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为了没有血缘的哥哥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349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还没感觉到阴谋已经向她逼近,只是对于祁晔交代她的事情有些拿不定主意。上次秦澜喝醉和她告白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现在虽然知道秦澜不是**,可是她心里还是接受不了,更不知道怎么面对一向厚待她的哥哥。况且现在秦澜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见了她一定也十分的尴尬,可她又不能什么都说明了,怕秦澜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如此想着已是日薄西山,想起安雪臣中午和自己约好了,于是准备下班,却没想到韩如清这个时候光顾自己的办公室。

“没打扰你吧。”韩如清步履优雅的走进来,俊脸上是淡淡的笑容,总是让人如沐春风。

“哥哥怎么还没走?”韩如静随意的问了一句。

“正准备走,顺便过来看看你。”韩如清在韩如静的对面坐下,看到自家小妹脸色不是很好,于是问道,“怎么了?愁眉深锁的样子。新婚燕尔是这个样子的吗?雪臣对你不好?”

知道韩如清说的也是玩笑话,韩如静打趣的回答:“还是哥哥最懂我了,要是当初选哥哥你的话就省事多了。”

韩如清也跟着笑了出来,揶揄道:“现在知道哥哥最疼你了。要是你不怕安雪臣那小子闹腾,现在后悔也来的及。”

“哥哥你也就嘴上调侃我而已,早前我就没那个机会了,我们也只能是一辈子好兄妹了。我们到底欠了安家什么呀?要这辈子如此执着。”韩如静半是抱怨的说道。

“怎么,还真是安雪臣惹到你了?不至于呀,那个混世小魔王一向在你面前最是服帖的。”韩如清有些惊讶小妹竟然是为了安雪臣烦恼,在他看来,安雪臣对小妹一向死心眼。

韩如静不可置否的耸耸肩,他们之间,还有很多没有解决的问题,她也只能相信情比金坚这四个字了。“哥哥怎么看祁晔?”韩如静忽然转移了话题。

韩如清挑眉,神色倒是凝重起来。“深不可测,他又找你麻烦了?”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祁晔就是这样的人吧。她不是少不更事的女孩子了,所以祁晔所表露出对她的心思,让她不安和惧怕。“他......”韩如静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和哥哥说祁晔和秦家的纠葛。

韩如清看到小妹犹豫的表情,心里忽然涌上些许不安,祁晔这样的男人,很难让人忽视,他要是对小妹真动了什么心思,怕小妹……韩如清忽然不敢往下想,小妹对神秘莫测的人有种近乎病态的迷恋,一如当年的安雪宁......“如静,祁晔不是什么善茬,你记得和他保持距离,要是雪臣知道了......”韩如清婉转的表达着,安雪臣绝不是看起来这么善良无欺的,当年他容忍安雪宁,也许是看在自己同胞哥哥的份上,对其他人,他不会有这么好的耐性。

“哥哥,你想哪里去了,我们没有怎么样。”听得出韩如清话里的意思,韩如静急忙否认。

如此着急的样子,更让韩如清确信小妹和祁晔之间一定不简单。却也没有戳破,只是叮嘱说:“那最好,我不知道他把你从秦氏排挤出来到底什么用意,但他对秦氏的企图绝对不简单,你身份尴尬,还是少接触的好。”

正说着,韩如静的手机响了,是安雪臣打来的,说自己已经到了她公司楼下。

“雪臣来了,快走吧。”韩如清中止了谈话,淡淡的说道。

“嗯。”韩如静轻轻的应了一声,又问,“哥哥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吗?”

“不去了,你们不会欢迎电灯泡的。”韩如清打趣着自己,忽然正色道,“如静,能遇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不容易,要好好珍惜。”

“我知道的。哥哥。”韩如静轻声应道,这世上,对自己好又不求回报的人不多,哥哥确实是始终如一。

韩如静下来的时候,安雪臣已经在车里等了好一会儿,看到韩如静姗姗来迟,抱怨道:“怎么这么久,你们公司有这么忙吗?”

“不是,正好和哥哥聊了几句。”韩如静系好安全带,问道,“我们去哪?”

“当然是吃饭了。我真是命苦啊,和老婆吃饭还要预约,没想到一个特助竟然比我这个副总还忙,这还有没有天理啊。”安雪臣唱作俱佳的表演了起来。

韩如静哧哧的笑了起来,就爱在她面前耍宝,却反驳道:“那是自然,我是给老板打工的,哪有当老板来的惬意。”

“那你来做老板娘如何?”安雪臣无时无刻不忘循循善诱。

“等你做了大老板再说吧。太子,你家的皇上不会欢迎我的。”韩如静也跟着拽起来文。

“要做大老板还不容易……”安雪臣正想发挥,说说他在美国的光辉创业史,却不想被韩如静无情的打断了。

“雪臣,我和你商量个事?”韩如静刚才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她现在和秦澜单独见面显然不合适,倒不如......

“什么事?”

“我们叫上秦澜哥哥一起吧。”韩如静心一横,脱口而出。

安雪臣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心里没由来的不舒服,让他和对自己老婆有企图的男人一起吃饭,这饭还能吃的舒心吗?虽然他们曾经称兄道弟,但兄弟和老婆他当然选老婆了。“怎么忽然想到这个了?”沉住气,安雪臣语气不算和善的问道。

韩如静咬咬嘴唇,她也不知道雪臣对秦澜和她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她当然不会问,脑子里想着各种理由,终于说道:“你原先和秦澜哥哥不是好兄弟嘛,况且他又是我堂哥,一起吃饭叙叙旧不好吗?”

安雪臣耐着性子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才没好气的说道:“你能再找个好点的理由吗?”

“我想和哥哥吃个饭不行吗?”韩如静不甘心的回了一句。

安雪臣伸手把韩如静的脸转了过来,正对着自己,一字一句的说道:“你非要我把事情说破吗?”

韩如静心里慌了起来,他知道,他竟然真的知道,她忽然有些不认识安雪臣了,雪臣知道的事情总是要比她想像的多。“哪有……什么事?”韩如静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安雪臣忽然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绷着脸说:“我不傻,他那点心思,自己都难以启齿吧。我不说破,是给大家留点面子。”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韩如静反驳道,知道安雪臣想成了什么样子,**,可事实并不是这样。

这下安雪臣是真的生气了,大声质问:“你为了他狡辩,韩如静,你脑子进水了吧。”

“我不是狡辩,他不是我哥哥。”情急之下,韩如静把事实的真相说了出来。

安雪臣一愣,问道:“你说什么?”

韩如静努努嘴,却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把事情解释清楚,唉,真是一团糟啊。

“说话啊!怎么不说了?”安雪臣阴郁着脸,追问。

韩如静心里哀叹:她是想说啊,可是这要是真说清楚了,又牵扯出祁晔了,火上浇油,到时候雪臣还不跳起来。这没事的都说不清楚呢,况且真出了点状况的......韩如静忽然混乱了,她这是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抬头看看安雪臣的脸色,知道今天自己不解释清楚肯定过不了关,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说。

“那天白茹来找我,说秦澜哥哥不是大伯的儿子。你也知道现在祁晔针对秦氏,她就想若是祁晔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以放过秦澜。所以,要秦澜做个DNA对比......事情就是这样的......”韩如静含糊其辞的解释了一通。

“这事和你什么关系,白茹不是他妈吗?这还不容易。”安雪臣大致明白了,这么说秦澜和韩如静没什么关系,那她瞎跟着掺合什么?

是和她没什么关系,不过是和祁晔有关系而已。韩如静心里默默想道,却没胆子和安雪臣说。

“不对啊。这事和叫秦澜吃饭有什么关系?”安雪臣一下子还真是没想明白。

“不是白茹,是祁晔要求证。”韩如静含糊其辞的说道。

“祁晔?我倒是糊涂了,不是白茹找的你,又扯上了祁晔?”安雪臣心里直犯嘀咕,这妮子瞒着他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啊。

知道不解释清楚是不行了,韩如静心一横,索性一股脑儿的都说出来:“最近祁晔弄的白氏天翻地覆,又对白茹避而不见,白茹没办法,就找我想约见祁晔,希望祁晔知道了秦澜的身份能过手下留情。他们见过之后,祁晔就要我去取证。我说完了。”

安雪臣迅速的过滤了一下信息,越想心里越气恼,原来不是他多心,如静和祁晔果然一直都有接触,而且该死的,面前这个女人竟然为了一个对她心生爱慕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和另一个居心叵测的男人打交道,她就不怕……男人在自己倾心的女人面前都没什么自制力。

安雪臣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她总是那么的忙,她要摆平的男人还真不少,怕自己真的气的失去理智,伸手把她掐死,黑着脸,安雪臣打开门下了车,并重重的甩上了车门。

砰的一声闷响,韩如静整个人都震了一下,心里叫苦不迭,这下是真的惹恼一向对她好脾气的安先生了。她这样私下和祁晔来往,换位思考一下她也会气炸的,只是她一时心软,答应了白茹,现在弄的进退两难。

抬头看到安雪臣正在点烟,打了几次火机都没有点着,气氛的把香烟揉碎了扔到地上。韩如静这时候就算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下车去劝,现在她说任何话都是火上浇油。

有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安雪臣才上车来,还是冷若冰霜的一张脸,一句话都没说就发动了车子,本就性能极佳的SUV火箭似的冲了出去,看这不要命的开车的架势,韩如静就知道安雪臣的火气还没有消,心里虽然有些害怕这样的车速,也没胆说话,就这么一路提醒吊胆的到了目的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