驳什么,只是说道:“这些话,你应该说给他听。”

林诗函浅浅的笑了一下,笑容中多有自嘲的疏离:“ben现在哪里肯听我说话,他巴不得我回美国,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怕你知道我们曾经多么的好。你不在的那些日子,是我陪着他,现在你出现了,我就要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吗?”

“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韩如静不禁感到荒谬,难道林诗函以为在她面前装可怜,她就要把老公让出来,“我爱他,不比你少。”

林诗函忽然有些薄怒,说道:“爱他,凭什么?让他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漂泊,你知道他工作起来一天睡几个小时,知道他胃出血直到住院,知道他一个人熬的有多辛苦。你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他终于事业有成了,你倒出现的及时,坐收渔翁之利。”

韩如静说心里不震惊是骗人的,她直到雪臣一个人过的并不会太好,但也没想到他打拼的这么艰辛,可是,她也是无暇他顾,她过的也并不轻松,甚至在一段时间里不敢打听任何雪臣的消息,或者说是和以往的旧事有关联的消息。

林诗函见韩如静的神色变得复杂,继续说道:“在他最失意的时候,是我陪着他,我鼓励他,韩如静,你就发发善心,不要再伤害他了。你知道那次你去香港他为什么没去吗?因为我进了医院,他赶来看我,他说会照顾我一直到我痊愈。这些,他不敢和你说吧。”

住院?韩如静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下,心里有些发沉,好好的怎么会住院,而安雪臣连一句都没有向她提起过,难道……韩如静忽然有些不是那么肯定,安雪臣和林诗函到底有没有他说的那么单纯。“你……怎么会好好的住院了呢?”喉咙有些发紧,韩如静还是问了出来。

林诗函笑的异常诡异,语气有些阴恻恻的:“因为,我想不通,我想不开,我想看看要是我不想活了他会不会来……”

“你!自杀!”韩如静的语气有些颤抖,她实在不能相信林诗函竟然为了雪臣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你不敢!”林诗函突兀的大声笑了几下,“为了他,我什么都敢做。所以,你还是自己离开他吧。你把他还给我,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不再相干。”

韩如静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她不想自己和雪臣之间,又牵涉出什么人命来。她觉得自己不能思考,不能回答林诗函的话。觉得这个空间一下压抑了起来。

“你好好想想,不然,我不知道自己还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听说你和安伯伯不算和睦,或许,事情会闹的不可收场,你那些小秘密......韩如静,你还记得安雪宁吗?他在天上看着你们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