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那三个字,我想听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4382 2013-07-09 15:19:49

  刹那听到安雪宁这三个字,韩如静的心莫名的抖了一下,林诗函,她怎么会知道雪宁,怎么会知道这些往事。韩如静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知道这些陈年往事的人不算多,难道,林诗函的背后,还另有他人,而且是对她的过往十分了解的人,那个人,又会是谁呢?

“你......怎么知道安雪宁的?”虽然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不要问,这一定是个预谋好的圈套,可是韩如静就是忍不住想知道,林诗函到底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林诗函见韩如静脸色大变,就知道安青瞳没有骗她,她一直以为安雪臣和韩如静是两情相悦,没想到韩如静竟然最先喜欢的是雪臣的哥哥,原来雪臣的那些痛苦是因为爱而不得,因此她心底对韩如静更恨上了几分。

林诗函笑的有些诡异:“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天我能知道的事情,他日一定也有别人知道。你弄的人家兄弟阋墙,家破人亡,还好意思踏进安家的门吗?你就不觉得心中有愧,无地自容吗?韩如静,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这般的厚颜无耻。”

这些话句句戳在韩如静的心尖上,虽然雪宁的死并不是她的责任,她也用自己的方式偿还了他,可是,毕竟是她在一开始没有看清自己的心,错给了雪宁希望,最终害的雪宁一场伤心,要是没有她,雪宁也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安稳度日,也许现在还能好好的活着......她心里,总是对雪宁又那么一份亏欠。可是这些事,并不是林诗函一个外人可以说三道四的。

韩如静抬头盯着林诗函看了好一会儿,才铿锵有力的说:“你一个外人,还轮不到对我和安家兄弟的事情指手画脚。林诗函,我一再忍让你不过是看在你对雪臣也算真心,不过,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这个世上,没人比我更懂他,没人比我更爱他,你好好听清楚。”

“老婆我第一次听到你这么维护我,好感动啊。”突兀的男声插了进来,有些夸张的语调,韩如静转头看,发现安雪臣笑吟吟的站在她身旁,旁若无人的伸手揽过她的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韩如静有些讶异,她和林诗函的见面并没有和安雪臣说,她也不觉得这是偶遇。

“有人欺负我老婆,我能不来给老婆撑腰吗?”安雪臣理直气壮的回答,并转头看向林诗函,眼中有戾气闪过,沉声说道,“林小姐,我对你客气好言相劝,可你就是听不进去,那我只能有言在先,我不管你背后的人是谁,要是你再敢兴风作浪,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就算你父亲来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还有,烦请你转告那个人,这些手段,还入不了我安雪臣的眼。”

安雪臣的气势吓得林诗函脸上露出了慌乱的神情,她没想到安雪臣回来,对于安雪臣她心里多少有些惧怕,可是转念一想,又忿忿起来:“韩如静,你竟然找人来帮你,太没品了。”

“林小姐......”林诗函这句小孩子似的话惹得安雪臣莞尔的笑起来,“首先,她没找我帮她,是我自己要来的。其次,我帮我老婆有什么不对,试问你有什么立场和一个正牌太太抢她的老公?林小姐,我再劝你一句,不要傻傻的被别人利用了还蒙在鼓里。”

安雪臣的一番话说的林诗函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们走吧。”安雪臣也不想和她啰嗦,揽着韩如静的腰离开。

韩如静也没有什么继续留下来的心情,本来就是场洒狗血的剧本,自己也不必同情情敌。不过有些事情,倒是要细心的推敲一下,林诗函身后是谁?安雪臣对她似乎还有所保留。

回来的路上韩如静一路沉默,低着头垂眸不知在想什么心事,安雪臣也没有打扰她的意思,今天这出闹剧要是自己不出现的话,不知会是什么结局。他心里也清楚虽然如静嘴上不说,但心里总是对雪宁有亏欠之情,但凡提到雪宁她总是不由自主的心虚,况且两人现在在一起,如静更是觉得不安。幸亏今天因为如静去祁晔那里,他不放心就找人跟着如静,不然也不会知道林诗函竟然偷偷的约见如静。

他本以为自己对林诗函的警告她听进去了,林诗函本性不坏,不过有些小姐脾气,也是气不过她喜欢的男人喜欢别的女人,自己被比下去了,并不是真的非要和他一起不可。所以安雪臣对林诗函给予最大的容忍,却没想到,她会把主意打到如静身上,还说出了如静最忌讳的事情。这些事情,林诗函不该知道,看来一定是有人捅到了林诗函那里,林诗函不过是给人利用了。这个人,安雪臣心里暗暗有了底,和他和如静有如此深仇大恨的,也不过这么几个人。

看来,口头上的警告并没有用,他的确该有些行动了,不然,还以为他真是只纸老虎呢。

停车,上楼,韩如静几乎是机械的配合着安雪臣完成了这些事情,直到安雪臣的轻吻落在了韩如静的耳边,她才反射性的想躲开。

安雪臣心里一惊,眸子上染上了一丝薄怒,他过去的完,并没有听到她们的谈话,林诗函到底和韩如静说了什么,她竟然开始躲他。没让韩如静躲开,安雪臣把她牢牢的困在自己的两臂之间,定定的看着她问:“怎么了?有事可以问我。”

问他?!韩如静有些木然,她怎么问,问她不在他身边的那些日子,他怎么度过,他和谁在一起,他和林诗函的关系到底有多亲密?是她先离开了他,她有什么资格过问他的生活?韩如静沮丧的想:她竟然一点都不了解他的过去,他和她曾经分开的那些日子,可是她没法不在意,就像弄丢了自己心爱的东西,再找回来时也许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

安雪臣的唇温润的贴了上来,没有任何激情和急切,只是想让如静感觉他的温暖,浅浅的,丝丝的,专注的唤回她的沉思。安雪臣吻的并不深,让韩如静能轻易的开口说话:“雪臣,我觉得自己并不了解现在的你。”

安雪臣停下来,拉开了一些两人的距离,问:“你要了解什么,我告诉你。”

“你不明白。”韩如静急切的摇头,“有些事情,不是你告诉我就可以了,我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她告诉我你一个人拼命的工作,累到住院,她告诉我你痛苦难过的时候,都是她陪着你度过的。这些,不是你告诉我,我就能感同身受的,你最艰难的那些日子,我不在你身边,现在在我面前的你,和之前的你并不完全一样,可是我缺失的那些日子,再也找不回来。她那样说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不配再和你在一起......”

韩如静的话让安雪臣突如其来的激烈的吻打断了,安雪臣没想到她竟然说自己不配,这些年,是好是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等她回来,他用尽心力去爱她,要是没有他,如静和哥哥也许也能好好的走下去,是他不肯放过她,不肯成全,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亲哥哥,只要如静心里有他,就算众叛亲离他也在所不惜。

“想把我拱手让人,你想都别想,我等你这么多年,让你去忘记那些过去,不是为了这样一个结果。”安雪臣的声音低沉的有些可怕,“你听着,我的那些痛,是因为看到你比我更痛。如果你觉得对不起我,就用以后的日子好好补偿我吧。要是胆敢有什么要离开的念头,我不介意亲手把你掐死。”

安雪臣的话让韩如静更加的茫然,他痛是因为看到她更痛,这话什么意思,她听不明白。安雪宁去世的以后,有一段时间她确实夜不能寐,后来实在没有办法,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辅导,那段时间,她不曾联系任何人,雪臣,应该不会知道。可是,他的意思似乎是知道她所有的事情。

“你想知道,我就都告诉你。”安雪臣像是看穿了韩如静的疑惑,觉得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了,如果韩如静不提,他也不会再回忆那段过往,毕竟对两个人来说都不是什么愉快的往事。“我知道哥哥的辞世给你很大的打击,你觉得对不起他,也觉得因为没有留住我们的孩子而对不起我。所以,你不肯见我,你拒绝和所有人联系,你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搬家,就是为了不让我找到你。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是失去了你的消息,所以我很痛苦,拼命的找你,找的几乎要放弃,只好拼命的工作,来麻痹自己,也许林诗函告诉你的,就是那时的我。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你竟然在做心里治疗,我才知道原来你伤得这么重......我不敢再打扰你,怕你再逃,所以,我只能默默的等,等你痊愈,等你回来。如静,我知道自己自私,可是如果再让我选一次,我还是宁可让哥哥恨我,让你左右为难,也不会放开你……我慢慢的明白,我的人生要是没有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安雪臣说到这里,韩如静早已泪流满面,她以为没有人会知道那年她到底伤得有多重,又不敢让别人知道。可是没想到雪臣都知道,雪臣为她从来毫无保留……“你没错,都是我错了,我不该喜欢他的,不该知道喜欢错了不承认而一错再错,让雪宁含恨而终,让你抱憾终生。”韩如静说到这里,终于泣不成声,她真的很坏,真的没脸见安伯伯,不配得到他们的爱。

见韩如静的情绪有些崩溃,安雪臣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说:“不要怪自己,是我们让你为难了,该还的你也还给他了。他若真的爱你,便不会恨你,因为不忍看你难过。你要是想弥补,就好好和我在一起,相信他也愿意见你幸福美满,是不是?”

“可是,林诗函呢?她自杀,她是为了你自杀的。”韩如静心里惶恐,“我不想再因为我弄出什么人命来,雪臣,我真的承受不起。”

“不会的。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就不要操心了,一定会有圆满的结局,相信我,好不好?”安雪臣柔声安慰道,眼里却阴晴莫测,惹得如静想起里那些成年旧事,林诗函和那个人,他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

“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处理,不要威胁她,我怕她真的做出什么事情来。”韩如静多少也了解安雪臣的性子,天生不是软柿子,一定以牙还牙,才再三的要他保证。

“好好,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来,把眼泪擦了,不哭了,再哭明天肿着眼睛让大哥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呢。”安雪臣拿纸巾给韩如静擦眼泪,一边调侃的缓和气氛。

韩如静一把扯过纸巾自己擦起来,还不忘嘟哝:“本来就是你惹来的风流债,还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害的我手忙脚乱的不能应付。”

“老婆你谦虚了,刚才我听到你可是很那什么的维护我的。”安雪臣笑着,眼中的眸光渐渐变深,诱哄的说,“如静,你再说一次,那三个字。”

“哪三个字?”韩如静脸皮子薄,心里虽然明镜似的,反倒不好意思说了,两人靠的很近,安雪臣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让她的脸变得绯红,动人的想一口咬下去。

“你知道的,说嘛,我想听。”安雪臣细细的啃着怀中人儿雪白的脖子,惹得韩如静心里一阵酥麻的电流窜过。

“雪臣……”韩如静有些压抑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妩媚,就像小猫的爪子似的挠在安雪臣心上,安雪臣的心跳忽然就乱了节拍。

“说不说……”安雪臣威逼着,手不规矩的伸进了本来就单薄的衣服里,知道自己的女人有多敏感,他有的是办法让她乖乖就范。

虽然知道安雪臣这个滥招数,可是就是没办法让他屡试不爽,自己就是没法压抑心里的冲动,韩如静还是忍不住嘤嘤的求饶:“雪臣......求你……别......”

“你乖,我就放过你。”安雪臣好整以暇的哄道。

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过着三个字了,韩如静也放弃了挣扎,和安雪臣比手段,她真是望尘莫及。“嗯......”正想着,安雪臣的动作让她忍不住叫出了声。

“还不想说,那要不……再来点刺激的。”安雪臣此时笑的像恬不知耻的狐狸。

“啊……我爱你。”随着安雪臣手渐渐往下碰触,韩如静丝毫没有再犹豫的脱口而出。

“很好,你等着慢慢求我吧。”安雪臣满意的吻了一下韩如静的唇,抱起韩如静往房间走去,他正满身着火,就委屈她多担待了。

骗子!韩如静在意识还清明的时候忽然想到,似乎还有要紧的事情没有想清楚,可是安雪臣没再给她想清楚的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