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祁晔出手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133 2013-07-09 15:19:49

  秦老爷子的书房还是有种压抑的气氛,总觉得被传来这里见他的人走进这个房间就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韩如静平日里倒不是很觉得,今天也许是自己心虚,有种做贼被逮到的感觉。

“爷爷……”韩如静在书房中央站定,开口道。

秦老爷子缓缓抬头,声音沉郁的说道:“怎么?心虚?”

“爷爷何出此言?”

秦老爷子冷哼一声,道:“出息了?这种花边新闻竟然还闹得人尽皆知。我秦家的脸面都丢光了。”

“不是的,您听我解释……”韩如静忙说,想把她和安雪臣的关系告诉秦老爷子。

“不用解释,我有眼睛自己会看,白纸黑字的你还能狡辩。”秦老爷子看来气的不轻,语气也严厉苛责,“安雪臣有什么好,花花公子一个,配不上我们秦家,别的我不管,立即和他撇清关系。”

“您强人所难……”韩如静倒也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

“你告诉我,那小子有什么好,让你死心塌地那么多年,我以为那年之后,你们就没有了联系,可竟然......瞒着我!他玩弄别人我管不着,但不能是我的孙女。我秦家的掌上明珠,岂能让他如此糟践。你看看这些报纸上的话,哪句好听,我这把年纪了,丢不起这个脸。”秦老爷子说道这里有些怒气中烧,言辞也凌厉了不少。

“爷爷,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韩如静正欲解释,却被秦老爷子打断。

‘你不要解释,如果你还承认是我的孙女,就不要再和安雪臣来往。”秦老爷子斩钉截铁的说道,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韩如静知道现在和秦老爷子说什么都没有用,正想把她已经和安雪臣结婚的事情告知,没想到秦澜在这个节骨眼上闯了进来。

秦老爷子正在气头上,看到秦澜这么心急火燎的,不禁冷哼道:“规矩也没了吗?都越活越回去了。”

秦澜看了一眼韩如静,觉得她没什么不妥,也没有解释自己的行径,说道:“刚才公司那边传来消息,我们今天竞拍的一个地块让祁氏以微弱的优势中标,父亲觉得这是祁氏在故意刁难我们,想请示您一下。”

闻言秦老爷子倒没有大的反应,反而是韩如静心里一惊,这么快出手了吗?

“就一个地块而已,这么点小事也要来麻烦我?”秦老爷子本还在纠结韩如静的绯闻,现在又听闻这么个消息,一下子心浮气躁起来。

此时,书房的点话响了起来,秦老爷子不太高兴的接起来,也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老爷子的脸上阴沉的可怕,只说了几个字:“等我来开会。”

放下听筒对秦澜吩咐道:“给我备车我要去公司?”

“爷爷,怎么了?”秦澜有些疑惑,这些年基本上爷爷很少在公司露面了,只有少数几个高层约见也是在秦家大宅,一定是大事才能让老爷子出马。

老爷子也没有回答,只是看了兄妹倆一眼,说道:“你们跟我一起去。”

秦澜和韩如静也不敢造次,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对看了一眼,跟着秦老爷子上了车。

秦氏已经有种风雨满楼的感觉,会议室里,所有高层都临襟危坐,今早的两个消息足以让秦氏手忙脚乱,若是失去一个竞标倒也没什么,可是祁晔忽然叫停了他们正在合作的项目,怎么看都是与秦氏为难了。他不在乎自己头下去的本钱,宁可两败俱伤,这又是为何?

“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说说自己的看法吧。”秦老爷子坐在主座上,沉声开口,来的路上他想的清楚了一些,祁晔这么做一定另有目的,也许从他主动找上门来那刻开始,他就在谋划这一切。

众主管你看我我看你,这档口也没有人愿意跳出来当炮灰,总没有自己什么事的想着何必揽事上身,确实和自己相干的却想着如何推卸责任,这次的动静闹得太大,并不是他们这些主管高层能定夺的,最后还是看秦董的意思。

会场上气氛压抑,静默的连稍重的喘气声都听的到,过了一阵子,才听到秦安开口,无论如何,自己总要给父亲一个交代,虽然事情发生到现在实在太快,他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哪里出了纰漏。

“早先我们竞标的那块的,一直没听说祁氏有兴趣,所以并没有关注祁氏的动向,如今祁氏忽然出现在竞标现场,的确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而且他们的标底和我们相当接近,会不会有人泄密,这些我都会彻查。”秦安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秦老爷子的反应,老爷子没什么表情,秦安只得继续说,“至于我们原本和祁氏合作的好好的,祁氏忽然叫停了资金来源,这事还要找祁氏再问清楚。毕竟是双方的合作项目,他单方面毁约不仅是我们的损失,也是他们的损失。”

“前头的事情你去查,一定要水落石出,我们秦氏内部,绝不能出了内奸,要是查出了结果,必定严惩不贷。”老爷子像是动了真火,说话沉郁的可怕,“至于后面的事情,秦澜和如静一起去问个究竟。”

秦澜面上沉沉,却没有说话,倒是韩如静有些尴尬,现在毕竟她不再秦氏上班,这样的事情自己插手并不合适,况且她知道很多他们不知道的秘密,立场实在有些尴尬。

“董事长,我现在的身份去祁氏不太合适。”韩如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什么不合适,最早就是你接洽的,不过是个名头,我可以现在就任命。”秦老爷子可能是被气地不轻,语气僵硬的很。

韩如静还想辩驳什么,却让身边的秦澜扯住了衣袖,韩如静扭头看他,但见秦澜的眼中满是让她不要争辩的意思。“我们现在就去。”秦澜清浅的说着,站起来拉着韩如静一起离开了会场。

乔景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祁晔的速度的确快的令他惊讶,原来他先前放任秦氏不过是想让秦家放松警惕,如此一鸣惊人,秦家确实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失去竞标,工程叫停,这些危机一旦公布出去,秦氏的股价会疯狂下跌,也许,这才是祁晔真正的目的。他倒要看看秦氏如何挽回,也许早就回天无力,他的杀手锏还没有用呢。

乔景的唇边漾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浅笑,倒是没有人在意。

出了会议室,韩如静跟在秦澜后面问:“你为什么不让我拒绝。”

秦澜停住脚步,回身说道:“祁晔搞出的这些事情,明眼人都看的出他是要对秦氏动手了。我母亲那边,已经让他逼得举步维艰,他明摆着就是冲我们来的。除了你我,难道让父亲或是爷爷去?”

韩如静不说话,知道秦澜说的没有错,若只是这点事情就要大伯和爷爷出马,祁晔定是看笑话的。他们代表秦氏,也代表秦家,倒是合适。不过自己心里太多事情,反而犹豫不决。

秦澜继续往前走,嘴上却说:“他也算为你着想,这档口秦氏的新闻定然能压过安雪臣的绯闻。”

经秦澜这么一说,韩如静倒是沉默了。她没想到这上头去,说道:“只是巧合吧。他哪里那么多善心。”

秦澜冷冷的笑了一声,说:“他对你倒是尽心,巴巴的把你赶出秦氏,却不知为何又让你来趟这些混水。不说其他,他对你的心思,我倒也是感激。”

秦澜如此冷静的说出来,倒让韩如静愣住了,没想到秦澜看的比她透彻的多。祁晔对她的心思,安雪臣看的出,秦澜看得出,怕是只有她自己懵懵懂懂的。

秦澜上了车,又说:“他虽对你有些,你可别着了道。雪臣那里,务必交代清楚。”

韩如静默默点头,知道秦澜的话有道理,自己没得争辩。现下秦澜的表现,完全是哥哥对妹妹的关心,倒是让她觉得那天的告白不过是自己臆测出来的场景。秦澜对她,并没有多少异样的心思。

秦澜默默开车,没有再说什么话。他冷眼瞧了这些天,大抵也看出了祁晔对如静的不同,不过雪臣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如静若心智坚定,祁晔倒翻不出什么花样,就怕如静一个不小心,让祁晔迷惑了去。到时候不知闹出什么事情来。

“雪臣的事,和爷爷说的怎么样?”秦澜忽然问道,自己也帮不了她什么,但爷爷那里总能周`旋一些。

“本想和盘托出的,可爷爷根本不停解释,一定要我和雪臣断了关系。后来出了现在的事,很多话也没有说。”韩如静想到这里有些烦恼,她都和雪臣是合法夫妻了,怎么断了关系。

秦澜瞥了韩如静一眼,也不知心里想些什么,说道:“还是早些说明了,免得又折腾出什么事情。”

“现在这情形,怎么说。爷爷还不气的跳起来。”韩如静为难的说道。

“总是要说的。爷爷再怎么发脾气,你也是她的孙女,还真能把你如何?倒是你总是瞒着,往后爷爷见雪臣怕是没什么好脸色,你自己思量思量。”秦澜劝道,既然不能喜欢,就护着她好好的,自己也安心不是。

此时已经到了祁氏楼下,这些闲话暂时搁下一边。兄妹倆一起朝祁氏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