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安青瞳,你逾越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761 2013-07-09 15:19:49

  从林遇齐那儿而出来,直到坐进车子,刘谦禹才开口道:“老大,你这招可够狠的,怕是林遇齐现在还想不通呢。”

安雪臣的脸上了无笑意,他这次不过是攻其不备才险中求胜,要是林遇齐一早有所防备,他未必能这么顺利的完成。“不过出其不意罢了,林遇齐这些年纵横商场,可不是靠运气的。但愿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不要再和他打交道。”

这样的事情,对林遇齐来说简直可以说是耻辱,保不定哪天反咬一口,彼此没有交集才是最好的保全之法。

“那记者那边?”刘谦禹问,解决了后顾之忧,当然要想好对媒体的说辞。

安雪臣此时脸上有丝苦笑,韩如静的态度让他对之前的想法有所保留,于是问道:“秦家和韩家有消息吗?”

“都没有,可能是等着我们先表态吧。这种事情,当然关键在于你的态度。”刘谦禹说道。

安雪臣沉思了一会,说道:“先回公司,我想听听父亲的意见。另外,告诉严景晨,用林诗函的名义登一则告知,大意就是知道我和韩如静两情相悦,她愿意退出。之前一切都是两家家长间的误会。”

“欲盖弥彰......”刘谦禹撇撇嘴,“老大倒是给林诗函面子了。可是尽管如此,嫂子还是会被别人说三道四的。不如直接承认你们的关系来的好。”

“我既然答应了林遇齐,就不会失信。至于如静,委屈不了她。大概还巴不得这样呢。”安雪臣无奈的摇头,他倒是想名正言顺来着,可是人家未必乐意。

祈氏的总裁办公室,祈晔看着眼前的报纸,倒是独家,却足够吸引眼球,安家秦家在加上海外林氏,这样的三角关系倒是可以大费笔墨的描述,豪门恩怨,最得老百姓闲谈了。

不知她是否安好?祁晔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头,也许安雪臣并不会让她受委屈,他心里也知道这样的报道有多么荒唐可笑,可是yu论从来都是颠倒黑白的利器。若是他,定不会如此待她,让她站在风口浪尖上,承受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正想着,秘书敲门进来,温和的说道:“祈总,安小姐来了。”

“让她进来。”祈晔收拾了心情,恢复了一贯的冷漠。他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这些吧。

安青瞳按时到了,知道祁晔最讨厌不守时的人,看到祁晔面无表情的面孔,有些忐忑的问:“找我有事?”

祁晔抬头目光犀利的盯了她一会,才扬扬手上的报纸说:“这个,看到了吧。”

安青瞳故作不知的凑过去,问道:“什么?我很少看报纸的。”

祁晔冷笑:“在我面前装,你还不够火候。旁的不关注,安雪臣和韩如静的新闻,你会不知道?”

安青瞳心里一惊,一下子有些不明白祁晔的意思。他是知道了,还是试探她?假意拿过报纸扫了一眼,说道:“自作自受。”

“你没有别的说吗?”祈晔忽然怪怪的问了一句。

安青瞳心里更是纷乱,祈晔的手段和本事她都是知道的,看来也许是知道这事是她做的,可是为了各韩如静如此找她质问,安青瞳心里生气,有些口不择言:“你就那么在乎她,她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你犯得着吗?”

“放肆!”祁晔面若寒霜的大吼,安青瞳触到他的痛处了。想他祁晔也是要风的风,这么就败在这么个女人手里。“我告诉你,安青瞳,你是救过我,但我还你的也够多的了,别的我不管,可是再让我知道你要对付韩如静,别怪我不顾情面。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你的所有动作,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不要逾越了我的底线。”

祁晔的狠话让安青瞳红了眼睛,以前雪宁是这样,现在祁晔又是这样,她韩如静何德何能,总是让男人眼里只有她。因着倔强,安青瞳不吭声,只一旁青着脸站着。

祁晔看着安青瞳想哭不敢哭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些不忍,缓下了语气,淡淡说道:“这次的事,我不追究,以后,不要再犯了。不然,后果你自己清楚。出去吧。”

安青瞳一言不发的挺着僵硬的背脊走了出去。

祁晔在办公桌前踱步了几个来回,下定决心的拨通了手机,沉声说道:“把秦氏的消息放出去,放手去做。”

说完,脸上有些不忍,心里默想:还是把她牵进来了。如此,安雪臣怕是也不能袖手旁观了。但,他们都不能放弃,无路可退。

这厢韩如静刚抵达秦家老宅,车子驶进院子里,刚下车就看到秦澜站在门口的台阶上,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眉宇间却多有隐忍。韩如静心里隐隐有些难过,秦澜原先是多么风流倜傥的男子,如玉一般的温润,许是因为家世和自小灌输的观念,他本就是秦家独一无二的嫡孙,未来秦家的主人,舍他其谁?亲戚们,下人们,甚至连他自己都这么认为,一辈子都要背负秦家这两个字。

可是,后来来了韩如静,又来了乔景。没有人知道秦澜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大多不动声色,可是也看到过他忍不住爆发的时候。他和乔景,本来就是无可奈何的存在,两人的关系不可能改善,也无法改善。若是知道自己的身世,像秦澜这样骄傲的男子这么能过接受,他从出生而来的光环荣耀都是假的,他连个私生子都不算!

想到这里,韩如静总是无端的心疼,无论秦澜用怎样的心对她,但确实给过她莫大的帮助,最为哥哥,他实在当之无愧。只是,韩如静也从未想过,这样一个充的她翻天的哥哥,竟然喜欢她!她不是看轻他,而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心意。

秦澜一直站着没有动,目光却转向了韩如静,想必也是知道了早上的事,不然这个时候,这么可能在秦家宅子里。尽管如此,他的眼光中也没有催促,没有询问,只是那么平静的看着她。

韩如静反倒有些纠结,终于下定决心迈开步子迎了上去,笑着问道:“等我?”她想问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不去上班,又或是好久不见哥哥还好吗?可是这些客套的话她一句都说不出来,她知道他在等她。

“你,还好吧?”秦澜开口,语气有些干涩,也许如同韩如静一样也在心里想了千百遍到底说什么好,可是,真的说不出来。

“挺好的。”韩如静故作轻松的说道,“雪臣说他会处理。”

“那就好。”秦澜其实心里明白韩如静的是安雪臣又有哪件不放在心上,从一早他就知道,安雪臣的心尖上,永远就那么一个姑娘,所以他甚至没有为自己争取,并不是碍于那些血缘。不过是总有些放心不下,扭不过自己的执念,想看她一眼。

一阵静默,确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们的关系到今天,再回不去从前的嬉笑打闹。韩如静心里生疼,面前这个男子,虽不是她的至亲,可是确是对她对雪臣都重要的人,她很想告诉秦澜他的身世,可是却无从开口,即使能缓解秦澜因为喜欢自己而产生的罪恶感,但自己不喜欢他,又有什么用。现在还有个正当的借口,说破了反而更加的难受。

秦澜毕竟不是韩如清,虽没有血缘但从小看着她长大,亦兄亦父。而秦澜对她来说不过是知己一样的兄长,而今除去了兄长,知己二字变得异常尴尬。

“爷爷发了很大的脾气,现在看书房里。”秦澜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有兄长有丈夫,自己不过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可有可无,踟蹰的又问,“要问陪你进去吗?”

韩如静想点头,最终还是摇摇头,自己并不好意思麻烦他。“我自己可以的。”

“那我在外面等你。有事叫我。”秦澜也不在意,只是如此淡然的说道。他的关心,也许她不需要,可是他若是不做,觉得自己不够好。

这次韩如静没回绝,她知道秦澜的尊严多么重要。她实在不忍心伤他一分一毫,她不做,接下来,秦澜的痛也会接踵而来。祁晔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秦白两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