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措手不及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103 2013-07-09 15:19:49

  晚上韩如静回了韩家,原本安雪臣也要一同去的,不过让她拒绝了,爸爸正在为哥哥的事情心烦,要是雪臣去了说不定更加的火上浇油,现在和爸爸提起安家人,保不准爸爸就翻脸了。

到家的时候沈凝已经准备好了晚饭,见到如静自然十分的高兴,家里两个男人都闷葫芦似的不说话,要回女儿不回来自己真是闷死了。

韩如清看到韩如静回来,淡然的笑着问:“雪臣生气了吧,今天还肯放你来?”

明显是揶揄的玩笑话,韩如静也没有反驳,只是问:“爸爸气消了没?今天没找我吧?”

“这么大的气,一时半会怎么消的了。”韩如清倒是会消遣自己,“我俩从来都是乖孩子,这回一起捅出来这么大的篓子,老头子能不觉得自己威信受到了打击吗?”

韩如静想想倒也在理,反正父子没有隔夜仇,老爸也就是气几天的事情,挺过去了说不定就好了。于是鼓励道:“那哥哥就多忍耐几天,守得云开。”

那边沈凝已经准备好了,于是喊道:“你俩还嘀嘀咕咕的,如静去叫你爸爸吃饭。”

韩如静应声,转身走向书房。毕竟还算给女儿面子,韩道渊虽然冷着脸,倒也是出来吃饭了,不过整个吃饭的过程一言不发,饭桌上异常安静。

“一个个的沉着脸,吃个饭也不让人舒心。”沈凝有些郁闷的抱怨了一句。

“都是你惯的,一个个翅膀硬了,眼里就没有老子了。”韩道渊沉声说道,摆明是责难韩如清。

韩如清也没敢应嘴,只是一径的沉默。韩道渊见说话没人搭理,于是又沉下脸,气氛尴尬无比。

终于期期艾艾的出完了饭,沈凝也意兴阑珊的说道:“如静也该回去了,嫁人了成天往娘家跑,被婆家知道了不好。如清你好好家里呆着,免得惹你爸爸生气。”

兄妹俩也不敢有意见,韩如清说要送送如静,俩人一起朝外面走去。

穿过庭院,韩如静边走边说:“这两日有空哥哥还是去看看雪晴姐姐,免得她担心,无端的乱想。”

“我知道。你别操这些心思。”韩如清已然恢复了冷静,没了昨天的样子。

韩如静看到哥哥这个样子,心里也放心了一些,知道哥哥定是有自己的打算,只要不莽撞,还怕解决不了事情。

“我和腾风的合作也谈的差不多了,现在公司也基本稳定下来,祁晔想来不会再为难。我想和哥哥先打个招呼,也许过不了几日就要回秦氏去了。”韩如静忽然想到了这些事情,想先和哥哥说一下。

“怎么?”韩如清向来敏感,一听就知道是有事情发生,“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原本就答应老爷子的,我就是先打个招呼,免得到时候真的要走反而手忙脚乱的。”秦家的事情,韩如静也不想说出来让哥哥烦。

韩如清只道如静不愿意说,毕竟是秦家的家事,自己也不便参与。于是说道:“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不过你也不要凡事都揽在自己身上,秦家这么多人,难道独少了你不行。你一个女孩子,本就是做千金小姐的,现在又嫁了雪臣,秦家的事能不管就别掺合,好好过你的小日子。”

这话倒是和乔景说的相仿,韩如静也体谅哥哥们对她的真心。于是也不辩驳什么,只是应承点头,让哥哥放心。

回到家里发现安雪臣竟然在家,见着韩如静有些惊讶:“这么早回来了?事情解决了?”原以为如静总要在韩家多住几天,没想到这个点就回来了。

“哪那么容易?不过老妈闲看着我们烦,又说我嫁人了不该总在娘家,怕你多想,让我回来了。”韩如静也不隐瞒,直接的说道,这两天折腾的有些累,还是家里自在。

安雪臣笑了笑,走过去伸手抱住了韩如静,说:“还是丈母娘体贴我,以后一定好好孝敬她。倒是你,紧张哥哥们比我多,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和大舅子们制气。”

韩如静也是累了,顺势靠在了安雪臣肩上,赏了个幼稚的眼神给他:“你这话可别说给人听,免得我跟着丢人。”

“老婆嫌我丢人吗?我这是爱你,巴不得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安雪臣说的老神在在,倒是惹得韩如静一阵脸红。从来就是这样,从安雪臣嘴里说出的话不管多肉麻他都能脸不红气不喘。

安雪臣低头,看到韩如静红彤彤的脸颊,不禁心里一动,没想到他的娃娃这么害羞,能为了这么一句话脸红,要是他再说些过火的话,她岂不是要羞的钻进地缝里去了。想着就舒心的笑了起来,边说:“老婆你怎么这么可爱,还跟以前一样。”

“安雪臣,你这是tiao戏我吗?”韩如静有些窘,却又词穷,只好装腔作势的低喊佯怒。

“这不算,这样,才算……”原先不过是想抱抱她的,可是看到韩如静欲语还羞的样子安雪臣忽然心意大动,低头寻着唇吻了下去。以前就是这样,只要看着她,心里就情不自禁。还真是他的毒药……

韩如静心头一松,也没挣扎,顺着安雪臣的意思,看大家都这么辛苦,自己身边有一个可心的人,还拧什么?早前争吵的事情,算是彻底的揭过不提了,不过心头仍旧纷乱不已。那一桩桩的事情,倒是千头万绪,没有一件省心。却不想第二日,她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凌晨的时候,床头的手机一阵闷震,安雪臣警觉的醒了,拿过来看了眼屏幕上是严景晨的来电,按了静音键后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韩如静,踮手踮脚的下床了。

走到阳台才接通,这个时间严景晨给他来电,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安雪臣也不敢怠慢。“景晨,什么事?”安雪臣的声音很低,在寂静的凌晨显得异常的清冽。

“我这儿有个消息,猜想你会有兴趣。”严景晨的声音不疾不徐,仿佛只是来和安雪臣分享一个八卦。

安雪臣倒也不着急,一手撑着阳台窗台上的栏杆,眼光放在了还漆黑一片的夜空中,打趣的问:“你是让我猜吗?什么有意思的值得你大半夜的打这通电话,你屋子里的那位不在,我这儿还有一位呢!”

那头严景臣笑了,说道:“还真让你猜着了,我还真一个人,不过下面的事情和你有关,我觉着你有兴趣,我又做不了主,要不你来替我决定。”想起晚上和程墨兰不轻不重的耍了几句嘴皮子,小妮子不高兴回娘家去了,自己也没拦着,反正注定是他的人,爱闹就闹腾吧。

“我这天寒地冻的在外面站着,你不说我就不陪了。”时近隆冬,安雪臣只穿着睡衣,倒是觉得有几分清冷。

严景晨这才收敛了玩笑的情绪,说道:“晚上底下的人收到个邮件,是你和韩如静的一些私照,当然还有一篇声情并茂的文章,大抵就是林家小姐被无情抛弃,你安家少爷另结新欢之类的,写的不错,做头条绰绰有余。”也是因为和安雪臣和韩如静有关,牵扯太大,底下的人也不敢擅自做主,说到底,商界的巨头也不能任意得罪。

安雪臣的眼神闪烁不定,没想到他的警告一点用处都没有,看来他是不用手下留情了,于是似笑非笑的说道:“你都打算好了,还问我做什么?”

“老大,你可不要后悔,赶明嫂子动了气,你可怎么收场。”严景晨听明白了安雪臣的意思,却还是好意的提醒道,大抵是为了明天见报他家娘子看到了,一定会和他闹腾,做为韩如静的闺蜜,程墨兰最见不得有人欺负韩如静了。

“我有我的打算,你只管发你的头条。等着看好戏就是了。”安雪臣意味不明的笑着,像极了狡猾的狐狸,谁说安家少爷为人谦和忠厚,不过是些伪装。

两相挂断了后,安雪臣对着墨黑的天际看了好一会儿,像是在思索什么,片刻之后,拨通了刘谦禹的手机。

那头几乎是立刻接了起来:“老大,我刚下飞机,有急事?”刘谦禹人似乎还在机场,语气有些疲惫,但也没有抱怨一句,跟着安雪臣这么多年也知道,这个主子平日里不喜欢叨扰人,要是这种时候来电,一定是重要的事,而且是大事。

“关于林氏收购的那些材料,你再亲自过目一遍,明天早上放在我办公桌。”安雪臣没有任何客套,直接下了命令。

“知道了,您放心。”刘谦禹没有多问,虽然安雪臣这句话意味着他现在就可以直接去公司,然后一个晚上都不用睡了。不过,这是安雪臣的办事作风,要是他说半个不字,赶明就自个走人吧。

安雪臣收了线,这回房间,上床的时候带着一股子寒气,韩如静迷迷糊糊的闻道:“怎么这么冷?”

“没事,好好睡。”安雪臣安抚道,看着韩如静平静的睡颜,心里暗叹,明天以后,可没有这么好的日子了,不过,终究要来这么一遭,不如,光明正大的让世人知道,他安雪臣的夫人,是韩如静。如此,断了所有人的念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