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晚宴的误会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028 2013-07-09 15:19:49

  这厢韩如静虽然是和祁晔在跳舞,可是眼睛总是偷瞄着安雪臣和安青瞳,她心里隐隐觉得不安,这两个人一向无话可说,现在莫名其妙的凑在一起,能说得她想想也知道,不过是她和雪宁。

祁晔低头,看到怀里的女人虽然和自己迈着熟练的舞步,可是明显的心思不在这边,微微的有些不悦,俯首在韩如静耳边说道:“这么心不在焉,合适吗?”

韩如静正想着心事,被这突如其来得声音吓得一个激灵,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毕竟这是对舞伴的不尊重,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辩解的,只是低头沉默着。

“他们好歹也算是名义上的两兄妹,你还怕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弄出什么乱子来。”祁晔淡淡的说了一句,混迹商场的,明面上的事大家都会做得漂亮,不过是暗地里耍的阴谋手段,只能技高一筹着胜了。

“我不是......”韩如静想解释,转念一向祁晔也许并不清楚他们的过去,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于是又不作声了。

“怎么不说下去了?”舞曲是华尔兹,韩如静几乎是让祁晔带着跳的,她没有想到祁晔这样冷傲的人竟然能跳这么好的舞,还能游刃有余的和她说话。

“你和青瞳,这么认识的?”韩如静没有回答,却问了这个问题,她原先想问他们什么关系的,终究觉得不太妥当。

祁晔深深的看了韩如静一眼,沉吟了一下才说:“好奇?”

韩如静倒是诚实的点头,她确实想知道,他们的目的都不简单,如此两个人凑到一起,她心里总是觉得不安。

“她救过我。”祁晔的回答很简单,但大大出乎韩如静的意料。

“你也要人救吗?”原本心里的想法却脱口而出,才暗暗觉得不妥,不好意思的做了个鬼脸。

韩如静偶尔的调皮表情让祁晔心里大动,就是这样有时端庄大方,有时娇俏可人,才总是心里放不下,忽然伸手一放,韩如静本就在旋转,一时之间失去了中心,站立不稳,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却被祁晔一把揽进了怀里。轻轻在韩如静耳边说道:“谁能保证没有特殊情况。”

舞曲还在进行,祁晔的动作一气呵成,韩如静却慢慢回味过来他是在告诉自己,青瞳和他是怎么回事。这个男人,不能好好说吗?非得来个惊险的。有些气恼的说道:“你故意的,害我出丑。”

祁晔的唇边有着一丝清浅的笑容,要不是余光瞄到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他还真是想不管不顾的就把韩如静拉走,不过这种事,一向冷静的他不会做。他为韩如静破的例也算够多的了。“不是好好的。”祁晔的语气莫名的听起来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宠溺。

好好的才气人,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况且还有安雪臣在一旁盯着,任何看起来亲昵的动作,都有可能会让她回去解释半天的。韩如静有些生气,不再做口舌之争,反正也说不过祁晔。

一曲结束,祁晔忽然在韩如静要离开的时候凑近她说了一句:“明天的结果,你来看吗?”

韩如静倏然退开一大步,忿忿的说道:“和我没关系。”

祁晔意味不明的笑了,说:“我等你。”

韩如静扭头,朝安雪臣走去,没搭理祁晔,爱等就等去,她可没说要去。

安青瞳看着走过来的韩如静,心里一阵恼火,几时见过祁晔如此耐心的和人跳舞,祁晔看她的眼神,明显的透着耐人寻味的意思。忽然唇边勾起一阵冷笑,向安雪臣道:“好不容易从雪宁哥哥那里抢来的人,可要看牢了。没多少女人经得起祁晔的另眼相待。”

安雪臣冷冷的剜了安青瞳一眼,他有眼睛看的到,祁晔倒是比他想的还要对如静上心,不过,这可不是安青瞳该管的闲事,也凝下了声线:“你还是自己多费心看着祁晔吧,这样的男人,比哥哥难伺候多了。”

“你!”安青瞳正想发作,却见韩如静已经走到了面前,于是硬生生的吞下了反驳的话。

安雪臣迎上去语气平和的问:“差不多了,和陆妮打个招呼,我们先走了。”

“好。我们一起去吧。”韩如静回头在人群中寻找陆妮的身影,找到后挽着安雪臣的手就走,连看都没有看安青瞳一眼。

安青瞳的脸色掩饰不住的难看。却看到祁晔也朝她走了过来,于是只能堆着笑脸说:“祁晔,你也陪我跳一支舞吧。”

祁晔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面无表情的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有视频会议要开,等会让司机先送你回去。”

说着率先走了,也不管安青瞳的反应。安青瞳气闷的牙痒痒却不能发作,祁晔都走了,她留在宴会上还有什么意思,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跟上了祁晔的脚步。心里默默的想:韩如静,我今日受的所有不甘和屈辱,他日一定要向你一一讨回。

离开宴会,一路上安雪臣的脸色不算好。韩如静犹豫了再三,还是不自然的问了:“生气了?”

“你也知道我会生气?”安雪臣斜斜的睨了韩如静一眼,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祁晔会来,还带着安青瞳。”韩如静尴尬的解释,明明是陆妮想见安雪臣的,怎么就变成了她的不是。

安雪臣的语气有些薄凉:“我倒是没看出来他对你这么上心,你对我说的可是有所保留的。”这样不愠不火的,倒是让人异常的难受,明明在意,却装作不在乎,摆明了让韩如静自己权衡,可是又怎么能够和盘托出。

“我没有,起码我对他没任何意思。”韩如静再次强调。

安雪臣哼了一声:“那就是你知道他对你的意思了,还不怕死的和他接触,你以为祁晔能纵容你到什么时候?”男人但凡对女人好,哪有不求回报的。

听安雪臣阴阳怪气的说话,韩如静的心情顿时变得不好了,也气呼呼的说道:“那你什么意思,让我成天呆在家里,不和任何男人接触,就算是清白的了。那你和林诗函还纠缠不清呢,我可什么都没说过。”

“你不要混淆视听,我在说你的事情,你提林诗函做什么。她的事我哪一样没事先知会你?”安雪臣也跟着来气了,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

“知会我?她自杀在医院这么久,你有想到和我说吗?要不是她自己来找我,我都不知道你还能让女人为你自杀?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好?”韩如静也不想在言语上占下风,针锋相对起来。

“好不好你会不知道,我看你也挺享受众星拱月的感觉,一个秦澜还不够,现在又多了个祁晔,你也挺能招人的。”安雪臣冷冷的说道,脚下的油门踩的颇重。

“我招人?你讲点道理,是我招惹的吗?”

“你要是拒绝的够坚决,还有人会成天惦记吗?”安雪臣眼睛盯着路面,脸上的线条都冷硬了下来。哪有男人愿意老婆天天让人惦记着的。

“安雪臣,你行,你会说我,就不想想自己什么情况,有什么资格说我……”韩如静还想说下去,手机的铃声却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看到这么晚是母亲打来的,韩如静的眉头皱了起来,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母亲很少找她,尤其在深夜的时候。

“妈,有事吗?”韩如静接通的时候,语气已经平复了下来,安雪臣听到是岳母打来的,也不再作声。

也不知那头说了什么,韩如静的脸色有些难看,沉吟了半晌才说:“这事,我知道。哥哥的性子您也知道,我不告诉您也是怕您和爸爸一时不能接受,这么多年哥哥一直不结婚,也是心里过不去这个坎,您也多体谅他。哥哥我会去找,一定把他带回来大家好好商量这事,您看行吗?”

那头又说了什么,韩如静没有再支声,挂断了。车厢里一时安静了下来,韩如静拨了一会儿号码,都是关机的声音,忽然问:“雪晴姐姐现在住哪里?”

“你问这个做什么?”安雪臣见韩如静眉头深锁,也没再继续刚才两人吵闹的话题,问道,“出了什么事?”

“我家知道哥哥和雪晴姐姐的事情了。正闹呢!”韩如静声音有些疲惫,如今这个情况,正是多事之秋,“哥哥手机不通,我想去雪晴姐姐那里找找。”

“我打给姐姐。”安雪臣说着就要拿手机。

“不要打。直接过去吧。”韩如静也不解释,就这么说了。

安雪臣只能做罢,了解的点点头,姐姐从家里搬出来一些日子了,现在一个人住,可是他不明白如静怎么这么笃定如清大哥就在姐姐那里呢?

安雪臣没有问,只是调转了车头,韩如静也不想解释,她并不肯定,只是想碰碰运气,人受伤的时候下意识的会找信得过人舔舐伤口,而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自己心里深爱的那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