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釜底抽薪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763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出来后原本打算先回韩氏的,可是路上安安又来电说公司门口聚集了一大堆的记者,韩总还没有出面澄清,问韩如静怎么办?韩如静想了一下,说道:“不管问什么,一律回答无可奉告。等你表哥那边的消息吧。”这是她对安雪臣做的让步,他想怎么做,她都默许。

然后韩如静交代了一下,说先不回韩氏了,有什么情况让安安通知她。她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去秦家一趟,免得老爷子真的气的杀过来。于是调转了车头,朝秦家老宅驶去。

再说安雪臣在恒安门口看到一大群蹲点的记者,想也没想的把车子朝后面的地下停车场驶去。恒安集团的保安工作做的不错,停车场门口倒是十分清静,想必驶保安们的功劳。

停好车,安雪臣走向电梯,顺便给刘谦禹打了电话,要他在办公室等他。顺便联系林遇齐,他要马上见到他。

电梯合上打开只是瞬间,安雪臣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秘书上来说安总找他。安雪臣仅仅是点头示意,并没有交代别的,只是说把今天其他的行程都取消。父亲找他,不过也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他处理好了再去见父亲,也是一样的。

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刘谦禹已经在里面等他,这个兄弟最大的好处就是他说的任何话他都能按时办到,绝不打一点折扣。

刘谦禹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疲惫,奈何天生的颜制高,也就是显得俊脸上有些苍白。看到安雪臣也没有抱怨,只是把手中的文件递给安雪臣说道:“已经联系了林遇齐,看来他对今天早上的新闻也挺关注的,马上答应了下来。这是你要的全部资料。你这是准备要胁?”

安雪臣微微的点头,也没有接过资料来看,刘谦禹的能力他一向信任。嘴上却说:“说要胁难听了一些,不过是各取所需。林诗函对他来说的确是宠爱的小女儿,但他的林氏集团,尤其是这家现在看起来并不重要,但确实是他起家资本的公司,他十分的看中,一个集团,不饮水思源,必不长久。这些道理,林遇齐不会不懂。”

刘谦禹看着似笑非笑的安雪臣,心里感慨:看来这次安雪臣是玩真的了。安雪臣这人其实很随性,没什么底线,但自从知道韩如静的存在之后,他就知道只有这个女人才是他的底线。于是拢了拢声音说道:“你这招釜底抽薪,可是给了林遇齐大大的难堪。”

安雪臣没接话,只是说道:“走吧。林遇齐只是开胃小菜,接下来的才是大鳄。”对于林遇齐他并不想如何,不过想让林诗函知难而退,不再干扰他的生活这样就足够了。他不想和林遇齐鱼死网破,对于双方都没有一点好处,彼此都有要顾及的千丝万缕的关系,林遇齐也不可能不顾及家族的yu论。

开胃小菜?那大鳄是谁?刘谦禹其实很想问,但看安雪臣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知道问了也是白搭,干脆闭嘴,他想说的时候自然能知道。

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是林遇齐下榻的地方。确实商谈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的去处,这儿安静也适宜办公和约谈。安雪臣和刘谦禹到的准时,门口几个人像是林遇齐的保镖,果然是富豪大户,出门在外保镖都不离身,倒是没有为难他们,也没有搜身之类的事情。只是通知了里面,不一会儿就有秘书出来迎接。

秘书是个混血儿,四十岁不到的样子,长得轮廓分明,颇为英俊,开口确实纯正的中文:“两位里面请,林先生已经等候多时了。”

客套话,说的及其体面有修养。安雪臣的确对林遇齐是有敬佩之意的,贴身秘书用男士,本身就说明老板的一种正气。虽然不是说女秘书有什么不好,但女人的心,日子久了总是......想到了莎琳娜,等此间的事情了结了,他也该好好和她谈谈。这也是他回国带了刘谦禹却没有带莎琳娜的原因。他对她无关情爱,也请她不要把心思浪费在他身上。

两人跟着男秘书走了进去,林遇齐正在书桌谦办公,看到他们前来,也没有特别的表情,只是示意两人坐。自己也站起身走了过来,秘书已经端了茶水上来。

三人坐下,林遇齐并没有开口,既然是安雪臣相约,他也不急于询问。秘书给三人都倒了茶,茶水的香气升腾,散发出微微的清香。

“林总这里的茶香气宜人,没想到林总也喜欢喝茶。”安雪臣并没有喝,嘴上却这么说。

林遇齐倒是端起来喝了一口,说道:“说到底我也是中国人,并不奇怪。”

“林总事忙,我就开门见山。今早的新闻林总想必也看到了。我也不想追究到底幕后指使,只是希望林总能带着您的女儿离开。”安雪臣说的斩钉截铁,几乎没有丝毫的商量意思。

“离开?”林遇齐冷哼了一声,“你凭什么?”这些年,已经鲜少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他,眼前这个后生倒真是好气魄,难怪自己女儿就这么的放不下。

“林先生不妨自己去打听一下令爱最近都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事情的真相林先生也清楚的很。我不追究令爱,只想请她离开。”安雪臣的话笃定的让林遇齐心里忽然没了底,难道诗函又做了什么糊涂事?

“当然,我凭的不是这些,是这个。”安雪臣接着投了一颗重磅炸弹,示意刘谦禹把文件给林遇齐看,缓缓道,“林先生会权衡的吧。”

林遇齐疑惑的打开文件来看,脸上多年的镇定自若也不免松动,掩不住的震惊……好半晌才沉沉的开口:“你这么做到的?”

安雪臣笑的让人琢磨不透,口气稀松:“林先生不必打听这些,我自有我的法子。商场谈判,都讲究筹码,原本我也不想如此伤了和气。只是令爱太执着,您又太宠爱女儿,我不得不出此下策!我知道这间公司并不多值钱,却对林先生意义重大。我们做生意的都喜欢追本溯源,要是连这点根都丢了,再大的生意又有什么意思,林先生觉得呢?”

林遇齐虽然想不明白安雪臣是怎么做到的,竟然不知不觉中就成了公司的股东,现在显然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但他确实气愤,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让人钻了空子。

“这是逼我就范?”林遇齐毕竟多年商场上打滚,此时已经镇定了情绪,反问。

“那些利益权衡林先生比我这个晚辈在行,林先生只要答应我带着女儿离开,这些文件就当没有出现过,我不会让林小姐失了体面。”话说道这里算是说尽了,林遇齐除了爱女如痴,不管家族利益,不然也就只有答应的一条路。况且,答应下来,他并没有损失什么。

林遇齐知道,这是安雪臣给自己的台阶。沉吟了一会,唇角溢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我倒是小看了你。这个,我若要反收购,什么价钱?”林遇齐指指桌上的文件。

“随林先生喜欢,我只关心我看中的。”安雪臣这句话看似谦恭,其实狂妄,他就是说他不在乎这点钱,而林遇齐也不可能低价赎回,其实,他一点都不亏。

林遇齐感慨长江后两推前浪,他确实老了,有些力不从心了。没有了年轻人的冲劲,敢放手去博,他要顾及的太多了。也许,等安雪臣倒了他这个年纪,也会觉得这样吧。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你父亲知道吗?”

“不知道。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安雪臣笑着,知道林遇齐是彻底答应了。

林遇齐长叹,口气有些羡慕:“你父亲生了个好儿子。”

安雪臣也没有接话,大家彼此没有熟悉到这个程度,没必要讨论这种话题。于是起身说道:“林先生,晚辈告辞了。祝您一路顺风。”

林遇齐也没有送,一人坐了良久,才吩咐:“去接小姐出院,安排飞机,倒了美国立即和安雪臣谈反收购的事情。”

那些东西一天在他人手里,他一天不能安心。也只有对不起女儿的任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