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自导自演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74 2013-07-09 15:19:49

  这晚,还有一个人彻夜未眠,祁晔接到了手下的报告,盯着手里头的照片和材料看了好一会儿,连手下的人都有些摻的慌,是祁总让他去盯着青瞳小姐的,如今主子不发话是什么意思?

祁晔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那晚韩如静告诉他她结婚了,他失去理智的强吻她,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心里恨的没地方发泄,堵的人生疼。现在看到这些照片,他再次有了那种冲动,她笑靨如花,却不是为他绽放,她在安雪臣面前那么自在,在他面前却处处提防,这就是区别,她爱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不是他。

祁晔脸上,有了森然的笑容,看的人直突突的打了个冷战。手下忍不住问:“主人,您看……”

祁晔大手一挥,照片散落四处,脸上的毫无笑意,像是封冻了一般:“让他们去闹,我倒要看看,是谁丢脸。”

手下应声,正欲退出,没想到祁晔又说:“给我盯紧青瞳,我交代你的事,可记得。”

“属下知道。主人放心。”手下赶紧答道,自个主子还是第一次,让自己盯着一个女人,为了另一个女人。他跟随主人多年,可以说是他的暗卫,没想到主人竟让他去看着青瞳小姐,原以为青瞳小姐在主人心中地位不一般,却不曾想主人的交代竟然是:但凡青瞳小姐对韩如静有任何伤害,不必呈报,任凭处置。

到这里他算是明白了一些,韩如静才是主人心尖上的人。虽然他不懂情爱,但也难怪主人刚才那么生气,但凡男人,尤其像主人这么出色的,怎么能忍受心上人成了他人的新欢。不过这些,他只敢心里揣测,可不敢妄加评论。

手下退出后,祁晔一个人静默的坐了一会儿,也不管是什么时间,径自拨通了安青瞳的手机。

安青瞳甚是诧异,祁晔很主动打给她,尤其这个时间,倒地为了什么。却镇静的问:“祁晔,这么晚找我?”

“明早来我办公室。十点。”祁晔声线冰冷,毫无暖意,也不见起伏,让安青瞳心里不禁打了个寒战。

“有,要紧的事吗?”安青瞳话还没问完,对方已经挂断了。弄的安青瞳莫名其妙的愣了好一会儿,祁晔,到底怎么了?

第二天早上,韩如静还在吃早餐,就接到了安安的来电,那头焦急的声音响起:“韩姐,你现在在哪里?”

“怎么了?”韩如静不明就里的问。

“你快看我发给你的邮件,出大事了。你要是在表哥那里,先商量一下吧。我等你回复。”

韩如静某明奇妙的点开了安安发来的邮件,醒目的标题一下子让她愣住了,再往下看,全文都是她和安雪臣状似亲密的照片,还含沙射影的暗指安雪臣不顾未婚妻的脸面,公然出轨。身为秦家二小姐的她,甘愿当第三者,诸如此类,直说的她是个红颜祸水,林诗函却如何可怜不幸,还没出嫁已然碰上了这样的丑事。看到后来,韩如静倒是笑了起来。

安雪臣正从厨房走出来,明知故问:“什么事,这么好笑?”

韩如静抬头看了安雪臣好一会儿,把手机推到他面前,笑着说道:“我竟不知,自己还有这本事,魅惑安家少爷抛弃了未婚妻,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安雪臣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标题,也没说自己早知道这个事情,只是反驳:“有那么好笑吗?你老公被人冤枉成了程世美,你还高兴!”

“人家正主不着急,我这小三着的哪门子的急啊?”韩如静似笑非笑的看着安雪臣,看的安雪臣心里直发慌。

“待会儿公司门口一定都是记者,老婆你怎么打算?”安雪臣竟看不出韩如静什么意思,只好四两拨千斤的打太极。

韩如静仍旧是笑着,不疾不徐的说:“你不正打算着嘛!闹这么一出,你倒是省力,随便澄清一下,两厢都解决了,可害我要跑断了腿。”想想老爷子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她就准备着去秦宅解释吧。

“老婆,我可是受害者,好端端的给人说成了偷情,你都不用安慰我一下。”安雪臣故作可怜的说道。

韩如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我一正牌还让人说成小三,我找谁说理去?”

“如静......”安雪臣还想哄什么来着,没想到被韩如静硬生生的打断了。

“安雪臣,你这心思不错啊……连我也算计上了。”

”如静,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安雪臣还想装傻。

“你也别掩饰了,严景晨家的报纸,你不发话,他敢多登一个字。”这才是韩如静看着看着笑了原因,看来是安雪臣授意的,不然严景晨哪敢在他这太岁头上动土。

听韩如静这么一说,安雪臣凑过去一看,心里直骂:臭小子,玩我呢!先记着,看我怎么收拾你。却死乞白赖的过去把韩如静拉到怀里,哄道:“老婆真是英明。我正想和你解释呢。”

韩如静可不吃这一套,这件事她仔细的想了一下,发现没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若是他们不澄清事实,她韩如静和韩家秦家的脸面,包括安家的脸面都没处放了,定然会成为上流社会商圈的笑话。所以只有澄清这一条路,如此一来,不仅解决了林诗函的问题,还把她韩如静的已婚省份大大方方的推了出去,纵使秦老爷子震怒,也是无计可施。再者,她不敢说安雪臣还有什么小心思,但一定还有有利于他的地方,不过一时还想不出来。

见韩如静沉思不说话,安雪臣忙说:“这事我确实知道,昨晚上景晨就打给我了,不过确实是有人捅出来的,不是我自己自导自演的。我不过想顺水推舟,解决一些麻烦。”

哦?!韩如静挑眉,安雪臣的话她还是相信的,不过不是安雪臣自导自演的,又会是谁呢?林诗函?林遇齐?可这样鱼死网破,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如果不是他们,还有谁?此时,韩如静才觉得这件事情也许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两人还没说完,安雪臣的手机已经响个不停了,几乎是同时,韩如静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两人相视而笑,安雪臣侧头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是安季明打来的,也没有急着接通,只是回头问韩如静:“老婆,你说,这事这么处理?”

韩如静心想,好你个安雪臣,这是给她下饵呢!要是她答应了,便是顺水推舟的事情,要是她不答应,倒是难堪了他们自己。低头看了眼闪个不停的手机屏幕,老爷子一定在家里气炸了,不然也不会亲自来电。于是轻巧的说道:“静观其变吧,各自应付该应付的。”

敌不动我不动,以不变应万变一向是最好的应对法则,安雪臣要是连这点危机公关能力都没有,想必也不用混下去了。安雪臣见韩如静不松口,心里明白她还是不满意自己的处理方法,的确是处于他自己的私心,刻意忽略了她的感受。不过他也没后悔,事情总是秘而不宣,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好处。“那,我们各自看着办吧。”

四两拨千斤大家都会,韩如静不表态,那么他做到什么程度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被认可的,他不必顾及。

也没有再交谈下去,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也容不得两人再深入的交谈,现在还是各自处理自己的事情吧。安雪臣也没有要送韩如静的意思,两人各自开车避开记者出去了。幸好安雪臣买的高档小区,有很完善的保全系统,记者们只能空守着,也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