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若相爱,请成全(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229 2013-07-09 15:19:49

  韩家兄妹到家的时候已接近午夜,可韩家的灯火却还是很亮,管家张妈看到少爷和小姐一起回来,脸色的表情顿时松弛了下来。太太在客厅唉声叹气了一晚上,老爷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谁都不让打扰,少爷摔门就出去了,家里的气氛紧绷的让人不能喘气。这下小姐回来了,还把少爷劝回来就好了。

“小姐你们可算回来了,太太一个人都快急死了。”张妈看到韩如静,赶忙有些夸张的说,少爷和小姐她看着长大,都是一等一好脾气的东家,小姐那天带了安家姑爷来,她可开心了,没想到今天少爷不知为了什么事情和老爷太太顶撞,她可吓坏了。少爷很少这么大的脾气。

“张妈,这么晚你去睡吧,这里有我。”韩如静轻声轻气的和张妈说,张妈从小待她极好,就像自己亲闺女一样。

“我没事,老骨头还撑的住,你们回来了就好。快去看看太太,少爷别怪我多嘴,父子哪有隔夜仇,老爷太太也是为你好,低个头就过去了。”张妈毕竟上了年纪,也唠叨了起来。

“我知道,您快去睡吧,别跟着我们熬了。”韩如清温和的说。

张妈这才回去自己的房间,韩如静拉了韩如清一把,韩如清的脸色还有些坚硬,身子立在那里不肯挪动。

“人都回来了,杵着做什么,难道还要人来请?”韩如静说话毫不客气,说实话,这深更半夜的,自己晚上和祁晔周1旋了一晚上,又和安雪臣置气,要不是这是家里的大事,她可不愿意理会,实在累的没什么精神。

韩如清这才在韩如静半推半就中走向客厅。沈凝早就听到了玄关的动静,却想到儿子为了个女人如此顶撞自己,心里还是有些气愤,也装作不理会。

韩如静拉着韩如清走到沈凝面前,巧笑的说道:“妈妈,哥哥我给你找回来了,任打任骂,毫无怨言。”

韩如清僵着脸,神色不算太好,这么看来刚才可是闹的有点凶,不然哥哥平日里嘴甜,哄母亲开心可是好手。

沈凝见韩如清回来,心里算是放心下来,可面上仍旧愠怒,没好气的说道:“女大不中留,这儿子大了,心里有了人,就不待见亲妈了。人说有了媳妇忘了娘,可还没成事呢,就这么着了,将来可哪有我的容身之处。”

沈凝这么顶大帽子扣下来,纵使韩如清也不能无动于衷,忙开口劝道:“妈,您说的什么话,刚才我也是着急了,才口不择言,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儿子这回吧。”

沈凝见韩如清也是诚心认错,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的骨肉,心里早就软了下来,语气也好了很多:“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操心些,倒是你父亲那里,你好好的认个错,把之前说的那些混账话都收回去。今日是自己人撞见了,他日保不准就有旁人看见,安家的女儿可不是什么名模交际花,那样的身份,可不由得别人大做文章。”

沈凝说的语重心长,韩如清的脸色再次暗淡了下去,眸子中流转着一些戾气,韩如静见状,忙拉拉哥哥的手,说道:“哥哥快去书房劝爸爸休息,爸爸这样的身体,可经不起如此熬夜,有天大的事情我们一家人一起商量,还会没有解决的法子。大家都别耗着了,妈妈这里有我呢。”

韩如清意味深长的看了韩如静一眼,见韩如静一副有我在你放心的样子,才不甘心的朝书房走去。

韩如静坐过去挽着沈凝的手臂撒娇:“妈妈,今晚我陪你睡好吗?”

沈凝无奈的笑笑,点了点韩如静的额头:“你们兄妹俩啊,打小就这么相互掩护着骗我们,明明感情这么好,可怎么就都让他们安家人迷了心。要是......”

“妈妈,您还提这茬,如静真要羞死了。”韩如静打断了沈凝的话,不让她继续往下说。有些缘分是天注定的,她想逃逃不掉,想躲躲不了,最后,也不过是顺天应命而已。

“好好,我不说了。我对你实在不算用心,也亏得如清能帮我弥补一些,现在你如此对我们二老,我真是惭愧。雪臣这孩子我看着对你也算是痴心一片,你跟着他是个好归宿,所以你们虽然先斩后奏,我和你父亲也默许了,不过你父亲面子上过不去,父亲嫁女儿,哪有不挑剔女婿的,假以时日定然能好的。”沈凝叹息,也坦白的说了心里的想法。

韩如静心里一阵感动一阵酸涩,过去种种,她已经不愿回想,韩家对她,仁至义尽,并无亏欠,哥哥和爸爸更是对她关怀备至,至于母亲……如静不想去设想这其中的缘由,虽母亲对她不亲,但也不苛责,她还有什么不能满足。“妈妈要是这么说,如静当真要无颜见人了。如静会一直记得妈妈和爸爸的养育之恩,可是大半夜的,妈妈真的要在这客厅和如静一直检讨过去吗?”

一句话把沈凝逗乐了,笑着骂道:“鬼灵精,快和我一起睡去,这么晚折腾了你一休,明儿个找你哥算账去。”

韩如静扶着沈凝站起来,朝卧室走去,却不忘说道:“如静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我们母女,有什么不能说的。”沈凝此刻的心是柔软的,为有这么个懂事知心的女儿而安慰。

韩如静踟蹰了一会儿,才说:“哥哥的性子您也知道,是逼不得的。妈妈不妨放任着他们去,也许过不多时日,哥哥自己也觉得和从前不一样了,毕竟相隔多年,彼此再见不过念着旧日的一些情谊。若是逼得紧了,反而激起了哥哥的反逆之心,倒是明知不可为而为,更是难以收拾。”

韩如静说道这里停了一下,终究是继续说道:“若是哥哥真的非她不可,等过阵子风声淡了,也可权宜。您也想想,哥哥一直这么单着,也不是办法,韩家就这么一个男丁……若是真心相爱,不妨成全。”

韩如静的话,还是说到了沈凝的心坎上,她想了想,说道:“你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清的意思,我多少知道一些,这些年他愣是谁都看不上,并非她们不好,也并非没有他动心的,不过是心里憋着当年的那口气,和我们就这么僵着。要是安家女儿不回来,也还好,终究是嫁了人的,如清再怎么折腾也翻不过这三纲五常去,现在可好,一个寡妇......”

沈凝说道这里停住,没有再往下说,相信韩如静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韩如静心里暗叹,看来母亲也是明白的,这个局倒是不好破啊。自己终究是快夹心饼,一边是家人,一边还有夫家的姐姐,弄的不好,她和雪臣的婚姻都岌岌可危,想到这里,韩如静的心情又凝重了几分。却劝沈凝:“妈妈别劳神想这些,儿孙自有儿孙福,您该好好享乐才是。”

“享乐?”沈凝轻笑了一声,“也要有那个福气。”

彼时已走到卧室。母女俩各自梳洗,韩如静趁这个空挡想给安雪臣拨个电话,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想想还是做罢了。于是这一晚,也不知韩如清和父亲在书房里谈了什么,韩如静沾到枕头就沉沉睡去,实在累的撑不住了。

这天夜里安雪臣可没有闲着,可也堵着心里的那口气,愣是不联系韩如静,却没想到韩如静这妮子够可以的,一夜工夫没想起他,连个报平安的消息也没有,再忙,还抽不出空发两个字?

不过赌气归赌气,安雪臣脑子里还是提防起来祁晔,原以为如静不在秦氏,是祁晔要把她踢出局,可现在看来并不是,他竟然是在保护她。一个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在意一个女人,要说没有目的,只有一种可能,她在他心里。想到这里,安雪臣就不能安静了,祁晔这种男人太危险了,也许如静现在觉得没什么,可是如此频繁的接触,像如静这种不设防的性子,早晚......安雪臣不能想下去,是男人对于觊觎自己老婆的情敌都不会掉以轻心。

安雪臣在书房踱步了大半夜,终于在凌晨忍不住拨通了刘谦禹的手机。

“老大,现在这个时间,你怎么会打给我,有急事吗?林家的事我已经弄差不多了,你随时可以行动。”刘谦禹以为安雪臣来催这件事,忙自己汇报。

“这事先这样,我还有事,你让莎琳娜接触一下祁晔的财团,动作不要太大。”安雪臣命令道。

那头刘谦禹不解:“老大,我们和祁晔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商场上,没有永远互不相犯的利益,不过是还不是时机。这些道理,要我教你吗?”安雪臣沉下声,原先,祁晔的目标是秦氏,他无意插手,可是若是秦氏倒台了,那么在本市,祁晔会成为最大的赢家,父亲的恒安,到时候可就被动了。另外的原因,他就不能言明了,“你小子是在温柔乡里呆腻歪了吧,脑子都生锈了,明天给我飞回来。”

“老大......”那头只传来刘谦禹的哀嚎声,老大好狠的心啊,他刚和他的小美人打得火热,就活生生的拆散人家,不过这种话他只敢腹诽一下,要是让他的小美人听到了,一定会无条件的维护偶像的形象。安雪臣,是他家宝贝心里的男神,不过好在宝贝还知道男神是用来仰慕的。

刘谦禹的哀嚎安雪臣丝毫不感兴趣,果断的挂断了。接下来,他要先收拾林家和安青瞳,不然,到时候可会自顾不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