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已经晚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4154 2013-07-09 15:19:49

  出了祁氏的大门,韩如静也没有什么心情去上班,哥哥和爸爸还僵持着,自己也是左右为难,而刚才发生这样的事情断然不能和安雪臣说,不然刚消下去的气该又要起来了,试问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老婆让别人这么光明正大的宵想。况且骄傲如安雪臣,怎会甘心在祁晔面前示弱。

一时之间又想到秦澜和乔景,心里顿时心烦意乱,要是那年没认识秦澜,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她还是韩家的小公主,没有秦氏的纷争,没有祁晔……只要她和雪臣相互守护着就足够了。

在驾驶座上想了一会儿,韩如静先和安安交代了一下,然后又和乔景约了见面。她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奢望,如果乔景能放下心里对秦氏的积怨,那么他也担得起秦家少爷的责任,比之秦澜,定不逊色。也许这样,姨妈也能安心一些。

韩如静特地将见面的地点约在阿雯之前经营的咖啡店,不过阿雯早已杳无音讯,能偶尔收到她寄来的明星片,都是在非洲一些不知名的地方,似乎居无定所,也无法回信联系。阿雯一直都是这样,行踪飘渺,不知道她和乔景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时候偶尔提起,乔景哥哥的神色总是变得深沉,一言不发。

乔景到的时候,韩如静已经在店里坐了好些时候,一晃将近十年了,店里的摆设都已经换了,若是不换也该旧的不成样子了。这些年期间也会偶尔过来小坐,店家也换了几个,其实早已找不到原来的模样。

还记得那年哥哥为了自己答应老爷子出国的事情气急败坏的飞回来,在这里遇到了雪晴姐姐,然后阴差阳错的让雪晴姐姐误会了她和哥哥。最后雪晴姐姐远嫁他乡,哥哥终日惦念。人世间的事情大多都是些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一场伤心,有缘无份。

也是在这里,阿雯第一次见到乔景哥哥,至此念念不忘。那时乔景哥哥还不是现在的样子,单纯干净,对人真诚,让秦澜也心生喜欢。却因为现在看来种种可笑的原因形同陌路,事情的发生从来都不是可以预计的,有时总还是一句感慨,无力回天。

乔景看到韩如静坐在窗边发呆样子,心里千百般的滋味涌上来。他不曾想过和如静秦澜竟是那样的关系,但尤记得第一次见到如静和秦澜时候的心情,徒生欢喜。那时的自己简单的生活,快乐的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虽然清贫,但心里没有烦恼。而现在,自己如此光鲜的表象下又是怎样的疲惫不堪。

乔景走近,在韩如静对面坐下,白皙干净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说道:“今日怎么有空,约了这里?”

韩如静从沉思中回头,也没有惊讶,刚才已经看到乔景进来,不过是不想从昔日美好的回忆中醒过来。乔景穿的颇为正式,想必是从公司直接过来的,以前总是阳光灿烂的脸上现在也挂上了职业化的微笑,商场沉浮,总是让人变得高深莫测,失去了本心。

“最近总是想起阿雯,也不知道她好不好,所以过来坐坐。”韩如静说完,看到了乔景脸上不易察觉的神伤,于是又说,“想起来以前我们一起开心的日子,现在却音信全无。”

乔景心里某个被刻意遗忘的角落忽然松动了一下,莫名的想起了阿雯走时的一句话:“我出去走走,也许哪天会回来看你,希望那时你能过的好,比现在好。”他拒绝了她,想着不让她陷入他的复仇计划中,可是他真的过的好吗?也许她现在回来,发现他一点都不好,现在的他早已配不起敢爱敢恨直面人生的阿雯了。

乔景低下头,默默的搅动了一下杯中的咖啡,却没有喝。阿雯煮的咖啡味道很特别,以至于她走后他尝试了很多种咖啡,再找不到那种味道,后来,他就很少喝咖啡了。那些逢场作戏的女人,都不能留在他的心里,而他心里的那个她,是他亲手折断了幸福的可能。人总是在失去后怀念,却追悔莫及。

“乔景哥哥知道姨妈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有一个知心的人陪你走完一生。姨妈知道一个人一辈子自己走有多辛苦。这么小的心愿,哥哥也不能满足吗?”

乔景凄凄的笑了一下,低声说:“不是每个人都像如静这么幸运,找个知心人太难了。”

“若是一切可以从头再来,哥哥会改变想法吗?”韩如静问的很含蓄,但相信乔景听得懂。

果然乔景只是摇头,轻叹:“早已不能回头了。”她走了这么久,没有再回来过。也许她已经找到知心人,而他,只能坚守着当初那个放弃她的理由。其中的孤独寂寞,只有他自己知道。

韩如静心里不忍,不想再问,乔景从不提,却在这些言语间能听出他心里的惦念。情到深处,伊人已远,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神伤的呢!“大伯最近好吗?”韩如静换了话题,乔景也是不易,何必徒惹他伤心。

“这话,你问秦澜不是更合适。”乔景挑眉,脸上已然没有了刚才落寞的样子,倒是答的颇为不自在。

问秦澜?韩如静心里苦笑,她现在哪敢没事见秦澜!却又说不出这样的原因,只能转了个弯,说道:“这么多年,哥哥还看不出大伯想补偿的心吗?”

乔景嗤笑,脸上尽是不屑的表情:“补偿?他怎么能够补偿,补偿我,我这个岁数已经不需要父爱了。补偿我妈,他肯离婚吗?”

离婚?不可能!韩如静心里暗自计较,白茹做了那样的事情,秦安都没有计较的和她维持着夫妻关系,又怎么会为了姨妈而离婚。名门望族的脸面,可是比什么都要紧的。

“弄垮了秦家,对你又有什么好处?怕是姨妈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子。要是大伯知道了恐怕心里也会难过。”

乔景幽幽的盯着韩如静,神色颇为不解的问:“如静,你现在当自己是秦家人了吗?你忘记了老头子是怎么对你父母的?又是怎么对你的?我本就不想从秦家得到什么好处,可是我也要让他们尝尝贫穷的滋味,他们已经生来得天独厚,没道理一直这么幸运下去吧。我不怕失去,可是他们经不起失去。”

“乔景哥哥......”韩如静还想说些什么,却别乔景打断了。

“你来劝我,大可不必。我也放句明白话,对秦氏,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若还当我是你哥哥,可以不帮我,请安静的在一旁看着。若是你站在秦澜那边,我也不怪你,人各有志,不可强求,他日立场不同,也别怪我心狠。”乔景这样的话,算是说到了头。

韩如静再也没什么话可劝的了。心里暗叹:要是乔景知道秦澜不过是个假太子,他这么些年都嫉妒错了人,心里到底是何感想?不过这样的真相,她还是不敢轻易的和乔景交底。毕竟牵扯太多,也不知会弄出其他的什么事情。看来他日和乔景的对峙,也是不可避免。她终究不能狠心的不管秦氏,外敌可防,家贼难防,要是内外联手?韩如静忽然被自己这样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要真是如此,又有谁能力挽狂澜?

“乔景哥哥,有些事情,你还不是全都知晓,可我实在不能实言相告,我只说他日要是你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也许会后悔今天这样的决定。”韩如静说的隐晦,希望乔景多少能听得进去。

乔景白皙好看的脸上浮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乍一看还是当年那个白净的有些过分的男孩子,却在眼底聚出了诡异的光芒:“如静的秘密,我也不便知道,可这样的话的确没有说服力。如静今日就别再说这么扫兴的话了,全当我们兄妹二人的小聚,撇开那些俗世,我仍旧当你是好妹妹。”

韩如静腾的想起那年刚相认的时候,乔景的确对她好的掏心掏肺,心里感叹像乔景这么心善的人都在商场沉浮中沉沦了,她又怎么还能指望有人存着最初的本心。又转念一想,这些年,她对乔景的确没有对秦澜这么的好?也因着秦澜对她的那点心思,对她多有宠溺,事事千依百顺的把她捧在手心里。倒是让她无形中心里向着秦澜更多一些,不过现在这样,确实尴尬,秦澜对她的心思倒是没什么说不出口了,可她却害怕和秦澜相处了。不能拿他当哥哥,有不得不把他当哥哥,这样的分寸,韩如静自问无法拿捏。

咖啡店里的时光似乎静止的忘了流动,兄妹俩安安静静的聊着天,虽然不热烈,却也融洽,这是彼此都刻意回避了尖锐的问题。直到夕阳西沉,才觉黄昏,两人都有些惊讶,似乎好些年没有这么好好的说话了。

乔景结账后,和韩如静一起走出了咖啡店。乔景走在前面,韩如静跟在后头,都没有说话,忽然乔景停了下来,韩如静猝不及防就撞在了乔景身上。

乔景伸手去扶,眼中有淡淡的无奈,说道:“白长了岁数,还是这么的莽撞!”

这句兄长似的责备让韩如静一瞬间红了眼睛,似是想起了多年前,乔景送她回家,她硬要走边边,结果不小心摔了下来,乔景也是这么接住了她。要是岁月能过停滞,该有多好。

“怎么了,好端端的......”乔景看韩如静玄泪遇滴的样子,还是心疼这个妹妹,自己向来没什么朋友,所以知道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妹妹后心里的确开心,撇开别的不说,也想好好以兄长相待。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哥哥真好。”韩如静吸了吸鼻子,挤出了笑容。

“丫头,说你什么好呢!没事别操那些闲心,你本来就该是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尔虞我诈本来就是男人们的事情,别亏待了自己,知道吗?”乔景心里不忍,忍不住说道。

韩如静不可置否,只是伸手抱了抱乔景,凑过去说:“哥哥知道我结婚了吧。”

“知道。都带去见了我妈,却不告诉我,真是让人伤心。”乔景似模似样的抱怨了一下,“早年就知道是你和秦澜的跟屁虫了,却没想到真让他追到了,不过看着人还不错,这么多年也算痴心。”

说起安雪臣,乔景倒是一副哥哥挑妹夫的模样,深怕妹妹被坏男人欺负了。此话倒也真心,若是寻常人家,哥哥妹妹的也亲近,不过是这样的关系,怎么也单纯不起来。

“姨妈也挺喜欢雪臣的,我就想着若是哥哥能带个嫂子回家,姨妈定然满心欢喜。”哪个母亲不希望看到孩子平安顺逐,韩如静想着,要是乔景有了喜欢的人,必然会有所改变。

见韩如静旧事重提,乔景微微的叹气:“如静的好意,我也知道,这时缘分的事,强求不得。如静也不要为wo操心了,空的时候多去看看我妈,她就高兴了。”

“哥哥!”韩如静心里唏嘘,有些莫名的难过,他日终究是要站在不同的立场,到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光景,“如静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

“傻丫头,尽操心这些事情,都嫁人了,就做个好妻子行了。不过早些告诉秦家,老爷子还巴望着替你张罗亲事呢,免得倒时尴尬。你和安雪臣的身份,可不能这样偷偷摸摸的。”乔景虽然不知道韩如静为什么要隐婚,想必其中必有难言之隐,但也是希望妹妹能嫁的风光。

韩如静知道乔景是劝说不进的,未来的事情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如今还是祁晔那里更加的难对付,于是点头应承了下来。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乔景看看天色,说道,这个下午也是浮生偷闲,不过张弓没有回头箭,已是不能回头。

“哥哥......”韩如静叫住了打算离开的乔景,“要是秦家肯认你做大少爷,能不能就这么算了......”

乔景冷笑,说道:“我不屑做这个少爷,不过,要是他们肯风光的迎娶我妈,我可以考虑......”说着不禁皱眉,问道,“这些没可能的事,如静还是不要瞎想了,一切,都已经晚了。”乔安这些年都没有提起过要迎娶母亲,就连让他认祖归宗都不曾提过,他还对秦家抱什么奢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