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秦澜来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989 2013-07-09 15:19:49

  车子停在一个古朴的小院门口,韩如静觉得有点儿熟悉,好像从前来过。正在脑海中搜索的时候,安雪臣已经下车并打开副驾驶的门默不作声的把韩如静拉了下来,一路拉着她往里走。

进了门,就有服务生上前打招呼:“安先生,您的包厢已经安排好了。”

安雪臣略略的点了点头,沉声吩咐道:“没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要进来打扰,忙你的去吧。”

服务生连忙点头答应,也没有再跟着安雪臣走。安雪臣拖着韩如静一路往里走,熟门熟路的显然是这里的常客。直到走到走廊尽头的一个厢房,韩如静才回想起来自己的确来过这里,那是多年前一次考试结束以后,安雪臣带她来这里吃饭,后来似乎和墨兰也来过……

正想着,安雪臣已经把她拉进了房间,砰的甩上门,转身就吻上了韩如静的唇。铺天盖地的带着惩罚的意味,尤其的火热和激烈,唇齿辗转间,滚烫的像是要同归于尽。

安雪臣有点疯狂的举动让韩如静吓了一跳,微微偏开头,有些羞涩的低喊:“你干什么……”

“罚你!”暗哑的吐出两个字,安雪臣的吻落在了韩如静微露的锁骨上,细细品尝。

微痒中带点酥麻的感觉,韩如静敏感的轻颤了一下,这个男人就是知道怎么挑起她心底深处的感官,知道今天无论如何是要彻底满足他的,不然他心里憋屈的火怎么也消不了。

微微的叹了口气,韩如静伸手去解安雪臣衬衣的钮扣,在男女情事上,她遇到他一向甘拜下风。

“想要?”安雪臣抬头,晶亮的眸子盯着韩如静问。

知道他是要逼着她承认,这男人在这个问题上一向乐此不疲,韩如静虽然觉得难以启齿,还是厚着脸皮靠在安雪臣的耳边呢喃:“你不试一下......有多湿吗?”

如此挑情的话听的安雪臣心意大动,莞尔的扔下一句话:“等会别求我。”伸手打横抱起韩如静就往里屋走去。

流水潺潺的厢房里一时春意盎然,果然,韩如静讨饶了好几回安雪臣才终于放过了她,床上地上一片狼藉。

韩如静缩在安雪臣怀里,轻声问道:“这下气顺了吧?”

“还记得这里吗?”安雪臣答非所问,脸色却已经缓和下来。

“记得。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一点没变。”

“你知道吗?当年你在这里睡着的时候,我就想要你了......”安雪臣好整以暇的用手指在韩如静肩头打圈。

“当时我还未成年,有罪的。”韩如静不禁汗颜,如此龌鹾的想法也好意思说。

安雪臣坏笑了一下:“彼此彼此,知道我忍得辛苦了吧。记得,男人都是狼,你这一副无知小羊羔的样子,最合男人胃口了。”

“我都解释过了,是你自己乱想的。”听的出来安雪臣是原谅她了,韩如静也放肆了起来。

“以后别让我知道,不然.......可不是这样就能了事的!”安雪臣恶狠狠的警告道,“收拾一下,约了人吃饭。”

“约了人你还……”疯玩!韩如静真是无语问苍天啊,这男人,一点都不浪费时间啊。

“反正等着也是等着,再说,是你让我约的,你要是反悔了,我还不乐意见呢。”安雪臣大言不惭的说着。

韩如静一阵讶异,惊呼:“你约了秦澜哥哥?”

“少在我面前叫的这么亲热。”安雪臣俊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他要是不约,如静这妮子也会想别的办法,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岂不是更危险,还不如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也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这样的账他可算得清楚着。

韩如静开心的在安雪臣脸上亲了一口:“雪臣,你真好。”

“为了个别的男人拍我马屁,我可不会领情。”安雪臣催促道,“还不快去补个妆,你这副样子要是让秦澜看到了,不知怎么伤心呢!”

韩如静白了安雪臣一眼,也不和他诡辩,知道他是故意的。像秦澜这种万花从中过的男人,眼锐的像刀子一样,会看不出她刚被人疼过的样子,更不用说是安雪臣这种折腾法。可就算知道自家男人是故意的,她也不能说半个不字,这已经是他大度的极限了。

浴室却十分的现代化,而且比想象中大了许多,还有按摩浴缸,正对面是一大片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韩如静这才惊觉这房间的格局,就是让人干这些隐秘的事情的,一时之间不由得呆住了。

“怎么?是不是这里感觉更好……不如,再来一次……”安雪臣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身后抱起韩如静放进浴缸里,还没等韩如静反应过来已经沉在里面横冲直撞。

“雪臣,外面......”韩如静被动的承受着狂风暴雨一般激烈的冲刺,却还是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那一大片玻璃窗,实在是够透明啊。

“看不见的......宝贝......放轻松好好感受......”

待到两人收拾妥当坐在隔壁的包厢里时,韩如静还是有些心虚的汗颜,自己的意志力怎么这么薄弱,完全经受不起安雪臣的任何诱惑,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早晚被折腾的散架。

“雪臣,你好人做到底,等会一定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啊!免得让秦澜哥哥怀疑。”韩如静坐下后,再三叮嘱。

安雪臣瞥了一眼韩如静,不错啊,还挺会使唤人,指使老公向没有血缘的大舅子弄根头发献给居心不良的死对头,他想着自己是疯了才能答应的吧。“闭嘴,再说就不帮你了。”

韩如静乖乖的闭上嘴,心里暗想:刚才可劲的收好处费,现在到了出力的时候临阵脱逃,那她都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

不多时秦澜就走了进来,看起来还是英姿飒爽,风采依旧的样子,冠玉般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的笑容,看到安雪臣就朗声说道:“今天什么日子,老弟还想得起有我这么个大舅子?”

明显的揶揄,安雪臣也仅仅是随意的笑笑,像是没有听出秦澜话中的意思,径自说道:“秦哥这么说就是打我的脸了,就怪如静太忙,成天飞来飞去的,连我和她吃个饭都要预约,这不,今天难得有空,她说有许久没有见到你了,一定要请你一起吃个饭。”

“是吗?难得如静还记得我这个哥哥。”秦澜神态自若的看了一眼韩如静,伸手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说道,“当时你们通知的突然,也没准备什么东西,这个就当一点心意,等你们办酒席的时候再送个像样的。”

两人说话的空档,韩如静一直在观察着,要说安雪臣演戏演的逼真也就算了,可秦澜的动作笑容,说话语气完美的无可挑剔,好像那日他的那些肺腑之言都是她梦境里幻想出来的。他怎么能在搅的她方寸打乱之后这么气定神闲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如静,愣着干什么,秦哥送的礼物,还不拿着道谢。”安雪臣的话钻进韩如静耳朵里的时候,韩如静才回过神来,发现秦澜把一个丝绒盒子递了过来,等着她接,不用说里面一定是名贵的首饰,依照秦澜的品位,出手一定不凡。

“谢谢秦澜哥哥。”韩如静笑着接过了盒子,抬头和秦澜的目光相撞,里面全是坦然,没有一丝尴尬和暧昧。韩如静心里暗自轻笑:还真是她多心了呢。也许那些不过是秦澜的醉话。他自己都忘记了吧。

“和我还这么客气。”秦澜微笑的收回手,不再看韩如静,优雅的落座。天知道他看她那一眼,积攒了他多少勇气,又花费了他多少力气。如静,悄然之间已经绽放出绚烂的光华,耀眼的无法直视,脸上流转的全是喜悦和幸福,多好啊,有人宠她,让她不受一丝伤害,不正是他希望的。可是,心里还是针扎似的难受,秦澜忽略掉泛疼的感觉,掩饰的轻轻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

“秦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这么照顾如静。”安雪臣端起酒杯朗声说道,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意,秦澜确实是他的好哥们,也确实对如静很好,要不是他知道了秦澜心里的那些想法,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应该也能很好的相处,只可惜,有些事情一旦捅破,就很难再回到当初的相处方式。

秦澜微微的笑着,好似嘲弄自己,是他亲手把如静交给了雪臣,他还能怪谁?他,是无法得到如静的,无论如何都不行。举起酒杯,清脆的碰撞声下,又掩埋了彼此多少心思。

“这里的菜都是些私人定制的,虽是家常菜但颇有新意,秦哥尝尝看合不合胃口?”安雪臣的门面功夫倒是做的不错,一个劲的劝秦澜吃菜喝酒。

韩瑞静却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吃自己的东西,仿佛自己只是个多余的摆设。一会儿功夫,安雪臣忽然向韩如静使了个眼色,韩如静会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待韩如静走了之后,包房里只剩下两个男人,安雪臣忽然说道:“秦哥你是最知道当年我和如静那些事情的,现在我们好不容易能在一起,秦哥你是不是特别替我高兴?”

秦澜微微皱眉,不知道安雪臣为什么忽然说这些,正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明白如静的心里一直就安雪臣一个人,哪怕再艰难,她都没有改变过。“如静这些年受苦了,你千万别辜负她。那个林家千金的事,她知道多少?”秦澜难免还是替韩如静担心,深怕她委屈了自己。

安雪臣挑眉看了秦澜一眼,失笑的说道:“秦哥这是信不过我,林诗函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如静怕你为难,很多事都藏在心里。可你自己要清楚,要是她说了委屈,我这个做大哥的不会放过你。”秦澜的口中吐出淡淡的警告,知道安雪臣的桃花也是多的挡不住。

“秦哥放心,不会有那样的机会的。”安雪臣淡淡的扫了秦澜一眼,觉得还是挺难和他共处一室的,心想还是早点完成了如静交代的事情。省下的闲工夫多抱一会老婆也好。

等如静差不多逛一圈回来的时候,发现秦澜已经不在了。讶异的问道:“秦澜哥哥人呢?”

“有事先走了。”安雪臣淡淡的说道。

“先走了?什么事这么着急,还不能吃完饭吗?”韩如静纳闷的小声嘀咕,忽然抬头问道,“是不是你说了不该说的话,把人气跑了?”

安雪臣不禁气结,好歹他也曾经是华尔街的风云人物,情商有这么低吗?况且就以秦澜掩饰的这么好的演技,他都不能把人戳破了呀。“在你眼里,我就这点水准?”

“当然不是。”韩如静陪着笑脸,问道,“那东西,拿到了吗?”

安雪臣伸手从西装袋里拿出一个小的塑封包,在韩如静面前晃了晃,得意的说:“小case,还不是手到擒来。”

韩如静想伸手去拿,却让安雪臣虚晃了一下没有拿着,不禁娇声呵道:“你干嘛不给我?”

“我有条件?”安雪臣老神在在的说道。

“说。”韩如静也不含糊,知道想拿到东西必定要付出一些代价,安雪臣的小算盘,可精着呢!

安雪臣晃了晃手中的袋子,说道:“这个送去之后,以后,不论是祁晔还是秦澜,都不许私下联系。”

韩如静撇撇嘴,虽有些不甘,可想想安雪臣的要求也算不得过分,于是应承了下来:“知道了,依你就是。”

安雪臣满意的点点头,把东西放到韩如静手里,顺手把她拉进自己怀里,说道:“这样才乖。”

安雪臣的语气让韩如静脸不争气的红了,这么哄她,就好像她是他的宠物一样。正想争辩,安雪臣的眼底倏然一暗,忽然吻住了她的唇,辗转间溢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宝贝,你那么诱人......可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