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我只为你而已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4131 2013-07-09 15:19:49

  离开祁氏,韩如静没有和秦澜一起回秦氏,她心里还是不打算掺合到祁晔和秦家的恩怨中,祁晔心里的打算,不是她可以改变的,她越是重视秦家,祁晔越是牵着她的鼻子走。

心里虽然知道什么状况,可是看到秦澜落寞的神情心里还是不忍,事实真相到底要把这个风华俊铄的男子逼到什么田地。

秦澜也没有挽留,自己私心里不希望韩如静就这样的卷进来,祁晔和他们秦家,不然有个了断,不过两败俱伤。他心里清楚,却无法阻止。若是如静能够远离是非,也是好事。只是怀璧其罪,想要旁观又如何容易。

韩如静心头发乱,下午也不想回公司,想起母亲,决定回韩家去看看。结果到了韩家被告知沈凝去太太们的约会了,一时之间反倒她成了闲人。

管家张妈殷勤的问:“小姐,我给你沏壶茶吧。”

韩如静默默点头,说道:“好,我去花园坐坐。”

张妈开心的忙乎去了,这个家现在颇有些冷清,小姐少爷都不太回来,前阵子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老爷夫人也是心情不好,家里天天静悄悄的,别提多难受了。

韩如静一个人坐在花园的遮阳伞下,午后微醺的阳光找的浑身上下都是暖意,虽入冬了天气却也不冷,渐渐的有了朦胧的睡意。这几天接二连三的事情自己也却乏透了,都没有安心的好好睡一觉,一下子松弛下来终究抵不过困意沉沉睡去。

张妈泡了茶端出来发现小姐已经睡着了,心疼小姐这几天为了少爷的事情两边zhou旋,也不忍心吵醒韩如静,转身进屋拿了毯子该在韩如静身上,悄悄叹了口气又回屋里去。

韩如静昏昏沉沉的也不知睡了多久,倒是被手机铃声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在手提包里摸索了一阵才接起来。

“如静,你在哪里?”安雪臣一贯温煦的声音传来,韩如静似还在梦中没有醒来,睁眼却发现太阳已然西沉,自己这一睡竟睡掉了一下午的时间。

“这么不说话?”

“没,我在韩家宅子里。”韩如静清醒了一些,口气慵懒的回答道。

安雪臣在话筒那头轻笑:“天下打乱,你倒有心思偷得浮生半日闲。家里没什么是吧?”

“没有,都没有人。我来了也不想走,就在花园里坐着不小心睡着了。”韩如静有问必答,却也没问安雪臣其它。

“冬天了,小心外面吹风着凉,快些进屋子里去。晚上要留在韩家吃饭吗?”

“不了吧。”韩如静心想母亲也没这么快回来,自己一个人吃的什么饭。

“那我来接你,你等着我。”安雪臣说完果断的挂断了,也没个韩如静否定的机会。

韩如静无奈,心想就随他吧。在躺椅上呆呆的躺了一会,忽然想起来似的给安安通了点话,问了问韩氏的情况。安安说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林诗函登了声明,大意是知道安雪臣和韩如静两人两情相约,愿意主动退出,之前的事情是两家家长之间的误会。诸如此类。

韩如静轻笑,安雪臣还是挺有办法的,不知用什么法子逼得林家如此。主动退出,看来雪臣还是给林家留了薄面的。到底是没有把两人已婚的事情公开,不过看来恋人关系应该逃脱不到了。如此倒是不必偷偷摸摸,也挺好的。

收线后又发了一阵子的愣,忽然有风吹过,才察觉阵阵凉意,韩如静回神,却看到安雪臣穿过花园向她走来。

“怎么这么快来了?”韩如静有些惊讶,按理说恒安离这里有些距离,不该这么快的。

“就在附近谈点事情。”安雪臣眉宇间平和,像是一点都没有受到早上绯闻的影响,看到韩如静仍旧躺着眉头才微微皱了一下,“怎么还躺着,也不怕吹了风?”

淡淡的责备浓浓的关心,安雪臣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伸手把韩如静拉过来,连带着身上的毯子一起拥了满怀。却问:“早上爷爷没有为难你吧?”

韩如静自然知道安雪臣问的什么,头轻轻靠在他肩上,说道:“没有。”

含糊其辞!安雪臣淡淡的想。“都说了什么?”

“还没说到要紧的地方,秦氏就出事了。你知道的吧。”韩如静不想让雪臣知道老爷子要她离开,心想大家同在商场,秦家和祁氏的新闻应该多少有点耳闻。

“祁晔怎么忽然闹的那么大动静,这是要演哪出?”安雪臣故意问道,秦澜倒是和他知会了一声,估计也是怕祁晔给如静惹麻烦,“去见过他了?”

韩如静也没有否认,既然安雪臣这么问必然是知道的。自己否认反而没有意思。“嗯,爷爷要我和秦澜一起去的。祁晔把和秦氏合作的项目的资金停了。”

“他有什么要求?”安雪臣又问,如此大动干戈怎么能没有点条件呢!

韩如静不可置否的说道:“他说要和爷爷谈,他知道的秘密这么多,不过是要让秦家不好过。”

安雪臣左手无意识的穿插在韩如静丝缎般的长发里,整个人看起来慵懒极了,可是眼神里流露的精光分明是在思索。半晌才说:“你呢?怎么想的?”

韩如静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雪臣问的是对于秦家的事她的打算。但她能有什么打算,祁晔,爷爷,秦澜,乔景,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她真的能就在岸上站着吗?于是扯开了话题:“林诗函的事,你用了什么办法?”

转移话题,小妮子挺聪明啊。安雪臣心里暗笑,却说:“太阳下山了。我们回去吧。”

见安雪臣不回答,韩如静也不强求,反正她对过程也不在乎,只要是一样的结果就可以了。本来就是她转移话题用的。“好啊。”韩如静甜甜的说道,“你抱我。”

安雪臣无奈的亲亲韩如静的脸颊,说道:“你啊,在韩家撒娇,真是被宠坏的娇小姐。”

“怎么,不行啊!”韩如静有一丝霸道的反问,现在,也只有这里让她能觉得自在。

“行,你说什么都行的。”安雪臣笑着抱起韩如静,一直到了客厅。韩如静才挣扎着要下来,可是安雪臣却不让,“刚才谁说要抱的,现在害羞可来不及了。”

韩如静瞪了安雪臣一眼,眼睛的余光瞄到了管家张妈一脸暧mei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张妈,我们先回去了。”

“好的。老爷夫人回来我会告诉他们小姐来过的。”

离开韩家,韩如静觉得车子朝着她不熟悉的路开,疑惑的问:“只是去哪里?不回家吗?”

“公寓那边这几天可能还是会有一些记者盯梢,暂时不过去住了,我在景轩有套小别墅,平日里没人住,本来就打算过段时间搬过去的,现在正好。”安雪臣语调轻柔的解释道。

“景轩?严景晨家开发的楼盘?”韩如静几乎肯定,景轩的定位完全是新型高档别墅区,当时推出的时候略有耳闻,但恒安的楼盘比严家要多得多,安雪臣这样舍近求远,难道……“你爸爸不知道吧?”

“嗯?”安雪臣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韩如静问的意思,笑着回答:“反应够快的。想的这么深了?”

“那是,我是谁啊?”韩如静不忘得意的夸赞自己,最近看安雪臣行事,似乎步步透着先机,安雪臣必定不会只是现在恒安副总那么简单,那种看起来的高位,什么都要安季明拍板,他哪来的那么多手段和渠道。

不过,韩如静还不想探究其中的秘密,时机成熟的时候,相信安雪臣会自己告诉她。

“景晨那里,最信得过。对了,他自己也有一套,平日里也会和程墨兰一起过来住几天。”安雪臣这么说倒是要让如静更喜欢景轩,只有在景轩,他们才能完全不被打扰,现如今两人的关系虽然合法,但对于他们这样有头有脸的家族,隐婚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八卦谈资,到时候父亲和秦老爷子的脸色怕是会很难看。

“是吗?”韩如静心里一阵喜欢,倒是没听程墨兰提过,她们的聚会一向都选在秦澜的酒吧或是餐厅什么的,很少到彼此家里,“那以后可以串门了。”

串门?这小妮子想的倒是不错。像程墨兰这样成天天南地北的飞,偶尔回来几天还不让严景晨抓着慰`籍寂寞的身体和受伤的心灵。哪有空串什么门。不过这些也仅仅只是安雪臣的腹诽,没让韩如静知道,她们闺蜜之间的事情,他不想掺合。

没多大功夫就到了景轩,不得不说保安系统比安雪臣的公寓小区还要好,电子门禁,指纹解锁,里外的保安都十分的到位。韩如静从地下车库坐电梯到客厅是还有些云山雾坠的。

还没来的几看清客厅的装修,就听到有佣人的声音:“先生太太,晚饭准备好了,现在端上来吗?”

“不急,等会我叫你。”安雪臣淡淡的吩咐了一句,转身对韩如静说,“等会去录一下指纹,我现带你参观一下。”

韩如静被动的让安雪臣拉着上楼,不由得说道:“你是不是早有预谋啊。这里看起来一应俱全。”

安雪臣温文尔雅的笑着,说:“原先有人来定期打扫,今天想到要来住,就请了管家司机,地方也不大,两个人张喽够了。”

此时已经走到了二楼,主卧推门进去里面也是一成不染,显然是收拾过了。韩如静这次倒是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是问道:“可是我的衣服......”

安雪臣神秘的笑,拉着她走进衣帽间,一排排全新的男装女装呈现在韩如静眼前。“我按着你的喜好随便准备了一些,你那些喜欢的可以慢慢整理好让司机带过来。”安雪臣从身后环着韩如静的腰,下巴搁在她的肩头,凑着她的耳垂低语。

韩如静鼻子忽然一酸,眼眶中险些有泪掉下来。原先在安雪臣的公寓住着,也就两个人自己打理,其实心里还是有些自由单身的感觉,她愿意去就去,不愿去就会自己那里。可是现在这个架势,这里几乎可以说是他的家,他们的家。

从很早知道自己不过是韩家的养女开始,她就觉得自己没有家了,虽然父母哥哥对她都很照拂,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寄人篱下,后来去了秦家,更是感受不到温暖,几乎都在国外一个人度过。现在忽然有这样一个像家一样的房子出现在她面前,而且是她所爱的男人替她置办的一切,她有些像做梦一样。

“如静,怎么了?”安雪臣见韩如静不说话,扳过她的脸想看个究竟,却看到韩如静脸上两行清泪,不由心疼,“怎么哭了,哪里不合你的心意?”

韩如静低着头,不想让安雪臣看到自己的样子。闷声说道:“不是,我没想到你能想的这么周到,很久以来我都觉得没有家,如今你忽然......我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韩如静的话让安雪臣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如静对于自己的身世看的很淡,她表现出来的也是这个样子,虽然秦家对她有所胁迫,但毕竟没有真的为难她什么,而韩家更是对她视如己出。所以他一直觉得如静虽然失去亲生父母,但还算幸福。没想到她心里竟然是这么想的,要是他早知道,他该早些给她一个家的。

安雪臣俯身吻去那些眼泪,缱`绻的说:“放心,以后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雪臣,谢谢你。”这话出自肺腑,谢谢你一直包容我的任性,谢谢你这些年的不离不弃,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傻话。我这辈子,自从12岁那年遇见你,就知道自己是为你活着的,你是我的娃娃,一生一世。”安雪臣唇边漾着轻笑,她是他手中的珍宝,独一无二。

“那我是不是要说一句,与有荣焉!”一句似有若无的玩笑冲淡了两人之间伤感的气氛。

安雪臣回过神说道:“好好的,说这些做什么。走,下楼吃饭去,尝尝管家的手艺,若是夫人不满意,为夫即可更换。”

韩如静轻笑,上一刻还觉得他有担当了,没想到,这刻又顽皮起来,也许就在她的面前,雪臣是这个样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