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正面交锋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812 2013-07-09 15:19:49

  话说安雪臣和刘谦禹刚回到公司,安雪臣正打算去和父亲解释这些事情,没想到刘谦禹原本是回去的又折了回来,脸上的表情很是惊讶:“老大,你看这是刚出的新闻。”

安雪臣以为又是他和韩如静的花边,不甚感兴趣的说道:“怎么?又说我的什么不是,扑风捉影。”

“不是,是祁氏对秦氏下手了。你的那些花边远没有这个来的重量级。”

“什么?我看看。”安雪臣也是一阵吃惊,之前倒是有些怀疑,但祁氏最近一向好好的,也没见和秦氏有什么过不去,合作也算愉快,怎么一下子就翻了天。

刘谦禹纳闷的说:“你说这祁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种歼敌三千自损五百的事情晔做的出来,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安雪臣凝眉想了一会儿,才说:“怕这只是个开始,他要看秦氏的好戏,而且不在乎自己砸下的本钱。”

说完这话,安雪臣忽然无端的想到怎么就在这当口出了这样的事情,祁晔到底算计的是什么,又或者,难道是为了帮如静掩盖绯闻?既然是安青瞳做的,祁晔没道理不知道,这么尽心,还不是......安雪臣忽然心里颇不是滋味,只怕他和秦氏正面交战,如静是避不开的。

一旁刘谦禹看安雪臣眉头深锁,提醒道:“安总还等着你呢。”

“我就上去。楼下那些记者别理会,等会新闻一出自然会消失的。现在祁晔和秦氏才是重头戏。”安雪臣交代了一下,这当口,他倒也不好公开自己和如静的关系了。

祁晔在办公室笃定的等着,便是知道秦氏一定会派人来,老狐狸久经商场,如今被对自己摆了一道,不仅丢了脸面,恐怕是气的不行。秦家不易撼动,这些虽不至于动摇根本,但这些年顺风顺水惯了,一下子出了这样的事情,难免不让老狐狸怒火中烧。

“祁总,秦氏的代表来了。”秘书进来禀告。

“来的什么人?”祁晔淡淡的问,不够资格的他不见。

“是,秦澜先生和韩如静小姐。”

祁晔的眼底淡淡划过一抹笑,很好,正和他的心意。“让他们进来吧。”

秘书出去了。没一会儿功夫秦澜和韩如静就走了进来。

祁晔淡淡的抬起头看了两人一眼,总觉得这两人看起来很般配,可惜……祁晔站起来,说道:“坐吧。”

三人依次坐下,秦澜先开了口,语气还算平和:“祁总,我们来的目的,想必您十分清楚,不过想向祁总讨个说法。”

“说法?什么意思?”祁晔冷冷的哼了一声,“竞标各凭本事,难道你们秦氏看中的地,我就要拱手相让。”

秦澜目光一沉,说道:“祁总何必装糊涂,竞标的事情我们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不过您忽然从我们合作的项目中撤资,有什么原因?”

“哦。这个啊。”祁晔像是恍然大悟,语气稀松的说道,“我不是刚标到一个大项目嘛。资金上难免周转不灵,不过是一时供应不上,怎么就说成了撤资了。”

“祁总,要是资金不到位,项目就要停下来,每一天的损失,您想过没有?”秦澜有些气急,祁晔明显的敷衍他。资金不够,他竞标干什么?!

“我这儿不比你们秦氏家业大,既然合作,你们先贴补一些也未尝不可,是不是?”祁晔似笑非笑的语气,让人十分牙痒。

“祁总,在商言商,大家的资金都是有预算的,怎能如此拆补?”

“那你们且等几日,给我些时日凑钱。”祁晔说的委屈的样子。

秦澜知道祁晔是故意为难,追问:“那祁总总该给我们一个期限。”

“这个还真不好说,你也知道现在银行借贷都十分严格,若是实在不行,就停几天也无妨,你们吃亏,我也不上算不是。”

这话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就是没有期限,只看祁晔是否愿意。韩如静一直在一旁冷冷的看着,祁晔这样的狠手,对自己也毫不留情,像是要对秦氏赶尽杀绝了。

“祁总,您这么说,大家都不好交代。”秦澜直视着祁晔说道。

祁晔毫不畏惧的回看过去,冷声说:“你只管这样去交代,你爷爷要是不满意,让他自己来和我谈。还有,秦先生,容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如此尽心为秦家,实在是不值当。”

秦澜挑眉,祁晔这话是话中有话了。“祁总什么意思,不妨直说。”

祁晔斜斜的昵了韩如静一眼,见她始终一言不发,也不看他,心里不免有气,说道:“如静,你说我能直说吗?”

此话一出,秦澜侧头看向韩如静,倒像是韩如静有事情瞒着他。祁晔要说的事情,韩如静自然清楚,但这样告诉秦澜必定是不能的。于是不可置否的说道:“事情轻重,祁总想必比我更清楚。”

祁晔某明奇妙的笑了起来,说:“如静像是心情不好,难道是早上的绯闻让你困扰了。放心,不会再有那种事情了。”

他让她放的哪门子心?韩如静暗想,难道?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心里总觉得祁晔胁迫人都是明着来的,不至于暗地里搞什么动作。如此想着,却疑惑的看祁晔。

“如静觉得我就这样的人品,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还真看不上。不过安雪臣既然闹出了这样的事情,倒是辜负了如静对他的用心。我都替你不值。秦先生觉得呢?”本来说的是韩如静的事,莫名的问起了秦澜。

秦澜对于韩如静和祁晔的谈话,心里疑惑的很。如静和祁晔说话的熟识度,让他心里吃惊,祁晔明目张胆的放纵,无一不透露着他对韩如静的与众不同。

“如静的事情,一向她自己做主。”秦澜清浅的说,语气却莫名的慎重。

祁晔笑道:“难道妹妹被人欺负,哥哥不心疼,还是,秦先生没把如静当妹妹?”

祁晔这话原先也没什么,不过听者有心,秦澜和如静现在尴尬的关系,让两人都很不自在。秦澜脸色沉郁的说:“我们谈的是合作案,祁总扯这些做什么?”

“我说了,让你爷爷亲自来找我谈。二位,请回吧。”祁晔淡淡的下了逐客令。

“祁总......”秦澜还想说些什么,倒是韩如静站起来阻止。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回去了。祁总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若是我爷爷来,大家都不好看。”说完就要拉着秦澜出去。

“等等,我还有几句话想和秦先生说。如静你先出去好吗?”祁晔说的客气,确实不容拒绝的态度。

韩如静犹豫了一下,深怕祁晔不小心就说出了秦澜的秘密。

“放心,我有分寸,如静还信不过我。”祁晔淡淡的走过来,伸手轻轻推着如静的肩膀,附在她耳边道,“这么好玩的游戏,我不会这么快gameover的。”

如此暧昧的姿势,让秦澜心里的一团越来越大,看来如静和祁晔的关系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安雪臣知道吗?

韩如静转头看祁晔,眼神中竟是质疑,但祁晔不再说什么,但态度很坚决。韩如静也只能无奈的退出去,不知为什么,她总是莫名的懂他,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祁晔回头,看到秦澜同样质疑的目光,不以为意的说道:“很好奇吗?”

“祁总还有什么话说?”秦澜不答反问。

“也没什么,不过你一定奇怪我刚才怎么说了那些话,我是知道你们的一些秘密,不过如静不让我说,我也不好多事。你如果有兴趣,不妨可以问问你的母亲。”祁晔的语气仍旧懒散,可说出口的话在秦澜心里投下了一块巨石。这么明显,一定是和他有关的秘密。母亲知道,如静知道,祁晔知道,那道,就他不知道?

“这些事,不劳祁总费心。”虽然疑惑,可秦澜还是不着急在祁晔面前表现,话风一转,“不过祁总也要注意一下分寸,毕竟我们如静是嫁人了。”

祁晔冷笑:“我在乎那些?”

祁晔如此狂妄的语气,让秦澜气急败坏,惊道:“你太嚣张了。”

祁晔优雅的笑着说:“我和她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质问。秦澜,奉劝你一句,先管好自己。”

秦澜脸上更添阴郁,不过和祁晔相比,他倒是不够段数。祁晔连秦家都敢算计还有什么怕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