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别样的晚宴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648 2013-07-09 15:19:49

  陆妮和韩如静看起来很亲热的一起携手离去,倒是让旁人都觉得乘腾和韩氏的合作前景一片光明,不过两人之间到底在嘀咕一点什么旁人也是无从得知。

“这次回来又看到他,比我印象中的更加有魅力。韩如静,说句心里话,我有点忍不住想动手抢人了。”陆妮灿烂的笑着,半真半假的说着。

韩如静心里也没当回事,嘴上却不饶人:“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我们家雪臣的定力可不是一般的好。”

“现下倒会一味的护着他了,当初他追你那么紧,你怎么就缓不过神来。”陆妮暗暗的讽刺了一下。

韩如静清浅的笑,当初要是她悟的到这些,也不至于折腾出往后的这么些事情来。人们大抵这样,事情发生了才开始思考,开始补救,开始追悔,却其实已经错过了不少良辰美景。“当初你追的他也紧巴巴的,现在才缓过来不是。”韩如静一句话给呛回去,真是一丝丝都不肯相让。

陆妮也不恼,真是说:“这么大的架子,敢对我这个合作伙伴说重话,也不怕我一生气就反悔了。”

“要是这点公私都分不清楚,你也来不了这里,不是?”韩如静这句话倒是对陆妮绝对的肯定,美色只是商场上的配角,最重要的终究是头脑。

“我是不是要谢谢抬举了。”陆妮也不客气的收下了韩如静的褒奖,却话锋一转,“不过我还真觉得我们不是一路人,连说话都这么费神。”

“那还真委屈你了。要不你在韩氏随便挑一个能说话的......”韩如静好心的建议道。

陆妮却没有回答,径自朝门口看去,边说:“今晚的大人物来了。”

韩如静也跟着看过去,却是看到祁晔的身影出现在宴会厅的门口,身侧竟然还跟着安青瞳,韩如静的心里莫名其妙的跳了一下。

“不一起去迎迎。”陆妮说着朝门口走去,韩如静没法子,也只好跟着走过去。说心里话实在是不想看到祁晔,但其实大家的圈子都很小,同在一个城市,又怎么可能完全不碰面。

“祁总大驾光临,真是让陆妮脸上增光,蓬荜生辉。”陆妮这时完全是一副yao娆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刚才和韩如静说话时的针锋相对。

祁晔的脸色虽然还是冷冰冰的,但总算说话还是客气:“上次承蒙陈总和陆小姐的关照,陆小姐头次来这里,祁晔怎么能不尽尽地主之谊。”

“祁总一言既出,可不要闲我以后叨扰的烦人。”陆妮确实会看形势,知道祁晔这个地头蛇的承诺可不易得。心里也明白祁晔对她如此客气是因为韩如静的关系,不竟心里感叹韩如静的命的确是好,这样一个男人却为她费尽心思。

这样的宴会,祁晔原本是不会来的,碰巧安青瞳看到了桌上的请柬,不经意的问起,祁晔不知怎的心里一动,竟也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带安青瞳来。安青瞳原先心里欢喜,从认识祁晔开始,这个男人比安雪宁还要冷淡,天生对女人不感兴趣似的,难得他主动提起要带她参加宴会,她当然高兴。

陆妮的话,祁晔却不再应承,似看非看的瞟了一眼陆妮身旁的韩如静,冷冷的说道:“韩小姐,连句应酬话都不会说了吗?倒是要多向陆小姐讨教一二。”

韩如静心里一惊,略有些僵硬的说道:“陆妮才是宴会的主人,我一个陪客,怎好宣兵夺主。”见着祁晔,韩如静不知怎么的总不自在,况且今天这样的场合,觉得特别的不安。倒是祁晔一贯冷淡的态度,与平日里无异,倒是自己多心。

祁晔抬了抬眼皮子,也不应声,却是将韩如静看了个仔细,相较于陆妮的妩,媚多姿,韩如静显得更加端庄纯然,可就是这样拒人千里的姿态,让祁晔心里很不舒服。

“祁总不介绍一下,身旁这位小姐吗?”陆妮巧笑的说道,祁晔出席宴会甚少携伴,所以陆妮对祁晔身边这个看起来冷若冰霜的美人特别好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总觉得这个冰美人和韩如静有股子相像的地方。

“安青瞳。”没有任何的修饰,就说了个名字,反倒让两边都显得尴尬。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恰巧安雪臣走了过来,大方的搂过韩如静,笑着说:“祁总真是喜欢藏人,青瞳妹妹回来了这么久,也不让她回安家看看父亲,问候一下哥哥姐姐。”

这话说的陆妮一下子愣住了,她倒是不知道安雪臣还有个这样的妹妹,却见安青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不像是见到了哥哥开心的样子,心里疑惑不已。若是安雪臣和安青瞳是兄妹,祁晔偏帮韩如静也说的通,但看祁晔对韩如静的样子,可不像是对待未来嫂子,况且她怎么看都觉得面前这个冰美人配不上祁晔。

“安总说笑,青瞳这么大的人了,做什么都是自己决定的,我不过尊重她的决定。”祁晔说的圆滑,自上次青瞳在花店闹事之后,他也了解了一些她和安家的关系,从小被安家领养的不受重视的养女,许是这样的原因,青瞳从不与他提安家的事情,他也觉得这些过往没必要挖掘。

祁晔的庇佑倒是让安青瞳原本红白交错的脸上有了一些缓和的笑意,起码没有让她在外人面前这么难堪。却听祁晔接着说道:“既然今天有缘碰见了,青瞳,你和安总好好叙叙旧,免得安总日后心里老埋怨是我拦着你。”

祁晔说话总是绵里藏针,安青瞳虽然不愿,也不忍驳了祁晔的面子,于是不情不愿的点头。安雪臣倒确实有些话对安青瞳讲,也不作声的算是答应了下来。

这时宴会厅已经响起了舞曲的旋律。“陆小姐,可否陪在下跳支舞?”祁晔嘴上问的是陆妮,眼神看得确实韩如静。

陆妮多有眼力见得人,哪会不明白祁晔得心思,于是推脱说:“祁总恕罪,我这个主人还要招待别的客人,不如让韩小姐陪你跳一支,祁总意下如何?”

“韩小姐觉得呢?”祁晔这才光明正大得看向韩如静,反问道,却见韩如静不怎么情愿得看了安雪臣一眼。

韩如静心里的确不甘愿,本来大家好好得说些客套话,没想到一下子火就烧到了她身上,原本跳支舞也没什么大不了,却是安雪臣也在,她心里确实觉得尴尬,于是去看安雪臣,安雪臣得表情却很淡,也看不是是不是介意,韩如静无奈,只能勉强笑着说:“祁总盛情,我怎敢推辞。”

“韩小姐请。”祁晔没多说什么,做了个请的手势,携着韩如静滑进了舞池。这厢陆妮看安雪臣和安青瞳这两兄妹是有话要说,也知道自己杵着尴尬,于是推脱:“二位难得见面,一定有话要说,我还有别的事情忙,如不能奉陪,招待不周还望见谅。”说着举杯朝二人致意后就离开了。

顷刻间就只剩下安雪臣和安青瞳两个人,安青瞳冷冷得站着,也不和安雪臣搭腔,却听安雪臣沉声问道:“既然走了,何必再回来?”

安青瞳冷冷得倪了安雪臣一眼,哼了一声:“我是去是留,和你们安家早没有相干。”

“既然不相干,现在闹这些事情出来是做什么?”安雪臣走进一步,低声质问。

安青瞳抬头,脸色没有多大得波动,说道:“我做什么事,轮不到你过问吧。”从前在安家,安雪臣也没拿她当过妹妹,现在却来多管闲事。

见安青瞳不承认,安雪臣不由恼火得把话挑明了:“安青瞳,你要做别的我管不着,可背地里指使别人给你当枪使,也未免太不上道。别以为你暗地里做手脚我就不知道,到时大家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

安青瞳诡异得冷笑,说道:“你凭什么威胁我,有本事就和我过过招,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我答应过雪宁,一定不会让你们就这样逍遥快活。”

见安青瞳劝说不进,安雪臣也不愿和她啰嗦,只是扔下了一句话:“你有胆做就等着承担后果吧。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不是雪宁的本意,只是你歪曲了心里对他来不及说出口的情意。”

“安雪臣,你胡说什么?”安青瞳双眼一瞪,厉声喝道。

“我是胡说吗?你心里清楚的很,你心里恨的,是雪宁把他的关注全给了如静,你得不到他的爱,又无法补偿,只能把心里滔天的怒气都移驾到如静和我头上,你并不是替雪宁讨公道,不过是替你自己付出的感情讨个说法。”安雪臣盯着安青瞳,看着她急红的脸,却丝毫不放过她。

安青瞳又羞又怒:“你住口,不是你说得那样,雪宁哥哥他恨你们,可以他走的太急,而我,一定要替他讨回公道。他不能就这么白死了。”

“安青瞳,你真是可怜,你整天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不愿面对现实,是怕发现现实不是你想的样子,这些年你都恨错了人,你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安雪臣的口气满是怜悯和可惜。

“不,你休想用这样的话来混淆我。我没有错,我一定要你们付出代价。”安青瞳愤恨的咬着唇。

“你若是愿意,可以去问问我父亲,他现在,还恨不恨如静,若是一个父亲都能原谅,你还有什么好恨的。说到底,你又不是他的谁?”安雪臣淡淡的给安青瞳下了一剂猛药。

你又不是他的谁?安青瞳心里忽然一阵寒凉,安雪臣的话真是锐利的向一把刀子,直插的她心里疼痛难当。雪宁,到最后一刻都在劝她,不要为了他,找任何人报仇。她永远记得雪宁当时的平静,只是怜惜的看着她说:“青瞳,我是注定辜负了你,其实,我早就谁也不恨了,她能好好的爱他,我也没什么遗憾,我终究是别人的拖累,不如就这么走了的干净。你好好的活下去,不为我,不为任何人,只为你自己。总有一天,有人能发现你的好,这个世上,总有一个人该是你的宿命。”

雪宁不争不恨,可是她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么遗憾的走了,她不能挽回他的生命,但不会放过剥夺她继续在他身边权利的人,她本不求雪宁能回眸看她,只是能这样静静的陪着他,她就安心了。可是,连这点小小的奢求都不被允许,她为什么不能恨,为什么不能讨回。雪宁善良的不争,那她替雪宁去争。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谁记得一个已经故去的人,只有她。

安青瞳猛地抬头,紧盯着安雪臣说道:“安雪臣,我不会这么轻易罢手的,鹿死谁手,我们走着瞧。”

话说到这里,似乎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只有鱼死网破,各凭命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