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如静,不如跟了我吧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006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这个觉睡的并不舒服,半梦半醒之间却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恍惚间也不知道是几点钟,拿起手机就接通了:“喂,哪位?”语气间有着浓重的鼻音。

那头却一片静默,没有了声响,韩如静费力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瞬间清醒了过来,竟然是祁晔……

“睡着?”祁晔冷冷的说了两个字,听不出是什么口气。

“祁总,有事找我?”韩如静答非所问,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总不能说是吧,这种时间还赖在床上,怎么说的出口。

“我记得说过等你来看结果的,你的意思呢?”祁晔盯着办公桌上刚送到的档案袋,一脸的似笑非笑。

“我说了这事和我没关系,祁总怎么对秦氏,都不是我该操心的。”韩如静有些无奈的被迫说道,可是说的很没有底气,秦氏的事,到底她还是身不由己,无法旁观的。

“是吗?”祁晔的尾音拉的很长,笃定的说道,“这份DNA报告就在我的桌上,要是你不来,我就原封不动的给秦澜送去,我想不管什么结果,一定都很精彩吧。”

祁晔完全是****的威胁,可是点中了韩如静的死穴,开玩笑,她这么费劲就是不想让秦澜知道真相,要是......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韩如静万分无奈的说道:“我这就过来。”

祁晔无声的笑了,对付韩如静,他还是有办法的,不过又皱了眉头,这个点还睡着,是病了吗?

韩如静到达祁晔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接近午餐的时间,一路上来也没有人阻拦,想必是事先知会过的,就连门口的秘书也不在,整层总裁办公区都静悄悄的。

韩如静不得不先敲了几下门,却没人应,无奈之下自己推门进去,发现祁晔也不在办公室。思付了一会儿,韩如静决定还是在办公室等一会,忽然想起了上次看到的秦氏收购案,忐忑之间,还是决定忍不住朝办公桌走去。

入目的竟然是标着某实验机构的名称的文件袋,不用说想也知道里面正躺着秦澜的DNA检测报告,虽然白茹的话是可信的,若不是真的,白茹也犯不着如此自毁声誉,但还是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

韩如静伸手把文件袋拿了起来,前后看了几下,正在犹豫之间,耳边却响起了祁晔的声音:“拆开来看看,我也很好奇呢。”

韩如静着实下了一跳,手中的文件袋也没有拿稳,就掉到了桌子上,脸色有些发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的缘故,就这么扭头看着祁晔,也不说话。

祁晔皱眉,平时看着胆挺大的,怎么这会子吓成这样,伸手捏了捏韩如静的脸颊,调侃道:“吓傻了?”

殊不知韩如静心里本就装着许多事,心思有些恍惚,想的出神时忽然来了这么一下,谁都会吓得不轻,于是没好气的说道:“你哪冒出来的,这么吓人?”

祁晔心里失笑,这妮子说话也有意思,本就是他的办公室,不过是去打个电话的功夫,没想到等的人倒是来了,还反倒让人宣兵夺主了。“我自个的办公室里,你说我哪冒出来的?倒是韩小姐不请自进,与理不合。”

韩如静这时已然回过神来,发现祁晔就在她身后站着,不自在的挪了挪步子,在两人之间让出了一点空间。“祁总那样的请人方法,我怎敢不来?”

祁晔眼底没忽略韩如静想和他保持距离的小动作,再加上小小的一句呛声,祁晔顿时不高兴了,语气也沉了下来:“既然来了,就拆开来看看。”

韩如静也不含糊,原本就是为这事来的,也不耽误时间,于是拿起文件袋拆开后把里面的报告拿出来,虽然心里已经知道结果,可是真的看到,还是难免有些感慨。自古豪门望族,都藏着这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都是痴心人求而不得种下的祸害。

此时祁晔已经踱步到了办公桌的另一边,好整以暇的说:“这事倒是有意思起来,秦澜现在换了身份,我倒是不能全力以赴了,不如把秦澜也请出局,如静觉得呢?”

祁晔这话说的极有意思,把秦澜请出局,若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见秦氏有难又怎会离去,若是离开,定然是知道了自己不是秦家人,不愿再呆在秦家。又要保守秘密,又要不伤害秦澜,谈何容易?

“如静觉得我做不到?”祁晔微笑的反问,可是笑意毫无生气。

韩如静不搭话,祁晔的古怪性子,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祁晔似是想了一会儿,有些可惜的说道:“要是如静还想保全秦澜,可惜啊!终究还是要和如静过招,我真是于心不忍,白费了这么些心思。”

祁晔的话,韩如静其实心里明白,除去秦澜,她韩如静算是秦家的嫡出,当然还有乔景,可是乔景又怎会真心站在秦家这边。他日老爷子真的来求,她还能坐视不理,虽说秦氏家大业大,根基深厚,但单看祁晔的形式作风,不得不让人担心。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禁不起这样的折腾,到时内忧外患......

“不如?我这有个建议,如静想想。”祁晔忽然开口,眸中闪着忽明忽暗的精光,“如静跟了我吧,这样一来,我就斗倒白茹算了,也算能交代了。”

“你......”韩如静气结,祁晔真是够胆子,连这种话都敢说,他知道她结婚了,知道她嫁的是安雪臣,也敢这么口出狂言,他把她当什么人了?

韩如静也不想跟他废话,冷冷的丢下一句:“这个世道有天理人伦,你休想只手遮天。”说完气冲冲的往外走。

却被祁晔一把拽住了,淡淡的问:“生气了?”他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刚才那些话不过一念之间,有那么一刻,他真是这么想过,要是如静真的肯,就这么算了吧,他带她走,再不管这里的任何事。只不过,他也知道是痴人说梦了,他已经晚了,他不是输给了安雪臣,他输给了时间。若是如静真的跟他走了,他也许再看不上她了。

“放手!”韩如静气急败坏的拧着让祁晔抓住的手,她没想过祁晔会说出这种无耻的话来,她原先觉得他孤傲,但有原则,现在,她看不起他。

“就一句玩笑,不至于这么介意吧。相处这么久,我有把你如何吗?我祁晔还不至于强迫人。”祁晔的道歉说的倒理直气壮,一点都不觉得理亏。

“你还没强迫我,你让我离开秦氏,用秦澜的事情逼我来见你,现在还说那样的话,你说话做事,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你高高在上,又怎会体会别人的心情?”韩如静如此一通话说下来,眼眶已然红了,祁晔每次都威逼利诱,她自然不会真的在他面前示弱,但心里总是不顺意,她不过想过些平淡的日子,可老天就是和她过不去。

这些话听在祁晔的耳中像是在质问他,他又几时受过这样的对待,平日里别人待他无不战战兢兢言听计从,哪怕是他一个冰冷的眼神就能吓倒一大波人。也是平日里自己对韩如静放纵,喜欢听她直来直去的说话,可心里还是因为她的顶撞而不高兴了。有些赌气的说道:“我若不是顾虑你,你现在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和我讲道理?”

韩如静心里冷笑了一下,真是位高权重的上位者,好像是他施恩于她,她才能有条活路。以前对祁晔的一些好感一霎那都没了,强硬的说道:“祁总想如何对秦氏,不容如静质疑,不过秦氏也不会坐以待毙,他日商场相见,祁总不必相让,如静也会全力以赴。”

“这是和我宣战吗?”祁晔心里极不舒服,他不过顺着自己的心意说了那样一句话,虽然有失偏颇,但也就两人在场,值得韩如静这么介意吗?

“祁总愿意怎么想都行,如静还有事,告辞。”

“那秦澜的事......”祁晔问道,原先这事不过一个借口,现在倒让他有些左右为难了。

韩如静此时已朝门边走去,听到这话后停下来,转身莫名的笑了一下:“祁总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何必还拿这个当幌子。”

祁晔盯着韩如静离去的背影,沉思了一会儿,不竟失笑,还真是挺懂他的心思,不过可惜,他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想让她离远些,又因为这么一句玩笑话把她真的拉进了秦氏的是非当中。不过还有件事他不会忘记,韩如静的参与必然牵扯到安雪臣,而安雪臣的背后,应该不仅仅是恒安这么简单。

事情似乎变得复杂起来,可是此时,祁晔的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他似是只想让韩如静看到,他祁晔到底是怎么指点江山,运筹帷幄的。

于是,祁晔拨通了手机,唇边淡然的扯出一个笃定的笑容:“策划了这么久,也该有所收获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