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比算计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913 2013-07-09 15:19:49

  林诗函那档子事虽然韩如静还没有弄的十分的清楚,可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韩如静忙的忘了这一茬,安雪臣既然信誓旦旦的保证,她也暂且相信他可以处理吧。出乎意料的是,本以为乘腾集团和韩氏的合约也就是派个主管来走个过场,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陆妮。自上次见过之后,韩如静倒是对陆妮的看法有所改观,虽然利益之上,但也直率还不掩饰,比那些惺惺作态的人又不知好上多少。

由于陆妮亲自来了,也指定要韩如静接洽所有的事宜,韩如静忙的一下子没有任何空闲的功夫。倒是让安雪臣能腾出时间来处理林诗函这档子事。

要摆平林诗函倒也不是一件难事,反倒事她背后的那个人,多少和祁晔扯上了一点关系,反倒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安雪臣也无心处理什么共事,倒是又想起了前几日严景晨送来的调查报告。

安青瞳这几年倒是过的不一般,更令人惊讶的是她竟然救过祁晔的命,难怪祁晔对她也算客气。只是再深入的个中缘由,任凭严景晨也再查不出来,这其中的变故也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吧。

没想到安青瞳对哥哥却是一片痴心,就算哥哥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她还固执的认为哥哥的离世是他和如静的错,虽然哥哥生前并不喜欢她,安家都不过把她当作陪伴哥哥的一个养女,可是她心里也许就是记得哥哥的那份知遇之恩,没有哥哥,她也许要在孤儿院里一直呆着,也许去了什么不知道底细的人家。虽然在安家她也不过是个下人一样的存在,但三餐不愁,也算过的安稳。

又或许,青瞳和哥哥之间,比他想像的要复杂许多。可是,哥哥都不在了,青瞳就不必来趟浑水,凡是对如静不利的人,他都会想办法铲除的。想到这里,安雪臣拨通了大洋彼岸的电话。

美国正是深夜的时候,刘谦禹接起来的时候声音听起来有多么的不甘愿:“老大,你做什么扰人清梦?”

“你什么意思,要我等你醒了再说吗?”安雪臣声音闲凉的说,“或者,我可以劝劝现在你床上的那位......”

“老大,你这是折磨我吧。”这时刘谦禹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清醒了很多,显然已经离开了卧室,有些不满的嘟哝,“劝和劝离都是你,我就不明白我家潇潇怎么这么听你的话?”

“你小子这几日逍遥快活的得了便宜,可别让我知道你的劲都使到温柔乡里去了。”安雪臣不咸不淡的调侃了一句,也不是非要弄的他们两地分离,不过磨磨谦禹的性子,以后懂得珍惜感情。

“老大你这是信不过我,这些年你交代的事情哪一样我办的有半分差池。”听到安雪臣怀疑自己的能力,刘谦禹不高兴的反驳道。

那倒是没有,不然也不会留他在身边这么久,从美国给骗到中国来。安雪臣心里暗暗的想道,嘴上却说:“也就这点表现还算不错,林氏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都按您的吩咐进行着,也没让人发现什么。”刘谦禹有些奇怪,安雪臣既然交代了他,平日里不会再过问这些事,现如今半夜里来这一通,他心里倒是有些担忧,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变故吗?”

“也不是大事,只是有些小问题。你这几天抓紧一些,我想让林遇齐早些把他女儿领回去,省得我看着烦心。”安雪臣避重就轻的说道,也不想刘谦禹过分的担心。

“呦,老大你这是东窗事发,让嫂子知道了吧。”刘谦禹心情甚好的开着玩笑。

“你小子少贫,赶紧回去抱你的美人再睡会,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你看着办。”安雪臣说的轻巧,刘谦禹却知道这是正式的命令,要是完不成,以后他估计就要自己滚蛋了。

“知道了,老大放心。办妥之后通知你。”刘谦禹沉声保证,心里却老大不爽,这是要剥夺他说有的时间啊,他的潇潇可怎么办呢?

像是会读心术,安雪臣挂断之前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不用在心里骂我,办的漂亮,放你三天假,成天的让你们一起腻歪着。”

“老大,真是英明......”刘谦禹的马屁还没拍完,安雪臣一点都不给面子的挂断了,彼端刘谦禹忿忿了一阵子,想着还是再去抱会子美人,不然接下来估计连说句话都困难了。

交代完这么事情,安雪臣心下略微安定了一些,却不知道安青瞳到底要做什么。他站起身,在室内徒步,思考着,一时之间也有些茫然了。却在那个时候接到了韩如静的来电,说是陆妮相邀,请他们一起出席今晚的宴会。

晚间的宴会,却是乘腾集团与韩氏合作的一个类似半公开的晚宴,也预示着乘腾集团将会在未来本市的商场上占一席之地,而这次韩氏能和乘腾集团合作,绝对是对韩氏的利好消息。

由于都各自都比较忙,韩如静在家里换了晚礼服收拾妥当后才见安雪臣回来接她。安雪臣进门的时候看到韩如静穿着一件淡紫色深v露背的晚礼服时,眼中的深色不禁黯了黯,上前搂住韩如静的腰,说道:“老婆,去换一件。”

“怎么了,不好看吗?”韩如静有些不解的问道,又看看落地镜前的自己,没什么不妥的啊。

“穿这么少,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的眼睛。”安雪臣不满的说道,如静天生的好皮肤,摸上去像上好的丝缎,光是看就能让人想入非非,那种酒宴本来就是列艳的场所,他们的关系又不是公开的,他实在没那么好的气度。

韩如静回过神来,笑的东倒西歪,说道:“老公,你这么吃醋下去,我就天天呆在家里,不用工作了。”

这样才好呢。安雪臣心里暗暗想,可嘴上却没胆子说。知道自己也劝不动如静换衣服,于是伸手拿过一个可以搭配的披肩,顺手替韩如静披上:“晚上凉,多穿点。”

韩如静也不戳破安雪臣的借口,他不勉强自己,自己也要适可而止。雪臣心里有着自己的底线,不过在她面前特别的纵容。

到达晚宴会场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来的人也都差不多了。陆妮作为今晚的主人,早早的在宴会厅和一众老板打着招呼。看到韩如静和安雪臣一起进来,笑的尤其娇艳的款款而来。

“安学长,好久不见。”陆妮风姿卓绝的在安雪臣面前站定,笑容娇艳的像绽放的牡丹,一双眼睛放肆的盯着安雪臣看。

出于礼貌的,也会必要的社交礼仪,安雪臣还是伸手和陆妮握了一下,只是很清浅的一个碰触就收了回来,对于陆妮曾经对如静做的那些事情,他不能原谅,即使不追究,也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看,虽然陆妮做那些事情的初衷时因为他。

安雪臣不说话,仅仅是礼貌的微笑着,他回来,不过是想着这么多年也许陆妮对当初他的警告还是很不满,无端的发泄到如静身上。一个林诗函已然如此,再加一个陆妮,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学长这是看不起陆妮,连话也不愿意说一句。年少轻狂的事情,学长还记着做什么。”陆妮说的巧笑兮焉,倒是弄的安雪臣觉得自己太过步步为营了。

“陆小姐如今风生水起,我自不敢造次。陆小姐代表乘腾集团,自然知道进退之间的各种关系。”安雪臣的话还是带着一丝丝的警告,陆妮如今身份不同,做事当然要权衡再三。

陆妮轻笑,笑容里多有落寞,总是和从前一样,护着韩如静,也是韩如静天生命好,总有这么多的人护着她,自己怎就没有这么好的福气呢!如此想着,也不想再在言语上占什么便宜,人都成双成对了,自己还瞎起劲什么。“安总严重,不过韩氏是乘腾的合作方,今晚怕是要暂时借如静一用了。”陆妮瞟了一眼韩如静,倒真是天生丽质,在商场这么多年,绝不是没有手段的,但看起来还是透着清纯的味道,难怪让男人们这么着迷,连向来不近女色的祁晔也……倒是等会儿都来了,看安雪臣如何镇得住这么强势的男人。

“陆小姐说笑了,如静的事,一向她自己做主。我不过是个陪客,不用特意招呼我。”安雪臣看了眼韩如静,说的不着痕迹,本就是陪如静来的,看来陆妮也不会太为难,自己倒是放心了不少。

“如此我们先过去,安总自便。”陆妮也不废话,挽着韩如静的手就要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